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葉雄將那人打暈之後,拖進樹林之中,布了個禁制,這才將他弄醒。

那艦長幽幽醒來,整個人跳了起來,正準備出手,葉雄淡淡地喝道:「不想死的話,乖乖站著,殺你比殺一隻雞還要容易。」

「你到底是誰,抓我想幹什麼?」那名艦長問。

葉雄把手一伸:「把渡魂珠拿出來。」

那名艦長沒有拒絕,乖乖地朝渡魂珠拿出來,遞過去。

葉雄將那顆珠子拿過來,看一下,繼續問道:「這東西怎麼用?」

「輸元氣進去就會開啟,到時候,就能形成一個磁場,哪些亡魂就會被吸進去。」那艦長回道。

葉雄將元氣輸進去,那珠子馬上就變得幽綠起來,看起來妖冶不已。

「亡魂聚進去之後呢?」他繼續問。

「聚集之後,我們就上交到尊者手裡,他會處理。」

「是不是每次大戰的時候,你們都要啟動這珠子?」

「是的。」

「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沒有了,我們的任務就是這麼簡單。」

葉雄手中一道白光閃過,那艦長直接就倒在地上,脖子濺血,死翹翹。

接下來,他身體散發出一團黑氣,就要離體,但是那珠子馬上將這團黑氣吸進珠子之中。

珠子原本是透明的,吸進亡魂之後,已經變成黑色。

葉雄腦海之中,突然生起一個驚人的猜想,瞳孔倏然收縮起來。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洪天機,是撒了一個彌天大謊。

他將珠子收起來,進入芥子空間,好好休息一夜,正準備接下來的大戰。

第二天一早,他還在睡覺,突然整個芥子空間,一陣恐怖的能量波動,空間之內的元氣彷彿潮水一般,朝幽冥居住的小木屋而去。

「這是……幽冥要突破了?」葉雄頓時又驚又喜,連忙跑了過去。

剛走出幾步,他突然腳一軟,差點沒站穩,身上的本命真元如同退潮一樣被抽走。

他連忙盤坐在地上,凝神守心,吸收天地靈氣,支撐著幽冥突破所需要的力量。

雖然燕北書早就跟他說過,成為命主之後,兩人生命會聯繫在一起,但是讓他想不到的時候,對方會從他身上抽取如此多的本命真元。

這命主,真不好當。

妖谷靡香 葉雄咬牙支撐,不知道過了多久,元氣抽取速度這才慢了下來。

與此同時,周圍的天地靈氣流動也停了下來,恢復了平靜。

「夫人,你突破了,真是太好了。」

「恭喜夫人,終於進入金丹巔峰了。」

「主人知道,一定會非常高興的。」

遠處,一行人圍在幽冥身邊,高興地祝賀著。

葉雄深吸一口氣,站起來走過去,笑道:「終於突破了,恭喜了。」

突然,一行人齊刷刷地望著他,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主人,你的頭髮怎麼突然變白了?」冰靈急道。

葉雄嚇了一跳,連忙在掌門凝聚一面水鏡,看著自己的樣子。

只見自己原本烏黑的頭髮,此刻有些斑白,就像染上雪花一樣。

師傅說過,隨著幽冥修為越來越深,自己被抽取的壽命也就越多,葉雄沒有想到,幽冥僅僅突破到金丹巔峰,就讓自己的頭髮都變得斑白。

「我剛染的頭髮,怎麼樣?」葉雄甩了甩自己的頭髮,笑道:「是不是覺得很酷,有種成熟的味道?」

「不好看,還是以前好看。」冰靈搖了搖頭。

「我也覺得不好看。」火靈附和。

「你們兩個小屁孩,懂什麼,這是成熟。」葉雄走到幽冥面前,笑道:「怎麼樣,好看不?」

「你是不是閑得蛋疼?」幽冥白了他一眼。

「你也不喜歡,那我染回來。」葉雄尷尬地笑道。

「阿雄,你還是染回來吧,這樣子我看著還真不習慣,就像個老頭子似的。」旁邊的阮玫瑰也說道。

「行,我找個時間染回來。」葉雄笑道。

一行人寒磣一陣之後,就各自離開了。

回到房間,葉雄再次布了個水鏡,看著自己上面的模樣。

以前他看到金山上人的時候,一直都奇怪他的模樣怎麼會老得那麼厲害,像南域老祖,一樣都是千年的年紀,還有卓軒轅,也九百多歲了,哪個像他那樣。

現在他總算明白了,按照這樣的速度,不用多久,自己也會變得越來越蒼老。

「看來要抓緊時間處理好這邊的事情,回五行星域,找回幽冥的肉身,將她復活了。」葉雄心急如焚。

三天之後,葉雄走出芥子空間,直接朝皇城而去。

這一次他沒有躲躲閃閃,直接來到皇城上空。

「洪天機,我來了。」

聲音如同炸雷,瞬間傳遍了整個皇城。

最後的決戰時刻,終於來臨了。 啾啾啾!

無數流光,從下面的皇城之中飛升,足足有數百人,將葉雄緊緊地圍住。

人數還在不停地疊加,很快就到達數千人,從八個方向,緊緊守著,一隻蚊子都飛不出去。

這裡是尊王星,洪天機的大本宮,北方星域一半的力量駐守在這裡,來這裡惹事,就是找死。

面對無數修士圍困,葉雄依然淡定自若,彷彿面前的千軍萬馬,根本就是紙糊一樣,不值一提。

一道流光,劃過長空,所過之所,周圍的人,紛紛退讓。

流光停在葉雄面前千米處,赫然是洪天機,他目光炯炯地盯著葉雄:「你還真敢來,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氣。」

「我說過會來,自然會來,豈能言而無信。」葉雄淡淡地說道。

「郭雪真的是你殺的?」洪天機問。

「沒錯。」

「很好,我不會讓你死得那麼容易的。」

「誰死誰活,現在談論是不是太早了?」葉雄冷笑。

「太狂妄了,我從來就沒有見過這麼狂妄的人。」

「連尊王星皇城都敢闖,這傢伙腦子是不是抽了。」

「以為自己有兩下子,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周圍各種種樣的流言蜚語響了起來,個個破口大罵,恨不得動手。

在北域,金丹巔峰境界算是可以,但絕對不算是頂尖,現在葉雄這麼干,在別人看來,不異於是傻子。

「洪天機,我是來找你決鬥,與他人無關,你敢接不敢接?」 你是軟肋,也是盔甲 葉雄冷冷地說道。

「就憑你,也想來挑戰我。」洪天機冷哼一聲:「如果每個金丹巔峰都來找我挑戰,那我豈不是很沒空。」

「尊者,讓我來會會他。」人群之中,一名修士飛了出來。

此人名王戰,是四號飛船的作戰部長,有著戰神之名,場上的人,沒幾個不認識他。

金丹巔峰水平,一對日月斧開天劈地,在所有飛船之中,能進前五。

葉雄看了王戰一眼,還沒發話,突然場外的人群之中,飛出幾道人影,其中一個扎須大漢哈哈地笑了起來:「王戰,就憑你,還輪不到跟我八弟開戰,我來陪你玩玩。」

葉雄目光朝那大漢望去,頓時又驚又喜。

來人赫然是他的結拜大哥,申屠雷,北域七惡之首。

他的後面跟著項天,妖姬,陸虎跟邪娘。

除了當初在北山蟲洞死掉的兩個,其餘的,全都在這裡了。

「大哥,你怎麼來了?」葉雄急道。

北域七惡全都是黑戶,是被通輯的人,他們來此,跟自投羅網沒有什麼區別。

「你跟這個王八蛋決戰的消息,我們知道了,我本來想一個人過來的,但是他們都不依我,沒辦法。」申屠雷指著自己背後一群兄弟姐妹。

「北山七惡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們豈能眼睜睜看著八弟在這裡涉險。」項天說道。

「咱們八年沒見,心裡很惦記著八弟呢!」妖姬依然是一副風騷的模樣。

「八弟,你殺郭雪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我們想看看你們親自殺了洪天機,還北域一個太平。」陸虎說道。

「八弟,這麼久沒見,你成熟多了。」邪娘看著他斑白的頭髮,嘻嘻地笑道。

在外人看來,北山七惡個個都是大惡人,作風不倫不類。只有跟他們熟悉的人才知道,他們只是外表跟作性格有些怪異而已,心地還是不錯的,至少比起很多偽君子要好。

「哈哈哈!」

洪天機仰天大笑起來:「天堂有路你們不走,地獄無門偏偏跑了進來,來得正好,我正好將你們一網打盡。」

外面的修士,全都壓過來,步步緊逼。

「洪天機,這是咱們之間的大戰,你不敢應戰?」葉雄目光在周圍掃了一輪,喝道:「你們不是一直想見識洪天機的厲害嗎,如果連別人的挑戰都不敢應戰,有什麼資格當尊者?」

此話一出,周圍的修士,全都停了下來。

對於煽動,葉雄自有一手。

每個人都是有私心有慾望的,只要戳中他們的心,就可能讓情況發生變化。

「姓葉的,你有什麼資格挑戰尊者,先過我這一關再說。」王戰化成一道流光,來到葉雄面前,手中揮舞著日月雙斧,威風凜凜。

「王八蛋,我來會會你。」

申屠雷正想出戰,葉雄攔住他,迎面王戰道:「如果我打贏了你,那又怎麼樣?」

「你贏了我再說。」

「洪天機,如果我贏了他,你是不是還要像個縮頭烏龜一樣躲著?」葉雄面向洪天機。

此言一出,場下一片嘩然,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傢伙膽子大到這種地步,居然罵尊者縮頭烏龜。

這種情況下,洪天機如果再不應戰,那就失了民心了。

「好,只要你能贏王戰,我就迎戰。」

他之所以不出手,就是想看看,葉雄的實力到了程度,自己好有個底。

「很好,那就出手吧,不必浪費時間。」葉雄面向王戰,淡淡地說道:「來吧!」

「納命來!」

王戰身上湧起來恐怖的威壓,手中兩把日月斧同時亮了起來,散發出兩道耀眼的光芒。

很多的人都知道日月斧的厲害,但大多數都是聽傳聞,目睹還是第一次。

全球退化 王戰第一次在尊王星出戰,當著無數有戰力有頭有臉的人物,知道這一亂,絕對不能輸,所以剛出手,就全力以赴。

「我砍死你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雙斧同時斬出,半空之中,兩道巨大斧影,如同開天裂地,狠狠地斬來。

周圍的人,全都被這雙斧帶出來的威勢震驚,全都在看著葉雄怎麼防守。

哪知道,葉雄沒有出手,在原地站著,就像沒看到面前的斧影一樣。

醫不容慈 不但沒出手,就連守護都沒有,任憑兩道斧影朝身上斬落。

啊!

場外很多人都尖叫起來。

有些人,不敢去看。

就在很多人,以為葉雄非死即傷的時候,半空之中的斧影,突然不見了。

連怎麼不見的都不知道,彷彿突然之間,就那麼消失了。

葉雄依然站在原地,什麼事情都沒有。

「這是?」王戰臉色大變,不可思議地看著對方。

「剛才我讓你一招,現在輪到我出手了。」

葉雄背上突然長出一雙巨大的機械翅膀,下一刻已經在原地不見,當他的身體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王戰面前十米處,一劍揮出。

無以倫比的速度,澎湃的劍芒。

王戰臉色大變,連忙舉起雙斧相抗。

兩聲兵器斷掉的聲音響起。

日斧,斷。

月斧,斷。

王戰的身體,斷。

直接被劈成兩半,化成血雨,從天灑落。

場外的人,全都震驚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招,僅僅用了一招。

一秒,僅僅用一秒鐘,赫赫有戰的4號飛船戰神,就被秒殺。

場外,靜得只剩下呼吸聲,所有人望著葉雄,彷彿石化一樣。

半晌之後,一道聲音哈哈大笑起來,把所有人的情緒拉了回來。

「八弟,好樣的,真是好樣的。」申屠雷激動無比。

「幾年不見,咱們八弟脫胎換骨了。」妖姬咯咯地笑了起來。

剩下的幾個,也被葉雄的實力震撼到。一開始他們還非常擔心,現在看來,八弟未必一定會輸給洪天機。

洪天機臉色有點難看,他目光炯炯地盯著葉雄,雖然他早就知道葉雄會贏,畢竟他可是連郭雪都能殺掉,但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對方實力居然這麼強,把跟自己相同境界的人,給秒殺了。

「洪天機,你是自己上來,還是繼續讓人來當炮灰?」葉雄冷冷地問。

「我洪天機當尊者幾百年,從來沒見過這麼狂妄的人,很好,我佩服你的勇氣。」

「廢話少說,要打就打,我還有急事要辦。」葉雄懶得跟他羅里羅嗦。

「此地不是大戰之地,有種跟來。」洪天機說完,身體嗖的衝天而起,化成一道流光離開。

葉雄跟在他的後面,遠離皇城。其餘的人,也知道兩人這一戰,肯定會帶來毀天滅地般的威勢,如果在此大戰,只會尊王星被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