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葉荒追問,然而怪物卻不願意再多說什麼。葉荒覺得給他一些時間,或許他能夠從怪物這裏瞭解到一些什麼,現在最重要的是讓怪物對他放下防備,他才能夠和怪物做更多的交流。

“不是說餓了嗎?我看到樓梯那邊有剛纔那個人帶上來掉在地上的食物,我拿過來吧。”

葉荒打算去拿那個肯德基的外賣袋子,然而徐鷺卻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角。她的內心還是十分的恐懼,害怕葉荒一走,怪物就突然狂性大發,把她生吞活剝。

“沒事的,我很快過來。”

在徐鷺的注視中,葉荒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走廊處,撿起談判專家李建掉落的外賣袋子,又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徐鷺身邊。

看到葉荒回到身邊,徐鷺明顯鬆了一口氣。

葉荒將袋子裏的食物一樣一樣的拿出來,他遞給徐鷺一個烤雞翅,說道:“不是餓了嗎?先吃一點吧。”

徐鷺遲疑着接過雞翅,卻並沒有吃。

葉荒又拿出一個烤雞腿,遞給怪物說道:“你要不要吃一點啊?”

“我……不……用……你給……鷺。”怪物說。

“好吧。”葉荒聳了聳肩,自己拿起一個漢堡撕下包裝紙之後大口吃了起來,三下五除二的吃完漢堡,葉荒不滿的說道:“真難吃。”

他又拿起雞腿揚了揚,對怪物說道:“你真不吃?不吃我就吃了。”

“你,吃吧。”怪物說。

葉荒不再客氣,一邊吃着雞腿,一邊繼續翻着袋子。

外賣袋子裏面的食物不是很多,吃的入腹之後就只剩下了兩杯可樂,葉荒不喜歡喝這種碳酸飲料,將一杯給徐鷺另一杯給怪物。

徐鷺或許是有些口渴了,拿起吸管喝了不少,不吃東西的怪物也用觸手接過可樂,喝了兩口。

這是一幕很奇怪的畫面,一男一女一個怪物,三人靠坐在牆邊上吃着喝着。坐在一起好好的吃頓飯,果然是最容易讓人關係變得親密起來的方式,怪物慢慢的放鬆了對葉荒的警惕,徐鷺也不再那麼害怕怪物。

吃完喝完之後,葉荒拍了拍手,他打算繼續和怪物談談。

然而還沒等他說話,徐鷺突然悄聲說道:“那個……我想……”

她的聲音很小,後半句幾乎已經微不可聞。

“你說什麼?”葉荒好奇的問道。

“我想,我想……上廁所。”徐鷺的一張臉已經通紅。

誰知卻葉荒不經大腦的脫口而出問道:“哦,大的還是小的?”

徐鷺整個人都紅的好似煮熟的龍蝦一般,低着頭說道:“小,小的。”

就連怪物那隻剩下半張的臉都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葉荒卻沒有察覺什麼不對勁,他說道:“哦,小的就好,你去隔壁房間上吧,我和怪物兄絕對不偷看。怪物兄,咱們擱這裏待一會行吧?”

怪物說:“行……”

徐鷺羞愧的連磚牆的心思都有了,她從地上站起來,飛快的跑到了隔壁房間。

此刻房間的這一邊只剩下了葉荒和怪物,葉荒覺得現在說不定能夠和怪物聊上兩句,就在這個時候,他卻突然聽到了腳步聲,同樣聽到腳步聲的還有怪物。

一個,兩個……四個!四個人的腳步聲讓怪物瞬間警惕了起來。

葉荒連忙從地上站起來,對怪物說道:“先別緊張……”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一陣劇烈的撞擊聲。

轟隆!!!

一個肉彈撞碎葉荒和怪物身後的牆壁,撞在了怪物的身上,直接將怪物撞飛,緊跟着一個渾身籠罩在寒霜中的女人從牆壁的破洞出走出,她的手一揮三根冰晶箭矢,朝着怪物的射了過去。

在他們的身後,一個身穿緊身皮衣的女人將徐鷺護在身後,說道:“人質安全!可以擊殺魔物!!!” “確認魔物爲重度危險,屬於擊殺範疇!”手持冰霜利刃,臉色清冷的姬如夢說道。她的身周寒氣肆意的捲動着,將空氣中的水分凝結成冰晶,再控制着冰晶化身成爲她的戰甲,此刻的她看上去就像一個降臨凡間的冰霜女神。

聽到姬如夢的命令後,將怪物撞飛的張寶寶迴歸頭來嘿嘿的一笑,不知從何處拿出一根七彩棒棒糖往嘴裏一放,只聽到“咔擦”一聲,棒棒糖被他咬碎,他一邊咀嚼着棒棒糖,一邊揮動着巨大的拳頭向怪物砸了過去。

轟!!!

拳頭正面砸在怪物的身上,連同地面一起直接被砸塌,張寶寶和怪物一起從七樓掉到了六樓。

被人突然襲擊,怪物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理智,頓時又變得狂暴起來,他全身的觸手都化作尖銳的利刃,刺向張寶寶肥碩的肉身。

張寶寶身上的肥肉,如同某種彈性超羣的凝膠一般,化解了觸手的穿透力。

“嘿嘿嘿嘿⋯⋯把你解決掉,寶寶就不愁沒糖吃了。”張寶寶兩隻看上去肥胖笨拙的手,死死的抓住怪物的兩根觸手,觸手上尖銳的倒刺似乎根本無法對他產生任何傷害。他用蠻力抓住這兩根觸手,想要活活的將觸手給撕下來。

“殺!殺⋯⋯了你!”

怪物只剩下半天的頭顱上的嘴巴突然違背了常理張開到了極致,如同一個黑洞一般直接朝張寶寶的頭顱吞咬過去,張寶寶見狀連忙用手抵擋,死死的掰住怪物的半邊頭顱。

這個時候,姬如夢從七樓跳下,她隨手一揮便是數十根冰晶利刃飛射向怪物。和張寶寶對持的怪物根本無法閃躲,十幾根冰晶利刃刺中怪物的身體,然而怪物的表皮也很是堅韌,冰晶利刃無法真正的刺進去。

“化!”姬如夢一聲清喝。

插在怪物體表的那些冰晶利刃瞬間又融化爲水,將怪物全身都打溼。

“凝!”

又是一聲清喝。

融化在怪物身上的那些水,再度凝結,在怪物的體表形成一層堅固的冰層。怪物的動作被冰層限制,姬如夢迴頭對鍾離說道:“殺了!”

鍾離點了點頭,肉身類異能力的張寶寶與怪物正面肉搏,操控類異能力的姬如夢趁機控制住怪物,而能給怪物最後一擊的卻只有她這個精神類異能力的異能者。想要真正的擊殺怪物,只有兩種方法,第一是將怪物打成肉醬,讓怪物強大的自愈能力無法產生效果,其二便是直接用精神能力洞穿怪物脆弱且狂暴的靈魂。

鍾離的一隻手抵在自己的眉心處,沉眸了三面之後,在她的指尖上,出現了一道肉眼可見的金色小劍,她兩根手指夾住了這根由精神之力凝結而成的金色小劍,朝怪物的頭顱處刺了過去。

其實,刺什麼地方都一樣,只要這金色的小劍觸碰到了怪物的肉身,就可以透過肉身直接摧毀怪物的靈魂。

可以預見,下一秒怪物就會在她的精神功力下,靈魂破碎,然後姬如夢會用極度的寒冰凍結怪物的肉身,再擊碎寒冰,怪物會變成一堆冰屑,待冰融化之後又變成一灘血水。

安全局的人會來收拾這裏的爛攤子,然後向外部編出一個合理的理由掩飾這裏發生過的事情,至於那些親眼目睹了怪物的普通人,都會被請到安全局喝茶,在哪裏有專門負責洗腦的精神類異能者,只有這樣做了,這些超乎常理的東西纔會永遠的被隱瞞下去,安全局的目的只要控制異能者武者之間的鬥爭,發生在異能者和武者之間就夠了,永遠也不能波及普通人。

然而,事情卻並不像鍾離預想中的那樣,在她的金色小劍即將刺穿怪物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擋在了她面前,她看清了這個人,卻來不及停下手中的動作。

金色的小劍就這麼直接刺進了擋在怪物身前的那人眉心之中。

刺!

精神力凝結而成的金色小劍刺到葉荒的眉心,發出燒紅的鐵放入水中時的那種聲響。

金色的小劍破碎,葉荒整個人神情一震,一雙眸子飛快的轉動了起來,精神處於異常的狀態。

鍾離向後退了兩步,有些驚慌的看着葉荒,中了她的這一招,這些靈魂脆弱狂暴的怪物必死無疑,就算是靈魂堅韌的人,也要遭受極大的痛苦,她沒有想到葉荒會突然衝過來。

“是你自己衝過來的,怨不得我!”

姬如夢也很是詫異,剛纔她根本就沒有看清楚葉荒是怎麼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好似時間和空間發生了片刻的凍結,他們失去凝結的這幾秒鐘,等時間空間再度流動起來的時候,葉荒就站在了鍾離的面前。

雖然詫異,但姬如夢知道現在最爲重要的是將怪物擊殺,她能夠感覺得到,自己凝結的冰層不可能限制怪物太長時間。

“先殺了魔物!”姬如夢說道。

鍾離點了點頭,手指抵在眉心再度凝結出一道金色的小劍,然而還沒等她有所行動,她的手卻被葉荒死死的抓住。

從精神眩暈的狀態中恢復,葉荒僅僅用了兩個呼吸的聲音,這讓瞭解鍾離能力的姬如夢和張寶寶震驚不已,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靈魂如此強韌的人,在葉荒之前中了鍾離的靈魂攻擊,最快恢復過來的人也花了半個小時,而葉荒⋯⋯半分鐘都沒有。

葉荒死死的抓住鍾離的手,她的手很纖細,所以葉荒不大的手掌很容易就鉗住。

“你幹嘛?”鍾離掙脫了兩下,發現葉荒的力氣大的出奇。

雖然從眩暈中恢復,但葉荒的精神還沒有調整到最佳的狀態,他搖晃了兩下腦袋,讓自己稍微清醒一些,而後他凝視着鍾離說道:“住手!不要攻擊他。他不是怪物,他也是個人類。你們想殺人嗎?”

“你再說什麼?”鍾離不解的說道:“你瘋了嗎,這已經是最高危險等級的魔物了。”

“我說了,不要攻擊他!”葉荒大聲說道。 在葉荒和鍾離對話的時候,怪物已經從冰凍的狀態中掙扎了出來,他狂吼一聲破冰而出。

伴隨着飛濺的碎冰塊,怪物狂暴的朝張寶寶攻去。面對如同瘋了一般的怪物,張寶寶顯得有些招架不住,畢竟一開始佔據上風,有着偷襲的原因,好在張寶寶的那一身韌性十足的皮肉保護住了他,怪物所有的攻擊落在張寶寶身上,都形同虛無。

張寶寶就好似一個皮球一般,被怪物從這邊牆壁打到那邊牆壁,模樣十分的狼狽。

“你幹什麼?”看到狀況不利,鍾離衝葉荒怒聲說道。如果不是葉荒阻攔了她,此刻怪物已經變成了一堆碎肉。

葉荒回頭看了一眼,確定張寶寶不會出事後,說道:“你們打算殺了他嗎?”

“不然呢?讓他離開這裏,進入城市之中殺更多的人嗎?”

“可他也是人啊!”

“他現在已經不是人了,在他使用進化藥劑之後,就已經喪失了作爲人的資本。”鍾離冷漠的說道。

葉荒不解,他不知道這突然出現的三個人是什麼來頭,也不知道進化藥劑究竟是什麼東西,他唯一知道的是這個怪物,實實在在是由人類變成的,就算此刻怪物已經完全沒有了人形,但他的內心一定還保持着人性。

碰!

臉部直接砸到了牆壁上,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的張寶寶吃了一口灰之後吐掉了嘴裏的棒棒糖,衝姬如夢大聲喊道:“如夢姐姐!快救寶寶!”

姬如夢揮手一招,地面上的碎冰紛紛朝怪物飛射而去。怪物雖然進入了狂暴狀態,喪失了作爲人的理智,但戰鬥的本能告訴他同樣的招數不能中第二次,怪物揮出一隻觸手,將所有碎冰全部抵擋了下來。

碎冰被擊落在地之後,姬如夢雙手合十一拍,輕啓紅脣吐出一個清脆清晰的字眼:“困!”

所有的冰拔地而起,化作四面冰牆,將怪物關在其中。

張寶寶趁着這個空隙,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遠離了怪物。

冰牆並沒有關住怪物,隨着拳頭的聲音,冰牆應聲破碎,怪物直接朝姬如夢衝了過去。

姬如夢飛速的向後一翻,半空中操控着冰刃攻擊。

“讓開!”看到隊友陷入苦戰,鍾離想要挺身加入其中,一同將怪物制服,但奈何葉荒擋在她的面前。

“不讓!你們都住手!”葉荒說道。

鍾離眼中瀰漫了一層怒火,“你們他媽的怎麼一個德性,自以爲是的愚蠢行爲,知不知道自己會害死多少人!”

說着鍾離直接繞過葉荒,準備支援姬如夢。

葉荒飛速的伸手扣住鍾離圓潤的肩膀,讓她無法繼續前行。鍾離回頭,一隻手毫不猶豫的朝葉荒揮擊了過去。

她到底只是個精神類的異能者,格鬥術雖然很強,但在葉荒面前就是小巫見大巫。

葉荒施展拈花擒拿手,死死的鎖住鍾離的關節,他奪過鍾離的放在腰間的匕首,用匕首鋒利的刃口抵在鍾離的脖子上,大聲說道:“都給我住手,否則我就刺穿她的脖子。”

聽到葉荒的聲音,張寶寶回頭看到給自己買糖吃的鐘離被人威脅,頓時就停下了手,他這麼一停,就結結實實的吃了怪物一擊,張寶寶被打飛了五米遠,撞在一面牆壁上,將牆壁直接撞塌。姬如夢也放緩了攻擊,向後退了很遠之後停下了攻擊,保持着戒備。

而怪物卻沒有任何反應,他依舊狂暴的攻擊着。

砰砰砰!

張寶寶被怪物一連串的攻擊打的渾身冒出了紅色的液體,雖然是紅色,但並不是血液,反倒是像汗水一樣的東西,隨着紅色液體的排出,張寶寶的身上也漸漸的出現了傷痕。

“寶寶!快躲開,快還手,在這樣下去你會受傷啊!”鍾離大喊道。

“可是,我不⋯⋯這樣⋯⋯這個,大哥哥會傷害你。”張寶寶一邊捱揍,一邊斷斷續續的說道。

姬如夢那雙清冷的眸子已經漫上了一層淡藍色的寒霜,看着隊友這般狼狽,她也隱忍到了極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