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蒼井他們一個個傷勢都恢復了,又出去切磋修鍊,也來過幾次,千星還是沒有出來。

蝶舞這段時間很少出去,經常坐在院子發獃,而千星在屋內修鍊,從未出來過。

她很擔心,千星是受到打擊了,或者修鍊出了差錯,幾次想進去,都被人勸住了。

「好了,能夠感覺到裡面的氣息,沒事的,他還在修鍊,修鍊最忌打擾。」旁邊一個漂亮綵衣女孩說道,正是孔青,她知曉上次的事後,很惱怒,經常過來陪蝶舞。

「我真的很好奇,是什麼樣的男人能讓你這麼茶不思飯不想?」孔青取笑,也很驚訝,她沒有真正見過千星,上次在街上沒注意。

「是我連累了他。」蝶舞說道。

「借口。」孔青笑道,「給我說說,他有那麼出色嗎?」

「星帥最厲害了,上次我七重巔峰,他才三重天,後來四重天敢和烏菱交手,戰鬥中突破五重天,斷了烏菱一根爪刺……」

「英雄救美啊。」孔青取笑。

「你還聽不聽了?」

「嘻嘻,你說。」孔青忍住笑意。

「這次再見,剛才出手他比我都強了,雖然我上次本源受傷耽擱一段時間,但你敢說他不夠厲害?什麼小鵬皇,千星肯定能很快趕上,把他踩在腳下。」蝶舞說道。

「完了,看你這滿眼的小星星,清純小蝴蝶要淪陷了。」

「說什麼呢,他救了我,我還總連累他,在人族疆域是,在妖域我們的地盤還是。」蝶舞小臉一紅,解釋道。

「他要真有你說的那麼厲害,等他出來,我準備找他打一架了。」孔青笑過之後說道,躍躍欲試的戰意,看著樣子與蝶舞不愛打架正好想法,還是個武痴。

「你都能入星辰榜了,你不準欺負他。」蝶舞說道。

「呃。」孔青促狹輕笑。

「他是什麼種族?」

逆天狂妃:神醫夫君號個脈 「我不知道哎,覺得他像妖,有凌厲的一面,又有感覺親近柔和的一面,他說他是人……」

「不會吧,你連這都清楚,你不會被他騙了吧。」

「才不是呢。」

「嗨,青青姑娘,你來了。」老弓幾個聯袂來了,笑著打招呼。

時間過去很多天,看樣子他們早恢復過來,還都有精進。

「我走了。」孔青沒有搭理幾個傢伙,恢復孔雀高貴高冷氣質,對蝶舞說道,「改天再來找你。」

幾人訕笑,這個女人也比他們強,收拾過他們不止一次,不然哪會這麼老實。

「星哥還沒出來。」

「要不是裡面氣息越來越強盛,我都以為修鍊出事了。」

「星哥不會受打擊了吧?」

「老大才不會。」滾犢子他們也過來了,他們可是知曉,千星最堅定的就是意志,這次的挫折相比曾經什麼都不是。

「我看老大肯定是療傷中有感悟。」鶴二說道。

「應該是的。」蒼井也點頭,他們都感應到屋內不同,修鍊氣息自然沒有刻意掩飾,一天比一天強,「我們也不能再懈怠,早日進入星辰榜。」

「我準備突破九重天了。」老弓說道。

「我也差不多了,再磨練幾天。」幾人隨便說著,相比之前鬧騰,如今還說起了武道。

「我還得先到八重天。」滾犢子有些納悶,相比起來他們原本資源少了,基礎差了,起步低了,「早晚超過你們所有,我一直都是老大下面最大是老大。

「你這話有毛病,老大下面最大的是老二……」

「汪……」

「你們又胡鬧,都出去。」蝶舞瞪眼,把幾個傢伙全部趕走,不讓他們打擾千星修鍊。

「女大不中留呀,孤男寡女啊……」遠處飄來幾個字,幾個傢伙看沒什麼事都走了,現在他們也都修鍊很努力,白天戰鬥,晚上也都不懈怠,這次是來看千星的。

蝶舞氣惱,看看外面,再看看屋內,輕嘆一聲,小臉還有些紅。

她是聰明的,只是很多時候不願多想,回想種種,千星的風采,每次都為她,讓她心暖洋洋,她也想到,若是要逃,在這樣的城中,千星肯定能逃掉,還是所有人中最有希望逃掉的,但他沒有。

還有上次,女孩都是感性的,她若知曉千星上次總想撇下她,不知會不會想咬人。

她也第一次覺得自己實力不夠,上次差點遭難她都沒這麼深的感覺,那次烏菱是用的陷阱,這次完全不同。

她防禦太普通,小鵬皇攻擊太凌厲,境界高出太多,她算是還被克制。

她也開始努力修鍊。

日出日落,雲捲雲舒。

這段時間無涯盛會迎來高潮,殺出很多黑馬,揚名妖域,名傳天下,這正是很多年輕人嚮往的。

有各族強者出現,廣寒宮水雲夢,靈魔女藍曦,劍谷,璇璣門等都出現過,這些千星都不知道。

還有師承宇塗上正浩等這些敵人也有出現,還戰出不少名聲,無影聽說后要帶大家過去,結果去了后並沒有遇到,人又走了。

各路年輕高手太多,太熱鬧也太亂鬨了。

還有一個小和尚也風頭盡出,來無影去無蹤的,真誠也來了,明亮的眼睛真誠的臉龐真是騙到無數人結交,被賣了還幫著數錢。

無涯城外,小鵬皇和石破天又一次巔峰大戰。

據說還是小鵬皇前來挑釁的,不過依然失敗而歸,還是敗得很慘,他雖又有進步,石破天一樣,都是巔峰神獸,每天都在進步。

小鵬皇盯住了這個讓他吃虧的對手,至於千星幾個,在他心中螻蟻一般,早已經被他遺忘,先殺這個最讓他不爽的,其它都是順手,早晚的事。

袁爺爺幾個妖祖想出去收拾一下小鵬皇,給蝶舞小公主報仇,他們雖然不至於仗著資歷殺了,但教訓一頓還是可以的,但並沒有碰到。

妖聖肯定是能夠做到,但這些小輩爭鋒的事,又沒出事,妖聖更不至於關注出手的。

若真有妖聖出手滅掉小鵬皇,金翅大鵬一族的大聖估計都瘋了,這種號稱天下第一的速度,殺又難殺死,本身還極其強大,號稱同級無敵,最讓人忌憚。

反之一樣,若是蒼井他們跑到外面,外面的聖人一般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欺壓給殺了。

暗中動手還可,當然你得讓人看不出,查不出,也算不出。

到了一定層次,回溯景象都能做到,哪有那麼容易抹去痕迹。

小鵬皇這段時間又得罪不少人,狂傲自負,彷彿他已經無敵同代,拉了不少仇恨。

他還在無涯城,此刻正在被人邀請做客,不得不說也是膽大包天。

烏菱身著緊身衣裙,前凸后翹火辣身材盡顯,扭腰擺臀輕盈走去,魅惑十足。

「不好意思,我不喜歡你。」小鵬皇回頭,嘴角噙笑,張狂出自自然,「雖然我不怕你渾身是毒,還是討厭蜘蛛,滾遠點,你不配入我後宮。」

烏菱一愣,笑容再也沒有,憤怒臉色鐵青。

小鵬皇玩味,根本不當回事,在人家的地盤,還是這麼肆無忌憚,目中無人。

烏菱咬牙,心底滿是殺意,這個人還是她特意邀請的,竟然羞辱她。

在她看來,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何況還是這麼一個強大的朋友,聽聞蝶舞等人吃虧,她不知多開心。

此人不是好色,覬覦天下美女嗎,她自認絲毫不差,她就喜歡強者……竟然敢這麼對她。

「小鵬皇,真以為在我妖域能無法無天了。」烏菱冷哼。

「你敢威脅我?」小鵬皇冷眼銳利,倏然消失,說動手便直接動手,六親不認。

烏菱嚇了一跳,不過她也早有準備,跟著天空轟隆,有人已經攔住小鵬皇。

速度再快也只是化境,虛天層次戰力,道境速度可是十倍虛天起步的,都堪稱妖祖,有妖祖出手。

「哈哈,來得好,正愁沒有對手一戰。」小鵬皇反而大笑,戰意如狂,毫無懼色。

小鵬皇主動再殺,對面輕哼,轟然交手,天空身影交錯,最後小鵬皇翻退,大笑著離去。

「今日戰的爽快,老頭,為了報答你,等我再進,我會來殺你的。」小鵬皇揚長而去,狂傲霸道。

下面烏菱臉色陰沉如水,毒霧瀰漫著,這次是她最臭的一步棋,本想結交個強者,還為敵了?

不是她算計不夠,是此人桀驁不馴,無法無天,根本是個瘋子。

那個妖祖也沒有追上,小鵬皇肯定還有底牌,不得不說他確實有張狂本錢。

屋內,千星還在修行。

****** 本想先恢復,平定心境,慢慢修行,哪知有了感悟。

之前和小鵬皇交手有所靈感,千星沉浸道法中,一片空靈。

大道無邊,玄妙的很,太多想要抓住。

院內,蝶舞捧著小臉,她都修鍊累了,百無聊賴,千星還是沒有出來。

「妹子,你都快成望夫石了。」外面胖鳥他們又來。

「哼。」時間久了,蝶舞都懶得多說,輕哼一聲,沒有搭理他們,動作都未變,不知想什麼,或者根本是在發獃。

「星哥怎麼回事?」

「不會真出事了吧。」

「胡說八道。」蝶舞有了反應,瞪向幾人,接而再次轉頭髮呆。

「咦?星哥,你終於出來了。」

「你修鍊結束了。」

蝶舞頭也不回,「還想騙我,沒事都趕緊走,不要打擾我們修鍊。」

「哈哈哈……」幾人根本沒有聽到,還大笑著跑上去,蝶舞狐疑轉頭,接而愣住,真是千星。

「老大。」滾犢子也跑上去和千星熊抱。

眾人哄鬧過後,一起走回,看向還在發愣的蝶舞。

「小舞,我們兄弟都抱過了,該你了哦。」

蝶舞小臉一紅,低下了頭,接著發現不對,她心虛什麼,「千星,你傷勢好了嗎,怎麼這麼久?」

「沒事了,看來你們也都好了吧。」千星笑道,心境早已平復。

上次大敗,頗為恥辱,敗了就是敗了。

繼續努力,這次有所感悟,他進步很多,千星覺得應該比曾經見過的九重天巔峰都強了,或許已經達到那兩個女人當時的層次,不入星辰榜應該也能接近。

他的槍道提升,雖然無涯意境沒有再抓住靈感,結合這次戰鬥,還是悟出很多,千星已經開始橫渡大道海洋,不再是剛剛邁入海洋門檻,他已經進入淺灘,還走出很遠,摸索很多,心中浩蕩。

惡魔總裁別追我 現在應該屬於道之初期,不再是觸及門檻。

他都能感覺到,心潮澎湃。

有很多想***回槍第七式也有雛形想法,要不了多久便能創出。

還有心魂力,心中堅毅高遠,心魂也再進,快要到三重巔峰。

聖體自然也會隨著實力而精進,聖體進步,速度力量都會一起提升。

千星心情不錯,或許現在還和小鵬皇有差距,他早晚能趕上,不算昏迷的時間,他才修鍊多久。

「你們都在這裡幹嘛,怎麼不出去參加盛會,與人切磋好處還是很多的。」千星問道。

幾人面面相覷,一時間氣氛有些古怪。

「怎麼了?」千星疑惑。

「千星,盛會都結束了。」蝶舞小聲說道。

「啊,結束了?」千星輕呼,摸了摸鼻子,頗為鬱悶,「我這是錯過了?」他還期待著與人交手,穩固境界,繼續悟出更多心中疑惑呢,實戰出真知,這結束了?

他修鍊了多久?

「你都修鍊一個多月了。」蝶舞道。

「是啊,你不知道我家妹子多擔心你,天天來這兒守著你,都快……」

「閉嘴。」蝶舞嬌哼打斷。

千星輕嘆,竟然是這樣,期待的盛會還沒經過熱鬧高潮,他算是一覺睡過去,還真夠可以的。

再看蝶舞,千星有些不自在的撓了撓頭,最難消受美人恩。

「沒事就好,這樣的盛會以後還有。」蝶舞說道。

「沒錯,大陸經常都有各種盛會,都是一些高手閑的蛋疼弄得……」胖鳥說道。

蝶舞輕啐,大為鄙視,都說的什麼,那是交流好不好,結識朋友,大家共同進步。

「老大,你修鍊這麼久,到什麼層次了,能不能入星辰榜?」鶴二問道。

一群人都看去,很好奇。

「不知道,應該不能吧。」千星搖頭,修鍊沒有僥倖,他原本增進很多,在和小鵬皇交手中都有進步,不差蒼井了,但距離星辰榜還有很大差距,現在應該還是接近。

千星看向大家,都有進步,一個個氣勢不凡。

這段時間他們時而上台切磋驗證,回去修鍊也很勤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