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葉凡自然了解震之道,他甚至還要比眼前的美女師姐更為了解。

狐芷笑道:「震古爍今體除了震之力外,還擁有大小自如的能力,只要全力催動身體,師弟定會發現自己的肉身絕對可以如同山嶽一樣,那時候爆發出來的力量將是現在的十倍以上。而這個大小自如的能力除了讓肉身自如變化外,還能讓師弟的寶貝擁有不一樣的變化之能,很玄妙哦。」

葉凡嘴角忍不住抽搐起來,美女師姐還真是百無禁忌啊,這話說得多直接,多自然啊,好在他不是那種喜歡口花花的男人,這時候自然不會介面去調戲美女師姐。

「力量、重量、防禦、變化的神通這些都是震古爍今之體的特色,能夠讓擁有這種體質的人變得非常恐怖。不過震古爍今之體還有另一種用處?」

「什麼用處?」

葉凡不由好奇了。

狐芷抿嘴笑道:「震古爍今之體是唯一一種不怕採補的體質。根據宗門典籍記載,但凡跟擁有震古爍今之體的男人雙修,不僅可以提升數倍的修鍊速度,還能藉助那種天然震蕩鑄煉肉身。」

葉凡驚訝的道:「可以提升修鍊速度?」

狐芷點頭道:「典籍上是這樣記載的,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師弟不信,到可以找門中的師姐或師妹試一試,保證沒有哪個能夠拒絕師弟的邀請。」

葉凡挑眉道:「這麼說來師姐也不會拒絕了?」

狐芷腰肢一扭,直接欺近葉凡,直到胸部快要壓到他的胸膛上才止步道:「師傅讓我來指點師弟,自然希望能全方位的指點師弟。」

葉凡嘿嘿笑道:「師姐這個犧牲是不是太大了點?」

狐芷嘴角綻笑道:「師弟知道這是誰的住處嗎?」

葉凡挑眉道:「不會是師姐的吧?」

狐芷打了一個響指,笑道:「答對了,這是本師姐的寢室。如今讓師弟住進來,那就是同意跟師弟同居,在宗門內這可是證實宣布結成夫妻伴侶哦,師弟要是拒絕了,師姐可會恨你的。」

葉凡摸著鼻子道:「這個速度是不是太快了一點?」

狐芷含笑道:「師弟如果覺得進度太快,可以慢慢了解本師姐。不過現在師姐需要將震魔訣傳授給師弟,這是宗門費盡千辛萬苦得到的魔決,師弟待會可要好好修鍊才是。」

葉凡挑眉道:「《震魔訣》可是震古爍今之體的配套魔訣?」

狐芷道:「這是自然。好了,現在開始修鍊吧,這個《震魔訣》可不簡單,修鍊的過程需要有女人配合才行。」

「怎麼配合?」

「師弟可曾跟女人為繁衍後代努力過?」

「呃……這到有過。」

「這就好,師弟既然有過經驗,那師姐就不用給你講解具體的技術動作了。修鍊《震魔訣》其實很簡單的,早中晚,一天三次修鍊,師弟只需要在本師姐的身上多多努力,成果一定超乎想象。」

狐芷一本正經的說,似乎真的是在討論修鍊,跟繁衍後代沒什麼關係。

美麗的師姐一本正經的要求,葉凡發現自己真的很難拒絕她的幫助。看著美麗的師姐,早中晚三次修鍊,葉凡知道自己一定很有動力,更不會拒絕這樣的修鍊方式。

……

葉凡眨了眨眼睛,他發現自己居然離開了天賦秘境,直接回到了現實中發生這種事情到沒有什麼好奇怪的,葉凡也早就適應了,這一定是他在天賦秘境中待的時間過多,到了該從試煉夢境退出來的時候。

這次進入天賦秘境是收穫非常大的,僅僅一個震古爍今就足夠讓葉凡實力大漲。先不用去說什麼特殊能力,僅僅震古爍今帶來的力量跟肉身強度,對葉凡來說這就是一件大殺器,他能夠輕易將仙武一群轟死。

想到當初龍殿主動用仙主的力量都沒有將自己提起來,葉凡就知道現在自己這具肉身到底有多變態,或許站著不動,他認為別人用仙器也不一定能夠打傷,如此變態的防禦力,簡直太給力了。

葉凡現在很想找人嘗試一下,看看自己的震古爍今之體到底有多變態,左右看看,他真的很想找人去試試,不過很可惜,如今根本沒有這個機會,所以他只能想辦法儘快殺到邪龍族去。

「夫君,我們都獲得了自己的天賦能力!」

邪雨瑤跟葉玉興奮的走進來,她們顯然早就獲得了自己的天賦能力,作為第一次進入天賦秘境的人就有這樣的有待,所以葉凡並不覺得奇怪。

「你們都有什麼天賦能力?」

「露兒獲得了煉劍的天賦,很厲害的!」

露兒如今已經可以走路了,這小丫頭咬著手指,一臉很可愛的看著葉凡。

「煉劍?」

葉凡眨眼,他想不明白這是什麼天賦。

露兒歪著頭,很萌的道:「露兒也不知道是什麼,只是有一個聲音告訴露兒,很厲害。」

葉凡知道是什麼跟露兒說的,既然傳承之塔說很厲害,那麼這個煉劍天賦肯定非常厲害了。其實從字面上來解釋的話可以理解為應當就是煉化劍的意思,想到這裡,葉凡不由拿出一口劍給葉露。

「你能將劍煉化嗎?」

露兒如今已經在修鍊了,不過年齡畢竟小,實力非常微弱,或許就連最基本的實力都面前。葉凡給的劍對於露兒來說非常大,比她人還要高了,所以她只能將劍抱住,煉劍自然不動了,所以她很萌的看著葉凡道:「爹爹,露兒如何做啊。」

葉凡也發現讓一個三歲多的小女孩明白什麼是煉劍天賦的確強人所難了,所以他想了想之後道:「你抱著劍,用心去想,就像我能讓劍變小,能夠像爹爹這樣玩。」

葉凡很快示範,他手中的飛劍變大變小,然後在手掌上飛旋,只看得露兒雙目放光,不斷拍手,顯然這樣玩耍飛劍讓她感覺非常有意思。

很快葉露看著自己手中的劍,她非常努力的想,不過顯然效果不假,她又看向葉凡手掌中的飛劍,然後又繼續抵著懷中的劍,如此反覆很多次,這丫頭臉上的表情越來越萌,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麼,嘴角竟然綻起一個笑意的弧度。

葉凡微微一笑,他發現不能指望一個三歲的小女孩能夠一下子明白自己的天賦能力,是什麼,還是讓她滿滿的領悟吧,或許哪一天突然間就發現了。生活總是充滿驚喜,雲飛暗相信葉露一定會給他帶來驚喜,不過這個驚喜沒有必要讓他來得這麼早。

「你們兩個又是什麼天賦能力?」

葉玉很不要意思道:「我的天賦叫做勝利之眼,可我感覺這個能力好像沒什麼用,早知如此,還不如將機會留給姐姐了。」

「勝利之眼?」

葉凡再度疑惑起來,勝利之眼意喻著勝利,難道看敵人一眼就能夠獲得勝利?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

葉玉直嘆氣,她感覺這個勝利之眼沒什麼大用處,這讓她很是嘆氣。

「那你了?」

邪雨瑤也是苦笑道:「我的叫做共振,具體的是什麼不是很清楚。」

葉凡到了這裡不由嘆氣,邪雨瑤跟葉玉的天賦能力看上去都一般的天賦能力不同,或許這是免費的天賦能力,因此就不會太強,所以葉凡只能期待下一回三女能夠獲得更好多機會了。

「夫君獲得了什麼天賦能力?」

兩個女人都好奇的看向葉凡,她們對於自己的機遇有些失望,不過希望能夠讓自己的男人獲得好運。

「我的天賦能力叫做震古爍今,這是很厲害的天賦能力,威力甚至還要在我的霸王卸甲之上。」

葉凡很是得意,目前來看自己的震古爍今還是非常給力的,起碼一點震之劍氣就殺傷力巨大,起碼十倍左右的劍力攻擊,足夠他橫掃同級別武者了。

「震古爍今?這是什麼天賦能力?」

「能夠比霸王卸甲強,不會又是一個類型的天賦能力吧?」

兩個女人自然清楚葉凡的霸王卸甲有多厲害,她們一擊都接不下,要是這個震古爍今更加厲害了,她們豈不是要死在他的身下?想到這裡,邪雨瑤苦笑道:「夫君,您能給力已經足夠強,怎麼還會選擇這樣的天賦能力?」

葉玉也是心有餘悸道:「夫君的霸王卸甲很變態的,雖然用時讓我很爽,但是一次就被夫君弄暈了,感覺好丟人。這個震古爍今要比霸王卸甲還厲害,玉兒將來怎麼辦啊。」

葉凡失笑道:「不用擔心,震古爍今跟霸王卸甲是不同類型的天賦技能,這個重在持久,而不會一擊就讓你們丟盔卸甲。而且這個震古爍今還能讓我大小自如變化,絕對是一等一的超級技能。」

兩個女人都是過來人,聽到也發能夠大小自如,一雙眼睛立時放光了,她們自然清楚這種變化會讓她們有什麼體驗,所以她們這時候很想拉他去試驗試驗。

「哎呀!」

就在兩女耐不住寂寞時,葉露忽然驚叫一聲。

「怎麼了?」

葉玉急忙扭頭看向自己的女兒,不過讓她驚愕莫名的就是葉露懷中的長劍消失,而在她的面前一口小劍歡快的震動著。

「這就……成了?」

葉玉自然知道這是飛劍,她只是想不到才三歲多的女兒居然就能夠煉化自己的劍了,而她這麼久居然什麼也做不到。

「飛啊!飛啊!」

葉露很是開心,不斷拍手,很是雀躍。

葉凡看著操控自如的葉露不由很是驚訝,這個煉劍似乎要比那個融兵煉體更加厲害啊,一個三歲多的少女居然可以將一口骨境的長劍煉化,要是她能夠融合,豈不是說瞬間可以達到骨境?

看著一臉興奮的葉露,葉凡臉上不由露出了笑容,他感覺這個天賦能力似乎遠不止於此,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更好了,他希望自己身邊的人越來越厲害,跟著自己一道進步。

大家都很興奮,現在又是天色剛剛亮,葉凡自然不可能拉兩個女人去聯繫震古爍今的特殊能力,尤其邊上的葉露玩得很開心,所以他決定提前上路。葉凡已經有自己的打算了,他最終目的自然就是為了找到傳承之塔,而要做到這一點他就不能留在這塊大陸上,需要去其它地方走一走看一看。

我的婆婆世最可 要離開這塊大陸的事情倒是不急,葉凡可以先將邪龍族幹掉。有了想法,葉凡自然需要將一切付諸行動,在他進入天賦秘境的時候十九位女神倒也沒有閑著,她們想辦法讓更多的人成為兵系神族,就算是那些已經成為劍族的人也會將融兵煉體的能力授予,如此一來當葉凡再度檢驗隊伍的時候發現所有劍族都可以御劍飛行了。

能夠成為劍族的都是自然都是經過葉凡煉製的,他們都是純粹的劍客了,如今能夠御劍飛行,整支隊伍的實力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主人覺得還滿意嘛?」

俏妍笑得有些矜持。

葉凡挑眉,一把將俏妍摟入懷中,美麗女神一旦顯得愈發的矜持跟聖潔,那幾表明她饑渴了。一般女人都是饑渴時變得熱情,而俏妍卻截然相反,不過這種截然不同的表現卻更令葉凡感到著迷,很多男人都這樣,喜歡自己的女人床下貴婦,床上盪.婦。

「你們做的非常不錯?」

俏妍低笑道:「聽聞主人進入了天賦秘境,不知道這回達到的天賦技能又是什麼?」

葉凡笑道:「我的這個天賦技能叫做震古爍今,它可以讓我肉身無雙,擁有億萬重,就算你是仙主也難以撼動我的肉身。」

俏妍驚訝的道:「仙主可要比主人現在高出一個大境界了,如此說來這個震古爍今還真是了不得的能力。」

「不僅如此了,震古爍今可以讓我化身巨人,也可以讓我變成拳頭大小的人類,是不是很神奇?」

葉凡笑得很是燦爛。

俏妍看著他的臉,有些迷醉的道:「似乎能力不止如此?」

葉凡點頭道:「能力的確不止如此,除了肉身可大可小,局部也可以做到。」

說話間葉凡一本正經之色,那樣子雖然看不出什麼,但是俏妍似乎心有靈犀一樣,她芳心一醉,身體一酥,整個依偎在他的懷中,附耳膩語道:「真有這麼神奇?」

葉凡嘿嘿笑道:「當然神奇了,更為神奇的就是跟霸王卸甲不同的是震古爍今不是一次性攻擊,它講究持久性,而且擁有非常可怕的震之力,據說可以震到靈魂身處,非常神奇。」

「主人,這次妍兒需要狠狠的獎勵,一定不要給妍兒面子哦。」

俏妍說話間已經軟弱無骨了,依偎在葉凡的懷中已經化掉了。

這是一個真正的尤物,一旦她動情了,葉凡就發現原本打算立馬上路的自己更想做的事情變了,他將俏妍抱起閃電間消失不見,顯然這是去研究震古爍今的強悍天賦。

……

邪龍族的氣氛很是凝重,上萬族人的損失這對他們來說可是很少見的,尤其這次連第三高手都隕落了,這更是讓這個那個部族震動,不少人都在驚呼,邪龍族已進入最危險的時刻,所有的族人都必須團結起來,共同對抗這次的危機。

作為邪龍族的第一人,龍廷心情很不好,他已經預感到這回邪龍族真的碰到了非常可怕的敵人,如果對方一旦殺上門來,他必須相處辦法來才行,要不然邪龍族這回算是危險了。

怎麼搞?

龍廷想到了很多事情,他的心非常不安,似乎遇到會有什麼恐怖的事情發生一樣,這次遇到的敵人超乎想象,一旦殺上門來或許就是滅頂之災降臨之時。坐以待斃不是龍廷的想法,只不過敵人實力到底如何還是未知數,他也無法最終下達命令,所以保守起見就是等待,如果火巫族真要跟邪龍族死磕到底,那麼很快就會殺上門來。

跑?

龍廷嘴角綻起冷笑,他承認火巫族非常厲害,但只要沒有仙武他自認無所畏懼。 這是一場事關生死存亡的戰爭,龍廷很清楚這一點,也許邪龍族會毀滅,但是他一定要讓火巫族付出慘重的代價。

火巫族最厲害的無疑就是火之力,這一點就算邪龍族的武力非常恐怖,在火巫族面前也沒有多少優勢。 大叔時期的危機 所以要對抗火巫族,龍廷認為邪龍族必須具備足夠多的禁魔龍武才行。

邪龍族行動起來,禁魔龍武的製造可不容易,尤其大規模製造,不過這是部落生死存亡之際,所有邪龍族巫師都開動起來,一支強大的禁魔龍武正在飛速成型,看著數量越來越多的禁魔龍武,就連龍廷也感覺這次跟火巫族的戰爭將是以他們邪龍族獲勝而告終。

大戰的到來很多時候都不會按照自己的預期,有時候它悄然而至,但爆發時會在瞬間將整個部落吞噬,一切的準備到了最後你會發現都是在無用功。

葉凡並不知道邪龍族發生了什麼,不過他對於攻陷邪龍族卻充滿非常的強的信心。如今手下有足足兩千人可以御劍飛行,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所以葉凡下達命令,大家御劍飛行,強襲邪龍族。

葉凡相信一支御空飛行而來的敵人,對於邪龍族一定會形成非常大的衝擊,那時候在將他們最強的武者眾目睽睽下幹掉,這場跟邪龍族之間的戰鬥就算是提前結束了。戰爭有時候就是這麼簡單,沒必要進行什麼攻堅戰,一步步將邪龍族滅掉。這是一個擁有強大武者的世界,所以戰爭被賦予了另類的含義。

兩千多人御劍飛行,這隊友一個不能飛行的世界是非常震撼的,所以當葉凡率領隊伍出現在邪龍族上空時,無數的邪龍族目瞪口呆,完全就是一副見了鬼一樣的。

既然能夠御空飛行,要想對付邪龍族就簡單了,完全可以非常猥瑣的讓火巫在萬里高空釋放火焰巫咒,這時候邪龍族就算擁有數千遵魂巫也只能幹瞪眼。葉凡還真就這麼幹了,他讓一部分火巫在數千米的高空釋放火系巫咒,然後帶領一千多名劍客殺向邪龍族老巢。

「夫君,朝那個方向去,我感覺我們很快就能夠獲勝!」

葉玉忽然開口,如今的她不僅有勝利之眼,還有兵火神族的融兵煉體,御劍飛行自然不在話下。這次葉凡本來是不打算讓葉玉跟著的,不過美人兒卻主動要求跟著,她說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本能的覺得跟著他能夠幫忙。

葉凡本來是打算拒絕的,不過很快他有改變主意了,他一直都非常好奇葉玉的勝利之眼到底是什麼,現在聽她這樣一說,自然就好奇起來,或許勝利之眼就是告訴人怎樣去找到勝利的方式,這就好比他的真武之眼,總能適當的時候告訴他方向在那裡。

此時聽到葉玉如此說,葉凡自然將方向調整,方向正好就是一片高大樹木遮掩的地方。葉凡御劍飛行的速度非常誇張,閃電間就消失,遠遠將其他人拋在身後,唯一能夠追上他的也就十九位美麗的女神,她們腳踩神劍甚至都不用自己操控,神劍本身就會帶著她們追上葉凡。

其次能夠追上來的就是陳盈,她報仇心切,同時又不是御劍飛行,而是駕馭翼龍。陳盈沒有去追葉凡,而是帶人去找族人的蹤影,她喜歡能夠碰到熟悉的人。

葉凡的速度超乎想象,閃電間就沖入高大的古林中,他很快看到一座隱藏著從心中的石殿,這裡或許就是邪龍族最重要的地方。

葉凡懸浮在石殿正前方,他的臉上浮現冷笑,雖然還沒有進入石殿,但是他已經感應到魂巫的存在。

「邪龍族的給本座滾出來!」

葉凡的聲音如若雷霆一樣,驟一出現那聲音非常響,不少邪龍族的武士都嚇得一屁股跌坐地上。如果只是純粹的大喝自然達不到這個效果,葉凡將自己的聲音融入了劍之力,他發現真的非常給力,聲音就跟巨大的雷霆炸響一樣,那一刻就連石殿周圍的樹都被震斷一棵。

龍廷一臉震驚的出現,他沒想到敵人居然直接殺到他的居所,不過當他從石殿走出來時,眼睛都瞪圓了。

會飛?

龍廷那一刻震斷被嚇到了,能夠飛行的武者可不是他所能招惹的,不過他很快有鎮定下來,葉凡的修為可不像什麼仙主,看上去最多也就跟他一樣,或許氣息強得有些超乎想象,絕對要好過真正遇到仙主。

「我們邪龍族跟閣下似乎沒有什麼仇怨吧?」

龍廷臉色陰沉,他極力壓下各種負面情緒,雖說讓敵人打到家門口,但如果能夠避免,他還是想要盡量避免。

「你我之間並沒有什麼仇怨,不過你跟我的女人卻有仇,所以本座只能來找你的麻煩。」

葉凡的臉色很冷,可怕的壓力從他的身體中釋放出來,那一刻不遠處的石殿立時遭受難以想象的氣場壓迫。

龍廷的臉色猛地一變,葉凡體內釋放出來的壓迫實在是太強了,就算是他也感到很是壓抑。

這傢伙怎麼這麼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