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要知道,以安泰和的實力,也是要兩個呼吸之後,方能恢復過來,梁乾只是九元化形境,根本難以反應。

直到七個呼吸過後,梁乾身上的電弧,方才消散。

這個時候,梁乾的衣服,早已經破破爛爛,甚至某些隱秘的地方,都是隱隱約約的露了出來,皮膚上一片焦黑之色,頭髮根根倒立。

「呼……」

他呼出一口氣,卻是有著一股白煙,被雷霆之力給電的不輕。

這還只是單純的雷霆之力,若是在加上鹿羽的靈力的話,只是這一下,梁乾便會身消道隕。

「剛剛你顫抖了七個呼吸,我想要殺你,足夠你死上幾十次。」

鹿羽淡淡的說道,自始至終,都沒有轉頭,說完之後,抬腳向著外面走去。

整個大帳之中,一片寂靜,鴉雀無聲。

所有的人,都是獃獃的看著消失在大帳門口的身影,似乎也被雷擊一般,有些僵硬的轉頭,望向梁乾。

「鹿羽剛剛釋放的,是雷霆之力吧?」

「他何德何能,竟然擁有雷霆之力!」

「這只是單純的雷霆之力,若是加上靈力,這一下,梁乾統領恐怕就已經是身消道隕了。」

眾人都狠狠咽了一口唾沫,有些同情的望著梁乾,議論紛紛。

什麼叫做偷雞不成蝕把米?

梁乾統領給他們做出了最好的示範。

「咳咳……」

在原地呆了好久之後,梁乾用力的甩了甩頭,才終於是恢復了過來,皮膚上面一片焦黑之色,用力的咳嗽了兩聲,嘴角緩緩的溢出來一絲鮮血。

雷霆之力,乃是天地之間,最為狂暴的力量之一。

儘管現在的鹿羽掌控的有限,加上實力的原因,所能發揮的也有限,但梁乾畢竟沒有進入凝魄境,雖然沒有加上靈力,只是使用雷霆之力,但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抵抗的。

梁乾的體內,受了不小的傷。

「他不是三元化形境么?怎麼如此強大?」

傷勢的原因,讓梁乾半跪在地面之上,嘴角有鮮血在緩緩的滴落,聲音略微有些沙啞,不可置信的說道。

程濤走到門口位置,順手拿了一樣東西,旋即走到梁乾的身邊,對其微微一笑。

「三元化形境?現在的鹿羽,七元了。」

輕輕拍了拍梁乾的後背,程濤撇了撇嘴,旋即拿出一枚丹藥,送到梁乾身邊,開口說道:「這是鹿羽臨走前放下的,想來是知道你的傷勢如何,將之服下吧。」

「七……七元了?!」

然而,梁乾卻沒有理會程濤手裡的丹藥,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驚呼道。

這距離武士大比才多久啊!

鹿羽竟然硬生生的突破了四元!

這等修鍊速度,未免也太變態了一些吧!

不光是梁乾,在場的諸多將軍,以及另外的兩名統領,也都是大吃一驚。

這樣的修鍊速度,他們在平常的時候,想都不敢想。

要知道,他們修鍊了半輩子了,也才到現在的境界,而鹿羽,短短半年,便突破了足足四元,真的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不對,就算是鹿羽晉陞七元化形境,也不可能一招就將我戰敗!」

忽然,梁乾的目光之中,閃過一抹光芒,喃喃自語的說道。

七元跟九元之間,差了足足兩個小境界,儘管知道鹿羽曾經越級挑戰,打敗過蒼天玄,但那時候,已經是手段盡出,可現在,輕描淡寫的釋放了五道雷霆之力,就讓自己直接輸掉了。

這之間的差距,實在是有些巨大。

「雷霆之力,竟然如此強大的么?」

他有些失神的想著,目光驚駭。

一旁的程濤輕輕拍了拍梁乾的肩膀,不顧對方因為震驚而有些僵硬的身體,將鹿羽留下的丹藥放入了其掌心之中。

做完這一切,程濤看著梁乾,輕輕嘆息道:「你就知足吧,在來之前,鹿羽剛剛跟城主切磋了一下……嗯,城主敗了。」

說完這話,程濤頗為無奈的搖頭離開了大帳,只是心裡,一陣陣激動和高興。

小樣,我來到時候被你刁難,讓你教訓,現在碰到我兄弟,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了吧?

程濤離開了大帳。

而大帳之內,則是一片寂靜。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瞠目結舌,嘴巴大張,似乎能塞下去一個拳頭。

鹿羽…竟然…戰敗了城主?!

城主可是凝魄境的強者了啊!

眾人一陣失神,對於鹿羽的實力,有了重新的認知,這樣的人,狂妄一些,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而梁乾則是徹底的驚呆在了當場。

程濤塞到他手裡的丹藥,緩緩的掉落在了地上,他也完全沒有感受到。 出了大帳,程濤卻沒有見到鹿羽的身影。

他只覺得,鹿羽可能是去熟悉這地方的一切了,畢竟今後很長的一段時間,都要在這晶石礦脈之中度過了。

漫無目的的程濤,便在這礦脈之中尋找鹿羽。

一直到天色漸暗之後,他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鹿羽,很有可能,直接去往了中樞峰以西的地方,找那血靈城的麻煩了!

這不怪程濤反應慢,只是因為他覺得鹿羽在故意說給梁乾等人聽,就算是要進行戰鬥,也不可能一個人單打獨鬥啊。

況且鹿羽剛來到這裡,也並不知道對方究竟多少人,不可能做那些愣頭青的事情。

可是找了許久找不到,似乎只有這麼一個說法了。

「不好!」

腦海之中閃過一系列的推測,程濤驚叫一聲,急忙轉身,對著那大帳的位置飛掠而去,也不顧自己的禮儀,直接衝進了大帳之內。

大帳之中。

商議完事情的諸多將軍,自然是離場了,唯有三名統領在這裡。

梁乾最終還是服下了那枚丹藥,現在氣色好了很多。

「程濤,又來做什麼?」

望見程濤過來,其中一名統領皺眉問道。

「統領,我懇請帶隊,去往那中樞峰以西,與血靈城開戰!」

程濤當即單膝跪地,恭敬的道。

一般時候,打打鬧鬧,可以,但在這種時刻,是絕對不允許有絲毫的嬉皮笑臉。

「嗯?!」

聽得程濤的話,那統領面色一凝,頗為不悅,道:「現在新武士剛剛加入,對一切都還不熟悉,況且那中樞峰以西,對方足有三千人虎視眈眈,貿然前去,絕對吃不到好果子!」

「統領!」

程濤面色凝重,沉聲道:「我方才在外面,找不到鹿羽的身影,他很有可能,已經孤身一人前往了那地方,還請讓我帶隊啊!」

聽得此言,那統領臉色猛地一變,駭然道:「什麼?鹿羽竟然真的去了?!」

他本以為,鹿羽也只是隨口一說罷了,誰能想到,竟然真的去了!

鹿羽實力強大不假,但要說一個人孤軍深入,也委實託大了一些。

「統領,鹿羽在前,我率眾武士在後支援,還請答應!」程濤凝聲說道。

「准!」

當即,那統領手掌一揮,一枚令牌,便是出現在其掌心之中,對著程濤遙遙的丟了過去。

這令牌,可以調動一千人。

手掌一探,便是將令牌拿在了手裡,程濤低頭道:「多謝統領!」

當下,他不在這裡逗留,急忙轉身離開,前去調兵遣將。

……

中樞峰以西,乃是血靈城地界,這裡有重兵把守。

鹿羽的確是來到了這裡,而且一路飛掠,速度奇快,此時已經站立在中樞峰的峰頂之上,目光微眯,掃視著西方。

在西方,隱隱約約,能見到一大批一大批的人,正在山脈之中遊走。

這些人,如若不出意外的話,是血靈城的放哨之人。

「果然有重兵把守。」

目光微微一眯,鹿羽心裡暗暗想著,這麼大搖大擺過去的話,對方肯定不會將自己怎麼樣,但對自己而言,也頗為冒險。

目光微微一掃,鎖定了中樞峰下方的一個小山峰。

這個小山峰,雖然不如中樞峰高大,但也不容小覷。

眼珠略微一轉,鹿羽計上心頭,手掌在身後一探,便是握住了潮汐劍,嘴角微微揚起一抹弧度。

「嗖!」

身影驟然墜落,風聲在耳邊呼嘯,鹿羽目光凝重,手掌一揮,潮汐劍出鞘,其上散發著碧藍色光芒,而身影,也恰巧落在了那小型山峰的峰頂。

「嗤嗤……」

手腕微微抖動,潮汐劍之上,碧藍色光芒閃爍。

鹿羽目光向著四面八方掃過,放哨人員所在之處,當然可以看到這山峰,但卻沒有人會刻意注意這裡,如若小心一些,倒也是可以完成。

收回目光,鹿羽身影一動,凌空而站,降落在山峰的一側,目光一凝。

《修羅閃》!

剎那之間,鹿羽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空氣之中,剩下潮汐劍,懸浮在空中,散發著碧藍色光芒。

「刷!」

旋即,潮汐劍猛地爆發出來一抹寒光,直接對著那山峰穿透而去。

光芒四溢!

綻放開來的碧藍色光芒,硬生生將山峰的一截山頭,都給直接穿透,切割開來。

「倏!」

鹿羽的身影,突兀的出現在山峰的另外一側,在其身後,是已然被切割開來的山峰的峰頂,正在緩緩的向著下方墜落。

手掌一揮,直接將潮汐劍收入鞘中。

《斷岳蒼掌》!

目光一凝,鹿羽渾身靈力,剎那間暴涌開來!

這一次,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濃郁的赤紅色光芒,猛地飛掠到了那墜落的山峰之下,舉起自己的雙掌,狠狠的抵在山峰下方。

「轟隆!」

頓時,墜落的山峰向著下面狠狠的壓下去,鹿羽的身軀也跟著急速墜落,耳邊是呼嘯的風聲,頭髮飄動。

「給我停!」

目光之中,閃過一抹狠色,鹿羽猛地提起全身靈力,心裡咆哮一聲,腳掌之上,有著青色光芒閃動開來。

《踏星步》!

「轟!」

一腳,狠狠的踩在了斷掉封頂的山峰的一側,將整個山峰都是踏的猛烈震動了一番,而鹿羽的身影,也終於是堪堪止住了。

旋即,靈力運轉。

奔雲之勢!

腳掌在空中連連點過,鹿羽高高舉起的手掌之上,拖著那巨大的峰頂,對著中樞峰飛掠而去。

「轟!」

來到中樞峰,鹿羽腳掌剛剛站在峰頂,頓時,整個中樞峰的峰頂,都猛地塌陷了一大截,四周的碎石,滾滾落下,一些不太牢固的地方,也是直接的斷裂開來。

灰塵瀰漫!

「喝!」

輕喝一聲,鹿羽手掌發力,直接將自己舉著的峰頂給頂開,而腳下則是踏出踏星之勢,倏然間閃動到峰頂之外。

「轟隆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