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蕭凡面無表情的走到西裝男面前。

西裝男徹底感覺歇菜了,看了一眼被踢飛出去,在地上殺豬一般慘叫的小弟,感覺到眼前這個傢伙,太猛了,根本就不是劉超說的廢物上門女婿,本來他還想着,只要將蕭凡狠狠的教訓一頓讓劉超有了面子,自己就能拿到一百萬,這樣的事情簡直太輕鬆了!

可事情和他想的不一樣啊! “益氣散的藥力大概持續八小時,你們可以按一天三次服用,等到適應了以後,可以適當增多一些。”夏凱緩緩的說道。

其他三人在夏凱這種平靜的語氣中都有些無語了,一天三次服用益氣散,這就是傳說中的殿堂級待遇吧!以後還要適當的增加…禹青簡直無法想象了。

“這裏有大概八十瓶,你們先湊合着用,用完了我再想辦法。”夏凱大方的說道,本以爲從家裏帶出一百瓶益氣散足夠撐過自己的靈士等級了,沒想到現在卻有些捉襟見肘了。不過大不了再回家弄一些草藥煉製便是,也就耗費一兩天的路程而已了。

禹青三人無法拒絕夏凱的堅持,每人分了二十來瓶的益氣散放進了自己的空間戒指裏。

名著之旅 夏凱突然發現,本以爲一年之約對於夏宗來說,是一場即將引爆的定時**。沒想到卻有一個另外的效果,就是夏宗的成員在這一天之中就變得更加緊密了,因爲大家都有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和一個需要一起對付的敵人。

“哦,對了。”夏凱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手上的空間戒指再次一閃,幾件形狀各異的法器蹦了出來。

從雲靈學院的基礎課程上,夏凱知道了一些靈脩界法器的知識,準確來說這些法器在靈脩界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靈器。

因爲靈脩界的武器衡量標準不是本身有多大的威力,而是能夠給使用武器的主人提供多大的靈力,以及和主人契合之後,能夠共同發揮出來的攻擊力。

在靈脩界靈器分爲下品靈器、中品靈器、上品靈器、極品靈器和真靈神器五個等級,前四種是普通靈器的階層,而最後一種則是神器的階層。據說,在整個靈脩界,真靈神器的數量都屈指可數。

看着夏凱把各式靈器取出,禹青已經猜到了他的意圖,“大哥,這些都是你在靈獸塔的所得,你還是自己留着吧。”

夏凱呵呵一笑,“我要那麼多靈器幹嘛,這把銀色匕首我用着不錯,就留給自己了,其它的三樣剛好一人一個,你們分了吧。”

銀月和繆瑤禹青對看一眼,眼神中都流露出不少感動,靈器在靈脩界何其珍貴,很多靈脩者甚至終其一生都無法獲得一把屬於自己的靈器,但夏凱卻把自己冒着生命危險的戰鬥所得貢獻了出來…

此時,夏凱這個夏宗宗主無意識的舉動,卻不知不覺間虜獲大家的忠心。

“我是男生,這把烏金錘就歸我吧。”禹青從木桌上拿起了一個渾身都閃耀着烏金色彩的靈器。

銀月選擇了一把周身都是銀光的長劍,夏凱看着她揮舞了幾下,飄逸的姿態配上相同的銀色光芒很是美麗。

繆瑤則是獲得了一根軟鞭,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做的,這根軟鞭居然可以隨着注入靈氣的不同而調整軟硬程度,可長可短,可硬可鬆,繆瑤也很是喜歡,凱哥哥、凱哥哥的叫個不停。

“這些靈器的品階雖然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從其他新生手裏奪來的,想必不會很高,留作傍身用尚可,但要提升實力還必須靠我們自身的修煉。”

“大哥,你又給益氣散,又給靈器,我們還不努力修煉怎麼會有臉面對你呢。”禹青笑着說道。

夏凱點了點頭,“我們幸運的是擁有一個等級不錯的靈氣之眼,在這裏修煉加上益氣散的幫助,相信晉升速度會提高不少,但我覺得提高實力的捷徑還在於另外一個地方。”

“哦?”禹青和繆瑤滿臉的疑惑。

“你想要說靈獸塔,是不是?”銀月悅耳的聲音說道。

“嗯,”夏凱肯定的應了一聲,對銀月報以微笑。但禹青和繆瑤卻更驚訝了,靈獸塔如此危險的地方,夏凱還想在那裏修煉?會不會太冒險了。

“我在靈獸塔的48小時內,連着升了兩星,這樣的速度恐怕再好的靈氣之眼也比不上,相信你們也有同樣的感覺。”

其他三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雖然他們的實力提升沒有夏凱這麼恐怖,但那種實力迅速提高的感覺,他們也是在靈獸塔才第一次碰到。

“大哥,靈獸塔確實是修煉的絕佳之地,但學院有規定,如果主動申請進入靈獸塔的話,是要按時收費的。”

“收費?還按時?”夏凱意外的問道,雖然他早已想到學員不可能可以隨意進出靈獸塔,但按時收費也太TM的黑了吧…

“學院把可能造成的靈獸損失計算在內,每一個時辰要收一塊初級靈石,這還是進入第一層的花費。”

“一塊初級靈石是?”夏凱對於靈脩界的“人民幣”還沒有什麼概念。

“初級靈石就是蘊含靈力算初等的石塊,在靈脩界是基本單位,一百塊初級靈石換取一塊中級靈石,一百塊中級靈石換取一塊高級靈石。”繆瑤在一旁補充說道。

“這麼看,初級靈石並不珍貴嘛。”

“不”,禹青搖了搖頭,“從學院給學員們派發的靈石數量就知道了,平均每個月每名學員只能分到一塊初級靈石,如果用來進靈獸塔的話,一個月只能換一個時辰…”

夏凱頓時有兩眼冒金星的感覺,一個時辰能幹嘛,連補充靈氣的時間都不夠啊,看來新生測試能在靈獸塔待滿48小時真是賺大了…

……

迫於彎刀盟帶來的壓力,夏宗四人組都進入了一個刻苦修煉的狀態,關於靈石的不足,夏凱把這個問題默默埋進了心裏,他打算明天去一趟學院之外的拍賣行,在那裏或許能夠解決燃眉之急。

經過一晚上的修煉,夏凱晉升到三星靈士的狀態穩固了很多,由於靈氣之眼和益氣散的雙重增幅效果,夏凱吸收靈氣的速度大大加快,相信在這樣的條件下,再次晉升的時間將不會遙遠。

雲靈學院之外聚居着一大批的靈脩界人士,他們或是從雲靈學院畢業的學員,或是因爲雲靈學院在東方大陸的影響力而慕名而來,久而久之雲靈學院之外方圓數十公里的範圍,已經成爲了東方大陸最爲繁華的靈脩地之一。

它也有一個響亮的名字,叫做雲靈城。 西裝男現在是後悔不已,他靠這一行賺錢一直屢試屢爽,沒想到現在踢到鐵板上了。

哪知道蕭凡根本就不是一個廢物軟柿子,果斷出手,還把他小弟打成軟柿子了。

“蕭大少,對不起!我有眼不識泰山,我這就滾!”西裝男被蕭凡嚇得不輕,忙開口道。

他是見過不少混混地痞,可不是蕭凡這種狠人啊!

蕭凡戲謔的看着他:“哦?想跑?”

“甩哥是嗎?”

西裝男笑的比哭還難看:“不敢不敢,凡哥最牛,凡哥最帥!凡哥棒棒噠!”

劉超等人大跌眼鏡,本來以爲甩哥氣勢非凡帶人來肯定吃定蕭凡了,現在怎麼被蕭凡一個人扭轉局面了?

其他同學感覺一股異樣的情緒涌上心頭,前一秒他們還在肆意羞辱嘲諷蕭凡。

“去把他腿打斷,我就饒了你!”蕭凡指着劉超。

“啊這……”

甩哥微微怔了怔,就咬了咬牙走到劉超面前道:“劉少,對不住了!”

“啊!”

一聲慘叫聲傳來,衆人只覺得頭皮發麻,再看,甩哥拿着一把凳子把劉超的小腿已經砸的臃腫。

劉超顫抖的癱坐在地上,他恐懼的看着蕭凡。

“給你個教訓,帶着你的人滾蛋吧!”蕭凡冷漠的看着他。

他不會主動欺凌他人,也決不允許別人騎到頭上撒野。

蕭問簡直不敢想象,震驚道:“哥,你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呵呵,在電視上學了幾招。”

蕭凡對蕭問剛剛的表現很滿意,這纔是蕭家人,自己的好兄弟!

葉倩倩複雜的看着蕭凡,她不知道蕭凡經歷了什麼,但他還是他。可自己好像離他越來越遠了……

不過這纔是男人,真有魅力,一點也不像以前的他。

大學那會,葉倩倩也是經常跟在蕭凡的身後,兩人經常一起打籃球,她承認自己暗戀蕭凡,可是還沒來得及表白,就得知蕭凡有女朋友了,也就是許倩。

後來葉倩倩就消失在了蕭凡的世界,沒想到今天徐文軍組織的偶然聚會竟然還能碰到他。

蕭凡見甩哥還坐在地上一動不動皺眉道:“還不滾?要我送你?”

“不……不用了,凡哥,我不知道是您啊,這都是誤會啊……”

“再不走,我這拳頭可就又要臨頭了!”蕭凡比了比拳頭道。

“啊,走,走!”

“都聽凡哥你的,都聽凡哥你的。我們這就滾!”

甩哥站起身麻溜的說道:“兄弟們!”

“甩哥…好。”衆小弟還癱在地上痛苦哀叫。

“把劉少扛着,我們要滾了。”他氣宇軒昂的說完就帶着小弟灰溜溜的跑了。

對付這種欺軟怕硬的敗類,不需要多說什麼,拳頭足夠了,蕭凡只是輕微出手教訓了下他們。

“蕭凡,你真的變了。”許倩複雜的看了蕭凡一眼,落寞丟下一句話就隨着衆人離開。

“我們走吧,凡哥。”徐文軍有些擔心有人報警。

王峯氣的臉部扭曲,他本想看蕭凡出醜,沒想到最後局面反轉,自己還花了幾十萬吃了個寂寞。

蕭凡的做法徹底把他噁心到了,分攤的話顯得他王峯不夠大氣,所以最後他把他們六個人的賬給結了。

“蕭凡,你還記得我嗎?”葉倩倩小聲的說道。

蕭凡笑道:“怎麼會不記得,以前一直跟在我屁股後面的小丫頭倩倩啊。”

葉倩倩比她小兩歲,從大一到大三,葉倩倩都跟蕭凡形影不離,在外人看來他兩就是情侶。

可最後蕭凡和許倩在一起後,葉倩倩就轉學了。

葉倩倩臉色一紅道:“你還好嗎這些年?聽說你結婚了。”

“嗯,還好。”

兩人就這樣沒什麼話聊了,在葉倩倩心裏可能藏了很多的話,但知道蕭凡結婚了這些也就沒意義了。

她眼中閃過一抹不甘,她本就不擅長表達,現在更是在心中堆積了無數小心思。

蕭問暗笑了一聲,看來這葉倩倩是對我哥有意思啊!

只可惜我哥結婚了。

“蕭問,你怎麼來金陵了?怎麼會和他們在一起?”蕭凡有些疑惑的問道。

“哥,我家出事了。”蕭問說着說着眼淚就掉了下來。

“怎麼回事?”

“我爸媽離婚了!家裏就我一個人了。”他抹了把眼淚。

蕭凡有些不解:“小叔和嬸不是挺好的嗎?”

“好個屁!”

蕭問可憐巴巴的說道:“我爸要去找二叔,我媽不同意,他們兩個人就吵架離婚了,最後我媽跟一個外地的商人跑了。”

“家裏就我一個人,隔壁王大爺說二哥你在金陵,我就來了。”

“剛來我就沒錢了,最後是甩哥把我騙到他們團伙裏去了。我看有錢拿就去了。”

“找我爸?”蕭凡有些震驚。

“我爸五年前就失蹤了,現在派出所報的還是失蹤人口。這也不是說找就找得到的啊。”

蕭凡苦笑,他知道小叔跟爸的關係特好,但也不想因爲自己家的事連累其他親人。

“那你來了,就跟着我,不準惹事,後面我來想辦法。”蕭凡從小都疼愛這個弟弟,所以有好事也會想着他。

“嗯。”

“蕭凡,我要回家了,那個…留個電話吧。”葉倩倩有些害羞的望向蕭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