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西方是成群的吸血蝙蝠,落地便化為一個個血族,露出獠牙,眼中是嗜血的光。

「生命在此埋葬~」

東方一群白衣人抬著一口巨大的棺材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無數白幡立在地面之上,詭異的氣息飄蕩開來。

「死!」

北方,來人言語簡單,只有一聲怒喝。

「餵食於我等吧。」

南方,是一群渾身黑氣的邪人,他們的身上盤踞著各種毒物,讓人見而生寒。

「死後,亦是第二段的生命。」

又是一票人攔住了去路,正是天邊那道裂縫之中走出來的屍怪。

「開始了,他們的圍殲計劃。」諸葛亮搖頭嘆氣,終於離開位置站了起來。

姜亢急眼了,急忙問道:「我說大軍師,你居然料事如神,有沒有什麼辦法?」

「沒有辦法。」諸葛亮極其光棍的搖了搖頭,隨後有些神秘莫測的說道:「這一幕應該早有人預料到的,他們在等,可也有人在等。」

「什麼意思?」姜亢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

外圍的人逼了進來,人族的人幾乎毫無抵抗之力,殺戮呈現一面倒的局勢,人人惶惶。

「糟了,明世隱撐不住了!」

就在這時候,有人傳來了驚呼之聲。

姜亢急忙抬頭一看,天空竟然出現了裂痕,空中的明世隱身體也在不斷的搖晃,在六大血主的圍攻之下也之間支撐不住,就要倒下。

「啊!」

這時候,亡天帶來的那位王者發出一聲慘叫,被石中劍一劍穿喉而過,奪走了生命。

同時幾道攻擊也落在了石中劍的身上,讓他的身體越發透明了起來。

「哎,真的不行了,我存在太久了。」石中劍搖了搖頭,臉上帶著一些不舍看著天空,隨後定格在了亞瑟王的身上,嘴角出現一抹笑容。

「多少年了,身為後代的你還繼承著他往日的雄風,或許後代也是一種長生之道吧。」

「踐行我的諾言,燃燒我剩餘的生命,做這最後的殊死搏鬥吧。」

錚!

一聲劍鳴,石中劍手中銀劍飛了起來,同時在他身上出現了熊熊烈焰,竟然燃燒起來了他的魂體。

「他要拚命了。」女神嘆息了一聲,接著道:「從此之後,世間便再無他了。」

「諸位推開,他要做生死一搏,不要讓他拉走了!」巨錘王大喝了一聲,身子急速往後退去。

「前輩!」亞瑟王喊了一聲,堅強如他,到此時眼中依舊是堅定之色。

「人可死,神可死,精神不滅,方能長存!」石中劍臉上出現一抹決然之色,雙眼閉睜之間,火焰再度增強。

「恩,所言不差。」就在這時候,一道黑色的光束落在了石中劍的身上,他身上的火焰噗的一下就熄滅了!

「什麼情況?」眾人頓時摸不著頭腦。

「小心,是他來了!」

天武血主臉色大變,舉起手中兵器嚴陣以待。

「是我。」

那聲音再度一應,姜亢頓時笑了。

天空突然變得沉重了起來,一隻巨大的腳落了下來,直接往天武王踩了下來! 好狂妄!

所有人都驚的說不出話來,此人到底是誰,一出場便腳踩天武血主?

「你!」

只來得及吐出一個字,大腳像是穿越空間一般,突然就到了天武血主的跟前,轟的一下踏在了他的臉上。

「不!」

他怒吼了一聲,然而身體已經不受自己的控制了,他未曾想到對方的速度竟然如此直快,直接踏破了空間的阻隔,穿梭到了自己的面前!

「快退開!」

下面的人慌亂的大喊了起來,急忙往四處退去。

「動手,救天武血主!」那五個血主紛紛捨棄了明世隱,沖著大腳殺了過來。

攻擊落下,大腳不為所動,依舊踩踏著天武血主狠狠落下。

「啊!」

將近地面,天武血主大叫了起來,應是猜到了自己的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的時刻。

「不!」

https://tw.95zongcai.com/zc/57084/ 下面那七個王級高手根本就不敢插手,紛紛往後退去。

轟!

一聲巨響,龍椅晃動起來,女帝連忙升空,場中有大半的人被直接震飛了起來。

大腳入地無盡,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眾人眼前,一陣地動山搖之後,地面下出現一個無底深坑。

一絲涼風吹起,那些黑暗存在都打了一個寒顫。

一腳踩死了八大血主之一,來人……

「或許還沒死。」

血嘯的膽量出奇的大,不顧身後人的阻攔,走到了那深坑面前,低頭一看。

轟!

突然,從無底洞中噴出一道火焰來,差點就潑在了他的臉上。

血嘯急忙一退,豪氣的臉上滿是愕然之色,說道:「這一腳,踏入了地底岩漿層!」

噗通!

幾個黑暗存在直接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莫不是開玩笑,一腳踏進地底岩漿層,這樣多大的力量?

「來者是誰,報上名來!」

巨錘王強撐膽氣,怒吼了一聲,他握著鎚子的手已經開始顫抖了起來,可見他的內心並不平靜。

眾人心中雖然已經有了答案,但還是帶著一絲期盼。

「項家,項玄。」

聲音很平靜,沒有任何的情感色彩在裡面,一道人影從最外面一步步的走了進來。

同時,血花在綻放。

那些圍著人族絞殺的黑暗存在一個個身體崩碎,他們體內的血液不受自己控制,自動炸開,讓他們的身體分崩離析。

眾人側頭望去,只見東北面那人一步步走來,黑色長發在狂風之中飄舞,面容出奇的年輕和英俊,和一個二十歲的青年毫無兩樣。

平靜的步伐,抖動的黑袍,演繹的是不可述說的霸氣人寰。

渾身的氣息提到了巔峰,隨著他距離眾人越近,人們感到呼吸變得越發困難了起來,胸口隱隱作痛,有幾個修為不行的人直接咳血。

砰砰砰!

他每落下一腳,周圍黑暗勢力的人便化作了血霧炸開,沒有絲毫的停留。

「走!快走啊!」

這些前一秒還是屠戮的劊子手,這一刻嚇得屁滾尿流。

他們一轉身,身體變炸開。

「怎麼會這樣!」巨錘王臉色一片蒼白。

「好強的威壓,這股力量!」石中劍身上火焰熄滅,身體卻也是變得近乎透明,但還能維持自己的生命,看著項玄所在的方向,眼中滿是震撼和不可思議。

他唰的抬頭看天,而後猛地一陣搖頭:「沒有,還沒有,就差一點了!竟然有這等人物!」

「項羽哥哥,大長老終於來了!」

項誅歡呼了起來,她不成受大長老威壓影響,應該是兩人血脈想通的緣故,在這裡受了多少的委屈,現在能夠替他們撐腰的人終於過來了!

「恩!」

姜亢重重的點了點頭,看著大長老那一頭漆黑的頭髮,他的心中卻有些不好的預感。

大長老終於走過了長河,四周的黑暗勢力的人全部崩碎,沒一個活了下來。

倖存的人族愣住了,而後齊刷刷跪了下去,眼淚流淌。

「多謝項玄前輩活命之恩!」

大長老聽而不聞,臉上依舊一片平靜,一步步的走了過來。

人群唰唰的跪了下去,如同見到了帝王一般。

「項前輩。」

亞瑟等人也立馬恭敬的拱手彎腰,劉邦那些人不知道是頭皮硬不過還是給嚇得,也連忙彎腰見禮。

「恩。」

大長老微微點頭,隨後一揮袖子,眾人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就直了起來,一個個眼中全是駭然之色。

人們往後退開了一個大圈,實在是受不了那種恐怖的威嚴,無人能擋。

中央只剩下兩人立著,就是姜亢和項誅了。

「大長老!」

項誅眼中淚水滾動,直接撲了過去,一把抱住如今變得無比年輕的大長老,嗚嗚痛哭了起來。

大長老的嘴角終於出現了一抹笑意,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道:「丫頭,不哭。」

說著,他抬頭看了看姜亢,點頭道:「做的很好,對敵人,不要仁慈。」

「是!」姜亢壓下心中的複雜之感,點了點頭。

「項玄,你還是來了。」

那五位血主和剩下的七大王者全部圍了過來,出聲道。

大長老鬆開了項誅,淡然回頭。

「如今,是要打,還是談!」

聲音落下,四處滾動著一股肉眼可見的空間波動,直接擊向十三位至尊大成高手。

「小心!」

巨錘王喊了一聲,隨後噗呲吐出一口鮮血來。

其他十二人同樣如此,口吐鮮血,腳步往後連連退去。

「這……」

人族眾人直接看傻眼了,一聲之喝,威力竟如此之大!? 「項玄之名不虛傳,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幾聲大笑,四個方向同時再次走出四道身影,氣息比起那十幾位王級高手更強一招,顯然是跟剛才的那天武血主一個層次的存在了!

他們一入場,便取來了他人手中的至尊之器。

「容我介紹,來自於東荒神棺——亡風子。」一道白衣走來,冠面如玉,手中拿著一個白幡似得東西,在風中獵獵作響。

「北漠無間地獄,殺江橫!」一人提刀而入,與血嘯在同一方向。

「南疆死神之山,蒼生度!」

蒼生度竟是一女子,手中提著一一個笛子,長得極其妖媚,坐下竟然是一隻巨大的蟾蜍。

「空縫黑界,屍震天!」

來者手指上穿著幾根長而尖銳之物,散發著陰冷的寒光,眸子里是血紅之色,渾身上下是屍氣的縹緲,讓靠近他的人都一陣作嘔。

「還有我,血族第三大血主,怒升!」

一道囂張的身影闖了進來,直接從手下手裡取過來一件血族的至尊之器,和五人平排而立,直接攔在了大長老的前方、

「項玄,你突襲出手,殺我弟天武,便以為嚇得住我們嗎!」怒升一出來便怒吼道,手中開天至尊戟直指著前方。

場中其實變得濃郁了起來,多方高手之間的氣勢互相碰撞,讓在場眾人臉色都有些蒼白。

「這麼多皇級高手,黑暗存在到底有多麼強大。」有人心驚膽顫的說道。

「項玄前輩能夠敵得過么?」有人皺起了眉頭。

姜亢等人也緊張的說不出話來,同時其他十三人也形成了包圍圈,直接將大長老給圍在了當中。

十八對一,而且都是至尊大成級別的高手,似乎再強大的人,也難以突破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