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葉凡同樣冷冷的看著採蓮,他發現自己非常反感這個女人,有些自以為是,居然被一個小白臉騙得團團轉,連最基本的危險都看不到。不過葉凡現在也不想說什麼,該怎麼做自己心裡有數,至於這個女人想要做什麼也不想管。

「好了,弟子有事還要去修鍊,如果師傅沒有其他事情弟子修鍊去了。」

葉凡也不管臉色有些難看的採蓮,繼續拿劍砍木柴,對於始終瞪著自己的美女師傅似乎渾然味覺。

該死!

採蓮那個怒啊,葉凡根本沒有將她這個師傅放在眼中,這讓她恨不得動手教訓這小子一番。不過採蓮還是有理智的,她很清楚自己現在根本不是葉凡的對手,先不說對方是血巫,僅僅箭術跟劍術怕是就能夠秒殺她。

採蓮的臉色變得陰沉下來,她決不能容忍事情不在自己的控制中,她認為必須牢牢將這個不安分的徒弟控制住。

只是要做到這一點非常困難,如果葉凡只是普通的巫師,她採蓮或許有辦法擺平,但是現在彼此實力完全顛倒過來,她那些巫術怕是搞不好要反噬己身。

「蓮妹妹在想什麼,居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採蓮帶著鬱悶的心情回到自己的住處,她現在可沒有跟葉凡一行住一起,作為一個頭領,她現在其實最應當的就是跟自己的人保持好聯繫,可她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一樣。

巫嚴一身紫色巫師袍,看上去還真不是一般的俊美。

採蓮有些鬱悶的道:「就是一些煩心事,不提也罷。」

巫嚴笑道:「蓮妹妹這就不對了吧,咱們誰跟誰啊,既然有心事就應當講出來,我也好幫妹妹排憂解難。」

採蓮嘆道;「你說我是不是很失敗,采氏部落讓人滅了,而現在手下也敢給我蹬鼻子上臉,居然敢跟我唱反調。」

巫嚴冷笑道:「就算采氏部落被滅了,蓮妹妹也是一名名副其實的巫師,如果一個手下檔案冒犯你,直接幹掉就是,何必為了這事而煩惱。」

採蓮苦笑道:「要事情真是這樣好解決就好了,可惜現在我必須依靠對方,要真是翻臉,對我自己也沒有什麼好處。」

巫嚴挑眉道:「這人是誰,居然讓蓮妹妹如此難以抉擇?」

採蓮搖頭道:「還不就是如今巫狄部落傳的沸沸揚揚的那個鍛造師,就算他反對,甚至蹬鼻子上臉,我也只能委曲求全,畢竟他是我們采氏部落復興的希望。」

巫嚴驚訝的道:「我不久前聽說巫狄部落來了一個非常厲害的鑄劍大師,沒想到居然是蓮妹妹的手下。」

採蓮惱火的道:「厲害有什麼用,根本不聽我的。」

巫嚴搖頭道:「但凡有本事的人還不都是這樣,聽我們的長老說這人的鑄劍術已經堪稱神技,怕是如今整個蠻神殿附屬的部落加起來也找不出一個鑄劍術能夠相提並論的人了。蓮妹妹有這樣的人在手中可要好好珍惜了,不然讓別人挖走了,那對蓮妹妹來說損失可大了。」

採蓮臉色微微一變,她雖然知道葉凡的重要性,但是因為有師徒契約的關係,所以並不擔心會背叛自己,可她不會忘了,這個世上並不缺少厲害的巫師,他跟葉凡之間的師徒關係並不算絕對牢靠。

巫嚴一直都在留意採蓮的神情變化,對於一個頂級鍛造大師巫狄部落是絕對需要的,如果能夠得到,他們甚至不惜付出一定的代價。巫嚴雖然不是武者,但是也知道能夠打造會飛的劍,這無疑會提升武者的實力。

只要不是傻子就能找到,一口會飛的劍殺傷力會有多強,怕是巫師也要忌憚這樣的武者,如果能夠將這些的頂級鍛造師收入巫狄部落,那無疑可以極大的增強巫狄部落的實力。

看著生悶氣的採蓮,巫嚴嘴角綻起一個弧度,如果那位鍛造師真的跟她關係不好的話,這或許就是他們巫狄部落的機會。

想來對於一個鍛造師來說用之不竭的礦藏誘惑力一定非常大,總比跟著一個已經滅亡的女人更為有前途。對於挖牆腳,巫嚴到沒有什麼心理負擔,這不是說他對採蓮沒有感情,而是說在部族的利益面前,有時候男女間的私情是需要靠邊站的。

採蓮正在為蕭戰的事情苦惱,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心上人已經將主意打到她的徒弟身上。採蓮知道自己必須安撫好葉凡才行,要是他真的流露出加入巫狄部落的意向,怕是巫狄部落的頂級巫師一定樂意接觸他們之間的師徒契約。

契約的確非常重要,可也並不像想象中那樣牢靠,這個世界總歸是沒有能量的,契約這種東西還處於非常原始的狀態中,哪怕就是巫師本身,也不知道如何修改契約內容。

採蓮知道自己必須儘快安撫好葉凡才行,要是這小子真的找上巫狄部落的人,或者說巫狄部落的人找上來,對於她來說無疑就是晴天霹靂。

……

葉凡自然不知道現在巫狄部落為了他動起來了,他現在還沉浸在劈木柴上,整整半天他都在做同樣一件事情。本來這種事情是很容易感到無聊了,不管誰來怕是也扛不住。不過葉凡倒顯得非常輕鬆,這些相比當初他在試煉夢境中的修鍊實在是不值一提。

葉凡砍木可不是為了做木柴,他的目的就是練劍,將自己領悟的心得融入劍中,同時還要用劍意孕養長劍,在劍中練出劍心來。

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葉凡只能通過反覆的修鍊,不斷的積累,一步步凝練出屬於自己的劍心來。

葉凡很清楚這次練出劍心跟以前的劍心是不同的,在他認知的劍道中劍心只是一種意境,而現在的凝練劍心則是要凝練實質性的劍心,可以說現在他的修鍊要難上無數倍。

砍木是一種修鍊,葉凡並不打算將這當做是唯一的修鍊手段,鑄劍同樣是不錯的選擇,或許效果還要更好。當然了,葉凡認為兩者結合或許才是最好的選擇,一邊通過砍木積累,一邊通過鍛造升華,如此交替反覆能起到最好的促進。 一連數天葉凡都在修鍊,期間巫狄部落那位負責鍛造的長老找過幾次葉凡,一番商量決定集市安排一處作坊,專門給他充作鍛造之用。hp:

葉凡自然清楚巫青的打算,雖說是幫他修鍊,但還不是想要讓他幫忙打造兵器裝備。這種事情大家心知肚明,葉凡沒有決絕這個提議,這不僅僅是想要修鍊,他還是想給自己買一個保險,起碼將來真發生什麼事情,巫狄部落的人會做出更有利他的選擇。

屬於自己的鍛造作坊搭建而成,葉凡索性就從臨時居所搬出來,他會做出這個決定是有自己考量的,如果他將鍛造修鍊之地定在臨時居所,一定會將巫狄部落的目光吸引過來,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情,對於蠻靈部落的武士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大哥,你真是厲害啊,才來多久,居然就讓巫狄部落的奉為上賓。」

陳羽非常興奮,出生於蠻靈部落,他件事最強悍的就是屠靈部落,當初僅僅因為對方侵略,這才有他們的舉族搬遷。如今巫狄部落的實力圓圓超過屠靈部落,僅僅骨境武士就有好幾個,更別說數十位覺醒武士,這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你不要高興太早,咱們怎麼說都算是得罪了蠻神殿,搞不好哪一天就要被追殺了。」

葉凡神色淡然,對於巫狄部落的青睞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小弟自然知道,不過能夠得到巫狄部落的重視不是很好嘛,起碼一點咱們一定能夠過得更好。」

陳羽可沒有葉凡心思那麼複雜,對於現在逃難的生活沒有任何不滿,這或許是因為一路上來都有葉凡保駕護航,他並未真正經歷過危險,在心中始終認為有大個在,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大師!」

「大師早!」

……

葉凡剛剛領著幾個屠靈部落武士進入集市,不斷有武士打招呼,他的名氣看來真的已經傳開,巫狄部落很多武士都知道他的大名了。

葉凡來到巫青安排好的鍛造作坊,這裡地理位置還是非常不錯的,絕對是人流密集的地方。葉凡剛剛走進作坊,就有不少武士圍上來,他們的面對都很簡單,那就是想要讓他打造兵器。

「你們也別爭,今天我有很多事情要準備,可不會給任何人打造裝備,如果真的需要就明天來吧。」

葉凡本來不想搭理這些武士的,不過看著人越聚越多,沒辦法只能出面。有了葉凡的保證原本不想走的武士開始散開,鍛造師在原始部落中地位可是很高的,大家都是武者,想要更好的兵器,自然不願意得罪鍛造師。

葉凡開始準備鍛造作坊,他一邊指揮著幾個蠻靈部落的武士忙碌,一邊看著陳羽道:「你小子這段時間就跟我們學習鑄劍吧,如果你能夠成為一名出色的鑄劍師,獲悉也能夠獲得我這樣的地位。」

「大哥,我真的能行嗎?」

陳羽很是意動,他知道自己的事情,武道上的天賦雖然有,但是絕不算拔尖,對於成為覺醒武士沒有多大的信心,現在看來學習鍛造術或許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

「相信自己,盡最大的努力,一定能行。」

葉凡也不知道陳羽行不行,不過他只能說出安慰性的話來,對於這個弟弟他也算是了解了,沒有太大的上進**,似乎能夠混個溫飽就不錯了。

一個鍛造作坊自然簡單,原料都有巫狄部落,可以說葉凡能將所有工作最簡單化,甚至他什麼都不用干巫狄部落一定很樂意幫忙解決。不過葉凡沒有這樣做,而是老實的做著準備工作,原料跟一般的工具不需要他操心,他真正需要的是適合自己的大鎚。

葉凡不需要弄出數柄大鎚,僅僅一件就足夠他使用了,在他看來一名最頂尖的鑄造師就算是拿著大鎚也能夠鍛造出繡花針來。

巫狄部落自然不會放過派來族人學習的機會,兩名一看就是鍛造師的青年出現,他們體型都異常健碩,尤其是一雙胳膊,發達的肌肉預示著他們強大的臂力。

兩名青年都是巫青的弟子,作為長老還是可以方便自己徒弟的,這種好事自然第一個想到自己人。兩名青年都不是那種喜歡多花的人,基本上葉凡讓他們幹什麼就幹什麼,絕不會打任何馬虎眼,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看都看不到他們的傲氣。

兩名青年自然不是來充當葉凡徒弟的,他們的目的就是打下手,這算是一種默認,大家心照不尋,兩名青年就是來偷師的。對於這一點陳羽這幾個蠻靈部落的武士根本沒有意識到,他們基本上也是葉凡吩咐什麼,就做什麼。

葉凡不由搖頭,蠻靈部落的人都很樸實,非常方便他掌控,可一旦發生什麼突發事件,如果他不在一旁,怕是會夠嗆。

有人在一旁偷師並沒有讓葉凡畏手畏腳,他還是先一步打造出自己需要的大鎚來。全新領悟的鍛造術被葉凡湧出來由於不是劍,他自然不用拿來修鍊,因為要打造出自己需要的大鎚,所以耗時比較久。

葉凡是一大早進入集市的,大半天忙碌,準備工作算是差不多了,為了能夠方便自己鍛造跟修鍊,他讓陳羽在集市附近找了一處方便練劍的地方。

「大哥,那個女人來了。」

就在葉凡收拾行囊,打算去巫狄部落準備的臨時住處時,陳羽沖他努努嘴。

葉凡的眉頭一皺,跟採蓮一道的還有那個巫嚴,看兩人有說有笑的樣子,他心中直搖頭。

「小葉,嚴公子想要打造一柄劍,這個忙你可一定要幫。」

採蓮臉上掛著笑,還沒有走進作坊就已經開口,在外人面前她沒有成葉凡做徒弟,這是雙方約定好的,畢竟一個血巫還是可以當做是底牌來用。不過看兩人親密無間的樣子,葉凡必須懷疑美人兒師傅什麼時候會將他給了。

「今天不打造兵器,明天吧。」

葉凡神情淡然,根本沒有給採蓮面子。

採蓮臉色微微一變,不悅道:「嚴公子大老遠來,小葉啊,你這樣子就不對了。」

葉凡哼道:「那也得明天。」

採蓮很是惱火,葉凡最近老跟她作對,這讓她感覺是不是要展現自己做師父的威嚴來,要不然這個徒弟會越來越不將自己放在眼中。

「大師看來打算收工了,明天就明天吧,這一點本公子還是等得起的。」

巫嚴臉上掛著微微之笑,他注意到了葉凡似乎對採蓮有了不滿,這是好現象,只要有不滿就表明有機可趁。雖然依靠征服採蓮同樣可以讓葉凡為巫狄部落所用,但是哪有比直接投靠更好的選擇。

「哼!」

採蓮不滿的哼了一聲。

「明天就明天吧,我希望你要好好完成這個任務。」

「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葉凡直接將手中的工具一扔,將一旁的劍別再腰間,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作坊。

真是太過分了!

採蓮怒目而視,要不是巫嚴就在一旁,她一定要怒叱葉凡的欺師滅祖。

陳羽有些幸災樂禍,他老早就看採蓮不順眼了,這女人不就成了大哥的師傅而已,還真當自己是長輩了,大呼小叫的,就算是巫師又能如何,大哥同樣是巫師,而且好像還是更強的血巫。

當然了,陳羽雖然幸災樂禍,但是他不會表露出來,甚至就連一下停留都沒有,直接追上葉凡消失不見。

「真是太氣人了!」

採蓮勃然大怒,怒視著葉凡消失的方向,這回可是當著巫嚴的面,這混蛋居然如此不給面子,等回去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頓才行。

「蓮兒妹妹用不著生氣,但凡有本事大人脾氣臭一點很正常,咱們作為上位者就應當學會去包容,只有如此才能夠讓他們乖乖為我們命。」

巫嚴一臉的安慰之色,不過他的心中念頭卻是活絡起來,現在怎麼看都是葉凡跟採蓮關係非常緊張,他們巫狄部落有很大的幾率將這位鑄劍大師挖過來。

「不行,這回我一定不能忍!」

採蓮很生氣,她認為這回在巫嚴大哥面前徹底失了面子,如果不狠狠將葉凡教訓一頓的話。

「你現在情況特殊,正需要這樣的人輔佐,真鬧翻了對你可沒有好處。」

巫嚴嘴上雖然繼續勸說,但是嘴角卻綻起笑來,採蓮跟葉凡鬧矛盾,這就是他的機會,一個頂級鍛造師有時候要比一個巫師還好用。

「巫大哥不用擔心,我有辦法制這傢伙,今夜過後,我看他還如何跟我唱反調。」

採蓮眼中閃爍著冷芒,她一直不想用這種極端的手段,可葉凡卻咄咄逼人,她覺得自己是該展現自己冷酷一面的時候了。

「蓮妹妹有什麼辦法?」

巫嚴一臉的好奇。

採蓮笑道:「這個就恕蓮兒暫時保密了。」

巫嚴皺眉道:「難道蓮兒就連巫大哥都不相信嗎?」

採蓮急忙道:「不是不相信了,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那什麼時候才是時候?」

「這個嘛……當然是……」

支吾間,採蓮俏臉一紅。

巫嚴瞬間嘴角綻起似笑非笑之色。

hp:.. 葉凡回到臨時據所,這個地方是他第一次來,屋子早已收拾好了,這倒不是巫青安排的人,而是陳盈跟葉玉,作為他的女人自然要選擇跟他在一起。

原始部落的女人差不多都是附庸,家務事基本上都是由她們承當,這是一種常態,男人就是一個家的支柱,他們需要肩負起整個家,而女人自然要將他身後的事情處理好。

現在時間還算是早的,葉凡放下工具,拿著自己的劍就進入木屋後邊的樹林開始練劍,對於修鍊他有著自己的習慣,每天堅持不懈,直到自己真正練成的那一刻。葉凡很清楚,自己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積累,只有當積累達到一定程度,他才能夠凝聚出劍之心。

葉凡很期待那一刻的到來,只要自己凝聚出劍之心,劍或許就能夠活過來,那時一口能夠自由在天空飛翔的寶劍,或許還能夠讓他自己御劍飛行。

只要想到自己踏劍而行,葉凡就忍不住激動,在這樣一個沒有力量的世界中飛行,一定是所有武者的夢想,而他能夠實現就能證明其實沒有力量,武者還是可以做到那些擁有力量的武者所能做到的一切。

葉凡幹勁十足,直到天色逐漸暗下來才走出樹林。

「你總算回來了,為師找你正好有事。」

採蓮冷冷的看著葉凡。

葉凡神色淡然,「師傅優勢直說就是。」

採蓮冷哼道:「白天的時候你為何拒絕我的要求。」

葉凡淡然道:「今天是作坊準備的日子,我不打算鑄劍。」

採蓮惱火的哼道:「我是你師傅,既然我讓你做,那你就要做,這是起碼但是尊師重道。」

葉凡聳肩道:「如果師傅讓我做一名巫師該做的事情,弟子絕不會拒絕,但是很可惜鍛造術跟師傅沒有關係,弟子該怎麼做不用經過師傅同意。」

採蓮怒道:「這是你跟師傅說話的態度,你知不知道我已經任你很久了!?」

葉凡淡然道:「既然師傅不滿意弟子,大可將弟子逐出師門,這樣師傅就不用繼續容忍弟子了。」

「哼!」

採蓮臉色陰沉道:「這就是你的目的嗎?是不是覺得自己巫術已經遠超我這個師傅,你感覺翅膀硬了,可以為所欲為?」

葉凡看著一臉怒氣的採蓮嘆道:「師傅應當清楚一切都是為了什麼,現在我們的處境一點都不好,最明智的選擇就是離開巫狄部落。」

採蓮冷哼一聲,她怒聲道:「我再說一次,我們會留在巫狄部落,哪也不去。」

葉凡冷哼道:「師傅需要考慮自己的事情,而弟子也要考慮所有族人,一千多人跟著,弟子需要將他們活著帶離原始古林。」

「我不管你想要做什麼,也不會去管你族人的死活,你是我的徒弟,那一切就要聽我的。」

採蓮嘴角忽的綻起一抹冷笑,扔下這句,她直接走出屋子。

葉凡的眼睛眯起來,採蓮剛剛的話不僅僅是威脅那麼簡單了,她一定會有實際行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