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蓮生九瓣,瓣瓣不同。

因此接下來,有九種截然不同的光輝接踵而起,那不是星光,卻帶著無比磅礴的星力!

然後,包括洛川在內的這九個人,其身影同時變得模糊了起來,一陣強烈的空間之力掃過場間,帶起一片颶風侵來。

有眼力的修行者隨之驚呼道:「是傳送類法寶!」

與此同時,一片黑影去而復返,在瞬息間來到洛川身前,將手中的長劍遞了過去。

「想跑?」

可惜的是,影子終究還是來晚了。

一滴鮮紅從他的劍間淌落,然而,他身前的那個人,卻已經徹底消失不見。

下一刻,整個觀星大會的會場變得風平浪靜。

卻沉默得有些駭人。 九瓣蓮花,帶走了九個人。

影子不認識那究竟是一件什麼樣的法寶。

但他知道,自己此役完敗。

他算到了白綾與何青石等人可能會提前察覺到情況有異,也算到了在場的三大宗門絕不敢忤逆自己,更算到了場中至少會有半數的司主會站在自己這邊,最後,他甚至算到了皇室不會插手星殿內戰,包括梁王殿下和徐悲。

但偏偏,他算漏了洛川。

那個來自青州凌劍宗,小小的洗星境弟子。

而從某種角度上來說,今日便是洛川幾乎以一己之力,扭轉了全部的戰局。

臨到頭,影子沒能留下洛川,也沒能留下白綾等人,最關鍵的是,他眼睜睜看著楊天笑帶著觀星樓離開了。

去了哪裡,影子心知肚明。

這才是今日一役最大的變數。

洛川之所以能夠與影子在短時間內相抗衡,是因為楊天笑的數枚贈葯,此番燕國一應強者能否創造歷史,成功擊殺一位恆星境強者,同樣取決於楊天笑。

至於洛川,影子根本不關心對方逃到了那裡,是生還是死。

雖然今日影子完敗於洛川之手,但誰都知道,在觀星大會上的這一戰,並不是關鍵。

關鍵在於,萬里之外的另一片戰場。

若蘇有銘死了,那麼影子便將成為下一任星殿殿主,因為他姓蘇,而且在整個大梁境內,他將成為楊天笑之下第一人。

屆時,不管洛川逃至何方,不管白綾與何青石等人實力有多強,他們終其一生,都將遭到星殿瘋狂的追殺,直至死亡。

至於說皓月山莊和天辰書院這兩大宗門,若是向影子俯首則罷,否則,星殿也不在乎將整個大梁修行界重新洗牌。

而顏天羽所執掌的九煙門,在經過此番傷筋動骨之後,即便影子不刻意針對他們,恐怕也難恢復昔日之榮光了。

最後,是青州的凌劍宗,這個名字,或許便將成為歷史。

徹底淹沒在時間的長河中,再也翻不起半點浪花來。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是自古以來從來不曾更改過的真理。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蘇有銘死了。

可如果,蘇有銘沒有死呢?

在影子看來,這一結果的概率無限趨近於零,哪怕楊天笑前往救援。

因為為了這一天,影子籌謀了數十年之久,更重要的是,他的手中還握有一張非常致命的底牌。

當意外發生的時候,當這張牌被掀開的時候,蘇有銘便絕無倖存之理。

對於影子這樣的絕世強者而言,他所謀的不是一城一池的得失,而是整個天下。

所以觀星大會的失敗,並沒有能夠在他的心中留存太久的陰影,不過片刻之後,他便已經重新平靜了心境,舉頭遙望北方的天空,重新隱藏在了一層若隱若現的迷霧當中。

下一刻,影子輕輕抬起了手,開口道:「今日逃離之人,便是我星殿的敵人,鍾慈,你帶人追上去,降者,不殺。」

鍾慈是星殿禮星司司主,或許其戰鬥力在十三位司主裡面是墊底的存在,但他畢竟是啟星境強者,有他一人壓陣,別說面對皓月山莊與青州眾修了,就算是整個天辰書院站在他面前,也討不到半點好處。

在今天之前的星殿中,星殿十三司的司主是除了殿主蘇先生之外,地位最高,權柄最重的。

理論上,哪怕是影子先生,也沒有權利直接命令各司主,因為他只是一道影子。

但現在,他即將走到陽光下。

所以鍾慈並沒有任何的不情願,只是微微頷首應了一聲:「是。」

我想你幫我擋桃花 隨即,鍾慈便帶著殘餘的數十名暗衛向著青州眾修逃離的方向追去了。

剩餘四位司主沒有動,今日到場參加觀星大會的其他各宗、各家的修行者們也沒有動,甚至連一點聲音也不敢發出來。

星殿要變天了。

大梁也要變天了。

影子先生剛才所說,蘇先生身死的消息,到底是真是假?

在宛城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這一刻,整個大梁修行界,不,更準確的說,是所有有資格知道今日大梁之亂的所有修行者,不管是燕國人,還是唐國人,亦或者,是天機殿和秋鳴寺的人,都只想知道一件事情。

蘇有銘,到底死沒死?

……

在大梁以南的萬里之外,有一片焦土,常年寸草不生。

但在燕國的語言中,這片焦土卻有一個非常美麗的名字,叫做朝園。

因為在這片焦土最中心的位置,有一座恢弘大氣的宮殿,方圓百里之內星力磅礴,是燕國修行者極其嚮往的聖地。

這裡不是燕國的都城,所以朝園自然也不是燕國的皇宮。

但燕帝卻常常來此小住,所以朝園也被稱之為燕帝別苑。

與萬里之外的大梁帝國不同,雖然燕國同樣也是以修行者為尊,各大宗門遍地生花,但在燕國臣民的心中,燕帝卻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

理由很簡單。

燕帝是啟星境強者。

而且是啟星境巔峰,據傳其在二十年前就已經距離恆星境只有半步之遙了。

大唐有魁星閣。

大梁有星殿。

皆與其皇室分庭抗禮。

而在大燕帝國,卻是皇家獨大。

除開燕帝本身的境界令人仰望之外,更重要的一個原因,便在於燕國唯一的一名恆星境強者,燕國第一神將,牧哲,乃是燕帝的胞弟。

絕對的集權,讓大燕帝國的整體戰鬥力令人生畏,其全民皆兵的政策更是令旁國羨艷不已,當然,也有更多的人認為,燕國所採取的血祭之法,乃是滅絕人性之策,實不可取。

這種秘法雖然能夠強行讓任何沒有修行天賦的普通人成功降星,但所換來的代價,卻是令其終生無法破境洗星,而且壽命會被嚴重縮短到四十歲以下。

可有一點是無法否認的,單論修行者的數量,大燕帝國遠勝大梁和大唐十數倍之多!

或許這便是其能在大梁和大唐這兩頭雄獅的雙重包夾中佔得一席之地,並與之鼎足而立的原因。

多年前大燕與大梁的那場和親之亂,以及白夜行的叛逃事件,讓兩國的關係降至冰點,水火不容,所以今天大梁境內所舉行的觀星大會,幾乎邀請了星隕大陸上所有的修行勢力,卻唯獨沒有燕國人前去觀禮。

可事實上,自觀星大會開始之後,在朝園內的那座宮殿當中,便有無數人在密切關注著這場修行界盛事的發展。

他們知道青霄榜提前發榜了。

也知道有一個叫做洛川的小子成為了本屆觀星大會中最大的黑馬。

更知道影子攜星殿九大司主降臨會場。

再之後的事情,他們不再關心,因為至此,觀星大會已經變成了最不重要的一片戰場。

他們更加想知道的是,宛城那邊如何了。

此時在正殿中央處,有一面無比巨大的鏡子,高五丈有餘,長十丈,不知是用何等罕見的晶石所鑄,通體流光熠熠,光滑可鑒。

就像是一塊巨幕,在為場上的觀眾們直播萬里之外的戰況。

鏡中沒有具體的圖像,只有一個又一個的光點,每個光點的強弱程度不盡相同,有的刺眼,有的微弱,但大體來看,這些光點卻可以被分為兩個陣營,一邊是金色的,一邊是紅色的。

紅色的點數量不多,大概只有五六個的樣子,而金色的點則是其兩倍之多。

更重要的是,其中光芒最盛的那個點,是金色的。

這一幕有些類似於當初凌劍宗進行大逃殺時,出現在諸位長老,以及各位弟子玉牌中的畫面。

但卻比之更加巧奪天工一些。

畢竟當初在凌劍宗大逃殺的時候,諸位弟子的情況之所以會被各大長老所掌握,是因為他們所攜帶的玉牌,相當於某種定位裝置,而且提前為各峰、各堂的弟子預設了不同的光點顏色。

但很明顯,鏡中代表著紅色光點的那些人,是不可能憑燕國人的意志,攜帶任何可識別身份的法器的。

而這面光鏡卻可以自動將其識別,可見其神異之處,絕非凡物。

此時在鏡前圍繞著不少人,但大部分都站著,只有兩個人坐在玉質的石椅上。

這麼說也不太準確,因為實際上有一個人是蹲在椅子上的,姿勢有些怪異。

「老五,我覺得還是不保險,我之前就說要再等一等,你們偏要倉促行事。」

蹲著的那人聲音聽起來有些稚嫩,蜷縮在椅子中身形也有些矮小,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七八歲的小童,但卻絕對不會有人敢把他當作一個孩子來看待。

因為他是這座大殿的主人。

在燕帝與牧哲不在的時候,他便擁有絕對的權威。

知道他名字的人很少,通常人們會用三個字來稱呼他,以示尊敬。

大星師。

而被他喚作「老五」的那個人,卻是一名長須老者,身材有些臃腫,腰上的肥肉都從椅子兩邊擠了出來,與大星師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觀星大會的召開,與蘇有銘重傷,竟然湊到了一起,這種機會可不常見,若是不動,可是會遭天打雷劈的。」

大星師孩子氣般地撇了撇嘴,開口道:「如你我這般,還會怕天打雷劈?要真有天雷要劈我,說不定我就能白日飛升,破境恆星了……」

老五無奈笑道:「大哥,都說了多少遍了,晉陞恆星境的時候沒有天雷……」

這是兄弟二人的玩笑話,但場中卻沒有一個人敢笑,場中的氣氛依舊有些壓抑。

或許是被自家兄弟當眾擠兌了一句,大星師顯得有些惱火,不禁狠狠地抬手拍了一下椅背,看著鏡子上的紅點兒罵道:「媽的,蘇有銘怎麼還沒死!」

=======================================

PS:感謝『藍天。698521097』2元打賞。 星隕大陸五大恆星境強者之一,大梁帝國的守護神,星殿殿主,蘇有銘,於宛城郊野遭遇燕國強者圍殺,這註定是足以被載入史冊的一場戰鬥。

但事實上,有資格知道這件事的人很少。

就連近在咫尺的大梁皇宮,也沒有生出任何動靜,更不曾派兵馳援。

朝園裡面的人能知道,這是因為此事原本就是他們所謀划的。

可事實上,當恆星境的戰鬥正式打響的那一刻,這一消息就已經瞞不住了。

至少瞞不住站在這個世界最頂點的那些人。

比如大唐最負盛名的那兩個女人。

大唐帝國的都城叫做長安,寓意為長治久安,這是一個很美的名字,所以這座王國的主人,同樣是一個很美的人。

長安被譽為整個星隕大陸最繁華的都城,不管是另外兩大帝國的人,還是諸如祁山的劍客,秋鳴寺的僧人,亦或者是天機殿的神棍們,在這裡都能感受到賓至如歸的熱情。

長安的著名景點有很多,比如大雁塔,再比如古鐘樓,即便是短居於此的異鄉人,也能對其如數家珍。

但只有極少的人才知道,其實在他們的腳下,還有一座恢弘大氣的地宮。

地宮內的陣法耗時百餘年完成,光是每日專門用來維護大陣運行的相關人員便有上千人,但很可惜的是,他們常年不見天日,自然無法將這座史詩級宮殿的存在告知他人。

這是長安城最大的秘密。

如果他日這座地宮能夠見得天日,便必然會被世人頌為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奇迹。

當然,對於那些知道地宮存在的人們來說,他們希望這一天永遠不會到來。

地宮面世之日,自然就是長安城破之時。

或許當這座地宮被建造的第一天開始,它便註定永世不見陽光吧。

李竹有些感慨地想著。

這是一個大概十八九歲的少年,雖然年紀不大,但已經在地宮內生活了近三年了。

李竹姓李,這是一句廢話。

但與此同時,李姓也是大唐帝國最尊貴的姓氏。

因為唐皇也姓李。

只是有些可惜的是,李竹與之並沒有任何關係,否則也不會待在這暗無天日的地宮中,直至壽終正寢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