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蓬”。

都天神煞大陣中的大巫身體炸裂。大陣也沒有辦法維持下去,盤古真身帶着不甘的怒吼聲慢慢的消失在這個空間。

周天星斗大陣失去了盤古真身的壓制,重新發揮出威力,星光瀰漫下,妖族的實力暴漲,雖說單個的妖族還不是巫族的對手,但是原本需要幾個甚至數十個才能和巫族對抗,現在只需要一半的人數就可以對抗巫族。這種戰鬥力急劇的提升,讓巫族的死傷數字一下子漲了上來。

巫族的巫人顯然不甘心就這樣失敗,一個個身受重傷的巫人,猛地撲向對手,在妖族的人羣中自爆。雖然這種行爲給妖族帶來了極大的傷亡,但是祖巫們的心中已經開始絕望了。

巫族不同於人類和妖族,他們隨談個體實力強大,但是生育的也極爲困難,和妖族比拼數量,根本就是自尋死路。剩餘的十一名祖巫聚在一起,不知道說着什麼,隨後一個個神情嚴肅的撲向周天星斗大陣。

方毅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他有點不忍心的閉上了雙眼,不過他又再次張開了雙眼,這是歷史的時刻,這是巫族和妖族的生命悲歌。

“哄哄哄。”連續三聲劇烈的爆炸出現在周天星斗大陣中。

祖巫自爆的威力遠遠超過了普通的巫人,就算是洪荒三大陣之一的周天星斗大陣也承受不住,再有主持大陣的帝俊也是法力耗盡,只是勉強維繫着大陣的運行。

接着,又是三個祖巫從大陣破開的地方疾飛而入,毫不猶豫的引爆了自己本可成活到宇宙盡頭的神魔之軀。

飄蕩在空中的河洛圖書上裂開了絲絲的裂縫,這存在於開天之時的靈寶也在爆炸中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周天大陣沒有了鎮壓的寶物,天外天外射來的星光形成的光柱也慢慢的變細,最後消失掉。

這一下,都天神煞大陣和周天星斗大陣都失去了效力。戰場又回到了原本的形勢。

雖然帝俊已經沒有多少的法力,但是太一還保存着一定的實力,這時正是他大發神威的時候。

連連的敲動東皇鍾,一道道白色的音波肉眼可見的掃向剩餘的五個祖巫。

剩餘的祖巫焦急萬分,要是讓帝俊恢復了法力,兩人聯手之下,只剩下一半還不到的祖巫絕對不是他們兩兄弟的對手。他們豁出性命一半瘋狂的攻擊着對手。

太一一個人也承受不住五個祖巫聯手的攻擊,只能把東皇鍾召喚回來,抵擋祖巫的攻勢,只有在有祖巫想要繞過他去攻擊帝俊的時候才擊出一道音波。他現在全力防守,想要爲帝俊爭取恢復的時間。

在五個祖巫的攻擊之下,就算有了東皇鐘的保護,太一還是受到了傷害,只見他頭髮散亂,英俊的臉上血色一片。

處於五個祖巫圍攻之下的太一奮起餘勇,連續的發出數道音波,把衆人逼迫開去,猛吸了口氣。他的身體上無數火焰閃動,把他的全身包裹在了裏面。

一聲清脆的鳥鳴聲傳遍戰場,一隻體型龐大的三足金烏從火焰中出現,熊熊的太陽真火帶着無窮的熱量,灼燒着四周的物品,天空中彷彿出現一個太陽,只是這太陽也離得太近了。

地面在火焰的照射下急速乾枯,水汽被完全的蒸發,地面很快因爲缺水而開裂。

三足金烏仰首向天,一道烈火猛地從他的嘴裏面噴射出去。

五祖巫中的共工一揚手,足下的兩條黑龍張開大嘴,兩股清泉射出,水火在空中碰到了一起,隨即毫無聲息的消失在空中。

一團黑氣裹住了現在五個祖巫中唯一的女性——玄冥。黑氣散去,一隻渾身骨刺的巨大凶獸猛地撲出,直逼還在噴火的金烏。

不過她一個人顯然不是太一的對手,金光一閃,白色的音波擊中玄冥,折斷了不少骨刺。玄冥不管不顧,絲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傷,繼續撲向太一。其餘四人急忙催動法力,攻擊太一,好讓玄冥近身作戰,巫族最出色的就是他們強壯的身體和出色的近戰技巧。

乘着太一躲避法術之際,玄冥快速來到太一的身邊,身上的一根根骨刺也猛地射了出去。

太一手忙腳亂的躲避着他們的攻擊,冷不防之下,被玄冥抱住了自己的身體,他倒是並不擔心,因爲抱住他的是玄冥,而不是共工,相信自己太陽真火催發之下,玄冥根本就限制不了自己。

紅色的火焰閃過,太一慌亂了起來,玄冥根本就不管自己的身體正在被太陽真火猛烈的灼燒。

一聲聲的慘叫從玄冥嘴中傳出,不過她還是緊緊的抱住太一,身上的骨刺不斷長出,隨即落在太一的身上,一股股的毒水也隨着骨刺從尖端進入到太一的身體裏面。

一旁的帝俊也顧不得自己還只是恢復了一半的實力,急忙錯動破損的河洛圖書,向玄冥打去。

半空中的四個祖巫似乎有了一絲錯愕,停下了手中的法術。

抱着三足金烏的玄冥扭過頭來,醜陋的腦袋上,一雙青色的眼睛中流露出一絲絲的不捨,她緊緊的盯着昔日的夥伴,隨即閉上眼睛。

帝俊路出駭然的神色,他想以最快的速度感到太一的身邊。

但是玄冥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只見她的身體急速膨脹,很快就到了和太一相差無幾的大小,要知道,玄冥原本只有三足金烏的三分之一大小。

玄冥再次扭過頭,望了祖巫們一眼,眼神中充滿了決絕,和對未來的希望。

“哄。”

又一朵蘑菇狀的煙霧升起,這次的爆炸沒有以前幾次駭人,但是他的意義絲毫不下於它們。

我擦,來不及了,先傳上2000字。 帝俊快速來到爆炸的現場,手中殘破的河洛圖書亮光一閃,太一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只是太一的外形實在是不好,金烏的兩個翅膀已經摺斷,無力的垂在身體的兩邊,黝黑的肌膚上遍佈紅色的血液,懸掛在他頭頂的開天三寶之一的東皇鍾也受到了極大的損傷,金黃色的鐘身色澤暗淡,更有幾條細微的裂紋出現在上面。

四位祖巫眼睜睜的看着玄冥爲了最後的勝利,引爆了自己,重傷了妖族巨頭太一,強忍着心中的悲痛齊齊衝了過來,圍住帝俊和太一一陣狂攻。

受傷的太一無力的捲縮在帝俊的保護之下,努力想要掙扎着站起來,爲兄長抵擋巫族的最後攻擊。

帝俊一邊護着兄弟,一邊還要抵擋祖巫的攻擊,才恢復了一點的法力很快就消耗完了,殘破的河洛圖書也再沒有原本的威力,而組成周天星斗大陣的三百六十五個妖族最強大的妖神,也在大陣被破的反噬之力下灰飛煙滅。他的心中暗歎一聲,還是失敗了,難道妖族的崛起真的是那般的困難?

一股強烈的不甘出現在他的心頭。不,我不甘心,我要爲了妖族做最後的努力,帝俊的心中怒吼。

河洛圖書光芒一閃,太一被他送到了戰場的遠處,比太一更加狂暴的火焰出現在帝俊的身體周圍,到了最後的時刻,帝俊也回覆了自己三足金烏的本體。

祖巫們毫不畏懼的任由火焰在自己身上灼燒,其中祝融受到的傷害最少,畢竟他是火之祖巫,天下控制火焰最出色的人,對於帝俊吧太一送走他們也不是太在意,他受的傷勢很嚴重,不是短時間內能夠恢復的。

不過祝融感到了一絲絲的不對勁,帝俊激發的火焰也太狂暴了,火焰能量的暴動應該超出了帝俊的控制能力。他想幹什麼?

隨着帝俊彙集的火焰越來越多,祝融心頭的不安也越來越多,突然他靈光一閃,帝俊想和剩下的四個祖巫同歸於盡!這樣剩下的太一就算是虛弱狀態還是沒有巫族的人能夠殺掉他,有太一在,妖族就不會滅亡。而巫族如果沒有了祖巫,沒有人能夠對抗太一的存在,到了最後,巫族還是會被妖族滅亡掉。

清醒過來的祝融冷汗直流,眼看帝俊三足金烏的本體吸收的火焰已經到了極點,但是共工和其餘兩人沒有發覺帝俊的陰謀,還在奮力的圍攻着他。轉頭看去,帝俊的雙眼看是血紅,但是他並沒有瘋狂,微微翹起的嘴角似乎在得意自己的謀劃得到了實現,他的神色中沒有身死的遺憾,而是充滿了對未來的希望。

“啊!”祝融怒吼一聲,急速衝到了三人的面前。

“轟”。

帝俊原本得意的神色突然愕然,但是現在他彙集的能量之巨大已經超出了控制範圍之內,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爆炸發生。

祝融擋在最前面的身體只是阻擋了一點點的時間,隨後就消失在空間之中,不過他的阻擋爲剩下的三人提供了時間。

反應最快的是帝江,掌握着空間能力的他第一時間來到了祝融的身後,爲自己的同伴做出了最後的犧牲,運轉自己的神通,帝江把大量超出承受能力的火焰能量吸收到了自己的身體之內,雖然掌握着空間之力,但是那能量還是在他的身體之內爆炸開來。

一陣狂風吹過,一切消失不見,共工和天吳兩人呆呆的看着帝江消失的地方,自從開天之後一直相處在一起的十二位祖巫,現在就剩下兩個了。

一聲怒吼從遠處傳來,那是太一心痛的呼聲,他和帝俊同時從太陽星誕生,相互之間的情誼同樣不遜十二祖巫,再說他們只有兩兄弟,只怕比祖巫的感情更加深厚。

天空的陰雲被連續爆炸驅散,露出了一點點的陽光。突然天地好似又被上面遮蓋住,一隻巨大無匹的大鳥出現在空中,只見它的大嘴一吸,帝俊身死之後的河洛圖書被他吸到了嘴中,隨即那大鳥翅膀一展,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遠在百萬裏之外了。

不過在場的人並沒有去追趕,眼前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太一的怒吼聲提醒了天吳和共工,他們和妖族的戰鬥還沒有結束。兩人同時向太一躺着的地方逼去。

那天吳是風祖巫,速度遠遠快過共工,先一步趕到了太一的身邊,一拳打在太一的身上。東皇鍾似乎再也承受不住他的打擊,身上再次添加了幾道裂紋。不過太一在它的保護之下,還是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

等到共工也趕到的時候,太一突然站了起來,恢復人形的他神情扭曲,仰天好了一句什麼。方毅估計他是在喊:“一起死吧。”

又是一陣自爆,再次把三人的身影裹到了煙塵之中。等到煙塵過去,原地只留下了共工一個人,那東皇鍾已經不知去向。

隨着最後戰鬥的結束,戰場上突然出現了六個人,其中三個道裝打扮,另外兩人是兩個光頭,最後一個則是下身是蛇身的女子,方毅知道,那是三清,西方二祖,還有人族之母女媧。

在六人的威壓之下,戰場上剩餘的巫族和妖族被壓低了身軀,跪拜下來,只有身爲祖巫的共工還能夠站立着。

六聖似乎說了什麼,共工十分的激動,不斷揮舞着手臂,想要向對方抗爭,但是在六聖的眼裏,一個區區的祖巫已經完全不放在他們的心上,他們忌憚的是巫族和妖族的整體實力,但是現在兩族兩敗俱傷,根本沒有資格來參與最後的利益劃分。

共工心中的憤怒越來越盛,沒有想到十二位祖巫拼死贏來的勝利果實轉眼就到了別人的手中,就連一點點的利益也沒有留給他們。

在六聖無視的目光之下,共工再也忍受不住,雖然他是水之祖巫,但他的脾氣也是十分的暴躁。只見它憤怒的猛然撞向身旁的不周山,在一衆的聖人眼皮底下,不周山在共工的撞擊之下,緩緩的傾倒。

天地一陣陣的顫抖,地上的妖族和巫族被震的站立不住,紛紛的跌倒在原地,會飛的也不敢再聖人的面前肆意妄爲,老老實實的呆在原地。

一陣“嘩嘩”的水流聲傳到衆人耳中,地面上的衆人手指着天上,似乎在說:“天破了。”

方毅憑着腦補幫他們添加對話,下面的情節他這個傳統文化的愛好者怎麼可能不知道呢。女媧補天啊,這個可是洪荒世界中極爲重大的事件。

不過畫面接下來不是他想象的女媧補天,而是轉到了一顆共工撞擊在不周山上,從不周山上掉落的一塊石頭上,這顆石頭上面還有殘餘的不少受傷的妖族,巫族和一些人類。

這顆巨石離開洪荒世界越來越遠,慢慢的吸取了不少一路上東西,形成了一個完整的世界。三個種族在新的世界開始各自發展,越來越繁盛起來。

畫面開始慢慢的模糊起來,慢慢的化成點點的星光。

方毅愕然,我擦,電影就這樣結束了?接下來呢?看來太監文化當真是流行啊。

難道這個新的世界就是他現在呆着的星球?至少衝最後的畫面看來,大陸的輪廓和自己聽說的十分的相像。那麼地球是不是也是同樣的情況呢?

方毅剛剛從震撼中清醒過來,發覺自己的身體已經能夠行動了,他現在還在那火石山的高臺上。

方毅思索道:“這個祭壇應該是巫族的後人建立的,但是自己怎麼沒有聽說過巫族,還有那些擁有強大力量的妖族去了哪裏呢?”方毅聯想到了雷音寺內的鎮妖塔,裏面關押了不少的妖族,那又是誰建的呢?原本的傳說方毅已經開始懷疑了,妖族的力量可不是隨便來一個人就可以封印的。

方毅腦子裏面太多的不解之謎,他的腳步不自覺的邁前一步,來到了盤古雕塑的面前。

一道紅色的光線從盤古的眼睛鍾射到方毅的身上。

方毅一驚,提起身上的真氣,想要抵抗,隨即感到了一陣無力感,自己的身體又不能動了,看來遠古巫族的強大,遠遠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抗衡的。

隱約中,方毅似乎聽到了一個聲音,但是凝神之時耳朵又找不到聲音的來源。

紅色的光線突然膨脹,裹住了方毅的全身,方毅突然之間理解了方纔那道聲音的含義,但是又不知道怎麼理解的。那道聲音說的是:“巫族血統一成半,符合開啓的條件,巫族祭壇啓動。”

方毅大驚,急聲說道:“什麼祭壇?”

不過那祭壇絲毫沒有理會方毅的意思,十二個雕像由一道道的紅色能量線連接起來,中間的盤古神像也和祖巫神像一般,全身閃耀着紅色的光芒。

身邊空間急速變化,周圍的景象開始扭曲起來。方毅無奈的坐在地上,這都不帶商量的,完全是強買強賣嘛。這個應該是空間的神通吧,不知道會把自己傳送到哪裏去,哎,也不知道香榧鎮現在什麼情況,還有剛剛看的史詩大片,不知道花掉了多少的時間?

“身不由己啊。”方毅索性躺在了祭壇上面,也不知道前面等待着自己的是什麼。方毅眯着眼睛,放鬆自己的心情,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愛咋咋的,老子睡覺。 恍惚中方毅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的時間,等他醒來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灰白色的石壁。轉頭望去,一個極大的巖洞中間,一顆巨大的夜明珠在木架支撐之下,散發出瑩瑩的白色光芒,他的四周是不知數的黑色人形雕像。

這些雕像面向着一個方向,雖然他們的面目並不清楚,但是方毅從他們動作中看出了他們內心的崇敬之意。

方毅來到了雕像的背後,數百個雕像分成兩列,他們或站或跪,面前各有一把巨大的,連帶斧柄起碼長達兩米的斧子。看着這些和雕像差不多長的斧子,方毅上前提了提,估計有着五百多斤的重量,他暗暗的咂舌,要是這數百人都有相差不多的實力,放到楚國還有聯盟都是一隻不容小視的力量。只是方毅發現,還有不少的巫族是女性的形態,難道巫族男女都上戰場的嗎?還有雕塑的最外面,還有爲數不少的小孩,他們的面前也有一把相同大小的斧子,方毅看得滿頭霧水,最後感嘆道:“巫族果然強大,小孩子都上戰場,不怕絕後嗎?”

穿過雕像,方毅來到了雕塑的最前面,他先是一愣,這不是地球上非洲部落的族長嘛?黝黑的肌膚,臉上塗抹着五顏六色的塗料,長長的頭髮被一條白色的頭巾固定在腦袋後面,一隻黃色的不知名鳥類的羽毛斜插在頭巾上面,手中一根木頭製成的權杖,上面還有一塊紅色的寶石鑲嵌在上面。

只見那頭領腰身筆直的坐在一張石牀之上,滿臉的威儀,另一隻手放在石牀上的小桌子上,上面還有一疊毛皮製成的東西,方毅猜測是用來頂替紙張記錄的。

方毅上前去,走到石牀前面的時候,那權杖發出紅色的光芒,方毅一驚,後退幾步,不過那紅光似乎沒有惡意,至少方毅沒有感應到危險。

那紅光落到空地上,圍成一個一米左右的圈子,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方毅的面前。方毅端詳一下,這個生意赫然就是坐在石牀上的非洲部落首領的樣子。

那首領的形象漸漸的清晰起來,方毅也知道不能心急,應該是一種信息傳遞的方式,這個山洞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了,萬一自己妄動,破壞了裏面的機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信息,那就得不償失了。反正現在都不知道過去多少時間了,再多一點點耐心。

那首領的形象凝聚起來,只聽他開口說道:“不知名的後人,我是祝融族第三百七十一代的族長。”

方毅愕然,隨即想到,自己進來的時候,那盤古雕塑射出的光線。測定了自己的血統之中有着一成半的巫族血統,想來那首領似乎知道這件事情,但是難道外面的祭壇在很久以前就存在了嗎?似乎看上去年代隔得並不遠啊。

“你能夠進來這裏,說明你已經經過了父神的測定,你就是巫族的後代。”

那影像微微的一頓,繼續說道:“不知道在你那個時代,還有沒有巫族的存在。經過千年的爭鬥,巫族人族和妖族之間的戰後,終於是人族贏得了勝利,這個不周山碎片形成的星球最終還是掌握在了人族的手中。”

“很多年前,遠古時代,巫妖兩族大戰,生靈塗炭,不知道有多少的生命消失在了巫族和妖族的手中,后土娘娘早就說過,這樣的手段遲早會有果報的,現在果然是時候了。”

方毅心中思忖:“人族巫族妖族的三族大戰,似乎沒有在地球的神話歷史中有過啊,難道是發生在這個星球上的?”

“巫妖兩族大戰之後,聖人修補天地,但是我們這種小碎片,聖人似乎也沒有注意,只能一直遊蕩在盤古父神開闢的空間邊緣。無奈之下,巫妖兩族剩餘的高手齊力在這裏穩定了下來,仿造洪荒的形式設立了整個星系。三族因爲受創嚴重,剩下的族人不多,安心的各自發展,最後三族各自劃分了領地,相安無事。妖族單獨的掌管一片大陸,人族和巫族因爲外貌相似,一同掌管着最大的一片陸地。”

“但是隨着時間過去,各族的人口也慢慢的增長起來,巫族更是和人族通婚,生下了不少帶着巫族和人族血統的後代。但是血統高越高的巫族脾氣越暴躁,時常的欺壓人族,人族也對巫族的怨氣頗高。到了我父親執掌祝融族的時候,人族和巫族終於還是發生了戰爭。一開始,人族明顯處於下風,巫族很是得意,越加看不起人族,最後就連帶着巫族血統的人類也被他們視爲下等,每次都是充當先鋒,死亡慘重,漸漸的把巫人逼到了巫族的對立面。失落的巫人和人族合力,擊敗了幾次巫族,但是形勢還是在巫族的掌握之中。”

“戰鬥持續了千餘年,遠在另一塊大陸的妖族也參加了進來,他們的力量也被人族學習掌握,人族的實力越來越強。而原本巫族的法術武技都需要巫人血統的人才能學習,妖族的加入完全改變了戰鬥的進程。又過去了幾百年,巫族終於被打敗,殘餘的巫人也只是血統程度很低的族人,他們隱祕的躲藏在人羣之中,只求能夠讓巫族的血脈延續下去。”

“而另一方面,妖族要求把巫族原本的地盤交給人族,他們一人族的恩人自居,同樣犯上了巫族小看人族潛力,在得不到預想中的利益,又與人族展開了大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