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葉如妙一走,大夫人像是失了魂一樣,老夫人叫了她好幾聲都沒聽到,最後還是老夫人發火了,大夫人才反應過來。

可老夫人已經帶着何媽媽走遠了。

大夫人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院子,此時大爺還沒有回來,葉如妙不在身邊她的心思又放到大爺身上。

如此想着,大夫人帶着芙蓉準備到大爺書房去劫人,書房靜悄悄的,遠遠地看過去連點光亮都沒有,門口的也沒有人把守。

「夫人,要不您先回去歇息,等大爺回來了讓他過去一趟。」芙蓉扶著目光散漫的大夫人。

「無妨,我們去書房等是一樣的。」

說完,大夫人帶着芙蓉繼續往書房的房間走去,就在大夫人想要推開門的那一刻,裏面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還有人低呼拒絕的話。

大夫人心底一涼。

芙蓉看着大夫人臉色一變,暗呼不好。

可不等芙蓉做什麼,大夫人已經轉身離開,她急忙追了上去。

回到自己院子的大夫人,怒從心頭起怎麼也壓不下去,他們在前面去擋着太子和聖暿王,他倒好,竟然在書房內做起那種事。

大夫人越想越氣,直接去了老夫人的房裏,下人說老夫人已經睡了,回來的路上又聽到下人議論,「大爺今日又是喝的如此醉。」 ,

第370章

正好,對扭傷的效果,不在話下。

「嗯,好的。宋先生,我替她先謝謝你了。」

「沒事,就這樣。」

隨後,林洛嬌下車了。

但那時,宋三喜才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

「哎,洛嬌,阿姨回到鄉下,生了病,情緒不好,怎麼照顧自己的生活和孩子們啊?」

林洛嬌道:「哦,沒事的,我嫂子在鄉下,我哥在老家做副鄉長,能照顧的。只是」

她說著,臉紅了下,「因為我以前的事情,哥和嫂子對我都不太好。本來,我哥是要上升一級的,結果我的事情,害了他。你去了,我不知道會不會為難你啊!」

「哦,我是個不怕麻煩的人。有麻煩,解決麻煩就是了。」

他,說的雲淡風輕,又透著強大的自信。

林洛嬌是由衷的欣賞,感慨,點點頭,「好的,但願先生此行順利。再次代表我母親,謝謝先生了!」

她在車門外,對著裡面,深深的鞠了一躬。

然後,轉身離去。

宋三喜看著她,漂亮的黑色皮草背影。

身材那麼高挑,那麼出眾。

步履輕靈,又不失穩重。

他的神思,不禁有些恍惚。

暗自點頭,真是個不錯的女人。

這背影的氣質,讓他莫名的點聯想。

那時候的女強人葉小魚,不也是這樣嗎?

呵,小魚兒,你在哪裡?

宋三喜開著車,直接去找楊大禮。

飯,得一口一口吃。

事情,得一件一件去辦。

這邊,林洛嬌上樓。

在助理辦公室,把葯給了顧芸夢,交代了一番。

顧芸夢一聽是宋三喜弄的葯,還有點激動。

只不過,她還說:「林總啊,有這麼神奇的葯嗎?」

林洛嬌認真道:「宋先生本就是個神奇的人,難道不是嗎?」

顧芸夢想想有些事,臉上微微一紅,默默的點了點頭。

當下,還服了半粒葯。

這一上午,坐在辦公位上,做著事情,她忍不住想起很多。

現在的宋三喜啊,真是能了。

帥氣,脾氣好,冷幽默,會煮咖啡,還會搞錢,現在這還能做葯了?

唉,那可是當年我顧芸夢看上的男生啊!

可惜現在,還有機會嗎?

不知不覺,臨近中午的時候。

她感覺到扭傷處,似乎有點微癢。

又有些舒適。

動了動腳,咦?

這麼神奇嗎?

似乎不那麼痛了,活動能力也強了點。

想起宋三喜,不禁低聲自言道:「宋三喜啊宋三喜,你要是我的男人,多好啊!」

不曾想,一抬頭,林洛嬌站在那裡,皺著眉頭,看著她 破五的清晨,天氣陰沉沉的,婉妍縮在被子裡面賴床,由於昨日康熙按規矩,歇在了翎坤宮,她便讓嬤嬤把哈豐啊呆過來了,母子二人睡在一起。

康熙在外面暖了身子,才掀開門帘走進來,他靠近床邊,瞧著母子二人的睡顏,那些疲憊和煩躁都拋棄到腦後。

「婉妍….」康熙溫柔的叫著婉妍起身。

婉妍伸了伸懶腰,小臉皺巴在一起了:「阿諢,我….好睏,什麼時候了?」

她腦筋還不清醒,就囔囔的嘀咕起來了。

「已經寅時三刻,婉妍,若是不起來梳妝打扮,就沒有時間用早膳了。」康熙俯身靠在她的耳邊說道。

他低沉的嗓音傳入她耳中,她瞬間就清醒了,瞪大了杏眸瞧著康熙。

「阿諢,你昨日不是在翎坤宮歇著嗎?」婉妍家如果您要的問道,「難道,皇後娘娘一直沒有給你的飯吃嗎?」

「臭丫頭的,你瞎說什麼呢!」康熙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說道,「只是不想在那邊用早膳,我一會去養心殿,你要自己去翎坤宮。」

「好。」婉妍悄悄的起身:「阿諢,我今日把哈豐啊留在承乾宮,你可要幫我注意些呢。」

「大嬤嬤和張德勝都在承乾宮,再讓圖裡琛看著。」康熙早早的準備妥當。

婉妍悄悄的起身,大嬤嬤走了過來,坐在床邊的圓凳上,守著哈豐啊。

「你先換上寶藍色的那身禮服,記住了,今日要帶著滿鈿的頭面。」康熙再三的交代起來。

過年前,康熙就特旨命令內造給婉妍打造滿鈿,滿鈿上面的珠寶、翠石等都是從康熙的私庫裡面拿出來的,成色要比國庫的更好呢。

梳妝完畢,婉妍瞧著銅鏡內的自己,不得不承認,人靠衣裝。

她攙扶著玳瑁往飯廳走著,特意換上了千層底兒,芍藥拿著她的花盆底兒隨著她走出內寢。

哈豐啊還在熟睡,若是踩著花盆底兒出來,大概要把自家的兒子給吵醒了。

「阿諢,今天可是要吃餑餑的,回門歸來時,阿瑪特意讓人給了我香椿呢!」康熙很喜歡用香椿,往年佟家的香椿樹,近一般都是送入宮內的。

真的?

康熙的眼神亮晶晶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表現出自己的心情極好。

「等等要面對蒙古福晉們了,可是緊張了?」康熙邊用膳,邊不放心的問著。

「阿諢,食不言寢不語!」婉妍暗戳戳的嘀咕一句。

往日,她有事兒詢問康熙時,他都是這一句話,風水輪流轉,到了她來說此話的時候了。

噗嗤!

康熙樂呵道:「臭丫頭,現在還記仇呢。」

婉妍繼續吃著,根本不理會康熙說話,瞧著面前的蝦餃,到附和了她今日的胃口。

康熙瞧著她用了不少,暗自記在了心理。

「李德全,一會去膳房,賞給做蝦餃的御廚一百兩的金子。」康熙每次都在為婉妍用膳發愁的,今日,她用的到不錯。

「阿諢,又賞賜,你就不賞賜我嗎?」婉妍諂媚的一笑。

「零花錢不夠了?」康熙努力想想,好似記得婉妍提過這三個字。

「不夠,今年過來多了好多人,我的紅包是一個個的賞了出去,根本沒有那幾個呢。」婉妍抱怨起來。

「你今日好好表現,阿諢就給你個大紅包。」康熙瞧著婉妍說道。

「阿諢,這個可是你說的。」婉妍眨巴杏眸說道。

康熙頷首:「用了早膳,乖乖的去翎坤宮,等回來時,就能瞧見大紅包了。」

早膳后,婉妍坐著金黃色的暖轎去翎坤宮,康熙坐在承乾宮書房的椅子上,透著窗戶瞧著外面陰沉的天氣,心忽然懸起來,他總覺得有事兒要發生呢。

進入翎坤宮,婉妍的暖轎落下,她踩著花盆底兒,由蘇嬤嬤攙扶著下轎,提前抵達的官眷們,跪在院落的兩側,恭敬的請安。

「起磕!」婉妍沖著玳瑁揮揮手,玳瑁代為命令道。

婉妍徑直走進了殿內,廖嬤嬤站在了大殿的門口,在給婉妍請安。

「貴主兒,主子剛用了早膳,在給小阿哥換上過年的襁褓,您先略微坐一下。」廖嬤嬤對我晚宴說話很是客氣。

婉妍頷首:「嬤嬤辛苦了。」

蘇嬤嬤給廖嬤嬤遞過去了一個紅包:「這幾日過年,嬤嬤拿著紅包吃杯茶。」

廖嬤嬤沖著婉妍行禮謝恩:「嬤嬤快去伺候娘娘吧,我在這裡候著便是了。」

明面上,婉妍的規矩絕對不會錯的,廖嬤嬤對此很是放心。

稍晚,皇後用了早膳,抱著小阿哥從飯廳走了進來,兩位貴妃都已經抵達了,鈕祜祿貴妃對婉妍眨眨眼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