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術法,可是沈傾一直以來都期待的,正如她的破氣訣,是系統給她的第一個術法。

只是到如今,沈傾都沒有合適的機會使用破氣訣,如果能拿到其他的術法,不像破氣訣那般限定條件那麼多,就好了。

進入術字房,房間的正中央有著一個小水池一般的池子,池子里有三個小水球,在池子旁邊刻著,三取其一的字眼。

沈傾蹲了下來,細細的看著三個小水球,單千里也跟在蹲在了小水池邊上,嘴裡噙著棒棒糖,眼睛卻四處掃來掃去。

不得不說沈傾有選擇性困難症,面對三個小水球,猶豫萬分,不知道該選哪一個。

天空之門 萬一選了是個雞肋呢?

萬一裡面有天階的術法呢?

萬一有一個空水球呢?

單千里看著沈傾的猶豫勁兒,搖了搖頭站了起來,自己去玩了,看這樣子沈傾還不知道得猶豫多久呢。

算了吧算了吧,沈傾咬了咬牙,對著最靠近她的第一個水球,一手抓了過去。

抓到手之後,剩餘的兩個水球,在瞬間便消失無蹤了。

手中的水球也在這個時候,突然破碎,融入了沈傾的手掌之中。

「啞術」兩個大字出現在了沈傾的腦海中。

大大的懵!

想過了許多術法,唯獨沒有想要是個啞字。

啞術是什麼意思,不會是讓沈傾做啞巴吧。

應該不可能,堅決不可能!

安慰著自己的沈傾,意識翻動著啞術,卻發現!

真的是如同她所想,啞術:啞口不能言,能在任何堅定的環境之下,絲毫不露餡,偽裝效果為SSS級。

做一個啞巴的術法,真是太稀奇了!

沈傾只能如此安慰自己,別人都是金手指大殺四方,各種功法秘籍多不勝數,自己碰上的這個系統,不是藥水、就是棒棒糖,不是棒棒糖就是麻辣小龍蝦,如今居然讓自己做一個啞巴!

真是與眾不同啊!

沈傾有些欲哭無淚,這實在是一部史詩級的心酸史啊!

啞巴就啞巴吧,總比沒有要好。沈傾如此安慰著自己,在術字房將啞術修至入門只用了一刻鐘,便帶著單千里離開了這間房。

單千里嘴裡噙著棒棒糖,看著沈傾「傾姐姐,這裡好像沒有地方可以去了,不知道小白在哪裡?」

沈傾看向牆角的一個小鐵門,鐵門的大小也只有小白才能過去,很明顯並不是為了他們而設計。

雖然有些好奇,小鐵門後面是什麼,卻只能等小白出來。

「我們就在這裡等小白回來,然後一起回家。」沈傾頓了頓,看著單千里,「千里,你要不要學著修行?」

「好啊好啊。」單千里表現的很開心,將棒棒糖收起來放在一個小盒子里,這棒棒糖似乎很難吃完。

「那正好在等小白的時間裡,我來教你修行的入門基礎,首先是感知天地元氣,然後引入自己身體之內。」沈傾一遍一遍給單千里解說。

單千里便按照沈傾所說,小小的身軀盤坐在地,閉目凝氣,開始感知天地元氣。

沈傾拿出基礎藥理,開始研讀。

在地球上原本就是醫學專家的沈傾,在看藥理的時候,很快便能融會貫通,甚至可以旁徵博引,畢竟這些是基礎的東西。

但是在看煉丹要訣的時候,沈傾便開始頭疼了,這和地球上的製藥完全不同。

一天過去了,單千里除了吃東西外,並沒有偷懶,卻已經感知不到天地元氣。

「傾姐姐,為什麼我感覺不到你所說的狀態,我是不是不適合修鍊?」小孩子心性簡單,想什麼便直接說了出來。

「千里,修鍊不能著急,必須一步一步來,循序漸進,你這才一天,很多星月大陸的人,都是感知一個月之後,才能感知到元氣。你必須要有一顆堅定不移的心,堅持下去,否則我寧願你沒有開始。」

「傾姐姐,我知道了,我會堅持不會放棄。」單千里話里透著一股子倔強。

「修行之餘要注意休息,今天就到這裡吧,姐姐請你吃麻辣小龍蝦。」沈傾在說這個的時候,眉毛都在飛舞。

小孩子的心性頓時露了出來,單千里瞬間站了起來,就跑到了沈傾的身旁,眼巴巴的看著沈傾,就差流口水了。

一大盤的麻辣小龍蝦擺在面前,沈傾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來吃飯的器皿,擺在了兩個人的面前,原本想要給單千里剝完整的一隻,剛剛剝好,準備往單千裡面前的小碟子中放,便被單千里擋住了。

男神總裁太霸道 「傾姐姐,我已經學會了,我自己剝。」單千里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不一會兒,便剝好了一隻,「你看,我真的會了吧。」

彷彿是邀功一般,單千里很是得意。

「哇,好香。」小綠突然就這麼出現在了這盤麻辣小龍蝦的面前。

沈傾和單千里都沒有看到,小綠是怎麼出現,是從哪裡來的,只是看到她就這麼如同空氣現形一般的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我能不能吃?」小綠的眼中滿是精光,說是看著沈傾,眼角的餘光卻是望著麻辣小龍蝦。

「不可以。」沈傾回過神之後,想也沒想便說出來。

「可以。」同一時間,單千里也說了出來,只是剛說完便意識到傾姐姐說了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小綠有些不高興,一隻手伸出去便拿了一隻小龍蝦。 「因為這是我的小龍蝦。」沈傾這次很是得意,心裡想著你也有需要我的時候。

單千里看著沈傾,突然間有些不明白,往常對他們特別大方的傾姐姐,怎麼突然間這麼小氣了,只不過是吃幾個小龍蝦,小綠還這麼小。

這個時候的單千里,看著面前與他一般大小的小綠,主動的忽略了小綠已經活了千年這個事實。

小綠直接便將手裡的一隻小龍蝦塞到嘴裡,吞了下去。

「你這樣吃很浪費的,而且還臟。」沈傾看著小綠這麼忙不迭的吃了一隻小龍蝦,有些想笑。

「臟?你怎麼不早說!我生平最怕髒的東西了。」小綠頓時便將吞下去的小龍蝦吐了出來,「除了有點辣,好像也不怎麼好吃嘛,害我跑這麼遠。」

「你這樣未經主人的同意,便拿了別人的食物,這是無禮!」

「你不也未經主人同意,便吃了別人的果子嘛。」小綠笑著,兩個小酒窩頓時出現在臉頰。

「果子的主人是誰?都已經去了千年,這果子便是無主之物,我既然能到這裡來,自然是天意,天意讓我來,天意讓我吃到這果子,如何能和你一樣?」

「那這食物的主人是誰,我怎麼不知道?」小綠一臉賴皮的笑著,「更何況我既然來到這食物面前,這也是天意呀,天意不可違,你就認命吧。」

小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沈傾突然想到了這句話。

想是這般想,自然不會這般做。

「就當那一隻小龍蝦是天意了,現在請便吧。」沈傾不再理會小綠,而是當著小綠的面,將一直小龍蝦的殼完整的剝了下來,隨後將龍蝦肉放在嘴裡。

「裝腔作勢,又沒有多好吃。」 冷酷前夫:大律師請溫柔一點 小綠哼了一聲。

「小綠姐姐,小龍蝦真的很好吃呢。」單千里似乎不願意認同小綠說小龍蝦不好吃這句話。

「是嗎,那我要再試試,這次如果還不好吃,就是你們說謊。」小綠的眼裡閃著光,伸出去的手卻被沈傾擋住了。

「這也是天意?」沈傾笑著。

「是啊,天意。」小綠原本有些尷尬,卻又說的理直氣壯。

「既然是天意,那你吃吧。」沈傾似乎想到了什麼,狡黠一笑。

這才是自己的傾姐姐,單千里一顆心放了下來,也開始吃。

「拿人的手軟,吃人的嘴短。」沈傾嘀咕了這麼一句,卻被小綠聽到了。

「你在說什麼?是不是不想讓我吃?」小綠覺得自己實在有些丟面子了。

「沒什麼,我只是想到我們家鄉的一句諺語罷了。」

「什麼意思?」

沈傾終於等到了小綠的這句話,「就是說如果我吃了別人的東西,那麼我就欠了他一個人情。」

這句話通俗易懂,小綠一下子便明白了。

小綠將殼剝好,學著沈傾的樣子將小龍蝦肉放在嘴裡,緩緩品嘗,「你這話就是說我欠你的人情唄。」

小綠似乎並不在意。

「是你自己說的。」沈傾笑的甚是開心。

「可我也給了你果子呀。」這次輪到小綠笑的開心了。

「算了,就當我免費請你吃吧。」沈傾有些泄氣。

「這還差不多。」聽到這話,小綠甚是開心的連吃小龍蝦的速度的也快了起來。

一盤小龍蝦見底,滿桌子都是小龍蝦殼。

「真沒想到,這個小龍蝦居然這麼好吃,要說什麼低級魔獸高階魔獸啥的,我都吃過,現在想想居然沒有這麼個沒有任何修為的小龍蝦好吃,真是世界之大,我是井底之蛙。」

聽著小綠的嘆息,沈傾順桿就爬了上去,「我可以帶你去吃呀,我還有很多美食,是你沒有吃過的,也絕對是星月大陸沒有的美食。」

「美食我倒是喜歡,聽你的話我也確實有些心動。可是啊,不可能的,我要等的人沒有來,我是不會離開的,除非你確定這個人就是你,那你在元嬰期可以來找我,我自然會跟你走。」

看來是真的無法說動小綠,沈傾嘆了一口氣。

「既然吃完了,那我就先走了,咱們有緣再見。」小綠拍了拍手,便打算離開。

「等等,小綠姐姐。」單千里站了起來。

「小千里,怎麼了?」

「小綠姐姐,你剛剛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我都沒有看到,也沒有聽到你走路,你就突然出現了?」單千里很是好奇。

「這個啊,等小千里長大,姐姐就告訴你。」小綠雖然跟單千里一般大小,卻如同大人一般摸了摸單千里的小腦袋。

「小綠姐姐,我已經是大人了,我不是小孩子。」單千里態度堅決。

小綠有些無奈,「好吧,這是我生來就具備的,好像是我身體的一部分,我在這裡想去哪裡就可以一瞬間出現在哪裡。」

單千里聽著,也明白這麼厲害的功法與自己無緣了。

「那你知道小白去哪裡了嗎,他要什麼時候才能回來,我和傾姐姐都等了他一天了。」

「你怎麼知道小綠姐姐知道呢?」小綠很有興趣的看著單千里。

「小綠姐姐在我眼裡,無所不能。」單千里很嚴肅的表情。

「那你傾姐姐呢?」小綠問道。

沈傾再次躺槍。

「傾姐姐呀,曾經我以為她也無所不能,現在她是我的家人。」單千里說沈傾是自己家人的時候,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

小綠眼中一絲哀傷一閃而過,沒有人看到,「那小千里現在的意思啊發現你傾姐姐並不是多厲害,而小綠姐姐才是最厲害的,對嗎?」

單千里恩恩的點了點頭。

沈傾現在只想說自己腦殼疼,這小孩怎麼就那麼容易進了別人的坑裡呢。

沈傾並不會批評單千里,單千里在她的心裏面,就如同她在單千里的心裏面一般,都是家人。

「不對不對,傾姐姐也很厲害。」

小綠卻是笑了出來,「小千里真乖,下次小綠姐姐給你帶果子好不好?」

「好呀,還有好多果子我沒有吃過呢,小綠姐姐可以給我帶三個果子嗎?」單千里睜著亮晶晶的眼睛,生怕小綠拒絕。 「好呀。」小綠很爽快的應了。

正當單千里在開心的時候,又聽到小綠的聲音,「為什麼是三個,小千里要說實話哦。」

「我想給傾姐姐一個,小白一個。」小孩子不會騙人,單千里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只是聲音有些低。

「放心吧,既然小綠姐姐答應了你,就不會食言,今天的小龍蝦很好吃呢。」

這小龍蝦是我的好不好,沈傾在心裏面吐槽。

「謝謝小綠姐姐。」單千里懸著的一顆心放了下來,看來小綠姐姐並沒有討厭傾姐姐嘛。

「小白有自己的機緣,如果三天後他還是沒有出現,你們就先離開吧,到了時間他會去找你們的。」

小綠說完,便消失不見了。

如果不是因為小綠的厚臉皮耍賴,和她的小小模樣,沈傾鐵定會認為小綠是一個高人,就是那種小說里寫的,掉個懸崖都能撞到傳說中的那種高人。

而現在,小綠在她的眼裡,其實就如同她在小綠眼中一般,厚臉皮,無賴的形象。

唯一不同的是,她在小綠的眼裡,實在是一隻菜鳥,一隻可以隨手便捏死的菜鳥。

「唔。」單千里眼巴巴的看著小綠消失不見。

「千里,我們在這裡等小白,如果三天後他還沒有出現,我們就回家去,好不好?」

「可是小白會不會出來找不到我們?」

總裁愛吃回頭草 「當然不會,小白那麼聰明,還會說話,自然會來找我們的。」

沈傾看著單千里還是猶豫,「你小綠姐姐也是這麼說的,對不對,她可是最厲害的人。」

聽沈傾這麼說,單千里有些陰霾的心情也就晴天了不少。

「我們就在這裡修行等他,你繼續感知元氣,傾姐姐就在你身邊陪著你。」

三日,一晃便過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