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蘇蝶閃身來到陳落身旁,美目一閃說道,她改變原本氣息,利用黑袍遮體,一絲氣息也是不曾露出。畢竟她來歷太驚人了,很可能牽扯到某種大事情,不想被其他人發現。而陳落也是知道,對方如果露出真身,那種波瀾比之他出現還要大的多。多半會引起一場可怕大戰,甚至一些至強者都是被牽扯進來。

「骷髏形態的靈體?」

陳落皺眉說道,那冰火漿池霧靄重重,霞光四溢,兩種極端力量交織在一起,爆發的能量異常可怕,根本很難看清,後者隱約間看到一道身影自那神池之上閃現,比之其他人看到的更為詳細。這的確誕生了靈智,並且陳落準確的看到了模樣。這讓他不解,不知是否會有別的事情發生。

「骷髏形態?」

此刻血袍也出現,但是幾人都是遠離開來,暫時並未參與進去,因為陳落敏銳的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不想靠的太近,而不遠處那些散修以及各大宗門勢力,早已是互相戒備了起來,目光火熱的望著那冰火漿池,甚至已經有人動手,搶奪那可以令得神魂蛻變的神液,因此短短數息之間,便是大戰不斷。有人喋血隕落。

「冰魄火魂珠!」

蘇蝶震驚,陳落的話語令她為之動容,並且她也是仔細觀察,透過重重霧靄蒸汽,看到了一些畫面,知道了後者所言並非為假。蘇蝶美目難掩喜色,比之之前發現這冰火漿池都是情緒波動大,隱隱間陳落感到對方黑袍下面的玲瓏嬌軀,有些顫抖起來。

「那是什麼?」

陳落顯然有些疑惑,對這種東西不曾聽聞過,而後開口尋問道。不過根據蘇蝶的表現來看,後者也是大概的猜了出一些什麼。這冰魄火魂珠能讓蘇蝶這樣一位天之驕女動容,並且情緒失控,恐怕這種東西的價值還要在那冰火漿池之中的煉魂液之上。

「陳兄不知道?」

就連血袍也是疑惑,他一直以為後者可能是某一隱世大教的傳承之人,前來天林域只是為了經歷紅塵磨練,不久之後便是要返回的。不然尋常修鍊者在這個年紀很難做到像陳落這麼驚世駭俗,即便一些頂級大教的弟子都是不行。

「這種東西很驚人,聽過一句話嗎?『冰火衍生、魂魄交泰第二神魂出』,說的便是那冰魄火魂珠!「

蘇蝶說道,對於這種神物她也是只在古籍中看到過,此刻實物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過。蘇蝶震驚,那種效果很驚人,根本不是煉神液所能比擬的了的。

」嘶,好傢夥!「

陳落倒吸一口涼氣,對於這種東西頭一次聽聞,但是這冰魄火魂珠實在太逆天了。就算是至強者都要眼紅吧!他扭過頭心頭不能平靜,那裡有人大戰,都是已經有人喋血,大地崩裂,各種靈術光華瀰漫起舞。相當慘烈,目前這還只是為了爭搶那煉神液都是已經這般。

若是這些人此刻知曉那其中還有著冰魄火魂珠這般逆天的神物,陳落都不知道會發生些什麼。最後必然是諸強喋血,失去理智。要知道與那煉神液效用相比較起來,後者可是更為逆天,能再生出另外的第二神魂。

這就等於說,擁有兩大神魂。並且沒有絲毫對立,和原本神魂,沒有任何區別。

「殺!」

嘶吼震天,面對煉神液不少人眼睛發紅,但卻很快被漫天靈術淹沒屍骨無存。而陳落則是眼睛虛眯,看向那雲霧蒸騰,冰火交織的神池,眼神深處漸漸多了一絲火熱。 「咻咻!」

一道土黃色箭矢爆射而來,空氣震動,發出氣爆之聲。猶如一道無量神光一般,彷彿剎那間的永恆,這一道箭矢沒有明顯的殺伐之氣,並且看上去極為普通。但是所過之處,彷彿虛空都是要塌陷下去一般。有著一道道土黃色氣旋流轉,頓時猶若一座山嶽一般,壓落而下。

「是禁兵!」

陳落眼睛有著驚人光芒閃現,這道箭矢不同尋常,有著不同的波動散發出來。分明是一道箭矢,但是卻土黃色氣流在其周圍繚繞。真的猶如一座神山大岳一般。有著一種迫人的壓力垂落而下,瞬間前方不遠處數十人便就是直接爆碎開來。並且其中連逃都是逃不了。

在那一瞬間行動變得異常遲緩。

那速度根本無法催動起來,就如同凡人陷入泥沼之中一般,接下來只有著死亡在等待著。

「以土元素祭煉而成的神箭,好大的手筆,咯咯!」

蘇蝶掩嘴輕笑。知道有人不惜為了得到那煉神液,連這種強大的禁兵都是拿了出來,眨眼間就是有著不少人因此而喋血。那種模樣讓得不少人眼神一冷,同時也相當忌憚。這種箭矢很麻煩,若是被針對,或者其主人刻意為之,那麼被惦記上的人一定不怎麼舒坦。

因為大家都清楚禁兵的可怕,屬於一次性消耗用品,但是那等威力卻是極端的可怕。連體內靈氣流轉都是會變得相當遲滯,那速度也是自然而然的變得低了,接下來只有隕落的份。

「這麼熱鬧的事情,怎麼能少了我古錢,哈哈!」

一道壯碩的身形踏步而出,地面震動,猶若地震一般。緊接著著眾人眼睛瞳孔一縮,這是一名少年,但是體格能有兩米之高,並且只穿著一件可以遮體的簡易獸皮。那肌體之上肌肉猶如盤龍一般,強大的氣息散發而出,一股極端迫人的壓力自這名少年身上傳盪開來。

後者大小,絲毫無懼眾人,並且背後一張古樸的土黃色神弓被獸皮包裹著,一些人瞳孔一縮,知道了來人是誰,甚至漸漸的心頭開始有著一種忌憚出現。凡是了解對方底細的可都是知道,這個傢伙是個戰鬥瘋子,若有可能即便一些域主境界強者也是不遠與對方交手。

「好可怕的肉身!」

陳落凝重,這少年身高與體型比之一些成年人還要強盛,並且有著一股野性,那種模樣顯得很是另類。但沒人敢因此小視對方。陳落從對方身上感到了強大的波動,並且那古錢雖然看上去有點憨實。不過不得不承認對方那種可怕遠遠要比看到的驚人。

對方肉身裸露,只有重要部分被獸皮衣服遮掩,那肉身呈現一種古銅色,並且有著強悍波動流出,給人感覺猶如一尊山嶽一般,不得不讓人重視起來。

」這小子來自紅塵大域,前段時間因為被追殺的緣故,單槍匹馬的挑掉了一個不小的宗門,拿下他!「

有人認出,這古錢竟然同陳落一樣都是來自於其他大域,緊接著就有數名強者向著古錢出手,並且都為域主境界初階,這個地方再次陷入可怕大戰,並且更為驚人。

不少人妄圖接近那冰火漿池,但是下一刻便是遭到了所有人的針對,天地在這一刻轟鳴,不時有人喋血隕落。沒多久這片小山坳之內,便是血流成河。

「轟隆隆!」

山石震裂不斷滾落,但卻沒能影響那神池半點,所有波動都是在其周圍一米之內消失無蹤。那裡冰藍色光芒與赤紅色光焰席捲,並且越來越是波動劇烈,甚至有人遭到遠處大戰波及,跌落於此,都是在剎那間生命印記消失,迅速隕落。

「怎麼回事,這不對勁啊!」

陳落衣襟染血,猩紅刺目,但並非全是他自己的,刀起刀落,魔氣縱橫。陳落猶若一尊少年神魔一般傲世獨行。不對有人在他手中喋血,但後者也是遭到了不小的傷勢,這是來自於四位域主境界大圓滿修士的聯合針對。因為陳落在此地太過於顯眼了。皆是因為不久之前曾經斬掉過域主境界強者的緣由,並且剛才還當著眾人的面一前一後讓得兩位域主境界強者喋血。

不少人認為陳落威脅很大,留在此地對誰都沒好處。

「吼!」

暗金光芒猶如雲霧蒸騰,天地都是變得壓抑。這一刻蕭淵等人停手,心頭一驚,只看到陳落身後有著五道黑色大日出現,並且其中每口大日都是向外噴吐精氣,並且還有著一聲聲猶如遠古傳來的獸吼之聲。那般聲音讓人心悸,許多人此刻目光一轉都是面帶駭然。

「不要啊!」

有一位青年被陳落抓住,對方修為很驚人,處在域主境,在這個年紀來說是絕對是天之驕子,可俯視任何同齡之輩。可是此刻他感到了一股恐懼。陳落猶如魔神,一拳轟出,可怕勁氣四射。瞬間便是將這青年擊成重傷,並且陳落快速跟進,將對方抓在手中,緊接著雙掌彎曲,無量光芒湧現,所有人都是有些驚恐的看向陳落。

「魔鬼!」

不說人暗中嘀咕,臉色蒼白,在這一刻那青年直接被陳落抓住肩頭,並且雙手旋即一分,緊接著凄厲慘叫聲傳來,殷紅鮮血飆射。那青年只是在短短瞬間,竟然就是讓得陳落直接以血腥的手段給撕裂了。

「不好,這小子好重的殺伐之氣!」

幾名域主境界強者色變,陳落此刻周身氣息恐怖,暗金光芒四射,並且還有著驚人的神焰蒸騰,彷彿空間在這一刻都是要被燒塌一般。

「合力斬他,區區命泉境高階的小子能有多強!」

有人冷漠說道,並且快速出手,碧綠色氣流在對方手中匯聚,緊接著一棵擎天古木出現,迅速向陳落震落而下,空氣被壓爆開來,那種碧綠的古木為天木術,十分強大,尤其在這山林之間威力將會加成,尤為兇險,不少人臉色一凝,感到那種綠色之下可怕的殺機。

「轟隆隆!」

大地出現裂紋,同時一人雙手捏印,一頭小山般大小的穿山甲出現,周身鱗甲閃爍金黃光芒,在陽光下霞光四溢。下一刻那人手掌再度一行,空中的穿山甲消失,緊接著陳落所在之地,迅速崩塌。並且土黃色氣流飛舞,這一刻陳落感到行動受限,一種莫大的危機向他襲來。

「這小子到底什麼來歷?今日事情若是傳出肯定引來打亂!」不少人低語眼神震動。

陳落橫移開來,眼神冷電乍現,一拳狠狠轟出,一座古樸大鐘被他震裂,遠處有人吐血,本命神兵被擊碎,他顯然遭到了重創。後者跟進,身形原地消失,躲開了那凌空震落而下的碧綠色天木。下一刻陳落橫移近前,那大鐘主人驚恐,但是卻無法逃離,後者化掌為劍,劍氣迸射,而後眾人便是再度見到鮮血於空中飛舞,這名域主境強者隕落。

有人懷疑陳落來歷,這般戰力太過可怕,殺域主境界如屠狗。一些人眼神閃爍,在思量為什麼一些頂級大人物要對付這樣的天之驕子。況且不少人都是知道,這被針對的不止陳落一人。並且一些思維敏捷之人也看出了一些什麼,不少絕頂少年進入天林域,並且遭到一些人針對。

這顯然不是巧合,必然存在著某種原因,只是這目前還沒人知道是何原因。

「啊,不要啊!」

眾人思索期間,陳落快速行動,周身氣勢不斷攀漲,短短時間內那名施展天木術的域主境強者遭劫,半邊身子被陳落一拳轟碎。緊接著陳落輪動右腿,霞光閃爍,一種可摧山斷岳的強悍力量爆發開來。那名域主境修士驚恐大叫,但是為時已晚,被後者一腳直接踢爆開來。

殷紅的鮮血順著大地流淌,這一刻血腥味道瀰漫空氣中,所有人望向陳落滿是震驚與忌憚,沒想到對方在圍殺之下,還能不斷連出重手,這才多久,又是有著一名域主境強者再度隕落。 「小子,你找死!」

老者震怒,面目有些猙獰,但是同時心中漸漸有著一種不好的預感生出。對面這少年比之傳聞中好像更為驚人,那種手段血腥,讓人忌憚。短短時間內接連越階殺伐,並且手段果斷凌厲,每一擊都是有著大道痕迹顯露,就算是域主境界都很難躲開。

那種狂暴的力量,讓人覺得此刻的陳落猶若一尊地獄魔猿,根本承受不住那種可怕的力量傾瀉。

「吼!」

老者再度捏印,小山般大小的穿山甲出現,金光燦燦,通體耀眼。猶如神金鑄就而成,那金色的瞳孔異常冷漠無情,而後冷漠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陳落。下一刻震天的怒吼聲響徹,那穿山甲自老者頭頂掠出,踏著虛空,迅速便是向著陳落撲殺而去。

這一刻天地能量波動異常劇烈,猶若成片成片靈氣潮汐垂落而下。這頭穿山甲看似是那老者以靈術演化出來,對陳落進行可怕殺伐。但是陳落卻不這麼以為,他感到這頭穿山甲似乎有著簡單的靈智,並不像看上去那般簡單。

「散修?不過怎麼感覺這頭黃金甲獸有一絲凶獸的氣息呢?」

古錢壯碩,肌體堅實呈現古銅色,把皮膚之下卻晶瑩剔透,有流光閃現。這是肉身修鍊到強大的表象。他看向陳落漆黑的眼睛有著一絲震驚,沒想到在此地還可以碰到同自己肉身強度可以比肩的同輩之人,這著實令他不能平靜。不過很快他便是將目光看向那正在與陳落大戰的老者,是一名可怕散修,比起其他域主境界強者更為可怕。

並且那種靈術異常驚人,似乎那頭類似於穿山甲的黃金甲獸有著一絲靈性,陳落幾次差點遭劫。不少人目光凝重,因為他們和古錢差不多,都是自那黃金甲獸龐大的身形上,感到了一絲唯有無上凶獸才是有的威壓,

雖然很淡,不易察覺,但這種威壓確實是真正存在的。

「好可怕的靈術!」

眾人停下觀望,並且快速退開。因為陳落二人大戰實在太過可怕了,那種波動方圓百米內都成為了一片禁區,無人敢輕易靠近。

「只是一點凶獸精血而已,成不了大氣候!」

陳落開口,話語自信滿滿,對於對方打擊,希望藉此致命一擊重創對手。因為此刻他也是遭受了不小的創傷,肩頭曾經被那黃金甲獸擊中,差點就是撕裂開來。並且暗中還有人出手,顯然陳落知道,有人不想自己今日活著離開。

因為這種表現實在太過驚人了,若是成長起來,未來將不可限量。這令許多人不安,老輩強者汗顏,他們苦修一生,但是此刻發覺。這等少年世間少有,有著同境界稱尊的實力,並且可以越階轟殺域主境界強者。

「如何了?」

陳落手掌翻轉,緊接著腳步橫移出去快若閃電,那手掌上魔氣漸漸濃郁起來,陣陣嘶吼響徹,伴著重重神魔亂舞景象,十分可怕與悚然,緊接著一枚魔印被陳落捏出,而後橫推重重轟向那黃金甲獸虛影。並且在這個過程中迎風暴漲,化作小山般大小,絲毫不比那甲獸虛影小上多少。

那種模樣尤為壯觀,眾人發獃,暗罵這小子藏了多少手段,這不是坑人嗎?這其中陳落急速倒退,緊接著便是暗中向蘇蝶傳音。似乎暗中謀划著什麼,而且若是有心人注意,那麼此刻定然會發現那蘇蝶的倩影和血袍此刻莫名的消失了,似乎不曾在這裡出現過一般。

但是眾人眼下目光都是緊緊盯著那冰火漿池中的煉神液,註定沒人注意到這些小細節。

「速度還是不行,看來必須要尋得一部強大的身法!」

陳落自語,眼下他在身法方面極為吃虧,之前修鍊的那部功法還是冰仙仙贈與他的。不過平日間對此陳落倒是鬆懈了,若與域主境界強者交戰,那種速度顯然不夠,況且對方已經開始接觸場域之力,並且隨時能禁錮一方小天地。諸如之前的那錢鳴,陳落知道若是自己眼下找不到合適的身法功法,那麼依靠一身強大的戰鬥力在域主境界一些可怕的人面前,還是很被動,一旦被禁錮在特定的場域中,那麼將會很危險。

「呵呵!也不知道那丫頭怎麼樣了,依舊是冷冰冰的摸樣嗎?」

陳落輕笑,許久未見,倒是有點想念冰仙仙了,雖然對方平日間一副冷冰冰的模樣,但是陳落知道那丫頭內心並非冷漠冰冷。只是他此刻還在遙遠的天林大域,要想回去,恐怕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做到。況且陳落也是知道,就算是一些強大的修士耗費幾生幾世不停的飛掠,那麼也是無法到達那天林域外。

「這種層次的大戰也敢走神,找死!」

黃金甲獸璀璨金光耀眼,魔印魔影重重繚繞飛舞。兩者碰撞,快速化作光雨消失無蹤。空氣中勁風鼓盪,不斷席捲開來,陳落差點被一隻巨大幹枯的手掌拍中,若非他及時自那恍惚間出來,下一刻便就是要喋血。後者一驚,果斷消失在原地,那地面隨之被那手掌拍中,頓時就是龜裂塌陷下去,原地出現一口深不可測的黑淵,有著心悸的氣息擴散開來,使得不少人心頭一跳。

可見這名老者屹立在域主境界,那般修為有著多麼的可怕,遠非其他域主境界強者可比擬。

「咯咯,搞定,陳兄走了,不然接下來就麻煩了,這個過程稍微的出了點意外!」

蘇蝶傳音,而後銀鈴般的笑聲傳盪開來,下一刻便是提醒陳落快速離開,那麻煩真的來了。

「那是?」

陳落扭頭,瞳孔驟然一縮,遠處天際鋪天蓋地的黑影猶如烏雲一般,滾滾向著這裡快速而來。那銀紋雕,雖然個體論起來只有拓海境,但是勝在數量龐大。那種模樣有著劇烈的呼嘯聲遠遠便是闖蕩開來,璀璨一片,並且還伴隨著嘹亮的嘶鳴之聲,讓人頭皮發麻。

況且這其中,陳落還發現在那鋪天蓋地的銀紋雕,最前方有著體型超過數十米的銀紋雕王。其周身銀色光芒璀璨,眼眸銳利冷漠,有著極端恐怖的威壓相隔很遠都是能感覺到。

「准皇天境,該死!」

陳落暗罵一聲,旋即與那老者重重對轟一掌,藉此急速倒退,身形一折陡然加速,向著遠處密林方向一頭扎去。因為在那銀紋雕群,最前方領頭的可不是一頭銀紋雕王,陳落足足看到了近十頭。況且還有黑壓壓一片普通銀紋雕,這若是找上來,後者知道這可不僅僅是麻煩了,對於在場眾人來說,簡直是一場噩夢。

「找死,別跟我槍!」

冰火漿池逐漸平靜,雲霧朦朧消失,有人依然在大戰,鮮血凄美,很多人喋血,沖向神池,但是沒多久就是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緊接著也是發現了這一異狀。而陳落沒有留戀與不舍,因為此刻蘇蝶已經拿到了最重要的東西,和這眼前的煉神液相比,那種珍貴程度,根本難以衡量。

冰魄火魂珠,有了這種東西就相當擁有了第二條生命,等若不死。而陳落之前不斷大戰,就是為了掩飾蘇蝶以及血袍,方便二人行動,而蘇蝶則有一秘法可以成功取得那神池之中的冰魄火魂珠。雖然陳落不知是何秘法,但眼下顯然是成功了。

「先離開這裡!」

三人很快碰面,陳落凝重看向身後,緊接著頭也不回的提醒二人,因為那銀紋雕群,可是隨時會追上來的。

「不好快走,是銀紋雕群!」

有人驚叫,旋即臉色一陣蒼白,覺得腿肚子都是在發抖,很快身形一閃便是迅速逃離。而一些強大之人例如那古錢、蕭淵等人拿到煉神液的一瞬間,便是迅速遠遁,緊隨陳落之後,那銀紋雕群的出現這些人顯然也是早已察覺,並沒有被眼前的利益沖昏頭腦。

而一些跑的慢的人,那種下場可就是相當凄慘。不久后這片山林震蕩,嘹亮的嘶鳴之聲夾雜著成片的凄厲慘叫聲,讓人頭皮發炸,沒有多久之後,這種聲音便是消失。而那些跑的慢的人則是屍骨無存。這裡再度恢復了往日間的平靜與祥和,只是那飄散開來的濃鬱血腥味道,卻是讓得任何人都是知道,這裡曾經有過一場可怕的殺戮盛宴開啟過。 「瑰寶雖好,但也要有那個資格享受才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