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血皇展翅而來,頭頂出現一把血色大劍,旋轉起來,勾動宇宙本源之力,要斬大長老。

血祖一聲高吟,如同鳳凰一般引長了自己的脖子,翅膀一揮。

「翎羽為箭,十萬八千!」

嗖嗖嗖!

一根根極其細小的翎羽從他的身體之外脫離了下來,變得如同鋼針一般,往大長老激射而去,密密麻麻。

那一根根的翎羽箭異常厲害,雖然不會擴散攻擊範圍,但可以直接洞穿一個星球,密集的射出一片,可以讓一顆星球頓時成為一個蜂巢。

「吼!」

商界至尊 冥帝直接怒吼了一聲,身子往前一傾,聲波震天。

「管你手段再多,也難以當我!」

大長老一聲怒吼,如同流光一般沖了進來。

各種攻擊,分分鐘瓦解開來,瞬間破碎。

「這麼強?」

「他進入了霸王鼎當中,直接硬撼過來。」

「人鼎合一,竟有這般強大么?」

三位至尊心中一沉。

而此刻,大長老已經衝到了血皇的面前,霸王鼎在他身上一撞。

「不要多想,夾攻他,拖延時間,他輸定了!」

血皇嚇得大叫了起來,慌忙一劍,自己卻連連退了幾步。

霸王鼎得勢不饒人,再度猛撞。

轟!

兩者相撞,爆發無盡神芒光輝,將宇宙黑暗都要吞噬入內。

「你們還等什麼!」

血皇嘴角掛著一絲血跡,沖著兩人大吼了起來。

「上!」

血祖再度化作人型,舞動大戟而來。

「跪下!」

冥帝猛地一轉身,沖著大長老發出了一聲大喝。

只見大長老眉頭一皺,隨即拿起了自己的大腳,猛地踏了下去!

轟隆一聲,冥帝四肢膝蓋一軟,徑直跪了下去,頓時無比的憤怒,直接撲向大長老而來。

「合力殺他!」

血皇見自己兩位同伴已經上了,大長老幾乎被鉗制住了,眼中光芒大盛,抹去嘴角的血就沖了過來。

「你還趕來?」

一聲冷笑,渾身黑光一震,大長老將其他兩人震飛了出去,霸王鼎方向一變,沖向了血皇。

「怎麼又是我!」

血皇腸子都悔青了,扭頭就跑。

嗖!

霸王鼎劃出一道漆黑的光,隨後追上了他逃跑的身影,猛地一撞。

噗呲!

鮮血衝天而起,血皇慘叫不已,遍走宇宙當中。

「血皇在逃竄!」

「一打三也贏了嗎。」

觀戰眾人不由得大喜過望。

「項玄!」血皇慘叫,沖著自己隊友喊道:「你們兩個拖住他,我去吸收一顆星辰活力,將自己推入痊癒狀態,三人合力殺了他。」

「好!」

血祖一點頭,身子沖了上去,卻發現冥帝依舊停留在原地,不由得一愣。

就在這短短一瞬間,血皇被霸王鼎砸中了三次,血肉橫飛,落在一顆無人的大星之上。

「準備滅亡吧!」

大長老手接住了霸王鼎,眼中閃過了一絲殺意,整個人從高空之中落下,沖著血皇鎮壓而下。

美人謀:庶妃爲後 轟!

一聲炸響,星球表面炸起了一層滾滾長波,隨後猛然擴散,緊接著!

霸愛首席寵嬌妻 轟隆!

整個星球,直接爆碎了成了煙霧,有血色的仙光飛了出來,那是一位至尊在其中隕落的結果。

大長老手托著大鼎,從中飛了出來,不著痕迹的擦去嘴角的一縷血,抬頭盯著剩下兩人:「到你們了。」

血祖和冥帝齊齊打了一個哆嗦,隨後冥帝猛地一扭身,竟然跑了!

「走也是死路一條!」

血祖沒想到自己這個隊友這麼膽小,頓時恨恨不已。

突然身子一疼,霸王鼎已經飛了過來,將他擊中。

「跟你拼了!」

血祖血型爆發,知道三人就是因為恐懼才導致了這麼快的敗亡,與其被動被殺,不如拚死一搏,自己好歹也是巔峰至尊!

兩人直接爆發巔峰大戰,從這一片星域打到另外一片星域當中,崩碎無數行星,拋飛仙光無數。

最終大長老一衝而過,兩手猛撕,將化作血色烏鴉的血祖從中撕成了兩半,浴血而勝!

「又……又撕了一位至尊!」蒼生為之顫抖。

「此人不可敵!」黑暗中有人下定論。 有一位的巔峰至尊,就如此被殺了!

空中那道人影,越發顯得高大了。

漆黑的身影,如墨一般的長發披在他的背上,雙眼炯炯如黑色的神光匯聚而成一般,漆黑的神鼎在他頭頂旋轉,釋放著獨特的壓力,威壓天地萬古,讓四方蒼生朝拜,無盡至尊之威,散播宇宙之間。

「至尊威武!」

蒼生齊喝,紛紛下跪,在地上低聲吟唱起來,五體投地,拜服於地。

周遭血氣騰騰,卻似乎對大長老並無作用,只見他大手一揮,將無盡的血氣掃了出去,將之打進了那片極其危險之地。

混沌的厲芒之中,那點發光的物體,變得興奮了起來,不斷的吸收著進來的血氣,生命的精氣變得更加的強大了。

「魂魄和肉身都已經徹底滅亡,難道天地間真的還有這等奇迹嗎?」

大長老看著那團厲芒之中,也有些疑惑的搖了搖頭,隨即發出了一聲長嘆。

「若是能有奇迹,但願發生在你身上,讓你度過重重大劫,再度歸來!」

說罷,他的嘴角流出一縷七彩色的鮮血,急忙一轉身,將之蒸發。

「我已堅持不了太久了,不知去路何往,在此之前,我會盡全身之力,為大陸一戰,為你撲路!」

「希望還在你的身上,不要讓我失望,我期待你王者歸來!」

說罷,黑色的影再度取下了沉重的鼎,猛地一轉身,一步跨出。

仙氣匯聚成一條金光大道,在其腳下鋪就而成,一路延長,直到了大陸之上。

「他要幹嘛。」

眾人驚呼,塵世暗夜還沒有來得及爆發,就讓他再次霸道鎮壓,如今轉身,又是為何?

那道金色的光芒大道直到了北漠位置,通往了地獄之口!

「什麼,他要追殺冥帝!」

「這……這等手段,這等氣魄,當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蒼生驚嘆,無不折服。

一步跨出,天地皆然而變,腳下踏著一陣烏黑的流光,霸道的身影再次重新降臨大地之上。

「好大的氣魄,不過他越是如此,越是說明他已經不行了,恐是要流干最後一滴血,為所謂的蒼生一戰吧,哈哈。」

暗中的人影在大笑,窺探著這一切。

他只要等到一切都過去,即便剩下他一個人,也能讓整個大陸陷入黑暗當中。

征戰的人並不知道這一切,一步一個印記,來到了地獄之口,森然的雙目,盯著那黝黑的洞穴之中。

「冥帝,出來!」

他大喝了一聲,向對手發出了亡命的催促之音。

蒼生紛紛抬手跪看,都不敢發生。

實在是太過霸道了,堵在地獄門口叫陣黑暗至尊,當真是聞所未聞!

地獄之中,漆黑的空間當中。

冥帝如流光一般趕了回來,跌落在了大坑當中,身上的能量如同流水一般泄露出去,整個人沒有了多少力氣,躺在地上不斷的喘息著。

那道金色的人影來到了他的面前,看著他搖了搖頭,道:「我說過,讓你別出去的。」

「誰能想到,項玄竟然沒死!」

冥帝咬牙,喘息如雷,道:「說這些已經晚了,我要將地獄吞噬一空,才能再次將自己封印起來。」

金色的人影眉頭微微一皺,隨即嘆道:「隨你吧,總是不能看著你死的。」

總裁的緋聞前妻 說著他一轉身,往身後那個更加漆黑的洞穴走了過去。

「你要去哪?」

冥帝猛地回頭,看著他的背影問道。

「沒什麼,封印自身而已。」他回答了一聲,頭也不回,直接邁步而入,再也沒有了聲息。

「咳咳咳!」

劇烈的咳嗽了幾聲,冥帝顯得十分脆弱,艱難的用手將自己撐了起來。

重新進入巔峰境界,卻是沒有一戰功成,如今的他已經有了油盡燈枯了。

但他依舊堅強,用手支撐著自身,張嘴開始吞噬著地獄之中的靈魂。

地獄之中,數之不盡的靈魂讓他張嘴吸入,在嚎哭聲中消亡在了他的口中。

就在此時,外面的大喝聲傳來,打斷了他的動作。

生命的流逝才穩定下來,敵手卻已經追上門來,這讓冥帝有些心慌。

「不管了,吸收夠了再封印自身吧。」

他嘆息了一聲,對於項玄,他是真的無力了。

他聽到了最後的慘叫聲,知道血祖也已經死了,自己再出去,不過是送死罷了。

他絲毫沒有覺悟,正是因為自己的恐懼,才導致了兩位隊友的迅速敗亡。

可以說,碰到了冥帝這種隊友,也是倒霉的緊。

之前拉著血祖一起畏畏縮縮,在血祖拚命的時候直接逃跑,放棄了最後一絲的希望,就此將自己陷入了絕境之中。

高大的身影守在了地獄門口,皺著眉頭。

等不到回應的大長老失去了耐心,直接舉起了重鼎,砸了起來!

轟隆!

一聲巨響,天下震動。

「他……他竟然在攻打地獄!」

所有人都顫抖了起來,此人竟然在進行如此壯舉!

漆黑的大鼎衝進了黑暗的洞穴當中,砸出了衝天的黑色霞光,舉世無雙,噴薄如同黑色的血液一般,還有人頭在不斷的嘶吼。

大長老不為所動,大鼎一次又一次的撞擊而下,將整個北漠大地砸的都轟動了起來。

「他這是鐵了心的要滅了冥帝啊。」

「他如此急迫,看來真的是不長久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