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萬眾數目之下,林棟並指如劍手臂猛的抬起,一枚不過巴掌大小的血紅色長槍驟然出現在了他的兩根手指中間。

正是林家的符寶。

紅槍很小,可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卻無比的恐怖妖異,彷彿這東西就是從無盡血海之中撈出來的一般,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點的可怕感覺。

殺戮台圍觀的人也瞬間躁動了。

「我去!這林棟能不能再無恥一點,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竟然一上來就動用符寶?」

有人瞪大了眼睛無法壓制心中的驚訝,驚呼道。

「呵呵,如此甚好,老子這次下了重注,總算是能夠贏一點修行資源了啊!」

有人一臉憤怒,不屑於三大家族的無恥,可同樣也有人一臉的激動得意,畢竟不少人可都把自己的身價壓了上去,如果林逸死了,他們能夠得到的利益可是非常恐怖的啊!

十萬變成二十萬。

二十萬變成四十萬。

這絕對是很多人一輩子都無法遇到了機會,以至於傾家蕩產壓林逸輸的人可不在少數。

「給老子去死!」

林棟怒吼,手腕一抖,那一枚紅色的小槍直接帶起一道刺耳的厲嘯朝著林逸殺了過去。

在所有人的視線中,紅色的小槍上竟然猛的竄出一層無比恐怖詭異的火焰,那火焰竟然有幾份仙焰的感覺,散發著可怕到了極致的殺機。

同時,紅色的小槍也在快速的變大,蕩漾出一股股凌厲十萬分的波動,給人一種頭皮都彷彿要炸開一般的驚悚感覺。

恐怖如斯!

沒有人能夠想到這符寶的威力竟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

殺機幾乎瞬間就把林逸整個人籠罩了起來。

崔克清見林逸在這麼恐怖的殺招之下,竟然還無動於衷,不禁樂呵了,扭頭看著西門龍岩,淡淡的冷笑道:「西門,我看這場戰鬥馬上即將結束了啊!」

西門龍岩微微點了點頭表示贊同,符寶那可都是上古就流傳下來的東西,每一件的威力,都驚駭世俗到了極點能夠抵得上地仙之境強者的一擊。

可現在呢?

林逸竟然無動於衷,就算是地仙之境的強者,面對如此恐怖的攻擊,也不敢如此大意吧!

「哈哈,發財了,這次林逸必死無疑啊!這可是符寶啊!符寶啊!」

有年輕人激動的雙手顫抖,盯著四周的同伴,大聲的笑道。

「瑪德,這小子到底在等什麼啊?」

唐七有些坐不住了,這次的莊家可是他跟林逸兩人啊!如果林逸真的死了,那他可就算是完犢子了,就算是把他自己給賣了,也湊不齊那麼多的資源賠償給下注的人啊!

天原勝的神情在這一刻,也變得無比凝重起來,渾然沒有想到這林棟竟然如此奸詐,一上來就動用了符寶,這是一點生機都不給林逸啊!

如果其他兩人此時也發動符寶,他天原勝說不得只能入場救人了。

坐在天原勝周圍的長老,此時一個個體內的靈氣也在瘋狂的運轉,林逸對於他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無論如何,今天他們也不可能看著林逸死在他們面前的。

千分之一個呼吸后。

血紅色的長槍已經到了林逸的面前,長槍上跳躍的火焰更是把林逸的整個腦袋都覆蓋了起來。

「哈哈,我還以為你真的有多厲害,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嘛!」

林棟一看,頓時忍不住開懷大笑了起來。

這符寶上面跳躍的火焰有多恐怖,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沾之便如跗骨之蛆一般難以驅除,更何況,符寶已經到了林逸的面前。

如此近的距離,林逸便是仙人都躲不了。

更加讓他放心的是,林逸到現在竟然還是一副無動於衷的神情。

「哼!不入流的東西,跟老子斗,你有這個資格嗎?今天,我便要讓你神魂俱滅,而後拿下你的丫鬟,伺候老子洗腳,我要讓你死也要承受罵名!」

林棟在心裡狂歡道。

電光火石之間。

林逸卻突然抬頭,在這一瞬間,他的眸子竟然亮的宛如頭頂上方那可怕的光團一般,而後,咧嘴淡淡冷笑,抬起了自己的手臂,輕輕的抓住了攜帶著雷霆殺機而來的符寶。

「唰!」

瞬間。

勁風撲面而來,吹的林逸的頭髮都微微擺動了起來。

可,讓人無比震驚的一幕出現了,林逸的手臂竟然真的抓住了那可怕的符寶。

在瞬間,林棟就跳了了起來,整個人都像是跌入了冰窖之中一般,驚悚十萬分。

這可是符寶啊!

上古就傳承下來的符寶,他的威力簡直大的驚人,便是地仙之境的強者也不敢徒手抓住啊!

可現在,林逸竟然徒手接住了這東西,他如何能不震驚呢?

殺戮台周圍的人群,更是在一瞬間全部都瞪大了眼睛,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濃濃的震驚跟詫異之色,沒有能夠想到會出現如此恐怖詭異的一幕。

符寶竟然被人徒手接住了,這簡直讓他們無法置信。

「院長,你,你看林逸,林逸……」

一名長老激動的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天原勝此時也是瞳孔放大,充斥著濃濃的震驚,驚喜,不可思議。

怎麼會這樣?

「仙焰,這小子竟然還有仙器,瑪德。」

唐七咬著槽牙忍不住直接罵了起來。

現在林逸在他的眼裡那就是一個十足的土豪啊!可偏偏這個土豪竟然喜歡裝窮,還搜刮他這樣孤苦無依的老人。

「什麼?仙器?」

天諭書院的人群再度震動了。 仙器,那可是傳說中的東西啊!

現在,竟然出現在了林逸的手掌上,還是一雙十分難得一見的拳套。

這一幕簡直讓眾人無法接受,以至於整個殺戮台四周的所有人都在這一刻變成了雕塑。

人人張大嘴巴。

個個一臉獃滯震驚之色。

「瑪德,這小子竟然會有仙器,真是該死啊!」

林長青咬著槽牙,眸光無比陰沉的抱怨道。

「難道是天原勝給他的?」

崔三爺的面色也陰沉到了極點,仙器因太過珍貴的原因,存在世上的非常稀少,可是每一件仙器,它的攻擊力,它擁有的神通都是無法估量的。

一件仙器,甚至能夠輕易的改變戰局。

西門勝聞言,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是,天諭書院的那幾件仙器我們知道,而且,天原勝也絕對不敢如此明目長大的幫助這小子,看來這是一場苦戰了啊!」

林長青跟崔三爺一聽,都是眼眸一怔,隨後便目光凝重,靜靜的看向了殺戮台。

「天地為乾坤,乾坤為我用,我用乾坤鼎仙人……」

林逸嘴角含笑,口中念念有詞,同時,拳套上的仙焰也慢慢的沸騰起來,竟然直接把這件符寶上釋放出來的強大殺機鎮壓下去了。

「他,他難道是想要封印這件符寶?」

唐七畢竟痴長几歲,所以在見識方面,遠不是天原勝等人能夠相比的,正所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就是這個意思,天原勝的學識淵博,堪稱是整個崑崙虛內的第一人。

可若是說到見識方面,他還真不如唐七。

唐七話音一落,周圍眾人臉上的震驚也換成了濃濃的詫異之色。

可是一些老前輩,或者家族底蘊比較恐怖的強者,此時卻有如見到了鬼魅一般驚悚。

「封印符寶,這怎麼可能,這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這小子在找死!」

「不錯,傳聞那可是上古的手段,早就已經斷絕了數千年的傳承,一般人怎麼可能做到?」

「絕對不可能的,符寶此時的威力,幾乎已經全部釋放出來,他現在就相當於是一個已經爆炸的炸彈,想要讓炸彈在這個時候靜止下去,這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一道道驚呼聲不斷的響起。

可是更多的人則是一臉的茫然不解啊!

實在是他們根本不知道封印符寶到底是一個什麼概念啊!

很多人甚至根本都不知道符寶的存在,如何能夠理解林逸現在在所什麼呢?

可但凡是知道的人,此時的面色都變得凝重十萬分,這可是一個無比恐怖的舉動啊!

最少,地仙之境的強者無法做到。

「他,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唐七膛目結舌,一臉震驚的嘀咕道。

盛寵豪門甜妻 下一秒。

林逸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搞定了,呵呵,平白無故得到了一件符寶,還真是讓人開心啊!」

林逸美滋滋的笑道,那紅色的小槍此時在他的手中就像是一隻圓珠筆一般,不斷的轉動,說不出的愜意輕鬆。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林棟慫了,面無血色,緊張十萬分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唰!」

林逸眸光一寒,直接把手裡的符寶收進了九龍戒指內,一雙迫人的眸子,帶著凌厲的寒芒,死死的鎖定了林棟,冷冰冰的笑道:「剛剛你出手了,現在貌似該我了吧!」

林棟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想要說些什麼,只是林逸在話音一落的時候整個人便動了,逍遙遊全力爆發,在這一刻,他就像是遨遊在天地間的神龍,那姿態無比的瀟洒,俊美,那速度簡直快的有如鬼魅一般,讓人無法看清楚。

「唰!」

軒轅劍驟然出現在手中,兩百多萬斤的威力,在這一刻,沒有絲毫保留,三才陣法的可怕恐怖,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再加上西門龍岩跟崔克清手中可還有兩件寶貝,他想要活下去,只能速戰速決。

軒轅劍在手,林逸心中的殺機在這一刻澎拜到了十萬分,整個人甚至有種主宰天下的感覺,他跟軒轅劍之間的契合程度,竟然在這一刻似乎再度升華了,那種血脈相通,涵蓋域內的感覺是林逸從來沒有體會過的。

千分之一個呼吸后。

劍韻蕩漾。

宛如水面上的漣漪,驟然從軒轅劍上爆發而出。

快速的朝著四周席捲而去。

「裝神弄鬼,我就不信你區區一個天命之境的小子,還能夠翻了天不成?」

西門龍岩一看,冷漠漆黑的眸子里驟然爆出了刺目的光芒,然後,一劍揮出,他手中的寶劍同樣也是命器級別的,而且長年跟寶劍為伍,頗有幾分心意相通的感覺。

劍出。

寒芒熠熠。

閃爍犀利光芒。

宛如秋水一般的劍身在微微震動,彷彿毒蛇在即將要捕獵時發出了一道道嘶鳴聲一般,讓人頭皮發麻。

一道道劍光在這一刻,更是不斷的在三才陣內飛舞交織成了一片彷彿能夠籠罩天地的漁網朝著林逸的腦袋上落下,西門龍岩在劍道上的天賦,在這一刻沒有任何的保留,劍網所至,一切皆化為虛無。

西門龍岩這一劍,簡直強悍到了極點,強悍到讓人窒息。

半步地仙之境強者的實力,在這一刻沒有絲毫的保留。

同一時間,崔克清也動了,刀,兵器中的王者,這一動,便是驚天動地的一刀,一刀出,罡風肆虐,吹的整個殺戮台都彷彿要晃動起來了,那種霸絕天下的氣息,讓不少圍觀的人都是心頭一顫,彷彿這一刀即將要落在他們的腦袋上一般。

林棟在這一連串恐怖的攻擊之下,也回過神兒了,手中的滅魂槍一抖,滴溜溜的轉動起來,一縷烏光在槍尖之上縈繞,散發著可怕至極的殺機。

三大強者同時出手,這一連串的攻擊,足以秒殺一名地仙之境的強者,殺戮台四周,所有的學生在這一刻,都有種如墜冰窖,全身被冰凍了的痛苦感覺。

林逸危險了。

這一次,三人同時出手明顯就是想要一次解決她!

角落裡,唐七的眉頭緊緊皺在了一起,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不解之色。 作為一名常年鎮守在地獄海的超級強者,他實在太清楚書院內學生們的實力了,林棟三人都曾經在地獄海內打磨過自己的修為,所以他們三人的實力,唐七也同樣非常的清楚,就算是動用了三才陣法,也不可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實力啊!

「難道他們有了什麼機緣?」

唐七皺著眉頭嘀咕道。

萬眾矚目下。

林逸的軒轅劍首首當其衝跟西門龍岩的寶劍交擊在了一起。

西門龍岩那冷若冰霜的臉頰上充斥著濃濃的得意高傲之色,在劍道他有著絕對自己的自信,他相信自己這一劍,足以輕易的滅了林逸。

千分之一個呼吸之後。

西門龍岩那一直冷若冰霜的臉頰上卻猛的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驚恐之色,只見他手中命器級別的寶劍,在軒轅劍之下,竟然寸寸斷裂開來,朝著遠處飛濺。

同時。

一股可怕到了極點的力量,就像是幾頭狂暴的巨龍順著斷劍狠狠的朝著他的經脈之中衝去一般,一路崔古拉朽,她簡直沒有絲毫的抵擋能力,

西門龍岩的心臟瘋狂抽搐,危機在這一刻簡直就像是潮水直接把他整個人都淹沒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