Blog

“萊娜,我們發現一段鐵絲網被剪開了,從斷口的金屬切面看來,是剛剪開不久的,還沒有生鏽,看來有人比我們搶先一步。”

“不會是小毛賊吧?”水手說。

格格搖搖頭道:“怎麼可能!這裏是特種兵的訓練中心,而且進入這裏的特種部隊全部是實戰模式訓練,裏頭全部真槍實彈,一來沒什麼可偷的,二來也沒哪個毛賊會瞎了眼吃了熊心豹子膽來這裏偷東西,嫌命長找死的不算。”

“情況很奇怪。”萊娜的聲音從通訊耳機裏傳來:“歐文堡裏好像沒有生命跡象,我釋放了一架無人偵察機,在鎮子上頭饒了一圈,都沒發現一個活人。”

“沒有活人?”龍雲心中咯噔一下,果然自己的預感應驗了,這裏肯定不對勁。整個歐文堡一年四季都保持着一定數量的特種部隊在裏頭訓練,怎麼會沒人?就算沒有部隊過來駐訓,這裏也有常駐的“演員”,這些都是特種部隊的教官和部隊的士兵,還有一些特聘的伊拉克移民,怎麼會沒人了?

“暫時沒有發現活人,不過可能有,只是無人機暫時還沒發現。”萊娜說。

“我們不等了,現在就進去,你注意鎮子裏的情況,隨時將實時狀況提供給我們。”龍雲擡起手腕,在PAD上調出無人機上面的攝像頭,空中偵察的畫面實時傳入了PAD裏。

果然,沒有發現有活人的蹤跡。

奇了!

“隼,你釋放你的天賦,注意我們周圍的情況,你負責擔任尖兵角色。”龍雲說。

隼的瞳孔開始逐漸變藍,很快,他的天賦“螟”已經被釋放到空氣中,在寬闊的範圍內四處蒐集一切聲音的資源,然後用超聲波形式反饋到隼的耳鼓裏。

“沒聲音,除了一些蟲子在叫,萊娜沒說錯,這個鎮子是空的……”

“不可能,估計出事了。”龍雲說:“我們都戴上夜視儀,不要用戰術手電了,不然會成爲靶子,我估計有人捷足先登了,如果他們沒走,我們會遇上他們。”

“事情可越變越複雜了。”芬奇皺了皺眉頭,說:“看到沃克就告訴我,我來對付他。”

小分隊裏一共有七人,除了龍雲和芬奇,還包括了格格、水手、隼、墨菲和男人婆。

大家從破開的鐵絲網處進入小鎮,開始分爲兩個小組,一左一右呈搜索隊形展開,頭盔上附帶的GPNVG-18夜視儀全部被拉下到眼睛部位。 “萊娜,根據情報,沃克中校應該在什麼位置?”龍雲通過喉震式耳機詢問萊娜。

“在鎮子的東南面,被乘坐是B2地區,那裏是一個村莊地形,按照沃克接到的訓練任務,他們今晚應該駐紮在村子東南角的三棟兩層土房裏,在那裏建立防線,他的小組是一直偵搜組,裏面是三角洲和遊騎兵的人員組成,一共二十人,模擬任務是刺殺和綁架村莊裏的重要目標。”

“好的,我知道了。”龍雲走到一個土房的角落裏,接着牆壁和身體檔住PAD,然後調出歐文堡的平面圖,計算了下自己的位置,再標定出B2區的位置,然後關上。

此時的PAD可以自動進行導航,和龍雲的耳機可以進行藍牙鏈接,隨時糾正他行進的方向和提示小組所在的位置。

“停!”隼忽然收住了腳步,舉拳做了個停止動作。

“怎麼?有發現?”

所有人蹲在地上,目光齊刷刷投向隼。

“我聽見有人呼吸,有人在房子裏頭。”他指了指右前方的一棟建築,那是一個鐵皮屋,看起來不是什麼伊拉克風格。

龍雲調出地圖,看了看,發現這裏是鎮子的外圍,是後勤保障人員日常辦公地點,不算是進入了戰區。

“是辦公地點。”龍雲揚了揚頭道:“我們進去看看。”

兩個小組躡手躡腳走到鐵皮屋的門外,這種房子是美軍的典型戰地房屋,就跟集裝箱一個樣,隨時可以拆卸組裝,一般裏頭可做辦公地點,又可以做休息的寢室。

到了門邊,兩個小組分別佔領左右位置。

龍雲朝格格點了點頭,用手輕輕放在握把上旋了一下,這只是一種試探,如果門被鎖住,可以考慮開鎖,沒必要踢門驚動其他人員。

沒想到門輕輕咔醫生就開了,龍雲一愣,馬上輕輕一推,格格第一個闖入,龍雲緊隨其後,小組魚貫而入。

夜視儀的視線中,房子裏雖然沒有燈光,一切景物卻清晰可見。

隼指指盡頭的另一道門,顯然他聽見的呼吸聲就在裏面。

這次格格開門,龍雲先進去。

剛進門,擡眼就看見角落裏有一個蠕動的傢伙,龍雲舉槍迅速瞄準,所有的槍都安裝了消音器,即便在這裏開槍也不會驚動到歐文堡裏的其他特種部隊成員。

不過,當瞄準鏡套住那個蠕動的傢伙後,龍雲頓時大吃一驚。

“別開槍!”龍雲趕緊制止後面的人。

他看到的的確是個活人,不過卻不是一般的活人。這是個穿着陸軍迷彩服的士兵,他的身子從胯部以下全部不見了,滿身都是血跡,兩條腿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炸掉,其中一條腿有些皮肉還粘連在身體上,被他拖着往前爬,場面十分恐怖,十足的恐怖電影場景。

“FUC/K!”隼顯然也看到了,頓時罵了一聲宣泄一下自己的震驚,“這是怎麼回事!?”

龍雲衝過去,想扶起那名士兵,沒想到當看到龍雲靠近,士兵顯然驚慌失措,從腰裏摸出一柄手槍就要朝龍雲開槍。

不過他是趴在地上的,翻身抽槍的時候龍雲已經躥到了他的身旁,直接一掌劈在他的手腕上,將手槍劈掉。

“嘿!老兄!我們不是你的敵人,我們是DOD的人。”龍雲身上的確裝着DOD的證件,這證件是龍雲剛纔混入班寧堡的時候使用的,一直帶在身上。這個身份由萊娜僞造,可謂是天衣無縫,即便是通過電子系統查詢,此時也能在DOD的服務器上找到龍雲的服役資料。

“啊——”那名沒了腿的倒黴蛋士兵卻不領情,似乎根本不在乎龍雲說什麼,而是瘋狂地拼命扭動身體,又不知從哪摸出了一柄戰術刀,朝龍雲的臉上直接刺來。

“艹!”龍雲頭一偏,一個縮腕奪了他的刀,畢竟只是個普通的士兵,而且復了重傷,在龍雲面前根本構不成威脅。

“說了是自己人,還來!?”龍雲有些惱火了。

斷腿士兵失去了刀,卻一點沒有要罷休的跡象,瘋了一樣雙手撐地,就像一隻猛獸一樣撲了上來,張開嘴巴就要咬向龍雲的喉管。

龍雲直接將他的手一帶,借力打力,將那個倒黴蛋剩下的半截身體直接撞在牆壁上。

這一撞,龍雲留了些手,沒有一下子將他撞暈,畢竟好歹見到個活的,必須套套情報。

斷腿的士兵終於稍稍安靜了下來,軟塌塌癱在地上,不住吃喘着粗氣,卻依然想掙扎着起來反抗。

龍雲忽然留意到,這傢伙的瞳孔似乎全部縮在了一起,這是極端恐懼的表現。

他伸出手,將這個倒黴蛋壓住,然後掀開夜視儀,抽出戰術手電,直接將燈光打在這士兵的臉上。一看之下,龍雲心頭一震。

這個士兵臉上插了幾塊彈片,有一塊直接從右眼下插進去,眼睛已經失明瞭,另一隻眼睛的瞳孔縮得很小,呈灰白色,看起來十分詭異。

“怎麼回事,這傢伙好像跟我有血海深仇,恨不得吃了我。”

“龍雲!克里斯蒂安教授要跟你通話。”通訊頻道里傳來萊娜的聲音。

“接過來。”

絕品神醫混都市 “龍雲,你再將你的鏡頭對準他的瞳孔,我要再看清楚一些。”克里斯蒂安教授的聲音有些激動。

龍雲的防彈頭盔上安裝了一個微小的探頭,鏈接着指揮系統,萊娜在指揮車上看可以看到實時戰況。

按照克里斯蒂安教授教授的要求,龍雲再次將鏡頭對準那名士兵的眼睛,幾秒鐘後,克里斯蒂安教授口氣十分凝重道:“如果我沒猜錯,有光復會的精英潛入了歐文堡。龍雲,你看看他的周圍是不是還有別的死者,又或者傷者。”

“好的。”龍雲轉頭望向房間其他角落,沒有發現有屍體,不過他留意到這個士兵留在地上的血跡,一條長長的血路,一直通到另一個房間。

龍雲放下M4A1自動步槍,抽出伯萊塔92F,輕手輕腳走到那扇門邊,推門而入。

果然,裏頭一片狼藉,顯然發生過爆炸,一具殘軀不全的屍體躺在角落裏,牆上沾了不少碎肉和血跡。

“教授,你猜得沒錯,我這裏又發現一具屍體了。”

“你檢查下他們倆,身上有沒有彈孔,如果有,你看看他們是不是相互朝對方開槍了。”克里斯蒂安教授說。

龍雲靠近那具屍體,蹲下身子,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撲鼻而來,這傢伙的肚腸都炸穿了流了一地,不過手裏確實握着一柄猛虎格鬥刀。這種刀很少見,龍雲留意了一下這傢伙的肩章,竟然是個海軍的偵搜營成員。

在檢查了一下屍體,發現這傢伙除了被炸之外,脖子上捱了一槍,彈孔看起來是個手槍的9MM彈孔。

龍雲返身回到屋外,將斷腿士兵的手槍拿起來,卸除彈夾,這是一柄美軍制式M9手槍,大多數的部隊都在使用。彈夾裏的子彈少了三發,顯然已經被髮射了。

“嗯?”

他的目光落在斷腿士兵的肩膀上,那裏一小灘血,龍雲輕輕翻開割破的迷彩服,一個奇怪的創口出現在視線裏。

“猛虎格鬥刀的傷口……”他喃喃道:“教授,他們是彼此攻擊對方,然後估計斷腿這傢伙拉響了手雷,裏面的那個偵搜營士兵掛了,這傢伙自己炸斷了自己的腿。” “他們是自相殘殺至死的。你們要小心點!歐文堡裏有光復會的人!”克里斯蒂安教授說:“我相信整個訓練基地裏不會有太多的活人了,如果你們幸運點,也許能找到一兩個。”

“自相殘殺?”大家聽了都覺得十分意外。

“教授,是不是想起了什麼?”芬奇說。

“沒錯,博士你還記得我當初去巴納納羣島海域調查的那艘出事的M606間諜船嗎?”克里斯蒂安教授道。

“嗯,這個事情一直都沒有什麼頭緒,你當時的推斷是光復會下的手,因爲M606無意中闖入了自己不該闖入的海域。”

“其實我一直都在研究這件事,他們是被某種類似天賦的東西所殺,整條船上的人都陷入了癲狂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他們看到任何人都會攻擊,光復會的某些符文會有這種效果。”克里斯蒂安教授說:“不過後來我翻看了不少古籍,又覺得殺死船上官兵的這種超能力和我們自己的某個天賦十分相似。”

“我猜一定是精神系的對吧?”芬奇說。

“沒錯,其實龍雲也有類似的天賦,他的叫做‘混亂’,但是當‘混亂’這個天賦到達一定的程度,會進階爲另外一個大範圍精神系天賦——幻視。這種天賦威力十分大,一般人如果不是精神力特別強大的都很難擺脫,在進入幻視的範圍之後,人的腦電波會被影響,從而產生幻覺,就像精神病人一樣,產生幻視、幻聽,他們也許會把自己的同伴當做是威脅然後殺掉,而且不死不休,這種精神系的天賦最恐怖的地方是在釋放之後會刺激被迷惑的人,讓他們在產生幻視的同時變得尤其好鬥勇猛,而且力大無窮,這簡直就是一副毒藥。”

龍雲點頭道:“難怪剛纔那個傢伙沒了雙腿都沒暈死過去,而且力大無窮,普通人早就沒命了。”

“教授,我注意到你說的是我們的天賦?”芬奇皺着眉頭道:“亞特蘭蒂斯人用的是符文咒語,你找到符文咒語釋放的痕跡沒有?”

“這個……”克里斯蒂安教授猶豫了一下道:“沒有,所以我才聯繫到我所熟悉的精神系天賦來說明,也許在亞特蘭蒂斯人的符文咒語中也有類似的符文,能夠達成這種效果,畢竟你也知道天賦能力和符文咒語實際上都是基於盧納斯之力,算得上是一脈相承的。”

“好吧,我們先不討論這個,目前最重要的是趕緊找到沃克。”芬奇說。

這事情雲殿有錯嗎?听石驚天的口氣,他們還是想要極力保護羅嫣的,只是那個妄圖收取元陰的人實力似乎太強,卻不知道那人是雲殿中人,還是雲殿之外中域其他勢力中的人。 龍雲打開PAD,看着上面的畫面,搖頭道:“到現在位置,這個鎮子上所有的路上都沒有看到一個活人,我切換了攝像頭的觀察模式,不過只是發現不少屍體。”

“不管怎麼樣,我們先到B2地區看看,沃克如果沒死,此時一定還在那裏。”

小分隊離開了板房,上了小鎮的接到,靠着房子的牆壁一路前進。一路上,果然發現不少士兵的屍體,這些人無一不是荷槍實彈,不過都身中數彈到底死亡,整個鎮上到處都是死屍,氣氛極端詭異。

“我覺得我的毛孔都豎起來了,這裏真的太恐怖了……”隼縮了縮腦袋,躲在水手身後,“大塊頭,你得照顧我啊,有事你先擋着。”

“我怎麼覺得你這麼像豬隊友啊,總覺得你要坑水手。”龍雲忍不住說:“你這麼害怕死屍,怎麼還來申請加入行動部?”

“都說了,加入行動部是我的理想,人總要有理想不是?”

正說着,幾棟兩三層的土方出現在右前方,龍雲做了個停止前進的戰術手語,低聲對隼說:“聽聽裏面有沒有什麼動靜?”

隼豎起耳朵,仔細聽了一陣,搖搖頭道:“沒聽見動靜,這裏沒活人。”

龍雲皺了皺眉頭,望向芬奇,後者顯然有些驚訝。

“沃克的天賦位階很高,他是純血種,而且當年是北美分部行動部的負責人,絕對沒那麼容易就被人殺掉,如果真的這樣……”芬奇微微搖了搖頭:“那對手就太可怕了。”

“無人機沒發現,我們進去看看吧。”龍雲帶頭走在前面,輕手輕腳走到院門前。

這裏是基本是復刻伊拉克的村莊,所以建築物和風格跟中東地區的小鎮農村都十分相似,石頭和泥巴壘起來的院牆,門倒是鐵的,顯然是手工焊接,工藝十分粗糙卻實用。

龍雲推門試了試,沒想到門一下子就開了,根本毫不費勁。顯然這裏的人根本就沒有做過任何抵抗,如果沃克是清醒狀態下,他爲什麼不把門口堵起來?這樣起碼能夠堅持一下,然後向外界求救。

如此說來,沃克能到自己也中招了,然後在糊里糊塗中就混雜在美軍的各種特種部隊士兵、演員恐怖分子裏頭被殺掉了?

進了院子,龍雲朝格格做了個搜索的手勢,大家都沒做聲,分成兩組分別進入院子裏的兩棟樓房,逐層逐間房子展開搜索。

幾分鐘後,龍雲回到院子裏,看到芬奇在原地抽雪茄,他沒有跟隨兩個小組進去。

“是不是沒活人了?”芬奇說:“我覺得基本不會有活人,如果沃克都掛了,那麼這裏有誰能夠活下來?”

龍雲點點頭,尚未開口,隼從另外一棟樓裏衝出來,跑到土牆邊,扶着牆壁開始哇哇大吐,連膽汁都吐出來了。

好一陣後,才止住了胃裏的翻江倒海。

“媽的,裏面太慘了……這些傢伙……”

說到這裏,隼想起剛纔看見的一幕,臉色一白,又哇哇狂吐。

“看來我們在這裏是找不到沃克的,還是撤吧,如果他還活着,應該會聯絡天幕公司活着長老會。”水手說。

“我們不用找到他的屍體?也許他沒死,正躲在某個角落裏,需要我們救援呢。”格格不同意水手的看法。

“這裏連帶過來訓練的特種部隊成員,至少有三千人住在小鎮上,這裏有上千棟各種各樣的土房子,我們一間間去搜索?好像不現實對吧?”茱莉亞說:“你們不是在軍方很有關係嗎?把情況通報給軍方,讓他們來處理,消息一定會被封鎖,不會被外泄,如果沃剋死在這裏,軍方始終會找到他的屍體,我們現在是在逃亡,在這裏待太久恐怕會引來安德烈家族的人。”

“別開國際玩笑了,茱莉亞,現在長老會在內訌,老哈布斯會長被彈劾下臺,芬奇博士又被罷免,你覺得安德烈那個老胖子不會聯繫DOD先將我們列爲逃犯嗎?換做我就一定會這麼幹,我們去聯繫DOD,等於自投羅網。”墨菲插上了嘴,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大家都有各自的看法。

“噓——”隼忽然將食指放在嘴脣上,示意大家噤聲。

“有什麼情況?”芬奇問。

“我好像聽到腳步聲……有人在靠近我們的院子……”隼一副認真的表情,顯然不是開玩笑。

“你剛纔不是說根本聽不到有活人的聲音嗎?沒心跳沒脈搏沒動靜,現在怎麼有了?”龍雲說。

“我怎麼知道,也許是剛來的。”隼指指大門外,剛纔進來之後,大家順手將門帶了起來。

龍雲輕手輕腳走到鐵門旁,輕輕推開一條縫,朝外面的路上望去。

不看還好,一看,頭皮都驚麻了。 門外是一條土路,星光之下,路兩端盡頭人影重重,就像一隻節日遊行隊伍一樣朝這邊走來。

剛看到活人的時候,龍雲心裏倒是一陣驚喜。隼說這裏沒活人,看來弄錯了,不止沒有活人,還很多。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不妥,這些人走路的姿勢完全不對勁,像喝醉了酒一樣。

藉着微弱的星光,龍雲終於看清了來人的面目。

顯然來人也看到了龍雲,就像嗅到了血腥味的鯊魚一樣,人羣頓時興奮起來,行進的速度驟然加快,由於人太多,人擠人,不止一個人倒在地上,不過他們吭都不吭一聲,乾脆手腳並用,像鬣狗一樣撲來。

媽的!

龍雲心裏頓時就炸了!他想起了一個熟悉的情景——阿富汗的巴格拉姆空軍基地,在那裏,龍雲見過類似的情景。

不是人,是活死人!

這些完全和喪屍一樣的性質,只不過比喪屍更加靈活,速度更快!

“有情況!”

龍雲退回院子內,猛地關上兩扇大鐵門,當然,在退回去之前,他沒忘了扯下兩顆手雷,一左一右甩了出去。

爆炸過後,急速衝鋒的活死人隊伍停頓了一下,被炸倒的活死人橫飛的血肉刺激了其他同類,十幾個人蜂擁而上,將倒地的同夥分食。

“出什麼事了!?”隼臉色已經蒼白,顯然他已經感覺到不對勁。剛纔還一絲動靜都沒有的整個歐文堡似乎一下子“活了”過來,無數清晰的嘶叫和哀嚎聲鋪天蓋地傳來,彷彿你進入一個空蕩蕩的房間,打開燈才發現你被一大堆人圍在中央。

“活死人!”龍雲塞上門閂,道:“我們被圍住了,周圍的屍體都變異了,這裏有御屍者!”

“御屍者?”芬奇說:“這是魔族的祕技,難道是魔族的人入侵了歐文堡?”

話音未落,兩棟土樓的木門忽然被撞開,幾十個活死人衝了出來,瘋了一樣撲向院子裏的小分隊。

槍聲立即爆豆一樣響起,所幸是大家身上都挾帶了足夠的彈藥和輕武器,這些活死人很快被成片成片撂倒。

不過,他們沒有疼痛感,所以根本不會叫疼,也不會退縮,中槍後立即爬起來繼續衝鋒。

“打它們的脖子和腦袋,毀壞掉他們的大腦和脊椎中樞神經才能殺掉他們!”龍雲一邊看槍一邊提醒衆人,在巴格拉姆空軍基地一戰中,他已經嚐到過滋味了。

不過一下子衝出幾十人,即便是開槍也不好對付。

院子中的氣溫驟降,格格的“霜”瞬間把這裏變成了冰窖,在衆人面前兩米開完,空氣中的水分被急速凍結成冰霜,裹住了每一個活死人,氣溫在極短的時間裏下降到了零下幾十度。

活死人本身就沒有熱量,和活人不同,他們的血液本來就已經冷卻,現在加上極端的低溫,身體中的水分立即結成了冰塊,許多人原地變成了冰雕。

接下來的處理就比較簡單了,子彈所到之處,那些活死人像玻璃一樣碎開,崩倒在地上。

一塊不知道什麼部位的冰塊血淋淋的飛到隼的身上,不幸地落入了他的衣領中,驚得他直跳腳。

“我們上樓去!”清理完院子裏的活死人,芬奇指着土樓的樓頂道:“我們要撤離這裏,情況太複雜。”

“發生了什麼事!?”萊娜在實時監控中顯然看到了這驚人的一幕:“哪來的那麼多活死人?”

“不知道,可能是魔族的御屍者乾的!”龍雲隨着小分隊退到樓頂,一邊對萊娜說:“博士讓我們撤出這裏,你馬上派直升機過來。”

“我這裏沒現成的直升機,要在安全點那裏纔有。”萊娜說:“我們沒預料到要使用直升機。”

“要多久?”龍雲說:“這鬼地方不知道還會有什麼驚世駭俗的東西冒出來,必須馬上離開,沃克看來活不成了,這裏都是活死人,他如果在,要麼他幹掉活死人,要麼活死人撕掉他!”

“直升機要一個小時左右才能飛到這裏,你們先在樓頂建立防線,我派出武裝無人機幫協助你們,十五分鐘後無人機就會到達歐文堡上空,你們能頂住嗎?”

萊娜的指揮車停在五十公里之外,無人機很快可以到達。

“暫時沒問題,對付這些沒什麼意識的傢伙估計會累點,只要有足夠的彈藥還有體力……”龍雲說:“現在有個最嚴重的問題,這個基地至少有幾千人,如果都成了活死人,他們就會像螞蟻一樣衝過來,使用天賦恐怕體力會消耗殆盡。”

“你放心,你們儘量用槍,儘量保持體力,我會用無人機協助一下你們。”

院子的大門被洶涌的活死人潮水一樣衝開,密密麻麻的活死人跌跌撞撞衝到土樓前,開始衝入房子裏,想爬到樓頂上來。

小分隊每個人身上都有一支自動步槍和六百多發子彈,手槍外加10個彈夾,水手還背了一支m72火箭筒,另加每人身上有六顆各種型號的手雷,加上地形居高臨下,守住倒不成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