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葉凡一瞬間就認出了這個女人的身份,他的眼睛幾乎瞬間就眯起來。

「葉公子別來無恙。」

碧姬的臉從錦帕上浮出來,她看著葉凡笑靨如花。

葉凡心情很不好,聽到這個女人的聲音,不由冷哼道:「能好才怪,說吧,你將這東西留下來到底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碧姬笑眯眯的道:「其實咱們根本沒有必要弄得兵戎相見,大家完全可以一同坐下來好好商量商量,如有可能,我想還是和氣一些比較好。」

葉凡冷笑道:「笑話,那一次不是你們這些人先一步招惹本公子的,如今竟然好意思說大家可以和氣一些,嘿!世間哪有這樣的好事情。」

碧姬笑道:「看來葉公子對我們的成見很大啊,不過這也對,誰叫我們抓了葉公子的女人了。既然葉公子一時間難以消氣,那小女子就開門見山跟葉公子談吧。葉公子想要將她們三個救出來,就來喧水城吧,小女子在那裡恭候葉公子打架。」

錦帕中的神念很快消散,碧姬的人臉自然也跟著消失,葉凡的臉色並不好看,對方已經擺明了想要拿人質要挾他,他心中雖然憤怒,但在將人質救出來前,一切都只能忍著。

「喧水城在哪?」

「就是我們剛剛來的地方。」

月娥對於地理還是很清楚的,不像葉凡完全就是一抹黑。

聽到月娥的話,葉凡冷哼了一聲,碧姬這個女人當真可惡,竟然擺了一個空城計,自己躲在一旁看他攻打天門山,這然他心中很是窩火。既然知道正主在哪,葉凡哪會有閑工夫在天門山一片廢墟之地逗留,他帶著人浩浩蕩蕩殺向喧水城。

葉凡現在正在氣頭上,他絲毫沒有想要隱藏實力的想法,只有自己表現出來的實力越強,對方才會更加的忌憚,不然絕對會當他好欺負。從天門山到喧水城路途並不遠,葉凡一行很快就達到了目的地。

葉凡的臉上綻著冷笑,他沒有收斂自己的氣息,從城門口入城,而是直接帶著三千人仙以最囂張的姿態降臨,屬於人仙那可怕的威壓只讓全城上下都靜若寒蟬,很多人都承受不住虛空中恐怖的威壓,一屁股跌坐於地。

葉凡恐怖神念橫掃而出,瞬間就籠罩全城,碧姬沒有絲毫要掩藏自己行蹤的打算,第一時間就將自己的氣息外放,讓他輕易就將她給找出來了。葉凡的臉色並不好看,他瞬息間就出現在碧姬所在的地方,這裡是已城主府,不過此刻完全被碧姬霸佔,讓他稍稍意外的是陳志俊也在,這傢伙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尷尬。

葉凡沒有理會陳志俊,他盯著碧姬道:「看來碧宮主跟東神殿合作了,不知道你們到底想要做什麼,直接說出來吧,本公子不想拐彎抹角。」

葉凡的語氣十分不善,怒意跟殺意異常狂暴,陳志俊雖然有神魄境的修為,但是仍是臉色大變,這傢伙絕對沒有想到葉凡的修為竟然增長到如此地步,這讓他十分的苦澀。尤其不久前三千人仙的恐怖威壓,讓他明白自己這個時候跟碧姬在一起,萬一讓對方誤會,他今後怕是很難在天玄世界混了。

碧姬臉上儘是笑容,對於葉凡的憤怒她彷彿沒有看到一般,只是笑眯眯的道:「葉公子何必這麼大的火氣,咱們還是坐下來慢慢地談,只要一切都談妥了,什麼事情都是好解決的嘛。」

葉凡冷哼道:「綁架我女人的人乃是東神殿,碧宮主難道可以提東神殿做主了不成?」

碧姬微微笑道:「東神殿的人本來是要來的,不過他們害怕葉公子惱羞成怒直接動手殺人,那樣子死了就算是真的白死了。」 葉凡的臉色很冷,看著碧姬道:「廢話就少說吧,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直說可以了,只要不是太過荒謬,本公子一一答應就是。」

碧姬微微笑道:「葉公子太心急了,哪有談判時直接將自己的底線講出來的,這樣對自己可是很不利的哦。」

葉凡冷哼一聲,根本就懶得接碧姬的話,他冷冷的看著她,一副等她將條件講出來的樣子。

碧姬嘆了口氣,這樣子的葉凡讓她少了很多話語,不過她自己也感到很是無奈,要不是他們這邊抓了人質,怕是連談判的資格都沒有。在決定將葉凡引過來時,他們就預料到葉凡實力應當很強了,可是還沒有想到竟然強到如此可怕的地步,足足三千多人仙境戰力啊,這等實力哪怕他們再大膽也無法想象得出。

碧姬心中很是鬱悶,她費盡一切心機才能有如今這個局面,可是葉凡只用了短短几年的功夫,所凝聚出來的實力百倍千倍勝她,她要是心中沒有挫敗感那就有鬼了。碧姬含笑看著葉凡,她真的很好奇,眼前這個小子到底是如何弄來這麼恐怖的武力的。既然心中很想知道,碧姬自然要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她知道葉凡很在乎自己的女人,那她就能夠獲得最大的利益。

「從當初咱們在霧城第一次相見,如今才一年多的時間,葉公子這修為竟然就從原先的先天境直接蹦到媲美人仙的地步,看來葉公子定是擁有了不得的奇遇了。說實話,本宮真的非常好奇,葉公子一直對外稱獲得了邪王的傳承,而現在看來僅僅這個邪王還無法提供讓葉公子一飛衝天的資本。東神殿的人猜測葉公子應當得到正統邪神的傳承,可是本宮卻知道,葉公子絕對沒有得到邪神的傳承。只是有一點讓本宮不明白的是,葉公子明明沒有得到邪神的傳承,又是如何掌握邪神無數秘密跟技能的?」

將軍妻不可欺 葉凡有些驚訝的看著碧姬,他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能夠猜到自己並未得到邪神的傳承,到了這個時候他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將所有的事情隱瞞,就算他將自己的很多秘密相告,在如今的天玄,他不認為有人能夠從自己的手中謀奪什麼。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笑道:「宮主猜的沒有錯,本公子當年雖然得到了邪王留下的《邪王典》,但是其他東西並不是從邪王手中獲得的,不過到底得到了什麼,這個似乎跟宮主沒什麼關係吧。」

碧姬笑道:「的確跟本宮沒什麼關係,葉公子這個東西應當是從月之崖獲得的吧,當年月之崖直接坍塌,一定同這個傳承有關。」

葉凡皺眉道:「不知道宮主一上來就談論這個,這根我們即將要談的事情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了。」

碧姬幽幽一嘆,她看著葉凡很是無奈的道:「說實話,這件事情本宮本來完全可以不參合,得罪葉公子以及戰王府對本宮沒有一點好處,可是事實又不得不讓本宮參合進來,實在是讓人無奈啊。」說到這裡,畢竟苦笑道:「不妨跟葉公子直說吧,邪神殿那些傢伙做了一件非常瘋狂的事情,他們竟然嘗試將上古第一人邪神殿殿主復活。如今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邪神殿這位第一人殿主差不多快要蘇醒,而一旦他蘇醒,整個天玄世界怕是無人能敵,就算是葉遮天也不行。」

「第一人邪神殿的殿主?」

葉凡愕然,他想到那顆心惡之心,似乎就是這位邪神殿第一人殿主的東西吧,那激活少了這玩意兒也能夠復活?

碧姬笑道:「葉公子得到的那個邪惡之心乃是第一人邪主的力量源泉,並不是上古邪神殿殿主的邪惡之心,這其中是有很大差距的。」

葉凡皺眉道:「這個邪神殿的殿主有什麼不一樣嘛?」

碧姬看著葉凡道:「葉公子不久前經歷了邪神登天,不知道可繼承了邪仙之位?」

葉凡搖頭道:「本公子沒有繼承那個邪仙之位,難道這位邪神殿的第一人殿主繼承了邪仙之位不成?」

碧姬搖頭道:「邪神指定的神職有很多,邪仙只是最低等的,再上邊還有邪武、邪君、邪王、邪皇、邪神,這個第一人殿主乃是一位頂級邪武,一旦他復活過來,整個天玄將沒有人能夠制衡他。」

葉凡皺眉道:「你們找我打算做什麼?不會是想要讓我去跟這位邪神殿第一人殿主死磕吧?」

碧姬點頭道:「我們的確想要聯合葉公子一同對付這位邪神殿的第一人殿主,畢竟只要讓他復活,對我們任何人都沒有好處,還不如趁他還未完全蘇醒過來,直接將他給幹掉。」

葉凡眯著眼睛道:「你的意思是說只要我同意出手對付邪神殿第一人殿主,你們就將我的女人放了?」

碧姬笑道:「我們當然會放人,不過暫時只會釋放一個,等將那位第一任殿主幹掉之後,在釋放另外兩個。當然在這之前,我們必修跟葉公子簽訂一個契約,只有這樣以來,我們才可以完全合作。」

葉凡冷哼一聲,他不用猜就能知道所謂契約內容是什麼,絕對是事成之後不能因此報復他們。葉凡很清楚,這種契約是必須立誓的,一旦誓言成立,雙方都不能違背,不然後果會很嚴重。只是葉凡一想到這幫傢伙綁架自己的女人,還對她們種下那樣可惡的藥物,他心中就充滿殺意。只是葉凡也知道,這個契約是必須簽的,他不由點頭道:「只要契約的內容不太過分,本公子跟你簽又何妨。」

碧姬笑眯眯的道:「葉公子當真爽快,放心,這個契約絕對不會過分,保證能夠讓雙方都滿意的。」

葉凡冷然道:「那你們先將人給放了,本公子再跟你們簽這個契約。」

碧姬笑道:「葉公子先簽,只要契約一成立,咱們立馬就釋放一個人質。」 葉凡沒好氣道:「真是小氣,放了一個你們手中不是還有兩個嘛。」

碧姬嗔道:「不要以為本宮不知道葉公子在打什麼主意,葉公子定是想直接搶走,然後再說不是有兩個嘛,再放一個就簽可對。」

葉凡冷哼一聲,絲毫沒有被揭破心思的尷尬直接道:「既然如此,那咱們就簽吧。」

碧姬滿意一笑,她讓人將早就準備好的契約拿出來,遞給葉凡道:「這就是咱們草擬的契約內容,葉公子如果還滿意的話,咱們就可以之行契約了。」

葉凡仔細了一遍契約內容,基本上就跟他猜的一樣,這幫傢伙要求事成之後,他不能展開報復。葉凡雖然不滿這一點,但是人質在對方手中,他根本無可奈何,不過他是不會放棄報仇的,自己不能報仇是不假,但還有一個葉遮天,現在他可還記得,葉遮天讓他混進邪神殿,只要等將自己的女人統統弄出來,那個時候就是岳父大人大顯身手的時候了。

心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的心情頓時好起來,自己不能動手並不代表自己就能報仇雪恨。當然,葉凡的臉上還是充滿著不情願,他不能讓對方察覺到自己的意圖,不然將契約加上這麼一條,他就要欲哭無淚了。

契約的簽訂需要滴血為盟,葉凡按照碧姬的要求,將一切進行得一絲不苟,當契約成功的那一瞬間,這女人臉上的笑容只能用燦爛來形容。

葉凡很不爽,冷哼道:「現在可以放人了吧,希望你不要再找什麼借口。」

碧姬笑道:「自然馬上就放人,葉公子不用擔心我們會使詐的,畢竟咱們現在已經是盟友了,對於盟友彼此就應當守信,這是盟約進行下去的根本。不過葉公子還需要登上一會兒,畢竟人質不在這裡,葉公子盡可放心,最多半個時辰,人質就會送過來。」

葉凡不耐煩道:「既然契約已經達成,不知道碧宮主打算什麼時候對付邪神殿第一任殿主?」

「這個自然越快越好,只要葉公子一切都準備妥當,我們立馬就動身前往中域。」

「那三天後動身吧,不知道到時都有什麼人同行?」

碧姬笑道:「每一方都會派來自己的代表,陪同葉公子一道前往中域,這期間我們應當攜手合作才是,只有彼此的實力都強大了,將來對付邪神殿時,才更加的有把握。」

葉凡心下冷笑,他如何聽不出,這女人在窺視他快速提升修為的辦法,只是很可惜,這東西是不能傳人的,如果他們真想要使用,他倒也不介意,到時只要讓器靈母娘控制這些傢伙就是。

人質的送還並沒有碧姬說的那樣快,足足一個時辰東神殿才派人過來,這是一個女人,不過葉凡並不認識對方,當然,他也沒有興趣認識對方,現在既然不能找對方報仇,他決定選擇將對方無視。

送回來的人質是靳雲,美人兒相比當初顯得更加的明艷動人了,當她看到葉凡的瞬間人顯得很是激動,要不是周遭還有東神殿跟碧姬在,她怕是已經激動的撲到葉凡的懷中。葉凡直接將東神殿的人轟走了,對於碧姬自然也不會有好臉色,只可惜這個女人的臉皮絕對不是一般的厚,對於他明顯的送客視而不見。

碧姬笑眯眯的道:「這麼美的人兒,葉公子竟然一直沒有動過她們,真是讓人意外啊。」

葉凡冷哼道:「你是不是該離開了。」

碧姬笑道:「的確是該離開了,這東玄本宮停留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也該到回家的時候了。」說到這裡,她笑意盈盈的看著靳雲道:「小姑娘現在很需要葉公子,本宮就不打攪葉公子的好事了。」

碧姬離開了,她走時是同陳志俊一道離開的,葉凡有些疑惑,他感覺出來陳志俊應當跟這女人有什麼協議,至於協議的內容十有**跟苗秀秀有關。不過葉凡不打算去管這些,現在他可沒有閑工夫理會這些瑣事,既然這次要去中域,對付的人還是一位繼承過邪武之位的可怕存在,他就必須做好完全準備才行。

「葉凡!」

葉凡出神間靳雲邁步來到他的跟前,美人兒臉蛋很紅,眼中綻著濃郁的羞意,看著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了?」

葉凡有些愣神。

靳雲咬牙道:「葉凡,你能不能……能不能……」

支吾半天,靳雲就是無法將後邊的請求內容說出來,只讓她面前的葉凡一頭霧水。不過好在一旁的月娥解圍道:「那賤人給我們四個用了那該死的藥物,雲妹妹現在肯定憋得難受,她是想讓你幫她吸出來。」

靳雲的臉瞬間紅得發燙,她恨不得找一個洞鑽進去,畢竟要給一個大男人餵奶實在是羞得她無地自容。

葉凡看著靳雲那羞澀的模樣笑了,目光落在她愈發飽滿的胸脯上,笑道:「姐姐真想讓我幫你吸出來?」

靳雲抬頭看著葉凡的眼睛道:「你能夠幫我嗎?」

葉凡與之對視道:「這麼說來,姐姐是想做我的女人喏。」

靳雲羞紅著臉道:「你難道不願意?」

「當然願意了,小弟對姐姐可是垂涎很久了。」

葉凡嘴角綻起笑容來,眼前的美人兒已經被他睡過好幾次了,可惜對方還一直蒙在鼓裡。

靳雲含羞帶喜道:「人家也中意你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後來又發生這種事情,實在是羞死人了。」

葉凡一把將靳雲摟在懷中,探手試圖將她胸前飽滿盡納指掌,可惜當初他無法做到,如今美人兒更加豐滿之後自然更加難以掌握。葉凡發現手感要比當初好太多了,這一切都是那個什麼【淫.乳散】的功勞,雖然讓女人必須時常餵奶,但從塑型跟美容方面絕對堪稱神效。

靳雲俏臉上布滿紅暈,【淫.乳散】是一種異常獨特的媚葯,一旦服用,沒有任何辦法根治,這東西會成根本上改變女人的生理結構,被男人揉捏,會有種被佔有的美妙快感,尤其是乳,頭,最為致命。

葉凡並沒有一上來就幫忙,他甚至沒有觸碰靳雲如今最為致命的地方,只是一邊揉著,一邊含笑看著。靳雲已經憋了很長時間了,葉凡這樣對她雖然很享受,但內心的渴望卻如熾如燒,她咬牙道:「你快點啊,人家憋死了。」

葉凡哈哈一笑,靳雲果然不是一般嬌羞的女人,這種話她絕對說得出口,美人兒都大聲要求了,他如何還磨磨蹭蹭。葉凡的動作可謂麻利,直接就拉開衣襟,扯落最後的束縛,在靳雲一聲「等等」剛剛出口,他已經開始幫忙了。 千年枕邊人 靳雲羞得滿面通紅,她這個時候才發現屋中還有人,讓葉凡這麼直接幫忙,她感覺自己的臉根本掛不住。

月娥含笑看著這一幕,她作為受害人自然知道靳雲的難受,如今見到同病相憐的人,她心情格外的好,甚至於還主動上前幫忙。當然,月娥不是幫葉凡,而是幫靳雲,她除葉凡外,最喜歡的就是女人,試問如何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

三天的時間非常的容易過,葉凡這段時間回了一趟幽都,將一切交代之後,就決定起身前往中域。這次葉凡帶著的人自然是鸞衛跟神母,至於其他人去了也派不上什麼用場,說不定還會成為麻煩,他自然不會一同帶去。

中域完全是日月兩殿的地盤,而邪神殿基本上操控了大半日月兩殿,如果葉凡一行人大搖大擺過去,絕對瞞不過兩殿跟邪神殿。這次要過去,自然必須低調,中途還要進行數次易容換裝,要做到徹底隱瞞日月兩殿跟邪神殿視線。

這次劍宮碧姬派來跟葉凡聯絡的是月兜,葉凡沒有見過這個女人,自然不會知道對方曾今很想接近他,然後藉機控制他。既然劍宮的人到了,那麼東神殿的人自然也到了,來的人葉凡不認識,是一個叫做月姬的女人,很漂亮,不過渾身上下風流味太足,不用說在男人方面絕對是一個經驗豐富的女人。

最後皇甫斬月也派人過來了,也是一個女人,戴著面紗,那鳳眸異常勾魂,雖然無法一睹真容,但給人的感覺絕對是一個大美人。

葉凡皺眉,這些傢伙派來的人全都是女人,莫不是覺得這樣就好跟他溝通了吧。三方派來的人並不多,每一個身邊都只帶了十多個女人,修為也只能算一般。葉凡目光掃過這些女人,他感覺三方派她們過來,最大的目的怕就是沖著他。

這些傢伙派來這麼多美女目的絕對不純,十有**他們是想通過美人計,從他的手中得到那種可以快速提升實力的辦法。目光掃過所有女人,葉凡冷冷一笑,如今他已不是那種見不得女人的男人了,再加上身邊有生母這等國色天香,美人計對他來說實在是上不了檯面。 葉凡直接將一群神母放出來,她們的容貌用器靈母娘的話來說,就算將她們放到宇宙國中,那也算是大美人。三方派來的這些女人雖然也算是美女,但同這些神母一比,立時就有種一種鄉下姑娘突然見到繁華都市時尚麗人的感覺,那情形絕對能夠讓她們羞愧欲死。

葉凡一瞬間就感到這些女人自行慚愧的目光,這讓他心中暗爽,相對哥們用美人計,你們先要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不然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

用神母將這些野心勃勃的女人鎮住,葉凡這才笑眯眯的道:「此去中域,不知道你們三方打算怎麼做?」

月兜掃了一眼葉凡身邊穿著極為暴露的神母,暗自咬牙,她如何瞧不出葉凡的險惡用心,只是她也弄不明白這傢伙到底是從哪裡找來這麼多漂亮的不像話的女人。如果只有一個,還能夠解釋,一下子冒出近百個來,簡直就是在打擊她們這些人做女人的自信。

「如今正是邪神殿五大神殿聚首將近之日,東神殿的人會大張旗鼓回去,而我們就陪同葉公子悄然潛入中域,最好能夠神不知鬼不覺潛進邪神殿中。這樣就能在關鍵時刻給予敵人致命一擊。」

葉凡皺眉道:「邪神殿實力如何?有多少人仙?」

月兜搖頭道:「沒有人知道邪神殿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一直以來,邪神殿都處於分裂狀態,除了所謂的五大分殿外,還有一個邪神總殿,這才是邪神殿真正力量匯聚之地,人仙肯定有,而且數量絕對不會少。」

葉凡冷笑道:「本公子現在手中掌握了數千媲美人仙的戰力,你認為有必要混進去嗎?」

月兜有些遲疑道:「公子的意思是直接帶人殺上邪神殿總部?」

葉凡淡然道:「這是自然,既然咱們手中掌握著這麼強的力量,何必搞什麼潛伏,直接殺過去,將邪神殿一鍋端了,這樣豈不是能夠節省大家很多時間。」

月兜呆了呆,這個問題她還真沒有想過,在她的潛意識裡邪神殿恐怖無邊,自然需要潛伏進去,關鍵時刻給予致命一擊。現在聽到葉凡的話,月兜才意識到,自己這樣看問題是不對的,如今跟葉凡合作之後,他們聯盟的實力可謂空前強大,三千位媲美人仙的高手,還用得著偷偷摸摸嘛,直接殺過去就是了,誰擋得住啊。

月兜很是激動,如此強的實力邪神殿似乎也不是那麼可怕了,她看著葉凡苦笑道:「公子說的倒也沒有錯,咱們佔據著絕對的優勢,根本用不著偷偷摸摸,只是邪神殿總殿乃是一座仙殿,只有五殿聚首之日它才會現身,為了不打草驚蛇,只能悄悄潛伏。」

葉凡點頭道:「這就難怪了,找不到目標的確很麻煩,潛伏就潛伏吧,本公子對於這個還是非常擅長的。如何前往中域,你們負責,至於潛伏的事情,你們也看著辦吧,只要邪神殿總殿現身,本公子保證第一時間帶著人殺過去。哼!本公子還就不信了,三千多人仙高手,還搞不定一個小小的邪神殿。」

……

天玄雖然只是一個小世界,但是從東玄到中域還是非常遙遠的,如果依靠武者飛行,恐怕要消耗兩三個月的時間,好在這個世界上有傳送陣這種東西存在。

三天的時間,葉凡的人就出現在中域。作為一個世界的中心區域,不管是繁華,還是各種資源絕對是最好的,進入中域的第一感受就是這裡的人平均實力要強過東玄很多。進入中域之後,葉凡並未按照東神殿跟碧姬的安排行事,雖然如今彼此已經是盟友,但他不想將自己的行蹤跟命運掌握在別人的手中。

邪神殿五殿聚首的時間還有三個月的時間,葉凡並不像浪費時間,除不斷利用神母跟身邊女人製造**之晶外,他決定主動出擊。葉凡感覺既然邪神殿的人要將那位第一任殿主復活,那他就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找到邪神殿總殿所在。別人或許難以找到邪神殿總殿所在,但葉凡有**腰帶,每天三個願望,他還不信自己找不到邪神殿總殿在何方。

葉凡不想驚動任何人,雖然跟碧姬他們結成聯盟,但他從來就沒有信任過他們,他決定自己來干。既然要自己來干,就不能讓自己一直處於對方的監視中,葉凡召來尤仙,讓這個女人化身成自己。

「公子啊,奴婢的化身對於一般人或許不成問題,萬一碰到人仙可是很容易穿幫的。」

尤仙並未打包票,她手中的墮神面具只是一件仙器而已,碰到人仙這種高手,難免會讓對方察覺出來。

葉凡擺手道:「這個你根本就不用擔心,就算察覺出來了又能如何,他們根本不能將你怎麼著,本公子讓你裝扮成自己,只不過是不想讓他們知道行蹤罷了。」

既然要暫時瞞住所有人,葉凡自然不能將所有人都帶走,最多帶上什麼跟一半的鸞衛。他沒有急著上路,而是召喚腰帶器靈,讓這傢伙幫忙找到邪神殿所在方向。

第一個願望開始使用,讓葉凡意外的是,並未得到邪神在哪裡的信息。

「怎麼回事兒?」

腰帶器靈也感到異常困惑,就算要找到東西等級太高,作為器靈的它也會第一時間感到自己的能力不足,而現在根本沒有這種感覺,這就表明這個邪神殿只是一件仙器罷了。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主要是這個邪神殿並不在天玄。」

「不在天玄?」

葉凡對於這個結果很是吃驚。

腰帶器靈道:「主人的第一個願望絕對促發了,而沒有任何信息反饋回來,只能表明邪神殿目前並不在天玄。」

「天玄世界不是已經被封印了嘛,邪神殿不是每個一段時間就會出現嘛,這表明它應當一直都在天玄,怎麼可能找不到,難道是因為被某種東西個遮掩住,讓你根本找不到?」 天下第一是我爹 「絕對不可能。」

腰帶器靈的回答非常乾脆,它的這個態度讓葉凡明白,邪神殿絕對不在天玄世界,這樣一來問題就棘手了,目標不在這個世界,不管他手中掌握著怎樣的實力,都只能幹瞪眼。葉凡絕不會甘心任由邪神殿的人將那位第一任殿主復活,畢竟那可是一尊繼承了邪武的恐怖存在,就算不能回復最鼎盛時期的力量,那也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找不到邪神殿就無法奈何對方嗎?

葉凡不這麼認為,五大神殿齊聚中域的目的就是召喚邪神殿,這就表明那座邪神殿要想進入天玄世界,就必須通過五大神殿聯手召喚才行。這樣以來只要葉凡找到五大神殿用來召喚邪神殿的地方,他或許就有辦法直接找到邪神殿的具體坐標。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直接道:「能夠找到五大神殿每次用來召喚邪神殿的地方嗎?」

腰帶器靈笑道:「這個應當不是難事。」

腰帶器靈很樂意葉凡立馬就是用第二個願望,這次很快就有了結果,五大神殿召喚之地就在終於最中央邪緣城。這是一座聞名整個終於的城市,被譽為花都,是所有男人夢中的仙靈福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