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街道兩邊的人都撥出刀劍,氣氛一觸則發。

那中年人看向高昆,說道:"三執事,這是少堂主給你示忠心的機會,命令你來下。"

高昆看向鍾奎,只看鐘奎。

方昊天的存在簡直成了透明,高昆的眼中只有鍾奎,並沒有方昊天的存在。

"鏘!"

高昆撥刀,將刀舉起:"對不起!"

鍾奎眼中浮過悲哀,說道:"南宮霸衣許了你多少好處?"

"沒有好處。"高昆用手輕撫著刀身說道,"誅殺叛徒,人人有責!"

"高昆。"那中年人突然沉喝,"你的廢話太多了……這一次,他直呼了高昆的名字。

"是,是。"

高昆唯諾,眼中陡現厲芒,握刀的手一下子因為用力而青筋暴凸。

"下令吧!"

中年人臉上帶著些許的嘲諷與得意。

三執事又如何?現在不還得看他的臉色行事嗎?

"殺!"

高昆嘶吼,宛如受傷的野獸,然後出刀。

街道兩邊的那些人頓時像兩條夾板一樣向中間靠攏,左右向方昊天和鍾奎衝殺。

一個個明知道現在殺的是副堂主,但個個凶神惡煞,像殺自已不共戴天的大仇人一樣。

他們都是天龍堂的人,但也都是南宮霸衣的真正必腹。

聽到高昆的吼聲,看著左右夾擊的手下,那中年人臉上的得意更濃了。他說道:"高昆,你果然是聰明人……聲音,嘎然而止,他的頭飛了起來。

中年人的意識還沒有喪失,他雙眼瞪得老大。盯著自已的無頭屍體,他無法相信高昆居然會殺他,敢殺他。

……正要向方昊天出手的人都很震驚,都忍不住愕然停下。

噗噗!

高昆沒有二話,揮刀劈砍。

"高昆反了,殺。"

有人喝起,然後分出一部份的人去殺高昆,一部份的人向方昊天出手。

方昊天沒有動,只是眼神微厲,無形的魂擊術碾壓而出。

嗡!

天龍堂這些人個個如遭重鍾砸頭,頭腦一片空白。

噗噗!

高昆的刀頓時沒有了半點的阻力,如狂風掃落葉般將他帶來的天龍堂好的全部擊斬殺,然後一身是血的站到了方昊天的面前。

"謝謝你。 強婚厚寵:閻少的小蠻妻

高昆這才看著方昊天。

"不客氣。"方昊天平靜說道。

高昆將目光移到方昊天背上的鐘奎。

"你我雖沒有師徒之名,但有師徒之實。"高昆對很愕然看著他的鐘奎說道,"所以我是來送死的。你是叛徒,我不是,可是我又不想殺你,他們又不容我,我只能來送死。"

鍾奎沉默小會,聲音微沉:"你也覺得我是叛徒?"

"不是。"高昆的回答很果斷。但跟著臉上浮現苦澀:"但堂主說你是,那你就是……說話中,他的嘴角有血滲出。

血是黑色的,腥臭無比。

鍾奎渾身顫抖。

"我來之前有人給了我一枚毒丹,如果我不殺你,我就得死。"高昆嘴裡不斷的血滲出,他說話開始變得不清,臉色開始變得慘綠,"那個人也來了,但他在哪裡我不知道。現在我體內的毒丹發作,他應該就在旁邊……"

高昆的慢慢跪下,雙膝剛著地就無法支撐身體,向前撲倒。

趴在地上,高昆努力抬頭看著鍾奎,聲音斷續,道:"以前你不讓我叫你師傅,現在你不讓我也要叫……師傅……師傅,別放棄,霧寒公子一定會替你主持公道的,他正在來的路上……"

高昆聲音漸弱,斷了氣息。

"徒弟!"

鍾奎雙眼有淚,然後突然吼起:"枯蘭老鬼婆,你給我滾出來!"

音落,煞氣驟臨,十幾道人影在鎮子的另一邊出入口方向衝天而起,懸浮在半空。

"十二黑煞衛!"鍾奎凜然,語氣卻帶著冷嘲與苦澀,"枯蘭老鬼婆,再加上十二黑煞衛……大哥,你就這麼想我死嗎?"

方昊天好奇問道:"十二黑煞衛是什麼……問話中感應力一下子散開,向那十二黑煞衛涌去。

十二人都是黑衣打扮,修為都是元陽境六到七重的層次。十二人的修為不高,方昊天卻有種大危險的感覺,從這十二人的身上感應到了一股別於常人的氣息。

死氣!

方昊天感覺到這十二人身上的死亡氣息。

"他們是天龍堂堂主近衛。"鍾奎目光複雜的看著十二黑煞衛給方昊天解釋:"實際上他們不是活人,是刀槍不入的傀儡,簡直無敵,曾經有九重大高手摺在它們的手上……方老弟,你走吧,既然十二黑煞衛來了,我就明白我大哥的意思,我能不能活著回去天龍堂不重要了。倒是你,沒必要再為了我冒險。"

"你還有臉叫大哥?"一道紅虹突然踏空而起,懸浮在十二煞衛的頭頂之上,聲音陰尖,"我查過了,你身邊的年輕人正是浣花劍門的小祖師方昊天,是元武堂的人。我一開始還不相信你背叛天龍堂,但你跟元武堂的人稱兄道弟,你這不是背叛還是什麼?"

紅衣,紅髮,紅如火。

紅衣枯蘭,天龍堂中僅次於南宮堂皇、鍾奎和韋殺青的第四大高手。一身九重的修為傲視群雄,是蠻獸封境中為數不多的女子大高手,也是一個最喜歡用毒丹控制他人的大高手。

"枯蘭,恭喜你有機會當副堂主了。"鍾奎咬牙道,"說這種富麗堂皇的話沒意思。我有沒有背叛大家心知肚明……對枯蘭說完后又將聲音壓低對方昊天說道:"方老弟,枯蘭也是元陽境九重大高手,再加上擁有斬殺九重大高手實力的十二黑煞衛,以你現在的情況一個人完全有機會脫身,但背著我的話機會很微。現在正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你該放我下來了。"

方昊天曾經說過迫不及得已的時候他會自行離開,現在鍾奎就拿這話想讓方昊天走。

"還不是迫不得已的情況。"方昊天咧嘴笑道。跟著突然壓低聲音,道:"還有逃命的寶物嗎?"

鍾奎搖頭道:"沒有了。"

"要是全盛狀態的話真想好好跟那十二個死物戰一戰,看看它們倒底厲害到什麼程度。但現在……只能跑了!"

方昊天有了與韋殺青、金蟒等魔族九重大高手的對戰經歷后,對枯蘭這種實力一看就遠不如韋殺青和鍾奎的九重大高手興趣不是很大了,反而對十二黑煞衛很感興趣。

只是現在他現在理論上還擁有對抗九重大高手的實力,實際上只能是攻擊上媲美九重大高手。防守上因為傷勢嚴重的原因,簡直低微的像是靈武境層次。

所以對付韓達這類一般的元陽境高手是綽綽有餘,但對上九重層次的大高手就那麼樂觀了。

枯蘭與十二煞衛相當於兩名九重大高手,方昊天身負重傷還背著鍾奎的情況下自不會傻得留下來跟人家拚命。

退!

方昊天轉身就跑。

"逃跑?哼,原來只是一個貪生怕死的懦夫。"

紅衣枯蘭微怔,繼而冷笑。然後手一指方昊天和鍾奎的方向對十二煞衛喝起:"聽令,殺了他們!"

呼呼!

十二煞衛身形一閃便俯衝而下。

咻咻……九把魂劍呼嘯而出,朝十二煞衛暴射而上。

面對九把暴刺而上的劍,十二煞衛猶如未睹,任由劍刺在身上。

叮叮!

九聲劍刺中硬物的聲音響起。

九個十二煞衛被九魂劍阻擋了一下,另外三個黑煞衛則是從天而隆,各自出拳轟砸而下。

轟隆隆!

拳勁威壓從天而降。

如果在全盛狀態之下方昊天自然不懼,但現在身負重傷自不敢硬接。

嗖!

落雪無影步陡然展開,背著鍾奎向前暴沖。九魂劍也飛快回來,護在了身後。

十二煞衛落地,追殺而上。

方昊天背著鍾奎一路狂奔,不用回頭就能控制九把魂劍不時阻當十二煞衛。

"御九把劍?果然是妖孽……鍾奎必死……副堂主是我的了……天龍堂……"

枯蘭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臉上浮現一層談談的詭芒。

紅衣枯蘭一直在空中跟著,看了一會後突然俯衝而下。人在半空,她的手中多了一把長鞭,一揮之下便是漫天鞭影籠罩。 鞭影籠罩,凶氣滔天,滅殺千古。

面對籠罩而下的鞭影,方昊天沒有驚色,只有訝異。他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目光穿過透著凶厲氣息的鞭影看到了紅衣枯蘭的臉。

這張臉年輕的時候應該是一個大美女,看上去將近四十歲的樣子仍然風韻猶存。

可是方昊天的注意力不是她的臉,是眼睛。他在她眼睛的深處看到了一些別人看不出的東西。

在紅衣枯蘭的眼睛里方昊天居然看到了南屏公主的影子。但他確定眼前這個紅衣枯蘭不是南屏公主喬裝打扮,是兩者的眼神與氣息有相近之處。

"難道這個女人是魔族潛在天龍堂的大高手?"

方昊天腳下連踏,閃避從天籠罩而下的鞭影,內心暗忖。

砰砰!!

鞭影落空,在地面上抽出了一條條深溝,小鎮的街道一下子變得狼籍一片。

嗖!

方昊天背著鍾奎朝鎮外衝去。

"殺。"

紅衣枯蘭陡然一喝。

"殺。"

小鎮各處人影閃掠,四面八方。

整個小鎮大部份的人居然都成了天龍堂的人。

這裡,原來已經是龍潭虎穴。

"大意了。天龍堂是要在這裡將我和鍾奎滅殺,大手筆啊!"

方昊天暗道。

本來以他的感應力,如果入鎮前先用感應力仔細掃查鎮上的情況,也許能事先就覓到端倪不至於深入虎穴。

"快,圍住他,別讓他們逃了。"

"誅殺叛徒!"

喊殺聲,四面八方。

方昊天和鍾奎一下子陷入了絕境。

空中,有紅衣枯蘭鎮守,想從空中突圍不可能。

地面上,天龍堂高手四面八方,十二煞衛但是瘋狂襲擊,壓得方昊天的九魂劍無法分身。

"叛徒鍾奎,今天你死定了。"

紅衣枯蘭聲動如雷。

"方老弟,快放下我。"

鍾奎急喊。

方昊天雙眼迸射冷芒,哈哈大笑,戰意濃烈:"鍾前輩,還不到絕境呢!"

"方老弟……"

鍾奎見這等情況下方昊天還是不肯放棄他,感動的老淚縱橫。

"別哭,等我死了你再哭。"

方昊天輕笑道。然後內心吼起:"你們出來吧!"

嗖嗖!

小白和虛夜月一同出現。

赤霄炎龍劍也在蘇青璇的控制也懸浮在方昊天的身邊。

小白和虛夜月的突然出現,所有人都怔了怔,鍾奎也是愕然道:"真的有幫手?"

"青璇,夜月,小白,開路,殺出鎮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