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蕭戰自然知道空煙兒叫自己來做什麼,看著自己這個「丈母娘」,他這做女婿的心臟不爭氣的跳得慌。

輕咳了一聲,蕭戰一本正經的道:「小婿見過母親大人。」

空煙兒一臉玩味的打量著蕭戰,不久前讓這傢伙叫自己丈母娘都不肯,現在竟當眾叫她母親,在她心目中蕭戰可是自己最敬愛的父親大人,那種亂輩分的刺激感讓她有種要飛了,要**的感覺。

空煙兒的笑容變得溫柔起來,她那臉上的神情看上去對蕭戰充滿了寵溺,可是只有當事人的蕭戰才知道,雙目對視時,他從這個女人的眼中看到了亢奮。這種情緒非常隱蔽,只有精通媚術跟原術的蕭戰才能瞧出來。

這女人真變態!

蕭戰心中直翻白眼,一聲母親而已,竟然就讓她快要**了。 空煙兒微微一笑,擺手道:「都是自己人了,賢婿搞得那麼見外幹嘛,今日娘叫你過來就是讓你看一看這藥劑。在這方面你是專家,可要多替娘分分憂,別讓我這做母親的被人騙了哦。」

空仙兒不疑有他,腰肢一扭,飄到了空煙兒的身旁,撒嬌似地挽著她的胳膊,嬌嗔道:「母親啊,嚴郎的本事您還不知道,只要是藥劑絕對瞞不過他的雙眼。」

空煙兒瞥了一眼蕭戰,心道我倒是想知道你男人的本事,可是沒能如願啊。

蕭戰輕咳了一聲,他可不敢保證空煙兒這個女人會說些什麼,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皇級血脈藥劑上。「真理之眼」開啟,視線穿透了玉瓶,蕭戰看到了瓶中的藥劑,很快他的臉上露出了失望之色。

空仙兒蹙眉道:「賢婿看出來什麼了?」

蕭戰嘆道:「這瓶藥劑倒是真的,不過手法很是拙劣,一點創新都沒有,它的……」

冷星鼻子都快氣歪了,他打斷了蕭戰的話,一臉不屑的道:「你可要看清楚了,這可是皇級血脈藥劑,整個時空一族除了我們冷氏一族掌握了煉製方法外,再沒有人能夠煉製比這更好的藥劑了。哼!什麼手法拙劣,什麼沒有創新,靠貶低他人的巔峰之作只會顯得自己的無知。」

蕭戰還沒有說話,空媚兒一下子出現在他的身旁,一雙媚眼不屑的盯著冷星,哼道:「不就是皇級血脈藥劑而已,我男人犯得著貶低你們這劣質藥劑嘛。」

冷星氣得要死,這女人真沒有見識,低劣藥劑,你們空氏一族倒是煉製出來看一看,哼!沒那本事就不要瞎說,想靠貶低藥劑來獲得更好的合作條件,門都沒有。

「你……」

冷星剛想嘲諷一番,他瞬間回過味來了,看著嬌媚迷人的空媚兒,他吃驚道:「你男人?媚兒小姐難道結婚了?」

空媚兒沒好氣道:「冷氏一族的人就是這麼沒禮貌嘛,今後記得叫夫人。」

冷星立時瞪大了雙眼,很是吃驚,他的目光看向了空媚兒身旁的蕭戰,心中驚呼,這小白臉竟然將空氏一族最美的兩朵花給采了,他……他怎麼做到的?

空媚兒懶得理會冷星,她挽著蕭戰的胳膊道:「夫君,你說說看,這藥劑為何低劣呢?」

蕭戰淡然道:「這瓶藥劑是皇級血脈藥劑沒錯,不過它的煉製方法跟獻祭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就算能夠成功將人的血脈提升到皇級,那也會具有巨大的隱患。而且這種藥劑有個最大的弊端,它提升人的血脈等級,完全是在燃燒一個人的潛力,就算這人的血脈達到了皇級,他今後也失去了更進一步的可能。」

空媚兒不屑道:「果然低劣啊,跟獻祭之法一樣存在著弊端,還要燃燒人的潛能,這樣就算是提升到了皇級這人怕是也到頭了。」

蕭戰搖頭道:「還不止了,這瓶藥劑雖然是皇級血脈藥劑,它也能夠將人的血脈提升到皇級,但是卻只是在現有血脈的基礎上融合其它種族的血脈,就算最終成功達到了皇級,這個服用藥物的人做為空之一族的血脈也將變得駁雜,他今後想要激活血脈中屬於空之一族的天賦技能時,這個概率將被無限縮小,就算他進入了傳承之地,怕是也很難激活一個普通的天賦技能。」

空媚兒一臉吃驚的道:「這東西還能稱之為皇級血脈藥劑嘛,它簡直就跟毒藥沒什麼區別嗎?」

蕭戰嘆道:「不管是這種血脈藥劑,咱們時空一族的獻祭其實就是在弱化咱們時空一族本身的血脈,久而久之,我們的血脈雖然看似更加精純了,但也失去了原有血脈,今後像那空氏一族十大空間神通怕都要失傳。」

「呀!真是太可怕了,夫君啊,玉兒今後絕對不會服用這種自殘性的血脈藥劑。」

空玉兒一副小女子怕怕的出現在蕭戰的身邊,盯著他手中的皇級血脈藥劑一臉的心有餘悸,彷彿那不時能夠讓人晉階皇級血脈的珍貴藥劑,而是什麼致命毒藥似地。

空玉兒雖然不及空仙兒跟空媚兒漂亮,但在場要論貴婦人氣質,絕對沒有一個女人及得上她。

冷星一臉的妒忌,聽空玉兒自稱,他就判斷出這個女人是誰了,這姓嚴的竟然將空氏一族僅剩的十大美女一鍋端了,這簡直就是豈有此理!

深吸口氣,冷星好不容易才壓下要將蕭戰當場擊殺的衝動,他一把搶過蕭戰手中的皇級血脈藥劑,冷笑道:「既然你們空氏一族如此貶低我們冷氏一族最新研製出來的皇級血脈藥劑,那這次聯盟我看也就沒有必要進行下去了。家主大人,給您添麻煩了,在下立馬告辭。」

空煙兒淡然道:「雖然你們這所謂的皇級血脈藥劑不值一提,但聯盟之事還是可以進行的嘛。」

冷星冷笑道:「皇級血脈藥劑是聯盟的基礎,既然不入貴族法眼,這個聯盟還有進行下去的必要嗎?」

「當然有必要了。」

空煙兒斬釘截鐵道:「你們冷氏一族的血脈藥劑不值一提,但是我們空氏一族的血脈藥劑卻是可以拿來作為聯盟的基礎嘛。」

冷星臉色一變,有些驚訝的道:「你們空氏一族也煉製出來了皇級血脈藥劑?」

空煙兒不屑的道:「皇級血脈藥劑算得了什麼,咱們空氏一族在不久前可是連帝級血脈藥劑都成功研製出來了。難道你們到現在還沒有發現,本家主如今可是已經晉階到了帝級血脈。」

「什麼?」

冷星嚇了一跳,他立馬想到了剛剛見到空煙兒時的場景,眼中瞬間露出了驚駭之色。

帝級血脈藥劑!?

這怎麼可能?

空煙兒淡然道:「帝級血脈藥劑可遇不可求,我們空氏一族如今也只是成功煉製出來了十瓶,而且還都讓族中那些皇級血脈者弄走了。不過相較於帝級血脈藥劑的難以煉製,這個皇級血脈藥劑可是容易很多,雖然做不到量產,但只要材料充足,大量提供給族人還是很容易的。」

冷星雖然不信,但是空煙兒確實進化到了帝級,這是鐵一般的事實,在聯想到空氏一族所有長老都在閉關,他現在不用猜都知道這些傢伙肯定都是在煉化藥劑,以求突破。一想到這裡,冷星再也淡定不下來了,他還是忍不住道:「可否讓在下見識一二?」

此時冷星的態度好上了很多,畢竟如果空氏一族能夠煉製帝級血脈藥劑來,那他們的實力絕對能夠突飛猛進,將他們冷氏一族遠遠拋在身後。回想到初見空煙兒時的狼狽,冷星顯得很是憂慮,他太清楚帝級血脈者的優勢了,幽氏一族為何一直雄霸第一家族寶座這麼多年,還不是他們擁有三位帝級血脈者,如果空氏一族擁有了帝級血脈藥劑,讓他們族中的八位皇級血脈者晉階了,那就能全方位壓製冷氏一族。

想到這裡,冷星急了,他知道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他都必須將空氏一族帝級血脈煉製的方法弄到手。

空煙兒淡淡的看著冷星,紫光一閃,她的手中就出現了一支玉瓶,毫不在意的扔給了冷星,若無其事道:「這就是皇級血脈藥劑了,冷少主可以驗一驗,看看跟你們那所謂的皇級血脈藥劑孰優孰劣。」

冷星顧不上空煙兒語氣中的諷刺,他急忙揭開瓶塞,霎時間濃郁的葯香撲鼻,只讓他連帶身側的冷凡都感到體內的血脈一陣悸動,那種躍躍欲試,彷彿得到了大補一樣的滋味,差點就讓他們兩個呻吟出聲來。

冷星這對主僕看向手中血脈藥劑的眼睛紅了,死死的拽著,恨不得一口服下。好一會兒,冷星看著空煙兒道:「家主大人,不如找人來測試一番這藥劑的功效如何?」

「要想合作,自然需要貴方測試一番咱們空氏一族皇級血脈藥劑的功效了,只是冷少主似乎沒有帶來合適的測試人選吧。要不幹脆從我們空氏一族挑個人出來,為了避免作弊的嫌疑,就請冷少主親自在懸空山挑選。」空煙兒有些為難的建議道。

冷星一下子急了,他剛剛就差指著自己說願意了,沒想成對方睜眼說瞎話,竟說自己這邊沒有合適人選。冷星深吸了口氣,沉聲道:「家主大人,這個測試就不麻煩你們空氏一族了,本少主既然負責這次聯盟,那這個試用人員就由本少主來承當吧。」

「這怎麼行。冷少主乃是冷氏一族的少主,要是因為服用藥劑有個三長兩短,咱們空氏一族可是承當不起啊。不如這樣吧,這一瓶血脈藥劑就當做測試之用,如果證明了藥效,我們會再贈送一瓶皇級血脈藥劑,等冷少主帶著回去,想來只要冷氏一族的掌權者見識到了藥劑的功效,很快就能達成全新的同盟。」

空煙兒極力反對,根本不同意讓冷星來充當試藥人,不過冷星這回是鐵了心,雖然沒有服用,但是僅憑葯香就能讓人血脈有種要突破的感覺,他豈會不知道這瓶皇級血脈藥劑的珍貴,他們冷氏一族煉製的那瓶血脈藥劑與之一比,簡直跟垃圾沒什麼區別。 最終冷星決定強行服下了手中的皇級血脈藥劑,他知道就算到時候會贈送一瓶皇級血脈藥劑,但那絕對不是他所能奢求的。機會就擺在眼前,雖然擁有很大的風險,但正所謂風險越大,收穫也就越大,過了這村兒沒這店兒了,今後就算結盟成功了,身為少主的他能夠再度分配到一瓶就算不錯了。

想到這裡,冷星不等空煙兒再度反對,一口就將手中的皇級血脈藥劑服下了,藥劑下肚,僅僅三個呼吸的時間,全部藥力向著冷星全身鑽去,他體內的血液沸騰了,無盡的雜質被排除,隱藏在血脈深處,一滴就快消失的遠古血脈被激發了出來。

璀璨女王 冷星清晰的感應到了這滴遠古血脈的存在,只是這氣息實在是太弱了,連九級都不到,不過在這藥劑的功效下,這滴不到九級的遠古血脈被瞬間提純,竟然一個呼吸的時間就迫入了王級之境。

「轟!」

遠古血脈的激發跟催熟最是消耗藥劑的藥效了,一個時辰的功夫,冷星體內的雜質全被排出,他身體上密布著一層稠黏物質,散發出陣陣惡臭。雖然這股臭味讓冷星臉色難看之極,但他這個時候也顧不上了,一番內視,他驚喜的發現,自己的血脈雖然還是王級血脈,但那股純度卻是以前百倍千倍。

作為空之一族,冷星自然明白他的血脈雖然達到了王級,但實在是太過駁雜了,就像先前蕭戰所說一般,他想要激活血脈中的神通根本就是痴人說夢。一瓶可以讓王級血脈者提升到皇級的血脈藥劑,竟然只能讓自己王級血脈變得更加精純,冷星一張俊臉就羞愧得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冷星清楚,造成這樣的原因,是他曾今依靠冷氏一族研製的特殊獻祭法跟血脈藥劑提升過血脈,雖然看上去血脈等級提升了,但血脈純度卻被嚴重削弱,真正算來對他來說這事得不償失。

此時此刻,冷星已經非常明白了,跟空氏一族研製出來的皇級血脈藥劑相比,他們冷氏一族研製出來的簡直就是渣。

一定要將這種血脈藥劑的煉製法弄到手,就算弄不到手,也要跟空氏一族暫時性結盟,藥劑配方今後再做圖謀。

深吸口氣,冷星面色凝重的道:「這皇級血脈藥劑遠勝先前我們冷氏一族研製的,聯盟之事不知道家主大人有何要求?」

空煙兒淡然道:「既然本家主拿出了皇級血脈藥劑,這個結盟自然要進行下去了。不過這事關係重大,可不是你一個人能夠做主的,還是讓你們冷氏一族真正話事的人過來商談具體結盟細節吧。」

冷星臉色一變,他知道空煙兒說的沒錯,因為空氏一族藥劑遠遠好於冷氏一族,看情形效果非常驚人,這同他來時家族商議的完全不一樣。在冷星前往空氏一族商談聯盟時,他們冷氏一族是想靠手中的革新的獻祭法跟皇級血脈藥劑,換取空氏一族的資源,同時讓冷氏一族的年輕一輩獲得進入傳承之地的機會。

現在情況完全不同了,不再是空氏一族有求於他們冷氏一族,先前商量好的條件統統得作廢,這可不是他這個少主能夠決定得了的事情。

想到這裡,冷星點頭道:「家主大人說的是,這事的確不是在下能夠決定的,不知道家主大人有什麼話需要在下傳達的?」

空煙兒瞟了一眼蕭戰,忽然道:「想必冷少主已經看出來了,我們空氏一族這種全新的血脈藥劑就是我這女婿煉製出來了。這小子沒什麼其他嗜好,就是喜歡漂亮的女人,本家主為了籠絡他,不惜將自己最美的女兒許配。這次兩家合作,血脈藥劑就是基礎,帶上你們冷家最美的女人過來,只要我這女婿滿意了,咱們兩家就可以談合作了。」

冷星有種搬起石頭砸了自己腳的感覺,本來這個要求應當是他提出來的,沒想到卻被對方反贈了回來。

深深的看了一眼蕭戰,目光在他八個國色天香的老婆身上一掃,冷星心中的妒火如燒,冷氏一族最美的女人,那可是絲毫不遜色空仙兒的存在,他這個少主費盡了心思都沒有弄上手,如今要便宜了外人,那如何甘心。

可是冷星知道,這事根本由不得他,只要兩家合作,冷氏一族最美的女人就是這小子的了。

天理何容啊!

然而不敢又能如何,如果真想空煙兒所說一樣,蕭戰真是那個煉製出帝級血脈藥劑的人,冷氏一族絕對會將自己族中最美的女人迫不及待的送到這傢伙的懷中。

深吸了口氣,冷星告辭了,他很快就帶著空煙兒贈予的一瓶皇級血脈藥劑離開了懸空山。

空聖殿內多出了一人,他是太上大長老空雀,空玉兒就是他最小的弟子,這次出關,他的修為同樣沒有突破到九重天至尊境,不過血脈卻達到了帝級。

在蕭戰同空雀照面時鬆了口氣,這老傢伙不像空煙兒一般,是一個變態,他是一個將家族利益擺在第一位的人。自然,「魔種」收到了奇效,空雀將蕭戰的利益視為一切,在得知蕭戰建議利用血脈藥劑跟冷氏一族合作時,他笑容和藹道:「飛兒這麼做定有自己的用意,不知說出來,老夫也好配合。」

蕭戰笑道:「這次冷氏一族拿藥劑跟我們合作,絕對沒有安好心,剛剛我研究了一下,發現這瓶藥劑被做了手腳,裡面應當隱藏了一種類似傀儡術的力量。」

「傀儡術?」

空煙兒如有所思道:「難怪先前那小子召來那尊玄冰衛時,本座感到有些古怪了,原來他們都成了傀儡。只是這樣做很容易打草驚蛇吧,畢竟他們冷氏一族突然提出結盟,我們根本就不會相信,就算要用,那也只有先找人來試驗,這樣藥劑中隱藏的傀儡力量豈不是要暴露?」

蕭戰嘿嘿笑道:「這種藥劑正常情況下是不會暴露的,它會一直潛伏在武者的血脈之中,只有在特定環境之下才會爆發,讓武者淪為一尊傀儡。當然了,這種藥劑對於母親大人跟太上大長老這樣修為的高手沒用,這冷氏一族應當是沖著那些具有皇級血脈以下的人。」

空雀道:「這麼說來飛兒跟冷氏一族合作,就是想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蕭戰得意的道:「沒錯,我的方法可別他們高明多了,絕對不會讓他們察覺出絲毫異樣來。」

空仙兒擔憂道:「冷氏一族能夠煉製出皇級血脈藥劑,那證明他們有高明的藥劑師,會不會從那瓶藥劑窺探到藥劑的煉製方法來?」

蕭戰不屑道:「我的這種血脈藥劑的煉製要求可是非常高的,首先他們的藥劑師必須掌控時空之道,要想達到完美,這人至少要掌握時間跟空間法則個一百萬到,能夠做到這一點的整個時空一族能有幾個。嘿!除了這一點要求之外,還要求藥劑師掌控生命系幾個特殊咒術,光有藥劑是沒用的,就算他們派來人跟我學,也不一定能夠學得會。」

空仙兒鬆了口氣道:「這麼說來這種血脈藥劑除了夫君沒人煉製得出來喏?」

「這是自然。」

空仙兒興奮的道:「這樣簡直太好了,只要合作達成,他們冷氏一族遲早要臣服在我們空氏一族腳下。」說到這裡,她不滿的看著空煙兒道:「母親大人,就算要合作,你也沒有必要讓他們將最美的女人送過來啊,你這樣做豈不是給女兒增加競爭對手。」

空煙兒笑道:「娘這不是給你出氣嘛,他們冷氏一族想要利用結盟犧牲你的幸福,那娘就讓她們做出犧牲。以前你跟冷氏一族那個冷仙兒互相看不順眼,如今想要聯姻,他們肯定會讓這個女人出馬,你做大,她做小,到時還不是想怎樣欺負就能怎樣欺負。」

空仙兒黛眉一蹙,雖然感覺空煙兒說的似乎有理,但直覺告訴她肯定不是這樣。不過一想到能讓冷仙兒這個女人過來給自己男人做妾,空仙兒的心中就有種難言的快感,她跟那個冷仙兒同名,外人稱呼她們為空之一族絕代雙仙,兩人早就要分出一個勝負了,這次如果讓那個女人做小的,今後豈不是要處處壓其一頭。

空煙兒看著臉上露出笑容的空仙兒,就知道自己的解釋讓對方很滿意,她不由開口道:「你們幾個先出去,我有事跟你們男人談。」

空雀早走了,蕭戰八個老婆不疑有他,都乖巧的離開了。

空煙兒臉上原本的高貴之色瞬間如冰雪消融一般,一臉嫵媚的看著蕭戰,笑意盈盈道:「乖女婿,那冷仙兒可是跟仙兒齊名,這次只要兩家聯盟,冷氏一族絕對會將她作為聯姻對象。到時乖女婿抱得美人歸了,可別忘了我這個媒人。」

看著高坐於家主寶座上的空煙兒,蕭戰翻著白眼道:「就算你不提,他們只要知道我掌握了帝級血脈藥劑的煉製法,也會想方設法聯姻的。說吧,將我留下來到底有什麼事兒?」

蕭戰的話音剛剛一落,坐在家主寶座上的空煙兒突兀的出現在他的面前,媚惑的眸子彷彿要看到他的心底,一張媚得讓人心慌的玉臉綻著勾魂的笑容。

雖然空煙兒這一下很是突兀,但是蕭戰倒沒有出現慌亂,他也不是什麼初哥了,幾世為人,什麼風流陣仗沒有見過。

輕咳了一聲,蕭戰義正辭嚴道:「我警告你,可別亂來。」

「咯咯!煙兒忽然覺得,女人的幸福是要靠主動的,當年就是因為不夠主動,才讓煙兒這一等就是萬年。」

蕭戰呵斥道:「胡鬧!現在你的身份可是丈母娘,追求個屁的幸福啊!」

空煙兒臉上神情愈發的嫵媚,猛地摟著蕭戰的腰,嬌媚蝕骨的呻吟一聲道:「好濃烈的處子氣息啊,要不是仙兒已被你破了身,奴家還真以是我這做丈母娘的來拔得頭籌了。咯咯!母親可是一個**強烈的女人,爹爹當年那般強勢都滿足不了她,最終紅杏出牆,鑄成大錯。煙兒吞噬了母親的肉身,自然也繼承了母親的那慾壑難填的體質,萬年啊,這可害苦了煙兒。」

蕭戰沉聲道:「說這些不會是想告訴我,你姘頭很多吧。」

空煙兒嗔道:「胡說,煙兒的身和心都屬於爹爹,誰碰!滅誰!」

蕭戰有些好奇道:「那你是如何解決慾壑難填的?」

「除了自摸還能怎麼辦,不過現在好了,爹爹回來了,煙兒的欲壑都可以由爹爹來填滿。」

「誰是你爹,沒事時叫我蕭戰,這是獨一無二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