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血腥味衝天,讓人作嘔。

「常鴻,連夜派禁軍,抄家滅族,不要放過這些亂臣賊子的任何一個!」秦雲冷漠說道。

「是陛下!」

常鴻抱拳,卻只有八根指頭,渾身傷口也很多。

「祁永,你刑部也動手,徹查謀反前前後後相關的所有人,嚴刑逼供,寧可錯殺一百,也不可放過一人!」

聽著冰冷的聲音,祁永毛髮倒豎,立刻道:「是,陛下!」

「燕忠,你親自去王渭的府上搜查,不要放過王家的任何一個人,全部抓入天牢候著!」

「……」

一系列的指令下去,不是殺,就是抓。

秦雲真的怒了,這麼多人想要造反,他不狠,那今後就沒人會怕他這個皇帝。

在拂曉之前。

秦雲來到養心殿。

這裡沒有倖免,有些殺手衝到了這裡,想要殺掉蕭淑妃,幸虧秦雲提前布置了重兵,在陶陽的保護下,才沒有出事。

進入殿中。

蕭淑妃跟鄭如玉兩個美人梨花帶雨,跑著衝進秦雲的懷中。

哽咽道:「陛下,湘兒好擔心您,您終於來了!若陛下出半點差錯,湘兒也不活了。」

鄭如玉也是嚇得臉色蒼白,花容失色,她一個婦道人家那裡見過這麼大陣仗。

不久前一整夜的時間,整個皇宮都處在喊殺衝天之中,風雨飄搖。

如果秦雲倒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秦雲深吸一口氣,細細撫摸二人的玉背,安慰道:「沒事了,大局已定,叛軍盡數被抓,朕安然無事。」

「那就好,那就好。」蕭淑妃丹鳳眼露出關切,拉著秦雲,看他有沒有受傷。

秦雲笑呵呵的轉圈,道:「湘兒,朕沒事。」

她跟鄭如玉觀察秦雲好半天,確定沒事,才鬆一口氣。

良久。

經歷過動蕩,二位佳人的驚懼沒有完全消散。

秦雲也乏了,精神一直處於緊繃,所以不想動,乾脆就在養心殿休息。

「豐老,善後事宜交給你來處理,朕明日早朝再來過問。」

豐老點頭,明白他的意思:「是陛下,您安心歇息吧,帝都已完全在控制之中,不會出亂子的。」

秦雲嗯一聲,然後摟著蕭淑妃跟鄭如玉進了寢宮。

抓捕行動,持續一夜。

第二天,太陽初升,禁軍仍舊在抄家抓人,讓整個帝都都處在風聲鶴唳之中。

王渭起兵謀反的事亦震動大夏!

夕陽輝煌。

昨夜大戰摧毀的宮殿,正在緊急修繕,血腥也完全被洗刷掉。

秦雲睡的很死,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陛下,陛下。」鄭如玉酥胸半袒,輕輕喊道。

秦雲緩緩睜開眼,入目是兩位佳人剛睡醒,半遮半掩的妙曼身姿,衣衫也頗為單薄。

那一刻他笑了,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心。

風雨過後,溫柔鄉依舊。

「陛下,喜公公還有陶侍衛已經來來回回數次,想必是有什麼事,要您去主持大局。」

「湘兒去給您準備龍袍。」

蕭淑妃穿上宮裝,笑容嫣然,彷彿忘記了昨夜的可怕。

「現在什麼時辰?」秦雲揉了揉眼睛。

鄭如玉跪在床上,美眸撲閃:「回陛下,已經辰時,早朝時間快到了。」

「嗯。」秦雲點點頭,視線不禁落在她豐腴的腿間,是真白,跟牛奶一般。

「趴過去。」

他深吸一口氣,幾乎命令道。

「啊……」鄭如玉臉蛋一紅,為難道:「陛下,這這這,要上早朝了啊,不合適吧……」

「怎麼?不行?」秦雲故作不悅。

鄭如玉臉上浮現一絲尷尬,美眸看了看在珠簾外準備衣服的蕭淑妃,這不得羞死人啊。

「嗯?」秦雲輕哼。

她嬌軀一顫,羞憤道:「陛下,那您……快點,淑妃姐姐看見就太丟人了。」

「您還要上早朝呢。」

鄭如玉緩緩轉身,露出了光潔如綢緞似的美背,和一頭如瀑的秀髮。姿勢羞澀又撩人,傲人的身材,險些讓秦雲鼻血橫流。

不一會。

蕭淑妃準備好龍袍,讓宮女打來洗漱的水,蓮步微移,準備去伺候秦雲穿鞋。

剛掀起珠簾,俏臉就浮現疑惑。

「嗯?什麼聲音?」

她探頭看去,卻看見極為香艷的一幕。

秦雲從背後抓住了鄭如玉。

鄭如玉臉色通紅,玉手緊緊捂住自己的紅唇,髮絲散亂,整個人不斷搖曳。

「淑妃姐姐,你……」

她羞的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蕭淑妃臉色一慌,跟受驚的小兔子似的跑出去,想起鄭如玉剛才壓抑的聲音,和撩人的玉腿。

她不禁臉色漲紅:「陛,陛下,這可是要上朝了啊……」

約莫半炷香之後。

秦雲滿身的香風,穿好龍袍,從養心殿出來,在護衛下,前往太極殿。

太極殿。

文武百官,人數銳減!

很多都是王渭的黨羽,此時不是被死了,就是抓入刑部大牢了。

「參見陛下!」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臣一拜!

秦雲看去,眼中閃過一絲滿意,沒有了權臣的朝廷,看起來清爽多了。

他大馬金刀坐上龍椅,目視下方:「一個一個的奏,朕今日那都不去,朝廷動蕩,官員缺失,必須要儘快有一個補救的辦法,安定民心。」

「是,陛下!」

首先一人,是刑部尚書祁永站了出來。

「陛下,昨夜謀反之後,牽扯甚大,微臣整理了一份名單,還請您過目。」 貝瑤不知道什麼時候睡着的。

總之她醒來時,即將進入夜幕。

她慢慢爬起身,看了看四周的環境,看得出來,這是葉旭的卧室。

之前不是睡在沙發上嗎…

貝瑤靜坐了會兒,餘光注意到手機上顯示的時間,頭腦瞬間清醒,起床走了出去。

葉旭正在外面講電話,他見貝瑤起來了,便長話短說結束話題,掛斷電話。

「醒了啊,餓不餓?」

貝瑤搖頭,「我得回家了。」

「現在?」

「嗯。」

說着,她剛想直接離開,就被葉旭喊住。

於是她頓住腳步,偏頭看着他。

葉旭起身走來,順道從沙發上撈起一個書包,遞給她「讓人幫你拿回來了。」

貝瑤愣了愣,接過自己的書包,「誰啊?」

「周淮琛。」

「哦……」

「走吧,我送你回去。」

貝瑤沒拒絕,等葉旭一起出門。

乘電梯的時候,葉旭垂眸打量了下她的臉頰,還是有點泛紅。

兩人誰都沒說話,直到到了一樓,葉旭忽然道:「你想要的,我會幫你。但是……」

貝瑤聞聲抬眸,看着他,「但是什麼?」

葉旭抬手撫上她的耳畔,「這種事就這麼一次。你也得保證,給我想要的東西。」

想要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