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蘇哲徹底傻眼,他實在是不能理解,蕭陽這傢伙如今為何變得這麼厲害。

這能耐,完全就超乎了蘇哲的想像。

「我離開蕭家之後,才認識的她,你不知道也很正常。」

蕭陽沒有猶豫,立馬開口解釋道。

「牛皮!」

「蕭陽,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柳靖雯可是號稱江海商界女王,她在商業天賦極高,年紀輕輕,就已經成為柳氏集團的總裁。連續三年,將集團的業績翻了幾倍。」

「她的事迹,在江海圈子早已經傳開了。所以,追求她的年輕才俊數不勝數。」

「大家都一個想法,誰要能成為柳靖雯的男人,下半輩子都直接可以不用奮鬥了。只是傳言她為人高冷,眼光極高,從未正眼瞧過其他男人,以至於被人稱為冷艷總裁。」

「我實在是好奇,你和她到底是怎麼認識的?而且,你們兩人關係看起來頗為密切。難不成,你們……」

話說到這裏,蘇哲嘴角挽起了一抹邪笑。

同為男人,有些話點到為止。

蕭陽搖頭輕笑,他內心清楚蘇哲想表達的意思。

只是他和柳靖雯兩人情侶關係是假扮的,並不能當真。

「別瞎想。」

「我和她的關係比較特殊,一時半會也解釋不清楚。」

蕭陽白了蘇哲一眼,隨後棱磨兩可地解釋了一番。

至於蘇哲信與不信,蕭陽本人心裏卻並不在乎。

一旁。

溫雪的眼神也閃過一絲複雜。

難得自己對一個男人產生了興趣,卻沒想到蕭陽身邊還有其他女人的存在。

而且眼下來看,對方還很優秀。

藍穎兒也注意到自己閨蜜的表情,連忙湊到她身旁輕聲問道:「溫雪,你是不是對這個蕭陽感興趣?」

「穎兒,你可別胡說。我跟他才第一次見面,對他更是無從了解,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對他有興趣。」

「我就是……就是單純覺得,這個傢伙跟我之前遇到的那些男人,顯得有些特別罷了!」

被藍穎兒這麼一問,溫雪耳根子都紅了,整張臉看起來極為羞澀。

藍穎兒眼神露出一絲笑意:「既然沒有,那你害羞什麼勁?」

「我……我哪有!」

溫雪拒不承認,連忙搖頭道。

「要不要我給你一面鏡子,讓你自己親眼看看?」

見溫雪極力否認,藍穎兒就從自己隨身包包里,很快就要翻出一面化妝鏡。

「穎兒,別鬧了。」

「我承認對蕭陽有些好感,這樣總行了吧?」

溫雪太清楚自己這個好閨蜜的性格,說得出,那必然是做得到。

所以,她羞澀的點頭,只好承認了下來。

「我看這蕭陽似乎和那個柳靖雯關係不淺,不過你也別慌,等見到那女人之後,咱們再見機行事。」

藍穎兒想了一下,便連忙對溫雪安慰道。

「嗯!」

溫雪點了點頭。

事到如今除了這樣,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半個小時時間,一晃而過。

在蕭陽和蘇哲閑聊中,一道急促的鈴聲響了起來。

一看,是柳靖雯打來的。

「蕭陽,我到門口了,你在哪?」

蕭陽剛把電話接聽,立馬就聽到柳靖雯的詢問聲。

「十二樓,你直接上來吧!」

蕭陽微微一笑,便直接說道。

幾分鐘后。

柳靖雯推開大門,邁出那雙修長的美腿,徑直往前走去。

腳下的水晶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發出了極為有節奏的聲音。

她一出場,就成為眾人的焦點。

無數視線,瘋狂朝她投來。

對此,柳靖雯早就習以為常。

「這邊。」

蕭陽也看到了柳靖雯的身影,第一時間就朝她打起了招呼。

柳靖雯嫣然一笑,而後往蕭陽所在位置走去。

「她……她就是柳靖雯?」

蘇哲之前也只是聽說過柳靖雯的名聲罷了,從未見到過本人。

此刻親眼目睹柳靖雯的容貌,眼睛瞬間都瞪直了。

「沒錯。」

蕭陽笑着點點頭。

一旁的藍穎兒和溫雪兩人,眼神也飛快掃向柳靖雯。

不到片刻,她們兩人心中也是被柳靖雯的身材和顏值所震驚。

這樣的氣質,也難怪其他男人會為之瘋狂。

縱然是藍穎兒和溫雪,在柳靖雯面前的魅力,也不由得遜色了幾分。

藍穎兒回過神來,她看到蘇哲的魂都要被勾走,心中頓時就浮現出一絲怒意。

伸出手在蘇哲腰間擰起一塊贅肉,而後便是三百六度旋轉。

「啊……」

蘇哲瞬間感到一陣疼痛,忍不住尖叫了出來。

「穎兒,快鬆手,疼!」

見藍穎兒滿臉怒意的盯着自己,蘇哲終於意識到自己犯了大錯。

露出一臉懇求,連忙求饒了起來。

「哼,她是不是很好看?讓你眼睛都要掉出來了?」

藍穎兒醋意上頭,顯然並不想就這麼輕易放過蘇哲。

一手扯著蘇哲的衣領,厲聲質問道。

「穎兒,你聽我解釋。」

「我就是好奇柳靖雯到底長得怎麼樣,才會多看了幾眼。」

「在我心裏,只有你是最漂亮的,其他胭脂俗粉,根本就入不了我的法眼。」

蘇哲雙手連忙握住藍穎兒的手腕,露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樣,企圖平息對方心中的怒意。

「蕭陽。」

與此同時,柳靖雯邁著優雅的步伐,很快就出現在蕭陽身前。

「靖雯,辛苦你跑一趟了。」

「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蘇哲和他女朋友藍穎兒,這位是穎兒的閨蜜,叫溫雪。」

「她便是柳氏集團總裁,柳靖雯。」

蕭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此時主動為雙方介紹了起來。

「你們好。」

柳靖雯嫣然一笑,目光朝蘇哲,藍穎兒和溫雪掃過,隨後柔聲問候道。

。 「什麼?」

唐飛吃了一驚,問道:「他們怎麼這麼快舉行婚禮?之前一點消息都沒有?」

「我是剛剛收到請柬的,我問了一下,其他幾個老夥計也才收到請柬。」唐老爺子說:「估計白家和裴家早就提前準備了,只是今天才送請柬。」

「對了小飛,你回來嗎?」

「你回來的話,我帶你一起去參加婚禮。」

「我回來。」唐飛看了一眼被戰士們圍在中間有說有笑的葉秋,低聲道:「爺爺,葉秋估計也會進京。」

「葉秋?」唐老爺子疑惑地問道:「他不是犧牲了嗎?」

唐飛回答說:「葉秋不僅沒有犧牲,而且毫髮無損。他一旦得知白冰要跟裴傑結婚,肯定會進京。」

「小飛,這件事情我建議你暫時不要告訴葉秋。」唐老爺子說。

「為什麼?」唐飛不解。

唐老爺子道:「葉秋一旦進京,將面臨生死危險,他若是大鬧婚禮,無論是白家還是裴家,都不會放過他。」

「可是爺爺,這麼大的事情,我怕瞞不住啊!」唐飛說:「如果讓葉秋知道我瞞他,那他肯定會埋怨我。」

「不管他會不會埋怨,先瞞着他。」唐老爺子道:「後天的婚禮現場,京城有頭有臉的人都會參加,高朋滿座,如果葉秋當着所有人的面大鬧婚禮,這會讓白家和裴家丟盡臉面,讓他們無路可退,那時,白家和裴家會不惜一切手段幹掉葉秋。」

「就算我想出面保護葉秋,只怕也是無能為力。」

「所以還是先瞞着葉秋,等婚禮結束之後再告訴他,到時候,葉秋即使去白家或者是裴家大鬧,萬一他們要殺葉秋,我也還能出面替幫葉秋說話。」

唐老爺子說到這裏,長嘆一聲,道:「葉秋年紀輕輕,醫術無雙,前途無量,若是因為一個女人死了,那實在是太可惜了。」

「再給葉秋一些時間,將來他必定成為蕭九那樣的人物,等到那時,他就敢正面跟白家和裴家叫板了。」

「所以還是先瞞着他。小飛,你懂我的意思吧?」

唐飛點點頭:「爺爺放心吧,我會暫時瞞着葉秋。」

唐老爺子跟着又說:「小飛,裴傑和白冰的婚禮你就不要參加了,你先留在西北,最好找個借口讓葉秋也留下,總之,時間拖得越久越好,他只要不進京,就會平安無事。」

「我明白。爺爺,您還有別的事情嗎?」唐飛問。

「我沒其他事了,小飛你在西北要保重身體……對了,葉秋還活着的消息軍神知道嗎?」

「葉秋剛回來,我還沒來得及向軍神彙報。」

「那你馬上把這個消息彙報給軍神,防止出現變故,軍神也好有應對之策。」

唐飛明白,爺爺口中所說的變故,就是指葉秋進京的事情。

「好的,我馬上向軍神彙報,爺爺再見。」唐飛掛斷電話后,立刻撥通了軍神的電話。

十秒之後,電話接通。

軍神蒼老的聲音傳了過來:「唐飛,何事?」

「軍神,葉秋還活着。」唐飛彙報道。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軍神的聲音猛地增大,雖然情緒控制得很好,但是唐飛還是從軍神的聲音中聽出了激動。

「我說,葉秋還活着。」唐飛道:「葉秋不僅活着回來了,而且還毫髮無損,沒有受傷。」

「好!好!好!」軍神一連說了三個好。

「軍神,剛才爺爺給我打電話了,說白冰和裴傑後天舉辦婚禮,我擔心葉秋知道這件事情後會進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