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蒼破斬猛地劈出,那男子的殺魂也瞬間透體而出,擋在身前,梆!蒼破斬沒能砍傷他們,卻把他們的火把弄滅了,身後的兩人肩膀上各自扛著一個昏過去額人,此時他們隨手將那兩人扔在地上,應對眼前的事情。

火把一滅,四周又一次陷入漆黑,但是對於等待已久的葉天他們,卻沒有絲毫阻礙,剛剛火把亮起的時候,這些人已經記住他們位置,此時火把一滅,三十多人立刻起身從兩邊飛撲而去。

葉天知道這些人雖然修為丟了,但是修士的體質本就強於常人,還有他們打鬥的技巧不會忘記,所以利用人多的優勢還是有可以和他們一戰的。

神龍教的人被嚇了一大跳,這些被捆著這裡的人一下子怎麼全脫身了,但是他們沒有時間思考這個問題,因為一道接一道的人影全都砸在了他們身上。

常言道亂拳打死老師傅,這種情況下,他們一時也沒反應過來,被困在這裡多日的修士帶著無盡的怒火,亂拳朝著他們砸來,你一拳我一腳,打得他們翻不過身來。葉天拿出火摺子點亮了牆壁上的油燈,感覺這已經佔了上風了,這時候要是可以幹掉他們幾個,那這些人就能自己往外面逃了。

然而葉天還是太低估殺尊巔峰的實力了,那幾個人被按在地上亂揍一通,此時終於緩過勁來,「啊!」一人發出一聲怒吼,一道勁氣襲來,將他身上的人一下震開到了兩邊。

那人立即起身,殺魂出體,一道飛輪從他身體里飛了出來,沿著周圍飛去,那些沒有修為的修士立刻被飛輪撞飛在地,他們的胳膊和胸口露出一道齊刷刷的傷口,那是飛輪割傷的。

而他起身之後,也立即將自己的同伴身上的人斬殺在地上,形勢瞬間扭轉,葉天忽然喝道:「別打了,往外面跑,我拖住他們。」

葉天握起影虎刀向著那人便砍去,那人架起飛輪,擋住了影虎刀的刀刃,那人驚訝地說道:「你怎麼會有修為?你不是被我們抓緊來的!」

葉天沒回答他,地上那些受傷的人飛快地從地上爬起,向著隧道外面跑去,其他人也一窩蜂跟著往外面跑,地上那幾個原本被按在地上打的人立刻翻身爬起來,罵道:「嗎的,打了老子就想跑?」

葉天見那些人已經跑光了,立刻一刀斬在他們頭頂的石道上,這裡處於地下,挖出的隧道兩邊都有木頭支撐著,防止坍塌,只要砍斷那根木頭,這裡就會出現落石甚至垮塌,果然,那根木頭被葉天得而殺魂一刀斬斷,頭頂接二連三的掉下石塊,那幾人急忙往後退,葉天趁機一轉身溜之大吉了。

身後還斷斷續續傳來叫罵聲,葉天本就穿著夜行人,這洞里的光線忽明忽暗,很快他們就看不到葉天影子了,而葉天卻根本沒打算離開這裡,他要去尋找進入無極魔淵的入口,他剛剛故意讓他們看到自己是往隧道外面跑去,其實他已經繞回了隧道深處,繼續往裡面走去。

這樣正好,他們辛苦抓來那麼多人,肯定捨不得讓他們跑掉,他們肯定會將注意力集中在那些人身上,而沒有功夫來隧道深處抓自己,葉天心裡暗自竊喜,這樣也算是一石二鳥了,既能救人,還能幫自己大忙。

那些聲音漸漸傳遠,葉天估計他們都去抓那些逃走的人了,神龍教的礦場戒備也是十分森嚴的,那些人能不能逃出去就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

葉天繼續朝著無極魔淵的方向往隧道深處走去,這裡隧道似乎已經被完全荒廢了,所以沒有任何油燈照明,葉天確定四周沒人後,便拿出火摺子照明。

這裡的隧道只剩下單獨的一條,不像之前那樣四處交錯,這裡是沒有開採的源石,還是因為接近無極魔淵的緣故,所以才這樣,葉天順著隧道緩緩走著,走了很遠之後,前面忽然沒路了,這條隧道一下子到了盡頭。 「怎麼會這樣?」葉天舉起火摺子往前面看去,他面前的一處亂石,這裡很明顯是因為坍塌將這裡堵塞了,難道是因為坍塌了,所以神龍教的人就放棄了這裡?去開採另一面了?葉天小心地猜測著。

他爬上這堆亂石,想要試圖傳過去這裡,剛剛走上這裡,腳下忽然升騰起一道金色的法陣,亂七八糟的符文從地上飛起,葉天沒想到他們會在這裡布置法陣。

葉天看了看腳下額法陣,緊接著葉天恍惚聽到了這條隧道前方傳來了匆匆奔跑的腳步聲,「不好,肯定被他們發現了!」葉天跳下那堆亂石,這裡也成了一個死胡同,神龍教的人要是下來堵他的話他無路可逃。

他打量著這處塌方,這裡他的地方並不太厚,自己憑藉兩道殺魂,或許可以從這裡挖過去,看看後面通向哪裡,葉天憑著自己的記憶,他走下來的距離已經很接近無極魔淵了,或許這條通道就是通向那裡的。

葉天站在亂石之上,忽然無比堅定地打算挖開這條通道,蒼破斬!葉天的刀殺魂飛快地向前斬去,砰!這裡出現一道豁口,葉天控制著刀殺魂又飛快地補上幾刀,那裡很卡便挖出一道口子,再加把勁,,葉天祭出了劍殺魂,兩道殺魂一前一後飛快地在牆上挖著,很快一道一人可以通過的小洞,便形成了。

葉天繼續挖著,將火摺子插在牆壁上照明,不斷有泥土被刀殺魂帶出,這處塌方居然就這樣被葉天挖通了,葉天帶著喜悅往洞里看去,一團呢黑乎乎的東西卻從洞里涌了出來,瞬間將火摺子淹沒了,葉天感到一絲不對勁,急忙又從身上拿出一根火摺子點亮,被挖通的那裡湧出一團團黑霧,蔓延而來。

葉天吃了一驚,這不是那無極魔淵里的黑霧,這些東西居然還會像水一樣流動,葉天知道這種東西會將阻撓人通過,那他挖通的這個洞就沒有任何作用,葉天嘆了口氣,「怎麼會這樣?」

葉天開始往回退去,不想碰到這些東西,這時他的背後傳來火光,幾道人影匆匆跑來,見到葉天便破口大罵道:「臭小子,果然是你!」這些人便是剛剛和液體交手的人,他們此刻臉上還是鼻青臉腫的,這都是剛剛被那些人打傷的。

葉天拿著影虎刀,心道這下不好,這些中年人都是神龍教的殺尊巔峰的讓你,自己這次該怎麼離開這裡,他們只看了葉天一眼,就被葉天腳下的那些黑霧給吸引了注意力。

「臭小子!你是不是把這裡挖開了?」

葉天倒很坦然地問道:「對啊,這後面是不是無極魔淵?」

「你有病啊!知道這後面是無極魔淵你還挖開這裡!」

轟!他剛說完,葉天背後忽然傳來一聲巨響,葉天剛剛挖開的那裡好像洪水決堤了一般,一大團黑霧猶如洪水從後面噴涌而出,朝著這裡湧來。

「往後退!快把這裡堵住!」那人沉聲說道,一道巨大的飛輪從那人體內祭出,朝著隧道上方就砍去,似乎想把這裡弄塌,堵住這裡。

葉天急忙向他們跑去,他可不想被活埋在這裡,見到葉天朝著這裡飛來,那飛輪也沒有阻止他,任他過來,但是那人身後兩人卻忽然伸手朝著葉天抓去。這樣和兩個殺魂境界的高手貼身肉搏很難討到好處,但是葉天別無選擇。

那兩人本打算祭出殺魂直接擊殺掉葉天,但一人說道:「這小子也是修士,活捉了他,咱們以後就少抓一個人。」

兩人便一起運起內力朝著葉天逼去,葉天揮起影虎刀朝著那兩個人砍去,那兩人卻靈巧閃過,一人抓住了葉天的一條胳膊,葉天奮力一掙,但是那兩人卻不知道用了什麼指法,點在了葉天胸口之上。

葉天立刻感到一陣無力感,兩人立刻反手鎖住一人拿出一顆丹藥便要往葉天嘴裡丟去,葉天知道這便是那些人說的丹藥,只要服下,自己修為就會被封住,葉天死不張口,一人踢在葉天的肚子上,葉天吃痛之下,那人一把掐開葉天嘴巴,將丹藥按了進去。

「咕咚!」葉天被迫吞下了那枚丹藥,那枚丹藥在葉天身體漸漸散發出藥效,葉天感覺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從身體里傳來。

感覺到液體的力氣越來越小,那兩人緩緩地放開了葉天,任由葉天癱倒在地上,開始幫助另外一人破壞這裡的洞穴。葉天腦子裡漸漸開始昏昏沉沉,殺魂什麼的都自己收回了體內,葉天彷彿已經預想到了自己的後果,他用盡自己最後一絲力氣,將丹爐和影虎刀從空間戒指中轉到了半神格里,做完這件事情葉天才放心地昏了過去。

轟隆隆!一道道碎石從他們頭頂落下,掉落下的碎石很快就將這條隧道堵住了,一人扛起葉天便往上面走去,他們一行人慢悠悠地離開了這裡。

「這小子真是氣人!給我們闖下這麼大的禍,要不是他還有有點用,老子非得把他剁碎了喂狗!」

「那些人都抓回來了嗎?」

「都抓回來了,沒有修為,他們跑不出去的。」

「都嘴嚴點,把這件事情壓著點,別讓上面知道這件事情。」

「放心,我們知道。」

葉天再次蘇醒過來的時候,他正躺著一座石牢里,周圍都是那些被抓回來的人,見到葉天醒來,一人好心地問道:「小兄弟,你醒了!」

「這裡是哪裡?」葉天慢慢從地上爬起來。

那人道:「他們把我們換了個地方關,這裡是一處石牢,不過這樣也比原來好多了。」

葉天起身打量了四周,這裡是地下的一處石牢里,和那條隧道差不多,只不過門口多了一道鐵門,門外還有幾人坐在那裡看著他們,防止他們有什麼大動作。

葉天輕輕握了握拳頭,身上那股力不從心的感覺已經消失了,但是此時她絲毫感覺不到自己的內力,連自己的殺魂都無法凝出。 葉天又檢查了自己的隨身物品,果然,手上的空間戒指已經被他們搜走了,這是葉天意料之中的事情,還好他將丹爐和影虎刀轉進了自己半神格里,他們給自己服下的丹藥是散功丹,這種丹藥可以暫時將人的修為完全散失一段時間,等到藥效過去之後,修為就會回來,並不會廢掉。

這種丹藥是五品丹藥,用來關押一些修為高深的高手,這樣可以防止他們逃脫,葉天看了看石牢里的人,這麼多散功丹也真是大手筆,他們抓這些修士到底做什麼呢?葉天已經開始做逃走的打算了,這種散功丹藥效會漸漸散去,只要在他們第二次服用這丹藥之前逃離這裡就好了。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人被扔進來,還有到了飯點,他們也會送點饅頭和水進來,就這樣大約過了三天,這裡已經關了將近五十人,這次上次抓他們來的那些人露面了。

「諸位來自大陸各地的朋友們,我們神龍教這次請大家來並沒有惡意,而是想請你們幫個忙,所以才用這種方式把你們請來。」抓他們的那個中年人恬不知恥地在鐵門后說道。

石牢里的人紛紛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但是誰也沒有出言拆台,畢竟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葉天靜靜地看著他們,看他們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那中年人又說道:「今天諸位吃好喝好,明天就得請諸位幹活了,咱們神龍教在下面挖出了一道靈石礦脈,但那些靈石實在是威力巨大,普通人難以承受靈石的之威,就死在下面了,而咱們修士的筋骨都是受過錘鍊的,所以只要你們幫我們將那些礦脈開採完,你們自然就可以離開,日後江湖之上,你們還是我們神龍教的朋友。」

葉天皺著眉頭,原來是這樣,神龍教的人居然想抓修士幫他們挖礦,但是這源石礦脈肯定不簡單,所以才會抓修士來,而且葉天相信他們這些人很難活著挖完這條礦脈,鐵門外的中年人所說的話都是騙人的鬼話,說不準最後還會被殺人滅口。

那中年人說完之後,便命人將一些好酒好菜擺在鐵門外,讓他們自己取來喝,應該是為了收買人心,但是那些修士被困在這裡粗茶淡飯的已經很久了,見到有酒紛紛搶來就喝,也不管那麼多。

葉天靠在最裡面的牆壁上休息,他並沒有心情喝酒,他在想如何能夠逃離這裡,剛剛和他說話那人卻拿著一壺酒,走了過來。

「小兄弟,給你!」那人說道,葉天接過那壺酒,飲了一口便放到了旁邊,那人問道:」喝吧,這可是上好的酒!」

葉天回答道:「被困在這裡沒心情喝酒。」

那人達大地喝了一口,說道:「多謝你上次救了這裡的所有人,雖然我們沒有逃出去,不過大哥我得敬你一杯!」

說罷他便飲了一口,葉天也跟著喝了一口,他又問道:「還沒請教小兄弟怎麼稱呼?」

葉天回答道:「我叫葉天,你呢?」

「我叫范陰,我長你幾歲,自稱你大哥也不為過吧!」

葉天深吸了口氣,說道:「隨便!這都已經不重要了。」

范陰靠在牆上又喝起了酒,他似乎和葉天很投緣,他勸道:「趕緊喝吧,明天他們就讓你去幹活了,現在不喝,明天未必有命喝,那地方可不是活人去的。」

「嗯?」葉天扭頭看著范陰,說道:「你好像知道他們要我們去幹什麼。」

范月到:「大哥我當然知道,我可跟你們不一樣,我也算半個神龍教的人。」

葉天看著他,說道:「你什麼意思?」

「嗝!」范陰打了個酒嗝,說道:「我本來是神龍教的打手,就是在上面給他們辦事的,大哥我也是殺皇巔峰的高手,但是不小心得罪了人,那人給我穿小鞋,就把我和你們弄一起了。」范陰說完就鬱悶地喝起了酒。

葉天問道:「你是這裡的人?那你應該很熟悉這裡啊,那你昨晚怎麼還沒逃走?」

范月到:「這裡哪有那麼容易逃走?這嶺北古礦都是一群吃人不吐骨頭的傢伙,我這也是跑這來躲通緝,才進了他們這裡,早知道這樣我還不如回西秦去呢。」

葉天又問道:「那他們要我們去幹什麼啊?」

范陰似乎也知道自己這次難逃一死,他便說道:「這地下開礦,挖到了一些奇怪的東西,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那些干苦力的下去了就死在下面了,聽說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吸成了乾屍,沒有一個活著上來,神龍教的人說那些人體質太差,就開始在外面抓那些落單的修士,咱們這些人的身體雖然經過錘鍊,比平常人強許多,但是我看啊,也未必能活著上來。」

葉天安息思索,果然是這樣,難怪神龍教的人要讓他們服下散功丹,而不是直接廢掉他們的武功,廢掉修為的人因為身體受損還不如平常人,神龍教的人便是讓他們這些修士替他們賣命。

下面到底是什麼,誰也說不清楚,葉天打算到了下面見機行事,應該能躲過一劫,他忽然又問道:「范大哥,聽說你們這裡挖了一條能通往無極魔淵的隧道?」

「無極魔淵?死人淵?」

「對,這裡可以進去死人淵裡面嗎?」

范陰飛快地搖頭道:「那死人淵只有四人和女的能進去,即便有活的女的進去了,但是也從來沒有出來過,誰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樣子。當初神龍教的人確實想挖進死人淵淵里看看下面是什麼,但是聽說他們挖開了一條通往死人淵里的通道,但是死人淵里的黑霧湧進來,把那些人全部困在隧道里,活活困死了,所以他們只能把那條隧道封了。」

葉天聽了,臉上露出無比失落的表情,這條神秘出現的無極魔淵到底是怎麼形成的,林天雪到底是生是死,如果進去裡面的人都無法出來,那林天雪是不是會被永遠地困在裡面? 范陰看到葉天失落的樣子,問道:「小兄弟,你不會就是為了想進死人淵才來這裡的吧?那你可就虧大發了!」

葉天拿起酒罈子,大大地飲了一口,以解心中的苦悶,沒想到身為九幽殺神的他還會遇到這樣無力的時候,范陰和他兩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喝完了一壇酒,兩人喝醉了各自躺在一邊睡著了。

第二天,便有人來叫他們,十幾名殺魂境界的修士拿著各自的武器站在鐵門外對著他們呼來喝去,讓他們快點起來跟著走,五十人的隊伍緩緩地走在隧道里,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神龍教的人給他們配著鐵鍬和鐵鎬之類的器具,讓他們扛著往隧道下面走去,那些負責看著他們的修士一個個殺氣騰騰,這些人也迫於威勢之下,一個個按照著他們的命令行事,隧道越走越深,昏暗的油燈忽忽閃閃,彷彿隨時會滅掉一般。

葉天扛著一柄鐵鎬走在隊伍中間,真是沒想到有朝一日居然會來幹這種事情,隧道漸漸走到了盡頭,那裡是一處已經開好口的巨大石室,兩邊便是要采出來的源石。

「你們都進去!把下面的源石全部挖出來,誰要是敢私自攜帶,殺無赦!」

那些人唯唯諾諾地走進下面,地上已經橫七豎八地躺著幾句瘦弱的屍體,這些都是那些死在這裡的苦力,也沒人給他們收屍,身為行走江湖的修士,誰的手上都或多或少都沾著血,所以他們並不害怕這些屍體。

但是詭異的是這些源石十分特殊,顏色隱隱發綠,在火光的照耀下十分詭異,葉天一邊用鐵鎬將這些源石刨下,一面思索哪種源石是綠色的,紅色的火靈石,黃色的土靈石……似乎並沒有哪種源石是綠色的。

假如這些不是源石,那神龍教的人挖這些有什麼用呢?葉天偷偷瞟去,神龍教的人都站在靠近出口的位置,似乎不願意深入到這裡面。

「快乾快乾!別偷懶!」

葉天看著眼前的綠色源石,忽然感到一陣心悸,似乎源石裡面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看,他的知覺一向很敏銳,他飛快地往後退了幾步。

神龍教的人看到葉天的反常舉動立刻喝道:「你!幹什麼呢!趕緊幹活!」

葉天指著牆說道:「這裡面有東西!」

葉天的話一出,其他人的臉色一變立刻騰騰往後退去,遠離那面牆,神龍教的人喝道:「瞎說什麼呢?有什麼東西?趕緊給我幹活,小心今晚我餓你一頓!」

葉天從他的眼神里看出了那人難以掩飾的慌亂,他肯定也知道這裡有古怪,所以故意隱瞞,葉天拿著鐵鎬,到了另外一面去扒這些所謂地源石。其他人將這些源石裝進礦車裡,送到上面去。

就這樣一車一車地幹了一天,雖然沒有人死亡或者受傷,但是那種詭異的感覺一直纏繞在葉天心裡頭,整整幹了一天,他們這些人又被送回到那石牢里去休息,這次沒了好酒,就是一些簡單的饅頭和水。

范陰靠過來問道:「你今天怎麼了?有什麼發現嗎?」

葉天喝了口水,說道:「那牆裡面有東西,而且那些綠色的石頭不是源石,神龍教的人挖這些東西幹嘛?」

范陰搖頭說道:「鬼知道他們在幹什麼?不過還好,今天沒有死人,你見了地上那些屍體了嗎?能不能看出他們是怎麼死的?」

葉天仔細回想著當時自己腳下的那具屍體,那人的屍體瘦的皮包骨頭,眼睛里滿是驚恐地神色,屍體的表情記錄了他死之前看到的最後一樣東西,看他驚恐地樣子,他臨死前看到了什麼呢?

葉天搖搖頭說道:「看不出來,肯定是被什麼東西給吸乾的。」

范陰靠在牆邊,說道:「看這個樣子,咱們這些人說不準可以活著幹完這些活,說不準能活著離開。」

葉天說道:「你居然會相信他們的鬼話,他們挖這些東西肯定不一般,他們是不會讓我們把這個秘密帶出去的。」

范陰搖了搖頭,靠在牆邊睡著了,第二天的工作量比第一天大多了,神龍教的人似乎見到這次沒有死人,所以十分放心,那面綠色的石牆在一點一點減少,而那種被人盯著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

葉天感覺這裡面一直有東西在盯著他,並且隨時準備撲出來一樣,第四天,在葉天身旁幹活的人忽然一陣抽搐,被吸附在了牆上,葉天急忙扭頭一看,那人身體一股奇怪地力量引導著,他的身體在飛快地消瘦。

「啊啊啊!啊啊!!」那人發出痛苦地叫聲,神志似乎都已經混亂了,其他人丟下工具,紛紛向後退去,如今他們沒了修為,遇到這種事情也只能僅求自保。

神龍教的讓冷冷地看著這幅場景,絲毫沒有阻止的打算,葉天忽然掄起手裡的鐵鎬朝著牆壁上的人打去,想要將他救下了。但是鐵鎬的力量微乎其微,根本不能起到什麼作用。

很快那人的身體漸漸枯槁,變為一具乾屍,從牆上滑落,其他人驚恐地向門外涌去,想要逃離這裡,但是神龍教的人立即祭出殺魂,將他們堵在門口,大聲喊道:「都給我回去幹活去!誰都不許離開!」

「我不幹了!這裡有怪物!」一人達聲吼道。

神龍教的人毫不猶豫飛起一道殺魂,朝著那人斬去,那人來不及躲閃,便被殺環斬為兩段!

「現在,誰還不想幹了,說出來!」那人冷冷地說道,現場一片寂靜,眾人望了望地上的那乾屍和剛剛死去的人,心裡油然而生出一股絕望感,無論怎樣,結局都是一個死,只是時間的早晚不一樣而已。

「退回去,把那面牆挖開,把那些源石都挖出來!」那人又喊道。

但是葉天他們對那裡已經留下了深深的恐懼,不敢靠近那裡,神龍教的人見狀,立刻紛紛上前,祭出殺魂不斷恐嚇他們,這些人才不得不靠過去繼續幹活。

葉天看著地上的乾屍,又看了看其他人,忽然感覺到這些人比之原來都消瘦了許多。 這裡沒有鏡子,葉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變了樣子,范陰推著一車礦石送了回來,即便他們被迫還在挖著這些石頭,但是所有人對那面牆的方向都保持著一段距離。

剛剛那人死得無比蹊蹺,誰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卻不得不待著這裡繼續幹活,氣氛變得無比的壓抑,范陰低頭說道:「小心點,離那裡遠點。」

葉天小聲地回答道:「你有沒有覺得這裡的人都變得十分消瘦?」

范陰瞟了一眼四周的人,回答道:「你這不廢話嗎?每天吃的還不如豬,卻要干那麼多的活,不變瘦還能變胖啊?」

葉天認真地說道:「變瘦是正常,但是我們才幹了四天的樣子,就瘦成這樣,實在是太離奇了。」

范陰說道:「瘦就瘦吧,這都不重要了,反正早晚都會死在這兒。」

對於這種悲觀的人,葉天也不想多費口舌,他猜測這牆裡面有東西一直在吸收他們的元氣,每個人都有精氣神,這種東西看不見,需要一些特殊的法陣才能聚集起來,在這裡待的越久,便越危險,他不能等待散功丹的藥效消失了,也許他們這些人根本活不到散功丹藥效消失的那一天。

葉天一邊假裝幹活,一邊開始思索對策,如今他們修為消失,想要殺掉這些看守,就得借用其他人的力量了,比如牆壁里的這些東西。葉天至今都不知道牆壁里的究竟是些東西,威力有多大。

一天的時間又過去了,眾人又一次回到了那石牢里,葉天仔細盤算了一下,他的半神格里有影虎刀和丹爐還有九紋虎,只要能殺死那些個殺尊巔峰的看守,他就可以乘著九紋虎逃離這裡,而如何才能借刀殺人將這些看守殺死呢?

第五天,他們來到那處石室里,前面的人看著牆面不由得愣住了,昨天他們離開的時候這裡還是好好的,今天來了之後,牆面是卻莫名其妙地多了好些洞口。

「這是誰幹的?」

「好奇怪啊!」

眾人心裡本就十分害怕,看到這樣詭異的事情更加害怕了,葉天悄悄看過去,牆上昨晚出現了十幾個一人達小的石洞,地上散落著那些石頭,顯然洞口是從里往外打的,看樣子,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跑出來了。

神龍教的讓你見到這番場景,先是一愣,隨後又喝道:「都獃獃愣著幹嘛,趕緊幹活!」眾人無奈地拿起傢伙,無精打採的鏟著石頭,葉天舉起鐵鎬,往那牆上一刺去,鐵鎬一下子刺進了裡面,裡面貌似是空的,這裡僅剩下一道空殼。

眾人七手八腳地將這些空殼全部鏟碎,裝進了礦車裡,葉天則仔細看著牆壁里留下的那些形狀,那些空出來的地方恰好是一個人形躺卧的形狀,而看這裡的空擋,葉天不禁毛骨悚然,這裡居然睡著這麼多的人。

他們是人嗎?被封在這裡不會被悶死嗎?還有這些人為什麼要在他們走之後才離開,這是偶然嗎,假如他們白天碰到這些傢伙會怎樣呢?

其他人倒是沒有葉天想得這麼多,他們或許真的相信幹活這些活,神龍教的人會將他們放走,由於有空出了許多地方,他們的進度一下子加快了許多,然而好景不長,他們挖完了這裡,那種被人盯著的感覺又一次回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