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葉塵往懷裡一伸,掏出兩個小玉瓶子。裡邊肉眼可見的有兩滴晶瑩的水珠。不過卻也並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看起來確實普普通通。

「這……」

小翠看著葉塵遞過來的這兩個小玉瓶,一時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小翠的爺爺也是連忙搖頭,表示不能接受。

「好啦,你們就別推讓了,這又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這不也省的我們再帶您去看醫生了嗎?快收著吧,送你們回家我和小嶽嶽去喝酒!」

葉塵走上前去不由分說的把那倆小瓶塞入了小翠的手中。

岳山在一旁憨憨的撓著頭。

「葉大哥真是個好人!」

只是他們都不知道,現在葉塵體內的盤古殿里,卻大罵聲連天。

「神尼瑪不是什麼珍貴東西!還有比這更珍貴的嗎?」

這是神龍寶寶痛苦的嚎叫。

「這麼不珍貴,給本王也來兩滴啊!太他么不要臉了!女媧聖水啊!這個敗家子兒,比老子都敗家!說送人就送人!」

這是小妖王的涕淚控訴!

……

是的,

葉塵一點也沒說謊。

這一滴,真的能讓小翠永葆青春,無論時光之力再怎麼厲害,也絕不會在她的臉上留下一點痕迹。這是億萬年來,無數靈丹妙藥都絕對做不到的。

這一滴,也真的能讓老爺子健康長壽,造人之聖水,延長壽命還不是和玩一樣?即使是一個凡人,老爺子也會活的無限久遠。超過無數的修鍊界大能!

這就是女媧聖水!

上可補天,下可造人!

集天地之造化!

哪怕是神,都求不來一滴!

小妖王如此人物,早就看淡一切外物,卻也對這聖水垂涎欲滴。

拿出一滴,整個修鍊界,甚至整個天地萬域,都要為之瘋狂!

它所能帶來的效果,太大了!大到不可想象!

如果被人知道,這麼兩滴冠絕億萬年歷史的超級聖水!竟然只是送給凡人,用來延壽,用來保持青春……這個人可能會瘋。

就如同現在的小妖王和神龍寶寶,兩個這樣的人物,也已經在瘋的邊緣了。

但是葉塵就是送了。

而且送的毫不猶豫。

心疼?

不存在的。

他對這些外物,更加不在意。

有的時候,情之一字,勝過所有的一切。

世人為利益而血流成河,拋棄一切。

他卻為了情,視利益為無物。

兩個凡人,為了一個認識不久的人,毅然站出來,直面葉家這樣的龐然大物!

後果誰都清楚,所以沒有任何人敢動彈哪怕一下。甚至在葉家的威壓之下頭都不敢抬。

但是這一老一小就站出來了!

為了報答岳山給他們的情。

這個世界上有多少這樣的人呢?

特別是這三年來看盡了這世間的人情冷暖,對人性,簡直太過失望。

所以葉塵送了,送的很瀟洒,沒有任何猶豫。

「好啦,走吧我們!認識你們,也是我這些年來最大的幸福了。所以你們不用謝我,倒是我該謝謝你們。」

自己心境的些微變化,葉塵感受的很清楚,所以他倒並不是客氣。

往岳山身邊靠靠,伸手想要瀟洒的摟起他的肩膀。結果……

尷尬的往上摸了摸,揉了兩把岳山的「小蠻腰」,葉塵一把摟過岳山的胳膊抱了起來。

勾什麼肩搭什麼背?這樣更舒服!

葉塵在岳山龐大的身軀上擠了擠,確實感覺還不錯。

只是這動作……就真的有點那啥了。

像個抱著自己老公的萌妹子。

這讓小翠一陣臉紅。

老爺子也是一陣咳嗦,最後別過臉去不忍直視。

岳山倒是沒啥感覺,呲牙嘿嘿笑著,一起往前走去。 一頓酒,拉近了兩個人的距離。這就是酒的魅力。

於是葉塵就多了岳山這樣一個朋友。

讓葉塵無語的是,這個大個子是真的能喝!而他只有十六歲!

比他還小!

用岳山自己的話說,他們那裡人都愛喝酒,十來歲的小孩都喝,他長得個子大,所以更能喝。

懷瑾成悅 葉塵翻翻白眼。

這叫更能喝?

簡直是無敵能喝好嗎?

葉塵酒量雖然不咋地好,但是最後可是靠著喝飲料陪著啊!

一杯飲料……一壇酒。

就這樣對干。

然後他被活生生的撐趴下了。

可是這孩子還沒啥事兒,看那臉色,只是有點點微醉。

於是人家一場酒就能成了過命兄弟的那種感覺,葉塵愣是和他喝了十來場……

不醉啊,沒有辦法。說點酒後瘋話都是奢望。

……

兩個人經常一起去城外,給小翠和爺爺送些東西。

葉塵雖然也不多錢,但是賣點符篆,還是賺一些的。

岳山竟然是個煉器師,雖然沒啥天賦,但是好歹做的武器實用。也勉強算是入門級別的煉器師吧。還入不了品級。

只是讓葉塵不太懂的是,他只擺攤,可是又不會做生意,所以導致長久的賣不出去貨……

為什麼不賣給城裡的雜貨店武器鋪之類的呢?

讓他葉塵擺攤賣符篆,那他也受不了啊。他都是直接賣給雜貨店的。

從當爺爺開始 後來葉塵又明白個道理。

原來城裡的這些店家,對他,和對一個散修素人的表現,完全是兩碼事……

即使他是個落魄少爺,即使他也算是個素人。

但是在葉家的餘蔭下,不管他去賣什麼,都是標準市價來收。

但是凡人,素人,散修,他們卻不行,除非得到四大職業協會的認證,成為一名入品級的職業者。

否則,他們賣的東西價格要低十倍不止!

這才是岳山賣不出去也只能擺攤的原因。

好在那些囤積的貨,葉塵出面,都給他賣了。

這才有了些存款。不再那般拮据。

至於小翠和爺爺,葉塵也暫時沒想要將他們搬進城裡。

他還沒有能力在葉家呼風喚雨,提供給他們足夠的保障。所以還是不打擾他們了吧。

只能多送他們些東西,讓他們過得更好一些。

在這葉家,真正的朋友葉塵一個都沒有。

除了和葉菱兒與他哥哥葉長空關係還好,其他人……沒法說。

但是葉菱兒孩子心重,天天想著怎麼玩。

葉長空又是那種說話很少的人,天天沒事兒拿修鍊當遊戲玩兒。基本不見人影。

所以葉塵在葉家,真的挺孤獨的。

現在有了岳山。他的日子好過了許多,至少不似這三年來如此黑暗。

心境也有了很大的變化。

那久久壓著他的失憶的一年歲月,漸漸地被他埋在了心底。

有些人有些事,一定要去尋找。

但是日子還要過,在自己沒有能力的時候,著急也沒用,只能讓自己墜入心魔。反而是個大壞事。

歷史上有多少人是如此墜入魔道的?

所以心魔,必須要除掉。

岳山的憨傻,樂觀。讓他的心態出奇的平靜。

因為「聖城」的開啟,七大家族會武再次延後。

葉家整個都在運轉著,忙碌這個事情。

葉塵看著遠方的天和雲,思緒漸漸靜了下來。

是時候,自己也該去聖城走一遭了。

只是不知道,那掌控著「聖城」的古老仙地,昆崙山,為何會選擇在這時開啟「聖城」?

難道是有什麼寓意不成?

可惜,之於崑崙。

更沒人知道其意圖。

這片最最古老的仙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但卻又沒人真正的了解他。

他彷彿億萬年來,都隱藏在歷史的迷霧中,讓人難以捉摸。

傳說那裡居住的,都是隱於世外的仙家人物。

但是真正知道裡邊有什麼的,很少很少……

從未有人能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進入那裡。即使你是這個世界上通天的人物!即使你代表了這個世界上最巔峰的勢力。都不行。

所以崑崙也被稱作「活著的傳說」。明明真實存在,卻如同傳說一樣看不到摸不著。

地球曾經是全宇宙的聖地,「聖城」則是代表著地球的精神世界而存在,這個地方,自古由崑崙掌握。

「聖城」重開,多少人在揣摩著崑崙的意圖?

可惜沒人敢去崑崙問個究竟。

葉塵……

閑的蛋疼才會想去昆崙山呢。

閉目冥想,開始召喚聖城的個人石碑。

那個記錄著沒個人信息的擁有很高科技含量的石碑……

每次看到這個人石碑,葉塵都忍不住吐槽。

械派啊!代表著這個世界最巔峰的科學技術!

既然那位偉大的人物在革新聖城的時候做出了這樣一項非常人性化的舉斷,加入了這既可以保留個人信息,又能觀看聖城戰鬥視頻等等功能的高科技石碑……

那為何非要弄個石碑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