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蘇歌莫名覺得這個聲音很近。

輕輕推開門,還沒來得及反應,一個高大的身影撲過來,她後背重重撞在門上,然後就被人堵住了唇。

貝齒直接被人撬開,男人在唇齒間長驅直入,同時一雙大手不由分說的去剝她的衣服,解了她外套的扣子,灼熱的手掌迫不及待伸進去,蘇歌身材發育得很好,男人輕車熟,少女唇齒間頓時溢出一聲嬌吟。

這聲嬌吟很快被男人吞進喉嚨里里,男人手上一邊肆虐著她身體,吻得也是越發的猛烈。

小女人很快在他的猛攻下完全失去反抗能力。

男人忽然抓住她的小手,往他西褲上面伸。

男人不知何時自己解下了皮帶,這會兒帶著她的小手,直接從他西褲里伸了進去。

「唔……」

蘇歌這一刻才反應過來,下意識開始掙扎,想把手抽回來。

男人完全不給她這個機會,用力壓著她的手,拚命將她的手往下壓去。

蘇歌小臉紅了個徹底。

男人這時溢出了一聲舒服的悶哼,然後另一隻在小女人身上肆虐的手,緩緩往小女人腰間移動。

小女人今天穿的長裙,腰上是鬆緊帶的,他輕而易舉就順著她的腰線滑了下去。

小女人身體重重一顫,然後軟軟的身體就整個往男人身上靠去,緊緊貼著男人。

男人慢慢離開她的唇,手上又往裡了一些。

小女人小臉直接埋進他襯衫里,咬著他的胸口低吟。

男人似乎受到了鼓舞,立馬肆意起來。

小女人失控得抽出了手,雙手緊緊抱著男人的身體,叫聲也跟著失控起來。

「小歌,叫老公。」

男人一手用力扶住小女人就要往下倒的身影,低啞著出聲。

外面夜黑如墨,整個楚園靜得只能聽見風聲。

蘇歌起初還緊緊咬著唇不願出聲。

最終迫於無奈,還是低低出聲:「老……老公……」 「父親!」林東東抱著林南天的身軀痛哭出聲,雖然林南天臨終前一番話始終是對著聶甄說的,但林東東知道,自己父親死亡之前,心中最擔心的始終還是自己。

「林東東!你少給我們來這套!如果你真的為自己的父親感傷的話,本小姐倒是可以成全你,送你去見你的父親!」萬纖兒在空中遙指林東東道。

而這時候,與萬纖兒並列站立在空中的趙日升,朝著林東東冷笑道:「或者,想要我們繞你一命也不是不行,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我看林東東你倒是標緻得很,這裡男性修鍊者這麼多,你如果能一個個招呼過來,說不定看在你辛苦賣力的份上,我們還能饒你一命,怎麼樣?哈哈哈哈!」

說完,趙日升發出得意的笑容,甚至天空中所有修鍊者,都,看著林東東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隻柔弱的羔羊。

「畜生!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們如願的!」林東東眼睛通紅,看著天空中這些無恥的修鍊者,恨不得和他們拚命。

只不過林東東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敵得過他們的,之前她就是在趙日升與萬纖兒二人的聯手之下,才遭到重創的,如果不是聶甄接住自己,說不定自己也差不多了。

當聶甄聽到趙日升口中所說的那些無恥之語時,他的臉色也變得異常冰冷。

聶甄這個人本來的性格就是如此,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林南天身為一派掌門,對自己還算禮待,如今對方臨終之前將自己的女兒託付給自己,聶甄無論如何也會保全林東東的生命,也絕不會叫她受辱。

聶甄緩緩起身,自他衝出火山口以來,都沒有時間仔細觀察四周的情況,他現在才發現,整個天空中都布滿了修鍊者,其中萬火門和青陽派的人佔了一部分,而另外一大部分修鍊者聶甄之前從來沒有見過,但不得不說,這一部分強者的實力比起之前三宗門的實力加起來還要強大。

「林姑娘,你先不要傷心了,將你父親的遺骨收起來,現在咱們可不是傷心的時候……」聶甄對林東東沉聲道。

林東東無力地點了點頭,一邊將林南天的遺體收入納戒里,一邊對聶甄道:「聶公子,這件事情與你無關,你不要攙和進來了,不用管我,趕緊離開吧……」

林東東傷心欲絕,也知道在這麼多的強敵圍攻下,自己必死無疑,所以不願自己拖累聶甄。

聶甄朝林東東搖了搖頭道:「我既然答應了你父親,怎麼說也要護你周全,放心吧。」

林東東凄然道:「我飛鳶派被人滅門,我死與不死已經不重要了,只不過你的救命之恩,恐怕我得來世再報了……」

聶甄看著林東東一愣,救命之恩?

這才反應過來,她所說的應該是在火山內自己將她送出去一事。

其實聶甄將林東東送離火山,最重要的一點,其實是為了方便墨麒麟顯示出本尊來,至於救不救她倒是其次。

「喂!你們兩個在那邊唧唧歪歪說什麼呢?!姓聶的廢物,本小姐還沒找你算賬呢,你在這邊充什麼大英雄?!」萬纖兒朝著聶甄怒斥道。

聶甄索性不搭理萬纖兒,向林東東疑惑道:「林姑娘,這塊兒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這多出來的人到底是誰啊?」

其實聶甄到現在都沒弄清楚整件事情到底怎麼一回事。

當下,林東東向聶甄解釋了前因後果,然後對聶甄急道:「聶公子,你快走吧,這個九梟派不是你可以得罪的,趁現在他們還沒對你有殺意……」

「沒有殺意?林姑娘,你似乎太天真了一些啊……」聶甄看著九梟派為首的掌門人乾龍,冷笑道:「我敢肯定,就算我要走,這位九梟派掌門也不會放我離開的!」

「喔?有點意思!」乾龍冷視著聶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好奇,他自問自己的殺機已經隱藏得極好了,想不到居然被聶甄察覺到了。

「萬掌門,這年輕人是誰?」乾龍冷笑著對萬無極道。

萬無極看向乾龍恭敬道:「此人是個散修,是叫聶甄的,有點手段,不過口氣比能力大。」

「是么……」聽到萬無極這麼說,乾龍淡淡地對聶甄說道:「小傢伙,老夫問你,萬古山脈的火焰是不是被你奪去了?」

乾龍此言一出,頓時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聶甄的身上,就連林東東都詫異地看向聶甄。

原本許多人還以為聶甄就算煉化了火焰,也沒那麼容易承認,但誰知,聶甄看著乾龍大方承認道:「呵呵……乾龍掌門所說不錯,我已經將萬古殺焱煉化,怎麼了?」

聽到聶甄居然已經煉化了萬古山脈的異火,眾人神情一動,不過這也可以理解,畢竟聶甄在火山底下待了很久了,而他們為了消滅飛鳶派最後的這些高手,在火山上方耽擱了很多時間,這點時間聶甄煉化了萬古殺焱,是很正常的事情。

「萬古殺焱……嗯,這名字還挺不錯,既然這樣,那你還不乖乖將火焰奉上?」乾龍好像在說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

「哦吼吼,老東西,我沒聽錯吧?你在說啥?再說一遍!我們憑本事煉化的火焰,你居然一句話就要我們奉上?老東西你霸王餐吃多了吧?!」鬼鬼就像是聽到了這世上最可笑的笑話,不顧乾龍已經變冷的臉色,十分放肆地笑道。

乾龍本身合併兩宗,滅了飛鳶派,正是志得意滿的時候,想不到居然會被無名小卒嘲笑,頓時臉色變得陰冷無比,朝著前方的萬纖兒陰沉道:「萬家侄女,聽說你和這個小子有些仇怨是吧?正好趁著這個時候,老夫成全你,速速為宗門滅殺此子,將萬古殺焱取出!」

聽到乾龍授命自己,萬纖兒居然覺得自己受到了重用,頓時欣喜無比,領命之後,挺劍遙指聶甄道:「聶甄鼠輩,還不速速引頸就戮!」 男人心滿意足的埋下俊臉吻了吻小女人的唇。

隨即又在小女人耳邊道,「說愛我。」

他手上的動作並未停下,小女人抑制不住的嬌吟中,再度顫抖著開口,「我愛你,愛你……」

「說愛老公。」

男人一眨不眨看著小女人沉淪的表情,再次出聲。

「我愛老公,愛老公……」

小女人完全失控了,情不自禁就發出聲音。

男人臉上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不一會兒伴隨著小女人渾身一陣顫慄,書房總算安靜下來。

俊美無儔的男人緊緊將飄飄欲仙失去所有正常反應能力的小女人擁在懷裡。

「我也愛你,很愛很愛……」

夜色飛旋,轉瞬即逝。

勞斯萊斯車裡,蘇歌軟綿綿的靠在楚亦寒懷裡,整個人彷彿被抽掉了骨頭。

男人時不時低頭在她頭頂落下一吻,似乎怎麼愛她都愛不夠。

蘇歌卻自顧自發了會兒呆,突然揚起腦袋,對上男人一雙幽邃的眸子。

怎麼他近幾次……都是用手給她解決?

他知道自己不能做那種事?還是有別的什麼原因?

她目光看過去,男人也自然而然看著她。

對視一陣之後,蘇歌先收回目光,再度軟軟的靠在他胸口。

男人抱著她的手微微收緊了些,「是不是快開學了?」

「嗯,還有一個多星期。」蘇歌又將他靠得緊了些。

「一邊上學一邊做實驗,會不會太累?」

蘇歌聞言表情僵了一下,很快回答,「不會。」

他是不希望她做實驗嗎?

男人沒再應聲。

只是幽邃的眸,一團漆黑。

她跟在夜暮白手裡學習,於她個人而言,並非壞事。

只是夜暮白暗藏的心思……

「亦寒,你工作累嗎?」

帝姬傳奇:華都幽夢 小女人突然又揚起小臉,看著他問。

男人明顯愣了一下,然後毫不猶豫的答,「不累。」

「真的么?」小女似乎不太相信,然後滿眼心疼道,「不要太累了,我會擔心的。」

「嗯。」面對小女人突如其來的關心,男人大概是有些受寵若驚,深深盯著小女人看了幾秒,低下俊臉,在小女人額頭吻了吻。

誰知小女人直接伸出小手抱住他的脖子,大方的吻向他的唇。

輕輕在他唇上碾了一遍,男人就嫻熟的回吻過來。

外面朝陽初升,車內一片暖意。

兩人一直吻到醫科大校門口才分開,唇分之時,兩人都在低低喘氣。

蘇歌臉頰微紅的看著男人恨不得吃了她的眼神,迅速打開車門下車。

男人就那麼一眨不眨目送著她走進校園。

看了眼自己下身。

他是真的恨不得把她吃了。

男人盡量壓制住渾身的氣息,勞斯萊斯車緩緩駛離了醫科大校園。

蘇歌顯眼的走在校園裡,一路上撞上不少學生。

不過奇怪的是,僅僅一天時間,大家對她的態度就大有轉變,昨天這些人見了她還在指指點點,今天則直接將她當成透明人,一路上走過,誰也沒多看她一眼。

別提議論了。

夜暮白這麼快就處理好謠言了?

他怎麼做到的? 看到耀武揚威的萬纖兒,聶甄不住冷笑道:「哼哼……喪家之犬,居然如此急著要做人家的走狗,萬纖兒,看來我還真是高估了你啊!」

聶甄一席話,不說萬纖兒怒不可遏,就是整個萬火門與青陽派的人臉色都無比難看,聶甄這番話打擊面實在是太廣了,其實之前聯手攻擊飛鳶派的,正是萬火門與青陽派,聶甄的話把兩派所有人都罵了個遍。

「放肆!小小畜生,居然敢口出狂言,纖兒,你還在等什麼?!趕緊給為父把這廝的人頭取下!」萬無極憤怒道。

國民老公牽回家 「是!」萬纖兒領命,全身浮現出自身靈氣,朝著聶甄沖了過來!

「聶公子,我來擋她,你們趁亂快走,將來有機會,你為我報仇便是!」林東東剛要為聶甄擋住萬纖兒的攻擊,卻見聶甄長嘯一聲,修羅殺氣鋪天蓋地而來,整個人化為一道光束,反而朝萬纖兒沖了過去!

「你就放心吧,老大沒事,何況他也有底牌。」耿耿在一旁安慰林東東道,聶甄的納戒中,還藏著一頭能發揮出皇境戰鬥力的神獸火麒麟,別看眼前這些人耀武揚威,真的爆發戰鬥的話,恐怕全都得死在這裡。

不過林東東的行為倒是令神獸們對她有了一些好感,在這種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林東東反而希望它們和聶甄逃跑,這行為博得了神獸們的好感,也正式接納了這個少女。

而此時,天空中的萬纖兒,已經化為一道火球,她見聶甄居然還敢朝自己衝過來,頓時暴喝道:「無知的廢物,去死吧!」

言罷,萬纖兒手持仙劍,朝聶甄拍出一道火焰形成的劍芒。

誰知,聶甄單手抬起,萬古殺焱凝聚在手掌中,直接正面撞擊在那道劍芒上,而原本萬纖兒預料中的被重傷的場景並沒有發生。

在萬古殺焱的攻擊下,那道火焰劍芒居然被聶甄直接拍碎,還未等萬纖兒反應過來,聶甄已經落到了她的面前。

只見萬古殺焱化為一條火焰長鞭,直接一把鎖住萬纖兒,然後猛地朝地上一甩。

「嘭!」

眾人只見一道赤紅色的光芒重重地砸入地面,激起一片塵土。

「什麼?!」圍觀的眾人大吃一驚,聶甄的修為他們都看得出來,絕對是地聖境的修為,可地聖境的聶甄,居然一招就擊敗了元境二段的萬纖兒,這簡直顛覆了所有人的想象力!

甚至就連在場最強的修鍊者乾龍都沒有想到,雖然聶甄的戰鬥力在他面前不值一提,但聶甄居然能夠秒殺萬纖兒,還是出乎他的意料的。

然而,聶甄根本不等他們有所反應,先是向下方甩出一道殺勢之劍,然後瞬間施展身法朝下方沖了過去。

「畜生,你敢?!」萬無極大怒,直接釋放出自己元境七段強者的氣勢,朝聶甄裹去,想要先令聶甄屈服。

誰知這道氣勢撲向聶甄的時候居然如泥牛入海一般,一點作用都沒有!

聶甄所修鍊的修羅殺氣,神擋殺神佛擋殺佛,雖然萬無極的修為遠超聶甄,可想要用氣勢來令聶甄屈服,這實在是太天真了!

萬無極沒想到聶甄居然不懼自己的氣勢,眼看著自己女兒有危險,連忙親自出馬。

可當萬無極身法一動,卻發現三道身影直接出現在自己面前,正是墨麒麟它們!

「滾開!」萬無極眼眶迸紅,朝著它們大吼了一聲,同時反手甩出一道赤紅色的靈光,想要將三神獸震退。

誰知,墨麒麟伸手揮出一拳頭,直接打碎了萬無極的靈光,而鬼鬼揮舞著長棍,一掃將萬無極生生迫開!

「什麼?!」萬無極震驚地看著二人。

雖然剛才那道靈光是自己情急之下釋放出來的,但畢竟是元境七段的一擊,居然被人如此輕易的擊碎,而剛剛鬼鬼的一擊,居然令萬無極產生了一絲威脅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