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蘇慕許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梗着脖子喊道:“好吧,豁出去了!簡單來說,就是他一直表現的喜歡我,時不時給我洗腦我以後是會嫁給他的,我也這麼認爲。但是,被我發現他跟喬珺雅不清不楚,我就很氣不過!吃着碗裏瞧着鍋裏,噁心!就這樣!”

顧謹遇微微眯起了眼睛,“據我所知,他跟喬珺雅沒有不清不楚,一起下午茶確實是爲了給你挑選生日禮物。你確定僅僅是因爲這件事?” 蘇慕許感覺被逼到了一個死衚衕裏,想不出一個更好的理由來,乾脆反問顧謹遇:“你不信我,我可以理解,那你跟我說說,你認爲我是爲了什麼?”

顧謹遇一雙深邃的眼眸緊盯着蘇慕許,從她純真的大眼睛裏,讀不出心虛心慌的情緒來。

難道真是他多想了,誤會她了?

她任性刁蠻,卻也單純善良,愛恨分明,認爲安諾腳踏兩隻船,便絞盡腦汁的懲治安諾,似乎很合理。

可她犯得着這麼用力嗎?

真討厭,會讓安諾砰她的手?

“他的手溫暖嗎?”顧謹遇低頭,盯着蘇慕許被碰過的右手,醋意濃的連空氣裏都瀰漫着酸味兒。

蘇慕許趕緊將右手背到身後,臉紅脖子粗的,又羞又惱,又氣又急,嘴脣動了又動,愣是說不出話來。

她就是像是不守婦道的女人,在外面跟別的男人勾三搭四被當場捉住了一樣!

這感覺……好亂。

顧謹遇用力握了握自己的雙手,微眯雙眼,霸道的命令:“把手伸出來。”

蘇慕許雙手都背到身後,低着頭,硬着頭皮說:“我不!”

“伸出來!”他加重了語氣。

她渾身一顫,想想他頂多打她手掌心幾下,禁閉雙眼,扭過頭去,將右手伸了出去。

打吧,打完解氣再跟他賣慘。

她縮着脖子,等待着即將到來的痛感,那種害怕又沒法抗拒,並且不知道何時會被打的感覺,令她頭皮一陣陣發麻。

“要打就快點!”她不堪折磨,大聲催促。

他將她的所有微笑反應都收在眼底,醋意被歡喜替代,握住了她的手,拉到自己的脣邊,親吻。

柔軟的觸感,令蘇慕許渾身一震。

一睜眼,她看到顧謹遇深情而溫柔的吻她的手背,一下,一下,又一下。

她渾身戰慄,無法適應這麼大的反差。

還不如打她手心呢!

這溫柔的懲罰,更虐心!

尷尬的咳了兩聲,蘇慕許將手抽出來,揣到口袋裏,悶聲道:“我……沒洗手。”

顧謹遇:“……”

草率了!

他有潔癖不假,但在她面前根本不存在。

一想到她沒洗手,而安諾剛剛捧着她的手要給她暖手,他就感到一陣陣噁心。

“蘇慕許,”他緩慢而沉重的低喚她的名字,湊到她的耳邊,一字一字的說道,“你闖禍了!”

蘇慕許縮着脖子,嗚咽道:“不用你提醒,我知道。”

“接受懲罰吧。”

“求您垂憐,我才十八歲。”

顧謹遇:“……”

垂憐?怎麼想的這詞兒?

他還真是一如既往的跟不上她的思路。

開車回家,顧謹遇拉着蘇慕許徑直上樓,連蘇慕許要跟正在吃宵夜的孟盼晴打聲招呼都不允許。

“你太粗魯了!”被顧謹遇拉到臥室裏後,蘇慕許小聲抗議。

可是很奇怪,心跳的特別快,臉也發燙,這種感覺又驚恐,又刺激,又甜蜜,難以言喻,無法抗拒。

顧謹遇不管,拉着她到了洗手間,打開水龍頭,親自幫她洗手,足足洗了三遍,又讓她擡頭閉眼,幫她洗臉。

蘇慕許欲哭無淚,這溫柔的刑罰,比直接打更折磨人啊!

難道她有受虐傾向嗎?

爲什麼他霸道如斯,完全凌駕於她之上,她竟這麼溫馴,絲毫不想反抗?

她閉着眼睛,被顧謹遇牽着手來到牀邊,聽他的指令,坐下。

“知道該怎麼做嗎?”他坐到了她的身側,輕撫她的眉梢眼角。

她顫巍巍的問:“可以睜開眼睛了嗎?”

“可以。”

她睜開眼睛,只見顧謹遇臉上還有水珠,一雙紅脣,鮮豔欲滴。

她打量着他,看他面無表情的看着自己,冷若冰山,心裏一陣陣發抖。

好久沒見他這麼高冷了!

就突然挺想看他哭的……

“需要我提醒你嗎?”他瞄了一眼她的右手,擡起自己的右手,大拇指輕輕撫過下脣。

蘇慕許靈光一閃,連連點頭,“不用,我懂了!”

不就是他幫她洗乾淨了手,該由她吻乾淨他的嘴脣嘛!

臉都沒擦,不就是讓她知道他洗過臉了,可以放心親。

行,她一定在精神上,還他個乾乾淨淨。

她脫掉鞋子,跪坐在牀上,雙手輕輕搭在他的肩上,溫柔的迫使他半轉身體,面向她。

她溫柔而羞澀的看着他的雙脣,冰涼的小手慢慢捧住他的臉,慢慢的湊近,慢慢的親吻,像是對待她最珍視的東西,謹慎小心,無比輕柔。

顧謹遇慢慢收攏了十指,呼吸逐漸變得困難。

她太懂了。

小小年紀,小腦袋瓜,靈活的很,特別有潛力。

這麼有悟性,又有實際行動,誰能扛得住?

一番溫柔親吻,兩人雙雙倒在牀上,情不自禁。

你儂我儂時,蘇慕許小聲說:“老公,我好想看你哭。”

顧謹遇:“……你這什麼惡趣味?”

“你哭起來,一定很……”蘇慕許笑的邪妄又曖昧。

顧謹遇皺眉,將右手舉到蘇慕許的眼前,慢慢的,一根一根的,收起修長的手指,滿是警告和威脅:“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哭?”

蘇慕許猛地一顫,腦海裏有了畫面。

“來呀……”她一臉嬌羞,迅速躺好。

顧謹遇:“……”

她是故意的吧?

正猶豫着要不要繼續下去,蘇慕許的手機忽然響了,在桃色滿屋的臥室裏,極爲響亮。

蘇慕許:“……”

顧謹遇恢復了一絲清醒,理智告訴他,不能再繼續了。

他趕緊抓起衣服往身上套,快速下牀,往外走。

“早點休息,晚安!”他匆忙丟下一句話,奪門而逃。

蘇慕許十分無語。

這樣的情景,已經發生了不下兩三次,她真是要被他氣的沒脾氣。

幹嘛非要忍着呢?

隨心所欲,開心不好嗎?

要是小說裏總出現這樣的劇情,怕是讀者都要開罵了!

總開假車!

蘇慕許嘆了口氣,整理好衣服,從衣服口袋裏摸出手機,一看是安諾打來的,她就氣不打一處來。

早不打晚不打,壞她好事,還不如一直待在她黑名單裏。

電話又打過來,蘇慕許接了:“你醒了?”

安諾:“嗯,你回家了嗎?”

蘇慕許:“嗯,醫院裏有點冷,消毒水的味道不好聞。”

安諾:“好,那你早點睡,明天不用過來了,我已經好了,明天辦了出院直接回家。”

蘇慕許打着哈欠說:“好,你也繼續睡。”

這時,顧謹遇猛地推開房門,很認真的問:“許許,你喜歡什麼牌子的?杜蕾斯還是岡本?” 蘇慕許茫然的看向顧謹遇,再看向她的手機屏幕。

漂亮!還在通話中!

她本來要掛掉的,手指都已經要點上去了,現在點也不是,不點也不是。

什麼戲都不用跟安諾演了,顧謹遇這一句話,前功盡棄。

這麼一鬧,別說安諾還沒變壞,就是原本不心機男,也要被逼的心生怨恨而變得陰險。

“許許,你怎麼不掛電話?”安諾用力的抓着被子,強裝什麼都沒聽見,“你知道的,我從來都不掛你的電話。”

蘇慕許愣愣的看着顧謹遇,實在搞不懂他爲什麼要殺個回馬槍。

看她出糗,他會很爽嗎?

“哦,困迷糊了,忘記了,”蘇慕許聲音微啞,完全是被顧謹遇給驚的,“我掛了,你睡吧。”

“晚安。”

“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