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蘭舞一個秦樓女子,是第一次進皇宮,還要面對皇上和皇后這種高位之人,早已經嚇得心神俱裂,渾身打顫。

她一走進來,趕緊低下頭,撲通一聲跪到了地上,瑟瑟發抖的道:「民婦蘭舞參見皇上,皇後娘娘。」

皇后冷冷的掃了她一眼,沒想到就是這個秦樓女子破壞了晉王夫婦的關係,她生平最恨這種人,但現在不是處置這女人的時候。

弘元帝也懶得看蘭舞,他沉聲道:「既然證人已經來了,晉王,你就讓她們說吧。」

晉王立即朝兩人使了個眼色,夏荷率先上前,咬牙道:「奴婢可以作證,一個月前的初十當晚,晉王妃和奴婢去找過璃王,並且進了璃王府。奴婢當時也跟了進去,看到璃王把王妃帶進了他的房間,兩人在裡面呆了一個時辰。其間,奴婢聽到裡面傳來男女苟合的聲音,當時奴婢知道了這天大的秘密,被嚇得個半死,但是又怕被他們報復,不敢說這件事。直到奴婢和王妃回府,惹了晉王殿下的懷疑,在殿下的審問下,奴婢就說了實話。殿下也是因為知道王妃懷的不是他的孩子,才一時衝動踢了王妃一腳,想殺掉這個孩子。殿下是無辜的,錯的是私通的璃王與王妃。」

夏荷說到最後,聲音越來越小,頭也埋得越來越低。

這些話是她自己為保家人的命編的,並沒有和晉王溝通過。

不過,看晉王那得意的眼神,說明她編得不錯。

「夏荷,你這簡直就是胡編亂造,我們當晚根本沒進入璃王府,我們只要璃王府門口呆了一會兒就走了,你怎麼能污衊我?」蘇常笑惱恨的瞪著夏荷。 ,

第492章

「你知道,我是個疼老婆的人,看她在這裡生氣的樣子,我要心碎」

蘇有容聽著,笑了。

剜了宋三喜一眼,這傢伙!

就知道說漂亮話。

哪裡有心碎的樣子,明明就是一臉的笑好不好。

宋三喜卻接著道:「你說,那個工人叫什麼名字,我回頭去局子里,找他,問一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是缺錢嗎,我借給他呀!」

這把王輝搞慌了。

他,等一陣子才給宋三喜打電話,目的就是做出他過問了店裡的假象。

結果,宋三喜這他馬是將他的軍啊!

王輝趕緊道:「三喜哥,別跟那種小人物一般見識了嘛!你大過年的,好好過年」

宋三喜打斷:「反正我老婆很生氣,我很心疼,也很生氣,這事情,太大了。四把金鎖,你不免費送,我就只能把事情鬧大一點,才能消我心頭之氣。」

「別別別!三喜哥,別啊,別啊」王輝崩潰,心在滴血,「大過年的,別砸了我牌子啊!別啊!這樣,我送你們一把,可以?」

他明白,被宋三喜發現了貓膩,這就要被吃死了。

宋三喜,現在越來越難對付了。

宋三喜道:「四把。」

然後,掛電話。

蘇有容已經笑了。

「你這傢伙,真黑心啊!怎麼又掛電話了?」

「他馬上就要打過來,你」

宋三喜話沒說完,手機又響了。

他笑道:「果然,輝少急眼了,呵呵」

接聽,還是免提。

「三喜哥,大家都多年的朋友了。以前我對不起你,但現在我改啊,送兩把」王輝在求情。

宋三喜:「四把。」

「三喜哥!」王輝都要哭了,「您別這樣」

「四把。」

王輝:「」

沉默一小會兒,咬牙。

「好!四把就四把!明天上午,送到你家。」

然後,王輝掛了電話。

此時,他已在麻將包間外面了。

氣的啊,一腳把外面過道上的花瓶都踹碎了。

原說在蘇有容身上賺百萬呢,結果,宋三喜真不是人啊!

王輝只得安排金店那邊一番,老老實實照著蘇有容原來的要求做。

原版的鎖,到時候一併送回去。

這邊,宋三喜一拍手,微笑道:「有容,怎麼樣,沒有崔家,這事兒還不是解決了?」

蘇有容滿心歡喜。

沒想到,宋三喜就靠著打電話,也把事情解決了。

但,她還是微冷著臉,「瞅把你能的,得瑟什麼啊?要不是你交的這種爛賭友,至於發生這樣的事嗎,搞得人過年都不痛快。」

「呵呵」

宋三喜笑笑,喝了口茶,才起身過去,坐到那邊的沙發上。

他一伸手,拉起蘇有容的小手,「家裡現在沒人,那咱就來個痛快的事?」 何家俊勃然變色,伸手指著林晨的鼻子,厲聲喝道:「你到底是誰!」

「說!你是不是調查過我們何家,誰派你過來的!」

林晨靜靜地注視著他,「你爸叫何宏天,這塊玉髓,是花了五百萬,從我這買走的。」

「玉髓保命,也是我告訴他的。」

「沒有我這個小主播,你們現在一家三口,早都涼了!」

這番話一說出來,場上所有人頓時為之一震!

何家俊更是面色陡變,哆哆嗦嗦地指著林晨。

「你,你,你……」

他竟是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林晨冷哼一聲,「如果你不信的話,我現在就可以給你爸打電話。」

「他要是知道,你敢搶我這個小主播的東西,我估計……」

「你的下場,不會有多好吧?」

說完,他就要掏出手機來。

「不要,不要!」

何少爺陡然尖叫一聲,下意識衝上前。

前段時間,他們何家非常倒霉!

不誇張的說,喝涼水都塞牙縫,出門擔心被車撞。

後來,他爸何宏天回來了,說得到一個高人點化,只要把玉髓佩戴在身上,就能化解災厄。

當時,他懷著將信將疑的態度,沒成想,他把這玉髓扳指戴上去之後,頓時覺得身上有些東西,好像不一樣了。

但具體哪不一樣,他也說不上來,就是一種很模糊的感覺。

最令他震撼的是,自打有了扳指,那些倒霉事再也沒發生過,何家的生意也順風順水!

他爸何宏天一直念叨,說是遇上了高人,他也對這位高人心懷敬畏。

沒想到,今天被林晨一語道破!

這個小主播,居然就是那個高人,是救了他何家三口性命的大恩人!

想清楚這其中的關節,何宏天沒有絲毫猶豫,上前兩步,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

「恩人,對不住了。」

這一幕出來,場上眾人的下巴都掉了一地!

何少爺來這古玩街,一直都是飛揚跋扈,什麼時候如此低眉順眼過?

「恩人,是我對不住你,我沒認出來。」

「你怎麼處理我,我都擔著,不說別的!」

林晨見他態度還不錯,冷哼一聲。

「你何家雖然家底雄厚,但也禁不住你這麼折騰。」

「撿漏可以,但要有規矩,連老祖宗定下來的規矩都不要,做人也就那樣了。」

聽得這番話,何家俊面色肅然地點點頭,恭恭敬敬地稱是。

「那,那個……」

「你不給我爸打電話了?」

他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

「不打了。」

林晨搖了搖頭,「現在東西可以給我了吧。」

「可以,可以。」

何家俊頓時眉開眼笑,來到攤位跟前,一腳踢在大爺屁股上,「還愣著幹什麼,趕緊給我恩人包起來啊!」

「是,是……」

大爺都愣住了,沒想到事情會變化的這麼快……

劇本,好像不是這麼寫的吧……

主播間的寶友們,也是震驚到不行,直呼666!

他們之前還在擔心林晨的安危,沒想到最後服軟的居然是這吊炸天的何少爺。

「主播,什麼玉髓啊?我們怎麼都不知道。」

「就是,快給我們講講!」

「我就愛聽這種邪門的事,已經搬好小板凳了,坐等開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