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蘇武打開瓶蓋,把玻璃瓶內的液體倒入了酒杯裏,這才說道:“這是武者修行所需的能量液。”

桑姐並未聽說過。

這不怪她,蘇武不進武道社,也不知道能量液這種東西。

“桑姐如果相信我的話,就把它喝了。”蘇武說道。

這不是普通的能量液,這瓶能量液是蘇武在中級植物領域裏面修行的時候積累下來的。

外界的能量液,普通人可不能吸收,但是這瓶能量液不同。

中級植物領域裏面的能量液,非常柔和。

桑姐拿起酒杯直接一口氣喝完了。

喝掉能量液的瞬間,桑姐的臉頓時變得通紅,整個人似乎掉進了火爐。

好熱!

桑姐心說。

突然,桑姐聞到了一股汗臭味,頓時慌了手腳。

“桑姐,別怕,這是正常反應。”蘇武苦笑道:“我本來打算跟你說,等我走後你再喝的。”

“我……我該怎麼辦?”桑姐慌張的問。

“你先去衝個澡。”蘇武說道。

桑姐早就不想呆在這裏了,她身上太臭了。

她飛也似的進了臥室。

蘇武吃着東西等待着。

臥室內,桑姐脫掉衣服進了浴室,打開噴頭衝了起來。

水都是灰黑色的。

肥皂和沐浴露都被桑姐用完了,足足用了半個多小時,她才感覺自己身上沒有了那股臭味。

長出口氣,桑姐走出浴室,看到鏡子裏面的自己,頓時呆住了。

皮膚變得更白了,彷彿年輕了七八歲,最讓她吃驚的是,她感覺自己的力氣變大了很多很多。

但是就在這時,她又感覺皮膚分泌出了黑色的黏液,她不得不再次進入浴室。

最終,她發現無論自己怎麼洗,身上都是臭的。

“怎麼辦?”桑姐快哭了,只能抓起浴衣穿上,來到臥室門口,隔着門對蘇武說:“我身上總是有東西,怎麼洗都洗不掉。”

蘇武聞言一怔,不應該啊。

他卻忘了他是練武的人,桑姐只是個普通人而已,能量液被桑姐喝下去之後,淬鍊桑姐身體的過程會很漫長,沒有個兩三天是不行的。 蘇武暗罵自己糊塗,桑姐只是普通人而已,吸收能量液的速度怎麼能跟自己相比。

他回想着劍書裏面記載的一些手段,突然腦海裏面靈光一閃,想到了劍宗的推拿手可以幫普通人充分吸收能量液。

想到這裏,蘇武對桑姐說道:“桑姐,你這是能量外泄,必須讓能量完全融入你身體裏面去。”

“我該怎麼做?”桑姐問道。

蘇武欲言又止,最終還是說道:“桑姐,我知道一種辦法,但是可能會有身體接觸。”

門後,桑姐臉一紅,“沒事,你進來吧。”說着打開了門。

蘇武一進房門就瞧見桑姐穿着浴衣站在門後。

桑姐強作鎮定的說,“現在我該怎麼做?”

“先找個地方躺下。”蘇武頗爲尷尬的說道。

他真不是故意的。

桑姐臉一紅,瞥了一眼臥室裏面的牀,聲若蚊訥的說:“嗯。”

轉身朝着牀走去,躺在了牀上,莫名的感到了緊張。

桑佳,你怎麼了?他只是想給你推拿而已。

桑姐心中不斷告誡自己。

蘇武來到牀邊坐下說道:“桑姐,你背對着我躺着就行。”

尷尬的撓了撓後腦勺,不好意思的說道:“要脫掉衣服。”

桑姐心臟砰砰砰跳個不停,依言轉過去趴在牀上,低聲說:“你幫我。”

蘇武穩住心神,順着桑姐的領口緩緩往下拉浴衣,頓時光滑細膩,白皙如玉的背部便出現在蘇武眼前。

好在蘇武的內心已不再年輕,很快就穩住了心神,在桑姐背後推拿起來。

桑姐差點舒服的叫出來,她死死的忍住了。

沒多久,桑姐感覺一絲絲柔和的力量融入了自己的四肢百骸。

背部,手臂,大腿,最後甚至是臀部,蘇武都進行了推拿。

整個過程足足持續了兩個小時,饒是蘇武已是武者,也有些疲倦。

桑姐居然睡着了。

蘇武用輩子蓋着桑姐,輕聲走出了房間,回了自己家。

半夜的時候,桑姐才醒過來,她猛的一驚,這才意識到自己居然睡着了。

看到蓋在自己身上的輩子,桑姐既是高興又是失落。

突然她發現手機信號燈閃爍着,她打開一看,是蘇武發給她的短信:“明天還有一次。”

桑姐頓時露出喜色,喜滋滋的去浴室裏面沖澡去了。

第二天,臥室裏面。

這次桑姐自己脫掉了衣裳,儘管已經是第二次,但她還是非常緊張。

蘇武的手只要一觸碰到她,她整個人就是一陣顫抖。

“有一部分能量在小腹。”蘇武說道。

桑姐顫抖了一下,“我要怎麼做?”

蘇武尷尬道:“麻煩桑姐轉過身來。”

桑姐心跳加速,深吸口氣才用手撐起身子,緩緩轉身。

蘇武穩住心神,繼續幫桑姐推拿。

終於結束了。

蘇武說道:“好了。”也不等桑姐說話,蘇武已起身離開了臥室。

桑姐心中一陣失落。

離開桑姐家,蘇武如釋重負,在桑姐家壓力實在太大了。

……

蜀都武校門口,一輛奔馳車停在門口。

蘇武來到校門口的時候,良叔下車,笑道:“蘇武先生,夏爺想見你一面。”

“夏振東想見我?”蘇武蹙眉,“他找我幹什麼?”

良叔知道蘇武對夏振東沒有好感,當即解釋道,“夏爺要離開蜀都,返回江北了,臨走前他想拜託你一件事。”

頓了頓,他補充道:“小姐的事。”

蘇武沉默片刻說道:“走吧。”

夏家別墅。

夏振東親自沏茶給蘇武。

蘇武沒有喝茶,直截了當的說:“夏爺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我要離開蜀都了。”夏振東笑道:“我夏振東從小就在江北闖蕩,天不怕地不怕,如今已快五十,也闖下了一點名堂,身價也有數十億。”

蘇武蹙眉,“夏爺是想炫耀嗎?”

夏振東搖頭,“我擁有的東西,我可以分你一半。”

蘇武一笑,“夏爺在跟我開玩笑?”

夏振東繼續搖頭,“我希望你照顧好初晨,以後若是有人找她麻煩,或是想害她,我希望你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保護她,只要你答應我,我一半的財產就是你的。”

一旁的良叔取出一份財產繼承合同。

蘇武突然大笑,“夏振東啊夏振東,你爲什麼總是覺得什麼人都跟你一樣?”

大笑間蘇武起身。

夏振東臉色微變。

蘇武笑道:“初晨是我的朋友,誰敢傷她,我必定傾其所有,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她。”

轉身直接走了出去。

目送蘇武離去,夏振東自己也突然大笑:“好一個蘇武,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看走眼了,第二次依看走眼了。”

“良叔,把初晨交給他,我放一百個心!”

夏振東起身笑道:“走,我們去江北吧,鹿死誰手還尚未可知。”

說到最後他眼中露出驚天的殺機。

蘇武回到蜀都武校之後,還想着剛纔夏振東說的話。

夏振東今天說的話太奇怪了,感覺是在立遺囑一樣。

不過,夏初晨是夏初晨,夏振東是夏振東,蘇武可不會關係夏振東究竟想幹什麼。

不再多想夏振東的事,蘇武打算去找沈冰。

沈冰幫了他那麼多,他說什麼也得去感謝一下沈冰。

到了沈冰的別墅門口,蘇武按響門鈴。

夜少暗戀我許久 沈冰開門看到蘇武,不禁有些意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