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蘊含著可怕威能的劍招再度撞在一起。

惡戰再度開始,兩者揮劍越來越快,威能越來越可怕,滲出魂幻界的威能都仍然能夠讓四周觀戰的人感到膽顫。

「轟!」

異變驟起。

兩把劍再一次實打實撞在一起時,一隻大手突然就在亘的頭頂出現,狠狠拍下。

亘臉色劇變,左拳抬起對著頭頂出現的大手砸去。

轟隆隆!

巨響再起,方昊天倒退數千米,亘也退了數千米。

亘身上的黑霧散開,身體出現了道道裂縫似就好像那破碎的痕迹,猶如玻璃一般,觸目驚心。

「你……」

亘看著對面的方昊天。

方昊天則是輕輕嘆息,他快要壓制不住了,他看向西小西。

「我能到達這裡,你也能回。」西小西突然飛起,「我是越來越佩服先生了,他真是算無遺策,他果然沒有算錯,他說主人你有七成的機會要突破到終極境,所以他給了我一樣東西,只要你突破終極境,這樣東西就能將你引到仙魔走廊去。」

西小西說話時越來越高,高到了無限虛空。

東觀門的人看著,都很震驚。

特別是剛才跟西小西站在一起的人很錯愕的問身邊的人:「他不是我們的小師弟?」

「現在看來不是。」有人回答。

「動手。」西小西猛地一喝,同時做好隨時接引方昊天的準備。

「嗡!」

方昊天的身軀猛地一震,身上氣息一下子散開。 「下不為例!」說完,東方玉卿突然將秦菲抱了起來,往豪華大床走去。

秦菲瞬間臉紅心跳,腦海中自動浮現出許多少兒不宜的畫面,直到頭頂傳來戲虐的笑聲,「老婆,我怎麼覺得你是在期待著什麼?否則臉蛋也不會這麼紅!」

「熱的,你想多了。」

秦菲感受著床鋪的柔軟,眸光微閃,壓根不敢直視東方玉卿的眼睛,正可謂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東方玉卿定睛望著秦菲,眸中掠過一抹酸楚,忽然間問出一句讓她始料不及的話:「今晚跟楚銀南待在一起,感覺怎麼樣?」

原本躺在床上裝傻充愣的秦菲,被這凌空出世的問話搞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她下意識地抬頭看向倚靠在床頭等著自己回答的東方玉卿。

對於楚銀南,秦菲曾經有過無數次的設想,但是似乎每一次設想中都絕對不會包括今晚的認知—很符合幫派大佬的做派。

失憶前的事情已經不記得了,但失憶后,那個男人曾經在商場里冒充「霸道的鐵鎚」而強吻過她……。

想必在秦菲的潛意識裡認為,楚銀南始終是個命中注定要和她糾纏不清的危險分子。

東方玉卿伸手關了卧室的大燈,順勢躺在床上。

秦菲扶額嘆息,掩飾性地端起床頭柜上的水杯,邊喝水邊琢磨著該如何將話題岔開?

不管東方玉卿因為什麼而問起楚銀南,秦菲都覺得是個坑……更是一個可以讓她萬劫不復的深淵。

東方玉卿見狀,也沒有再追問,只是淡然一笑后搶過了秦菲手中的水杯。

「喂,你幹嗎搶我的?」秦菲說著就撲上前想要奪過被東方玉卿握在手中的水杯。

秦菲覺得她在這個被定義為「前夫」的男人面前,時刻都要做好據理力爭的準備,否則分分鐘都將被碾壓成碎渣。

「怎麼,你這麼快又渴了?還是我始終沒有餵飽你?」

東方玉卿語氣曖昧地說完后,就猛然將水杯里的水一飲而盡。

秦菲尷尬地扯動了一下唇角,因為她幾乎是在聽到東方玉卿的調侃后便下意識地低頭看了下自己的姿勢,她竟然貼服在人家的胸膛上。

沒等秦菲反應著撤開,東方玉卿就目標精準地伸手抱住了秦菲。

「你快放手。」

秦菲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再清楚不過了,要知道這個男人今晚才被人下了那種藥物,莫非藥效還沒有褪掉?

冷不丁想起前不久自己也被那種藥物折磨得死去活來,秦菲就禁不住哆嗦了一下。

他們夫妻二人也算是同病相憐,更應該惺惺相惜才對。

被那種藥物折騰后,最需要做的就是睡覺,補充體力好嘛!

東方玉卿霸氣地封住秦菲的唇,一併吞噬她紛繁複雜的思緒。

旋風百草3-虹之綻 他的身軀炙熱無比,嗓音因壓抑而變得有些沙啞,「就不放手,除非你先幫我解毒!」

東方玉卿說得理直氣壯,絲毫沒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何不妥。

來不及反駁,秦菲只感覺一個天旋地轉,自己就這樣華麗麗地被東方玉卿壓在身下。

東方玉卿一邊吻,還不忘伸手拉開秦菲浴袍的絲帶。

秦菲剛想出手阻止,卻被對方驟然擒住手臂,然後舉過頭頂。

被黑狐捏傷的手臂火辣辣地疼著,秦菲只能咬牙堅持:「阿卿,不要!」

秦菲感覺自己渾身酥軟的像是無骨的妖精,這種欲醉欲仙的感覺莫名的讓人害羞又欲罷不能。

「你確定不要?」

東方玉卿趁說話的空隙,一把褪下了秦菲肩上的浴袍。

秦菲被東方玉卿突然的言辭說得有些心虛,不知該作何反應,東方玉卿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低頭吻住他女人的嘴唇。

這個吻彷彿帶著一種令人舒緩的情緒,秦菲蜷縮在東方玉卿寬大的懷裡,感覺著彼此鼻息相互的纏繞,不由得閉上了眼睛開始學會享受。

迷迷糊糊中,東方玉卿愛憐般地撫摸著秦菲的臉頰,聲音低沉黯啞卻還算清晰:「菲兒,永遠不要放棄我好嗎?」

「嗯。」秦菲敷衍似地隨口應了一聲。

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麼,她很想睜開眼看下東方玉卿此刻的面部表情,顯然是不明白他此刻為何會說出這樣大煞風景的話?

可惜晚了一步,接下來便聽到耳畔邊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被子的摩挲聲。

與此同時,秦菲感受著東方玉卿動作敏捷地拽起被子蓋在他們兩個人的身上。

透過柔軟的棉被,秦菲悶聲抗議道:「你今晚被藥物折騰得夠嗆……不覺得累嗎?而且我也傷到了……」

「知道我累就別再反抗,乖乖睡覺!」

壓根不等秦菲把話說完,東方玉卿便細心地拉好被子將兩人裹好。

秦菲徹底無語了,別看東方玉卿表面上說的霸道、強勢,行為上卻是遷就的近乎寵溺。

秦菲感覺自己倚靠在東方玉卿的懷裡像是要被吞噬了一般的窘迫,怎麼這麼快就有些不習慣被他這樣強勢地摟在懷裡睡覺的感覺?

似乎是察覺到了秦菲身體上的僵硬,東方玉卿忍不住輕笑出聲,「先好好睡覺,等我養精蓄銳了再慢慢地收拾你。」

東方玉卿語氣溫和地說完后就背轉過身,不再搭理秦菲。

短暫的擔憂后,秦菲總算鬆了一口氣。

她覺得今晚經歷了太多,以至於整個人的精神都處於崩潰的邊緣了。

正想著,不料東方玉卿忽然抱著她翻了個身,她那柔軟的身軀就這樣輕鬆地被這個腹黑的男人翻到了床裡面。

秦菲鬱悶地真想將閉目養神的男人痛打一頓,要不要這麼無聊?

雖然身心俱疲,但秦菲一點睡意都沒有。

她不見了,秦海一定在到處找她。還有那個楚銀南,之前因為秦瓊在場,所以她也沒有好意思詢問郁林俊。

右眼皮跳了好久,總覺得心裡不踏實,想去給郁林俊和秦海打通電話。

秦菲剛想借上洗手間遁走,東方玉卿那略顯疲憊的聲音在她耳廓邊響起:「我最近都沒有好好休息過,難得可以睡個安穩覺,老婆別走!」 終極境!

方昊天釋放的威能比亘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亘一下子就膽寒:「這,這……」

亘恐懼了,方昊天一突破到終極境,竟然是傳說是最強大的層次,一步到天。

此時若不是因為魂幻界擋著,方昊天成就終極境之時的威能釋放怕是能將四周觀戰的人碾死一大片。

「嗡!」

方昊天再揮劍,劍光威能滔天,浩蕩席捲。

「不!」

亘驚恐而吼,全力出劍防禦。

可是沒用。

方昊天的劍光過處,亘直接就化為了虛無。

亘也是終極境,但方昊天一突破到終極境,亘竟然就沒有了抵擋之力,證明了方昊天一到終極境真的到達了一個很高的層次,處於終極境底層的強者在他面前就是一隻輕易能夠碾死的螻蟻。

「叭!」

魂幻界突然碎開,這是世界力量碾壓了魂幻界,然後一股無形的強在力量將方昊天裹了起來。

方昊天忍不住道:「你真是沒眼啊,邪魔成就終極境你沒有將它趕走,我一成就終極境你就這麼迫不及待,你被黑化了嗎?」

仙界意志似乎真能聽到方昊天的話,力量突然加重將方昊天狠狠向虛空拋去。

西小西趕緊將先生給的那樣東西丟出。

「嗡!」

一個巨大的虛空漩渦出現。

漩渦中有光射出籠罩向方昊天,這是要將方昊天引到了仙魔走廊去。

然而就在此時,虛空有變化,虛空扭曲,那漩渦的光芒突然照空,然後方昊天整個人被捲入了漩渦的邊緣,一下子就消失。

西小西目瞪口呆的看著虛空。

一會,他破口大罵:「你他媽的在搞什麼,信不信你一拳打爆你在這裡的意志分身?」

這時,虛空突然風起雲湧,深霧籠罩,那些觀戰的人突然就看不到虛空之上的西小西了,也無法再感應到西小西的氣息存在。

沒有人看到,西小西的面前多了一個中年文士。

「是你?」西小西冷笑,「你真以為我不敢捏死你?」

西小西現在真的是充滿的怒火,如果不是還有一絲理智壓制的話他真的可能出手。

中年文士便是仙界意志管理仙界第八層的意志分身,他笑道:「別急,我這樣做另有用意。」

「用你媽!」此時的西小西真的沒有半點小孩子的樣子,極怒之下連連爆粗,「我主人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就連我們先生都會難抑憤怒,你可知道後果?」

「他不會有事。」中年文士手揮了揮,一隻小瓶飛向西小西,「這瓶子里的東西可以幫那三個小傢伙維持不死,方昊天就算是億萬年後才找到你們都可以救他們。」

西小西伸手接過,揭開瓶子聞了一下后就臉色微變,急急蓋好:「瓊道漿?」

「去吧!一人一滴則可!」中年文士卻是不想跟西小西解釋,揮揮手,西小西便被排斥了出去。

等西小西離開后,中年文士看著虛空輕輕嘆息:「方昊天,我選中的人,你終於通過了我的考核,希望你以後的表現不要讓我失望……」

中年文士身為仙界意志分身,這一聲嘆息竟然充滿了憂慮,如果西小西還在的話定會震驚莫名,定會第一時間回去告訴先生。

連仙界意志都憂慮的東西,那絕對是非同小可。

但西小西不知道,被捲入無盡虛空的方昊天更不知道。

虛空一片混沌,強大的力量不斷拉扯著方昊天。

至尊神魔 方昊天並不知道情況受到了仙界意志的干擾,只當是西小西所帶的那一樣東西出了偏差。

但他記得他還是進入了漩渦邊緣,就算無法一下子到達先生他們那裡,估計也不會太遠,所以他的心情還算樂觀。

「轟!」

危險突然出現。

一隻巨大的獸影現出,鋒利的巨爪直接就抓向方昊天。

「傳說中的虛空生物?」

方昊天內心一震,因不知道這隻疑是虛空生物的巨獸是什麼實力,他全力出手,劍與魂武手段同時暴出。

「噗噗……!」

那虛空生物一下子就被滅殺,變成了虛無。

方昊天持劍停下,一臉錯愕:「這麼弱?難道不是虛空生物?」

也之前人一些古老的卷宗記載中得知有虛空生物的存在,但傳說中的虛空生物都是強大無比,簡直無敵,但為何他現在遇到的卻是如此弱小?

大唐地主爺 不過這隻虛空生物出現,是不是暗味著附近還有虛空生物的老巢?

剛想到這一點,「嗡」虛空四周突然就出現了大量的虛空生物,密密麻麻的很是嚇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