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葉洋洋也是第一次來,但是她對住處要求比較簡單,所以並不覺得怎麼樣。

楊心怡,也是震驚不少。

雖然她也很有錢,但是花幾千萬買這麼豪華的別墅,她還是有不捨得。

「感覺怎麼樣?」葉遠東問葉雄。

葉雄打量了一下四周,了頭,感覺還滿意。

「房產落戶在你跟心怡名上,以後這就是你們倆的同共財產。」葉遠東笑道。

「共同財產?」楊心怡嚇了一跳。

她突然想起,早陣子葉遠東問她借身份證辦事,原來是辦這過戶手續。

「你明天搬過來住吧,吃了那麼久軟飯,現在我總算揚眉吐氣了。」葉雄笑著對楊心怡。

「得瑟。」楊心怡白了他一眼。

第二天,葉雄叫了搬家公司,將楊心怡的東西搬回新別墅。

忙活了足足一天,總算把東西全部搬好了。

總裁的騙婚小新娘 晚上,當兩人回到房間的時候,葉雄頓時激動起來。

今晚,終於可以跟親愛的老婆共渡良**,水火交融了。

葉雄早早洗完澡,躺到床上,等候楊心怡。

半個時之後,楊心怡從浴室里出來,頭髮濕淥淥,站在梳裝台邊吹頭。

她只穿著薄薄的連體睡衣,鬆鬆垮垮,處處泄露春光。

無論從揚起的衣袖,還是從低下的領口,都能看到睡裙裡面的春色。

「老婆,我來幫你吹頭髮。」

葉雄從床上跳下來,殷勤地走到楊心怡身邊,奪過電風筒,幫她吹起頭來。

楊心怡坐在椅子上,閉著眼睛,享受著他的服務。

吹了半會,頭髮幹得差不多了,葉雄將電風筒放下來,雙手握住她的肩膀,輕輕地揉捏起來。

熟悉的手法,恰到好處的力量,對穴道的精準拿捏,讓楊心怡舒服得輕輕地呻吟起來。

還有什麼,比按摩更能讓女人動情的呢?

葉雄由她的肩膀往背上按去,十指在她背上各根脅骨之間動著,時而輕柔,時而用力,陣陣的舒服感,讓楊心怡全身都軟了下來。

「把我抱到床上,再幫我按一下。」楊心怡嬌聲道。

「好咧!

葉雄整個人把她從椅子上抱起來,放到床上,十指更加賣力地按摩起來。

奇妙手法,讓楊心怡舒服得一陣陣尖叫,聲音一浪高過一浪。

葉雄本來就壓了好久的慾火,被她這一叫,全部激發出來。

他突然翻身,整個人壓在楊心怡身上。

性福生活,終於要來臨了。 「你幹嘛?」

楊心怡用手著他的胸口,不讓他壓下來。

「夫妻倆在床上,男上女下,你能幹嘛?」葉雄淫.笑著。

「我不喜歡,下來。」楊心怡命令。

「你沒試過,怎麼知道不喜歡,我一定會讓你欲死欲仙的。」葉雄嘿嘿直笑。

「我怎麼感覺你現在這模樣,那麼像電影中那些強姦犯啊?」楊心怡看著他的奸笑的臉,罵道。

「老婆,都到這份上了,你還不從了我?」葉雄苦著臉。

「不安便,來那個了。」楊心怡回道。

葉雄像坐飛機失事一樣,心情嘩嘩地往下掉?

有這麼巧?

他飛快地伸手一探。

「幹什麼,快下來。」楊心怡怒了。

她沒想到葉雄會無恥到用手試探,那可是身體她最隱秘的部位啊,頓時羞得滿臉通紅。

她突然飛起一腳,直接將葉雄踹下床。

「好你個楊心怡,明明沒來大姨媽,居然敢騙我,信不信我霸王硬上弓?」葉雄從床上跳起來,裝成一副惡狠的模樣。

「你可以試試。」楊心怡用比天池還要寒的雙眸盯著他。

頓時,葉雄就沒了脾氣。

自從上次喝醉酒,要了老婆第一次之後,葉雄老是惦記著,做夢都想跟老婆好好愛一次,把上次一口吞下去的人蔘果,細細品嘗一番。

沒想到,到了這份上,楊心怡還不肯從。

「老婆,這長夜漫漫的,不找事情做,怎麼熬到天亮。」葉雄。

「想碰我,跟我去登記,否則的話,甭想碰我。」楊心怡再次聲明。

「好吧,我明天跟你去登記,行了吧!」

葉雄答應他,然後爬了下去。

「登記之後才能碰,明天晚上給你,到做到。」楊心怡道。

葉雄的心,瞬間就降到了谷底,看來今晚吃不成人蔘果了。

「老婆,我憋得難受,要不你幫幫我。」

「怎麼幫?」

「女人讓男人快活,有很多種方法的,比如……」

葉雄目光落到她細長滑嫩的手上。

「又比如……」

葉雄目光落到她粉紅圓潤的櫻桃嘴上。

楊心怡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過來了,頓時噁心死了,飛起來一腳,再次將他踹到床下。

「今晚罰你睡地上,敢爬上床,老娘三更半夜將你卡擦了。」楊心怡怒氣沖沖地道。

唉!

老婆這種性格像冰山一樣,傳統得要命,什麼時候才能調教成王舒那樣,在床上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呢?

調教道路,任重道遠啊!

吃不了人慘果,葉雄乖乖找翻出一張被子,鋪到地上,睡了起來。

第二天一早,五人下樓吃早餐。

「阿軍啊,你現在好了,我就放心了,京城那邊有很多事情壓著,要我回去處理,洋洋也要回學校上學了,我們訂了今天下午的飛機。」吃完早餐之後,葉遠東道。

「叫我葉雄吧,大家都習慣叫我這個名字。」葉雄道。

以前他叫葉軍,但是離開組織,回江南市之後,他重新辦了身份證跟戶口本,已經習慣了這個名字。

「好吧,阿雄。」葉遠東有些失落。

他以為葉雄不喜歡他叫以前的名字,是因為心裡還怪他。

史上最強醫婿 「吃完早餐,我送你們去省城機場。」葉雄道。

「讓司機送我們就行了。」葉遠東連忙道。

他臉上的不快一掃而空,從這裡到省城,開車回來要六七個時,葉雄能親自送他,還有什麼比這更能表達他的心。

吃完早餐之後,葉雄開著楊心怡那輛八百多萬的跑車,將葉遠東跟洋洋送去機場。

上飛機的時候,洋洋哭得鼻子,抱著他不想走,在葉雄答應一有空就去京城探望她,好歹,終於把她哄上了飛機。

回到江南市的路上,葉雄接到楊心怡的電話。

「今天下午去登記,怎麼樣?」楊心怡在電話那邊問道。

不提還好,一提葉雄就生氣。

「沒時間。」他氣呼呼地。

「難道你今天晚上,還想睡地板?」楊心怡得意地道。

「啪啪是高尚的,是靈肉合一的,是感情的完美升華,不是交易。」葉雄一本正經,正氣凜然地道:「你想用結婚來做交易,污辱這種人類最高尚的行動,我是不絕對不會妥協的。」

聽他這番話,楊心怡是徹底服了。

這世界上,還有比這更沒節操的男人嗎?

不跟自己結婚,就想跟自己干夫妻之間的事情,他還得那麼冠冕堂皇,是誰給他那麼厚的臉皮?

「就你這嘴巴,正也被你成邪,污的也被你成白。」楊心怡可不是傻子,馬上想到了反擊的話:「偉人,不以婚姻為目的戀愛,都是耍流氓。你這種不以結婚為目的啪啪,就是禽獸行動。反正一句話,不跟我登記,別想上本姐的床。」

「切,不知道有多少美女的床,等著本帥哥躺上去呢!」葉雄反擊。

「你……下流,人渣。」楊心怡怒氣沖沖地掛了電話。

葉雄把手機關掉,吹著口哨,得意地道:「讓老子一柱挈天一整夜,遲早有一天,老子一年都不耕你這水田,讓你長滿野草……」

回到江南市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了。

葉雄沒啥事做,開車去醫院探望華姐。

華姐的傷,還要幾天才能出院,她的身體可不比葉雄這麼變態,所以住院休息了差不多一個月。

在病房裡,兩人粘著一個多時辰,葉雄這才準備回家。

「對了,那個叫何夢姬的女人,好像也在這裡住院,不知道出院沒有,你要不要去探望她一下?」杜月華問。

「她還沒出院?」葉雄愣了一下。

何夢姬假裝投敵,關鍵時刻向骷髏倒戈的情景,一直打動著他的心。

他心裡對這個女人,挺佩服的。

「她住那間病房?」

……

離開杜月華之後,葉雄去外面買了束花跟一此些水果,朝何夢姬那邊病房走去,找那間病房,他輕輕地敲了敲門。

「進來。」裡面傳來何夢姬的聲音。

葉雄推門進去,何夢姬正躺在病床上看書,他瞥了一眼,好像她看的是心理方面的書籍,還是英文版的。

她旁邊,站著像雕像一般的保鏢,十三。

「夢姬姐,你看起來恢復得不錯。」葉雄笑著走過去。

何夢姬轉過身,一雙帶著睿智,彷彿能看透人心的美目,落在他身上。

葉雄一直都認為,何夢姬這雙眼睛,是她身上最漂亮的部位。

「沒你恢復得好,身上中了十幾槍,還是狙擊彈,這都沒事。」何夢姬笑道。 「姐才恢復得不好,她麻煩可大了。」十三嘟囔了一句。

「十三,你出去一下。」何夢姬命令。

十三看了葉雄一眼,欲言又止,但還是聽話地離開了。

離開之前,葉雄發現他眼睛紅紅的,似乎睡不好,或者哭過。

像他這種堅強得像石頭一樣的男人,也會這樣?

怪哉!

葉雄將花插在旁邊的花瓶上,笑道:「我可以保證,這次送花是真心的,不像上次那樣笑裡藏刀。」

「你這人倒是有趣,上次直接跑到我的辦公室,送花給我,還喜歡我,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種男人。」何夢姬笑道。

「沒辦法,明明可以用武力解決的事情,誰讓我非要用臉蛋解決呢。」葉雄笑道。

何夢姬忍不住笑了。不得不的是,葉雄得沒錯,如果他真想用武功解決掉她,就憑她跟十三的能力,根本就不堪一擊。眼前這個傢伙,可是連基因戰士都能打敗的人。

「這麼,我應謝謝你沒殺我了?」何夢姬道。

「我看人很准,自從第一眼看見你,就知道你不是那種窮凶極惡的人,所以不忍心對你下手。目前看來,我的直覺完全正確。」

「來找我之前,把我調查得了個底朝天吧?」 衛勤尖兵 何夢姬一語道破。

「聰明的女人,不可愛。」葉雄嘆息。

原來他還想在何夢姬面前,好好裝一裝叉,哪知道還沒裝,就被人家一語道破,這種感覺很不爽。

「你這嘴巴挺甜的,難怪那麼多女人被你騙得死去活來。」何夢姬笑道。

「夢姬姐,你用錯詞了,這不是騙,是情投意合。你沒談過戀愛吧,肯定不懂這些了。」葉雄道。

「談過兩個,結果他們都死了。」何夢姬淡淡地道。

葉雄頓時臉色就變了,還好自己沒想到真的要泡她。

「他們是敵方卧底。」何夢姬解釋。

「也是,在你以前那個圈子,根本就沒幾個值得信任的男人。」

兩人閑談片刻,何夢姬開始輕輕地咳起來,然後越咳越厲害厲害,面容突然間比紙還白。

「你沒事吧?」葉雄見她好像有不太對勁。

門打開了,十三急匆匆地走進來,問道:「怎麼樣,毒又蔓延了?」

「沒事,你先出去吧!」何夢姬忍住咳嗽。

「什麼毒?」

葉雄突然間想起,骷髏重傷何夢姬的時候,曾經過,他在何夢姬身上下了毒。

他快步走過去,將何夢姬的領口拉開。

「你幹什麼?」十三想阻止。

「十三,讓他看吧!」

葉雄拉開何夢姬胸口的衣服,只見她紫色紋胸上,一個細傷口處於化膿狀態,周圍的一片蒼白,彷彿供血不足一樣。

這傷口怎麼現在還沒好?

都一個多月了,杜月華身上的槍傷都好了,沒道理何夢姬連一個刀傷都還沒好,甚至還有惡化的跡象。

「怎麼回事?」葉雄震驚地問。

「骷髏逼我服下了一顆藥丸,兩個月之內,必須問他要一次解藥,不然的話,我會死得很難看。」何夢姬道。

「是什麼毒,查過了沒有?」葉雄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