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葉雄越來越肯定,毒蚱蟲母知道怎麼離開這片星雲。

跟在蟲母後面,約模飛行了一個小時左右,突然面前豁然開朗,出現另一片星空。

這片星空跟蟲界其餘的星球相似,表面灰暗,沒有生機,顯然是不適合人類生活的。

幾乎所有的星球都是不完整的,有的只剩下一半,有些只剩下三分之一,有些甚至已經支離碎碎,分裂成一塊一塊,已經看不清一個星球的外形,整片宇宙看去,那麼的荒涼,就像一片廢墟似。

「難道以前真的有神在此進行過大戰,將整個星球毀得如此厲害?」葉雄喃喃道。

能將整片星域,毀滅得如此厲害,那得多厲害的實力!

哪怕是化神修士,想毀滅一顆星球,也沒那麼容易。

毒蚱蟲母絲毫沒發現葉雄緊緊地貼在瞎眼的一邊,朝其中一個只剩下三分之一的星球飛去。

既然已經進入了這裡,葉雄自然不可能再錯失這個機會。

如果他不進行偷襲,根本不是毒蚱蟲母的對手,如果讓它在此休養生息,完全養好傷之後,想再殺它就難了。

他悄悄繞到毒蚱蟲母的右邊,手中心劍,悄無聲息地朝它的右眼射去。

毒蚱蟲母根本沒有想到會有人跟蹤自己,根本就沒有提防,反過來已經遲了!

嘶嘶!

毒蚱蟲母大吼起來,眼睛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清楚。

它的身體瘋狂地在半空亂撞,嘴裡噴出無數的墨綠色的液體,想攻擊對手。

這種沒有方向的攻擊,簡直就是無頭蒼蠅,怎麼可能攻中葉雄。

葉雄身上金光大盛,手中菩提神劍,劈出一道又一道的劍芒,全都朝毒蚱蟲母身上防禦力最低的地方攻去。

短短片刻,毒蚱蟲母身上就傷痕纍纍,墨綠色的血液,沾滿了身體。

毒蚱蟲母本來就受了傷,此刻被如此打擊,頓時就油盡燈枯,墜落在星球上,在地上撞穿一個大洞。

葉雄擔心它還沒死透,又進行了一輪猛烈的攻擊,直到它完全死透,這才從天而降,落到它身邊。

此時的毒蚱蟲母,已經完全死絕,葉雄嘗試著用菩提劍刺它的外殼,發現廢了很大的勁,才能夠破開。

「這種外殼如果煉製成護甲,那該多厲害。」

葉雄身上還差一件護甲,當下不客氣地在毒蚱蟲母體表切了起來。

花了一個多小時,切出大約能煉製出三件護甲的外殼,葉雄這才停下手。

蟲母全身是寶,他準備切開它的腦袋看看,能不能找到獸核之類的東西。

突然,一處耀眼的金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由於殼被切了下來,裡面的光線掩蓋不住,可以看出,腹部的地方,隱隱看到金光。

他不由得想起那一百多隻,被毒蚱蟲母視為至寶的金色幼蟲,難不成這裡面的就是那些幼蟲?

葉雄將腹部的地方挖了出去,很快就看到一片拳頭大的幼蟲。

腹部被切開之後,那些金色的幻幼蟲馬上就從裡面湧出來,然後,開始吞噬著蟲母的身體。

金色毒蚱蟲幼蟲的咬噬力十分驚人,蟲母的外葉雄勁了很大的力氣才破穿的,但是這些金色的幼蟲,就像咬蛋糕一樣,堅硬的外殼,彷彿就是餅乾一樣,根本阻止不它們。

蟲噬母的事情,葉雄聽說過,但是還是第一次見到。

好奇心促使之下,葉雄將一隻金色幼蟲拿了起來,想看看它嘴巴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這麼鋒利。

突然,只覺得手一疼,他連忙鬆手,手指上被切開一道口子。

女帝家的小白臉 「好鋒利的牙齒。」葉雄終於看明白了。

原來,金色毒蚱蟲嘴裡有一排鋸刀似的牙齒,這些牙齒可以伸縮,就像彈簧一樣。

葉雄知道它們牙齒厲害,所以在抓的時候,已經預留了距離,正常是咬不到的,只是他沒想到,這牙齒還會伸縮,所以才會中招。

金色牙齒上,沾滿了葉雄的血液。

下一刻,葉雄突然發現,自己的靈識,居然有一絲進入了金色毒蚱蟲裡面。

難道,這些幼蟲可以進入血脈認主?

在修真一道之中,不但法寶可以血脈認主,就連一些獸類也可以血脈認主。

但是,強大的凶獸,沒那麼輕易被征服,認主過過程有些困難,不一定會成功。

葉雄沒想到,自己這麼輕易就讓一隻金色毒蚱蟲幼蟲認主,根本不廢吹灰之力。

他用靈識驅使那隻認主的幼蟲,去攻擊另外一隻幼蟲。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那隻金色毒蚱蟲幻蟲就像受到指令一樣,不顧一切朝另外一隻幼蟲攻擊。

「哈哈,發大財了。」葉雄得意地大笑起來。

金色毒蚱蟲的咬噬能力,幾乎到了無物不噬的地步,帶在身邊,簡直就是如虎添翼。

以後遇到什麼,菩提神劍都沒辦法破開的地方,直接讓金色毒蚱蟲搞定就行了。

他連忙滴血認主,很快一百多隻金色毒蚱蟲就全部被他收服了。

接下來,一百多隻金色幼蟲繼續咬著蟲母的屍體,沒多久,巨大的蟲母屍體,就被啃得乾乾淨淨,而那些吞噬了蟲母屍體的幼蟲,身體大了一輪,達到嬰兒腦袋般大小。

葉雄手一招,將這些金色幼蟲收起來,放進儲物戒,這才環視四周,準備尋找三色神泥。

(本章完) 一眼望過去,周圍星域狼藉一片,沒有幾顆完整星球。

想找葉三色神泥不難,只需要找到能產生三色星雲的地方就行了。

葉雄赤瞳施展起來,舉目瞭望,很快就發現一顆只剩下一半的星球,體表若有若無散發出一些三色氣體。

這些氣體飄浮到半空,不知道經過多少萬年,終於形成那一片三色星雲。

但是這些星雲,無論怎麼飄浮,都只會在人形的外表飄浮,不會亂了方向。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朝那顆散發出三色星雲的地方過去。

看上去似乎很近的樣子,但是趕路之後,葉雄才發現還遙遠得很。

足足飛了一天一夜,他這才來到星球上空。

這星球跟其餘的星球一樣,都是一片死灰之色,似乎什麼都沒有,但是眼尖的葉雄,還是從那一片死灰之色之中,看到一個小點的綠意。

下面似乎有樹林。

那些三色氣體,就是從那片樹林之中飄浮出來的。

葉雄從天而落,落到那一片綠色上空。

森林面積不大,方圓只有一百公里左右,在偌大的星球之中,這片綠意算很小了。

葉雄身影一閃,落到森林邊沿,打量著面前的森林。

突然,森林入口一塊石碑,吸引他的注意力。

這是一塊高達幾十米的石碑,上面寫著四個大字:擅闖者死。

字跡龍飛鳳舞,蒼勁有力,隱隱約約,似乎能看到字體在遊動一樣,神秘莫測。

「這裡住著人?」葉雄內心一驚。

他的印象之中,諸神戰場應該荒無人煙才對,怎麼會立著這麼一塊石碑?

能在此地居住的肯定是大能,絕對不是自己能惹的。

「晚輩葉雄,無意經過貴地,望與領主一見。」葉雄拱了拱手,大聲喊道。

聲音嘹亮,傳透過極強,只要這片森林裡面有人,絕對能聽到。

只是,根本就沒有人回應。

「晚輩葉雄,無意經過貴地,望與貴地領主一見。」他又喊了一遍。

這一次,依然沒有任何的回應,裡面彷彿沒有人一樣。

「難不成,裡面根本就沒人?」葉雄暗道。

接下來,他一連又喊了幾遍,依然沒有人回應,無奈之下,他只好悄悄地進入森林。

前面很有可能有三色神泥,這麼好的機會,他自然不能放過。

他化成一道流光,正準備進去森林,突然,只聽聞嗡的一聲,他的身體直接被彈飛出去,狠狠地砸在地上,撞穿一個大洞。

一個透明,如同泡泡一樣的禁制,突然出現在森林邊沿,把整片森林罩住。

剛才葉雄已經在打量著四周,居然沒發現這禁制,可見這禁制隱匿性極高,如果不是親身體驗,他都不敢相信這裡會有個禁制。

霸愛首席寵嬌妻 「難怪剛才喊了那麼久,都沒有人回應,原來被禁制隔絕了聲音。」葉雄喃喃道。

他從洞中爬出來,來到禁制面前,仔細打量著面前的禁制。

可惜禁制出現之後,馬上就像消失了,哪怕他用法眼,依然看不到。

葉雄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丟了過去。

原本以為會被反彈,驚人的一幕出現了,只見石頭輕易掉進樹林裡面,好像這周圍根本就沒有禁制一樣。

「不會這麼邪門吧!」葉雄又落到禁制旁邊,輕輕伸手過去觸摸。

砰!

禁制再次浮現,一陣反彈之力將他震飛出去。

「難不成,這禁制只禁制活人進去?」

葉雄想了一下,從儲物戒之中將一隻金蚱蟲叫出來,用意識驅動著它進去。

嗡!

又一陣反彈之力出現,將金蚱蟲彈飛。

葉雄總算明白了,原來這禁制設計著禁止生命體進去,無生命的東西,可以隨意進去。

「設計這禁制的人,難不成對生命體有仇,不然為什麼不讓生命體進去?」

「宇宙之中,時不時有隕石,如果遇到一顆巨大的隕石,輕易就可以將這裡給毀了。」

葉雄懸浮在半空,已經看到樹林之中,有隕石撞落,毀壞了很大一片地方。

這些隕石,比起生命體對森林的破壞力更甚。

葉雄想來想去,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這裡的主人,憎恨生命體。

第二種,這裡的主人在保護三色神泥,只有生命體才會帶走神泥,死物是帶不走神泥的。

后一種可能性更大。

葉雄頓時為難了。

他此次過來,就是想得到三色神泥,從這禁制主人的態度來說,想得到神泥不容易。

能布如此厲害的龐大禁制,主人的實力絕對不簡單,極有可能是化神期以上修為的修士,如果硬闖入,得罪了對方,很有可能會遭遇殺身之禍。

這可怎麼辦?

葉雄懸浮在半空之中,不知所措。

「晚輩無意經過貴地,望與貴地領主一見。」

宅門賀九 「晚輩無意經過貴地,望與貴地領主一見。」

葉雄運氣於胸,穿透力十足的聲音傳了出去,整個天際,都回蕩著這種聲音。

然而,裡面還是什麼反應都沒有。

等了半個小時,裡面依然沒有反應,葉雄決定兵行險著。

無論如何,三色神泥他必須要得到。

當然,不能破壞這個禁制的,那隻會給對方帶來極壞的印象。

只能悄悄地潛進去。

小偷總比搶劫犯罪小。

姜醫生每天都在艱難求生 問題是,怎麼在不破壞禁制的情況下,混進去?

葉雄手指飛出一串金梵銘文,希望能用金梵銘文破壞禁制上的銘文,切出一個口子進去。

金梵銘文以前遇到禁制的時候,很有用,只要是有銘文的禁制,幾乎都被他破掉。

只是這一次,連金梵銘文都沒有作用了,那些銘文還沒落到禁制上,就被彈飛出去。

「這陣法也太邪門了吧,連銘文都能辨認出來。」葉雄也是無語了。

既然連銘文都沒辦法,只能用另外的辦法了。

葉雄從地上撿起一顆小石子,投入禁制之中,在想著對策。

突然,他眼睛一亮。

我為什麼不幻化成一塊石頭進去呢?

想了就做,他當下用幻術將自己幻化成一塊石頭的模樣,小心翼翼地靠近禁制!

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