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薇兒,不要擔心,咱們過去看一看,興許情況沒有想象之中那麼糟糕,好嗎?”

陸少宸看見蘇薇兒的樣子,心疼到了極點,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撫小女人,但有一點他絕對的相信。

這個時間上不可能有——剋星。

都是胡說八道的。

“薇兒,你要振作,聽話好嗎?你身邊還有我呢,乖。”

“不,不,不會的。”

蘇薇兒忽然掀開了被褥,穿着鞋子衝了出去。

“薇兒,你幹什麼?”

蘇薇兒突然的舉動嚇到了陸少宸,他追了出去。

“我要去醫院,我要去看看婭婭到底是什麼情況!”

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雖然沒意見事情都讓她很難接受,但是蘇薇兒覺得還是要相信科學,不可以相信歪理邪說。

但每一次給自己打鎮定劑的時候,都會有事情抨擊着她脆弱的心,左右了她的決斷。

兩人下了樓,打車直接去了醫院。 陷入痛苦之中不停地掙扎着,想要不在意牀上躺着的婭婭的情況,可是所有的事情匯聚到一起,全部發生了。

她不由得開始相信那些迷信,自我懷疑,會不會真的就是剋星。

“爲什麼會這樣?”

她緊咬貝齒,伸手掀開了白布,赫然露出了婭婭那麼一張面無血色的蒼白麪孔。

只看了一眼,陸少宸便一把拉着蘇薇兒,將她的腦袋摁進了自己的懷中,擋住了她的臉頰。

“好了,好了,別看了。”

人已經不在了,不管怎麼樣,發生的事情也不可能逆轉了,現在需要的是知道婭婭的死因。

“伊娜,你報警了嗎?”

陸少宸一邊安撫着蘇薇兒的情緒,一邊詢問着伊娜。

“沒,沒有。”

伊娜搖了搖頭,難受的哭了起來,“我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根本就在預料之外。心裏難受。”

“黎茉,報警。”

陸少宸回頭看着黎茉,吩咐着。

黎茉紅着眼眶,似乎也沉浸在無盡的哀傷之中,情緒難以撫平。

“好的,少宸哥哥。”

黎茉點了點頭,當即那個手機報了警。

蘇薇兒依偎在陸少宸的懷中,傷感情緒無法平復,難受到了極致。

“伊娜,醫生有沒有說過是什麼情況?”

好好的一個孩子,雖然受了內傷,但不管怎麼說,也不至於會死。

伊娜站在一旁,搖了搖頭,不停地擦拭着眼淚,“沒,沒有。沒有說。”

“沒說?”

依偎在陸少宸懷中的蘇薇兒站了起來,看着她問道:“怎麼可能呢?”

無論任何情況下,孩子突然發生這種事情,都不可能沒有任何的解釋。伊娜這話說的分明太過於敷衍了。

她異樣的眼神望着伊娜,眼眸中閃過些許寒芒。

伊娜側目的那一剎,與蘇薇兒的眼神撞在一起,她立馬解釋道:“不是沒說,是目前還在調查具體的死因。需要化驗結果,然後找專家驗屍。”

這麼一番說辭,蘇薇兒纔有些相信。

這一整天的時間,蘇薇兒的心情都非常的糟糕,沉浸在痛苦之中無法自拔。

陸少宸一直陪在蘇薇兒的身邊,安撫着她的情緒,“檢查結果出來了,說是婭婭是被人捂住了口鼻,窒息而死。她鼻腔和耳朵裏有血漬,很明顯的情況。”

“什麼?捂死?”

蘇薇兒臉色煞白,不可思議的望着陸少宸,手情不自禁的拉着他的手,“怎麼會這樣?那天我做夢也是這種情況?”

夢,是不是太過於真實了?

“傻丫頭,不要多想,或許只是一個巧合而已。”

陸少宸安撫着蘇薇兒的情緒,生怕她的腦子會胡思亂想。

“巧合?怎麼可能是巧合?少宸,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了你的身上,你會覺得的是個巧合嗎?”

不管陸少宸怎麼說,怎麼瞞着她,她心裏都非常清楚一切不可能是巧合。

可如果不是巧合,又會是誰在暗中操控?

“警方的人怎麼說的?”

“事情已經全權交給了警方處理,現在正在盤查所有的人調查結果。相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幕後兇手一定逃不走的。”

“希望吧。”

蘇薇兒坐在樓梯道的臺階上,倚靠在陸少宸的身邊,止不住一聲嘆息,“少宸,我發現現在事情越發的棘手,根本不在預料之內,你確定這樣發展下去不會更加的糟糕?”

至少,現在的情況蘇薇兒覺得她無法控制。

“順其自然,不必強求。”

陸少宸說了八個字表明瞭她自己的心情。

“順其自然?”

蘇薇兒想了想,覺得陸少宸的話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有的時候想得再多也無法改變現在的情況,不如順其自然比較好。 “夠了,別說了。”

不等伊娜把話說完,陸少宸一把捂住了伊娜的嘴,“行了。現在婭婭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好,你現在需要照顧好你自己的身體,然後把婭婭的後事處理好,調查一下到底是誰跟你有仇,你覺得幕後兇手到底是誰?這纔是最關鍵的事情,而不是在說你跟蘇薇兒之間的問題。你明白嗎?”

“宸?”

聽着陸少宸的話,伊娜眼眶閃爍着晶瑩淚光,感動不已的吸了吸鼻子,“有你在真好。宸,我心裏很難受,真的很難受。能不能……讓我抱一抱你……”

她說着說着,眼淚奪眶而出。

那樣子,楚楚可憐,即便是陸少宸想要拒絕,可那一些話也說不出口。

婭婭去世了,伊娜跟老公離婚了。

這個時候她的完美家庭煙消雲散,身邊無依無靠,陸少宸面對一個曾經與他有恩的女人,無論如何也做不到心狠的拒絕。

擡手,將她抱在懷中,“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不過你現在還是需要好好的保護好自己。既然那個人會對婭婭動手,說明一定是有什麼目的的。最近一段時間,你記得常跟我聯繫,有什麼異常一定及時給我打電話。明白嗎?”

“唔唔唔……”

聽見陸少宸的關心,伊娜哭的更加的傷心,“好的,我知道了。宸,有你在,真好。”

伊娜不停地哽咽着,整個人完全憔悴,崩潰,好似下一刻都能昏厥過去似的。

回到了病房裏的蘇薇兒看着坐在病房裏的黎茉,眼眸微眯,上前問道:“黎茉,今天的事情你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嗎?能不能跟我說一下?”

五弦 走到了黎茉的身邊坐下,看着空空如也的病牀,蘇薇兒心口上好像壓着一塊石頭似的,難受極了。

其實,早在看見婭婭去世的那一刻,她真的幾乎要崩潰了,覺得根本撐不住了。

可是她不能倒下,也不敢倒下,越是在承受着各種打壓的時候,蘇薇兒便會越發的堅強。

只是,婭婭的死非常的離奇。

黎茉和伊娜兩個人一直在病房,卻沒有發現任何的端倪,這一點讓她非常的疑惑。

“嗯?蘇姐姐,你……你還好嗎?”

看着蘇薇兒還紅着眼眶,她立馬抽出了幾張紙巾遞給了蘇薇兒,“來,擦一下眼淚。我知道這件事情對你打擊很大,不過沒關係的,我相信媒體記者應該不會胡亂的編排新聞的。畢竟,還有少宸哥哥陪着你,對不對?”

她開口安撫。

奈何每一句安撫的話都讓蘇薇兒覺得她的話頗爲難聽,話裏有話,讓她無法接受。

“嗯,謝謝,我知道。”

蘇薇兒縱然心裏非常的不爽,可是她沒有表現出來。

擦拭着臉頰上的眼淚,故作委屈的樣子,“黎茉,你也知道現在的情況,全世界好像都在針對我一樣,現在婭婭去世的事情,如果讓媒體知道我就完了。你可不可以跟我說一說婭婭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嗎?不然的話,有朝一日我面對媒體,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她假裝自己很委屈,很可憐,甚至故意賣慘,就是想要讓黎茉降低對她的懷疑。

果不其然,黎茉見到蘇薇兒現在的情況,心裏莫名的一陣爽快。

搖了搖頭,一副很難受的樣子,說道:“我……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我出去買飯了,回來的時候伊娜就趴在了牀上抱着婭婭,哭的撕心裂肺,我在走廊都聽見了。”

“沒了?”

“沒有了。蘇姐姐,對不起,我真的很想要幫助你,可是現在我真的沒有辦法努力。我真的……對不起。”

黎茉低頭,也跟着難受起來。

蘇薇兒眼眸寒了幾分,吸了吸鼻子,“謝謝了。”

她起身走了出去。

站在醫院的走廊上,兜裏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蘇薇兒掏出手機,看着手機屏幕上顯示着的電話號碼,是慕行之的。

這個時候,他怎麼會來電話?

蘇薇兒接聽了電話,“怎麼了?”

“薇兒,你現在在哪兒,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慕行之的態度非常的嚴肅,蘇薇兒原本就有事情想要找他,現在慕行之主動邀約,她自然不會拒絕。

“好,在哪兒碰面?”

“西方咖啡廳。”

“好的。” 是的,這件事事情換做任何人來,都會生氣。

即便是蘇薇兒生氣,也是在情理之中。

酷總裁,訓妻有招! “我叫你過來,不是讓你解釋那一天發生的事情。慕行之,我想問你一件事兒。”

她面容嚴肅。

“什麼事情?”

慕行之終於擡頭。

看着他的眼眸泛着血絲,黑眼圈很嚴重。

一瞬間那種狼狽感與昔日裏那個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英俊男人截然不同,判若兩人。蘇薇兒竟然有些於心不忍。

心疼了。

“你……”

原本是要詢問一些問題,但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

改口問道:“你這兩天還好嗎?你家裏人有沒有訓斥你?”

她現在臭名昭著,而慕行之跟陸少宸一樣,天之驕子,令家族人們驕傲的存在,可偏偏身邊出現了她這樣一個女人。

怎麼可能會有人會接受她的存在呢?

“我還好。他們……我的事情他們管不着。”

慕行之擰了擰眉心,臉色十分的難看,他側目看着窗外,“薇兒,你知道嗎?這兩天我真的很煎熬,我看着外面那些不實的報道,對你的誣陷,真的無比的焦慮,分內而又內疚。你那麼好的一個女孩子,爲什麼要經受那麼多人的抨擊?我想保護你,卻沒有想到最後卻害了你。如果時間可以輪迴的話,我寧願不認識你。

那樣,至少我不會傷害到你。我希望你是幸福的,即便是跟陸少宸一起,只要他能給予你幸福,便足以。

但是,事實證明,他不能!”

慕行之忽然回眸,目光注視着蘇薇兒,“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陸家人那麼算計你,就是希望你離開陸少宸。其實,陸少宸真的很沒用,連一個自己喜歡的女人都保護不了,你跟着他在一起有什麼意義,有什麼用?薇兒,人的一聲很漫長,你確定要把自己託付給一個無法給你安全感的男人嗎?”

他覺得蘇薇兒的眼光真的是無比的糟糕。

蘇薇兒微微低頭,點了點頭,“你說的我很清楚。可是,我既然選擇了就不會放棄。少宸固然又很多不好的,但卻有很多人沒有品質。我喜歡一個人,並不是讓他十全十美。因爲,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十全十美的。”

她端起桌面上的咖啡,吹了吹嫋嫋熱氣兒,品了一口,說道:“我今天來見你,不是要說別的。只是想要跟你打聽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我的過去。閻烈,冷寒,他們到底是什麼人?還有,我知道你能力驚人,可以幫我調查兩個人嗎?”

慕行之面露疑惑神色,“你要調查冷寒和閻烈?”

“不是。”

蘇薇兒搖了搖頭,將手裏的咖啡放在桌子上,將兩張照片遞給了她,“伊娜和黎茉。”

“伊娜?不是陸少宸以前的……”

慕行之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拿起桌面上的照片看了一眼,明白了蘇薇兒的意思。

“還有一個人,伊娜的前夫。這三個人麻煩你幫我調查一下,畢竟我能力有限,有些事情又不好讓少宸知道。”

在此之前,蘇薇兒懷疑過慕行之,覺得慕行之對她是有意報復的。

但看了他今天的狀態之後,她覺得慕行之完全不是自己想象之中那麼惡劣的男人,或許是真的誤會了。

可是不管現在是真的誤會還是家的誤會,她都需要藉助慕行之的力量去調查伊娜和戀愛。

除了他,蘇薇兒再找不到第二個人可以幫忙。

“你……真的相信我?”

慕行之震驚不已,還以爲發生了之前幾天的事情之後,蘇薇兒對他應該會完全的失去信任。

正在此時,服務員送過來一杯咖啡。

他斷了起來,嗅了嗅咖啡的濃醇香味兒,品了一口。

蘇薇兒舉杯,與他碰了碰,“慕行之,我一直是信任你的。也請你,不要讓我失望。”

她笑了笑,那笑容純真的讓人不會產生任何的懷疑。 “薇兒,這些事情我本不應該告訴你。你……還是自己去問一問陸少宸吧。我今天過來也是想要告訴你,無論任何情況下,只要你需要我,請給我聯繫。我會盡我所能的幫你。但是薇兒,請你不要記恨我,上一次的事情是我對不起你。希望你能原諒。”

他站起身來,跟蘇薇兒深深鞠了一躬。

“誒,慕行之,你幹什麼呢,瘋了吧。”

蘇薇兒立馬站了起來,被慕行之的舉動給驚嚇到了。

“從今天開始,你風成集團最大的依仗便就是我慕氏集團,有我在便又你風成集團,我不會讓你倒下,也不會讓你父親的公司從B市消失的。”

所以,陸少宸,你現在被陸家趕了出來,我倒是要看看你,拿什麼去保護蘇薇兒。

他竭盡全力的保護蘇薇兒,纔會體現陸少宸是多麼的沒用。

只有那樣,才能讓蘇薇兒更早的認清陸少宸,更早的選擇離開那個沒用的男人。

“行之,謝謝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