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要知道,這裡,畢竟是一個以修鍊為主的世界,功法鬥技,在世人心中的價值方才是最為重的。

「有人出價一千五百萬,在場中,可還有人比這出價更高的嗎?」老者目光環視周圍,嘴角含笑,他並不著急。

場中,還有人沒有出手,比如貴賓席位上的蕭寒、金翅大鵬族等人,他知道,這些人,一般喜歡最後出手,一手定乾坤。

也正因如此,在最後的競拍,通常也更為激烈,甚至,很有可能會掀起一場競拍狂潮! 這深潭中的重水,極其粘稠。

羅征跳入其中,竟然沒有濺起多大的水花,僅僅只是在表面濺出一道波紋后,他就緩緩的朝著下方沉去。

很快,羅徵發現自己下潛的速度竟然極慢,當羅征朝深潭的下方鑽了一米左右的距離,就發現自己竟然鑽不下去了,這重水的浮力驚人。

「調整好自己的呼吸,盡量以垂直的姿態,下潛,」想到這裡,羅征改變了姿態,將整個人的頭部向下,揮舞著雙手,這才以緩慢的速度下潛。

武者進入煉臟境后,五臟六腑都發生了質的變化,空氣能夠在肺部自行運轉,讓整個人進入龜息的狀態。

所以羅征在岸邊深深吸進去的一口氣,足以讓他支撐相當久的時間。

「咕咚,咕咚……」

這深潭的重水雖然粘稠,但卻極為清澈,即便下沉一丈的距離后,周圍的景物還能看的清清楚楚。

此前看那幻魚深潭的介紹,這幻魚深潭幾乎深不見底,據說青雲宗里的照神境強者,曾經潛入過三百米之深,但再往下便是無人到達的地方。

根據現在已經探索的地方,總共分為十層。

第一層便是從水面潛入到下方三十米的距離,第二層就是三十米到六十米,這樣以此類推,到三百米之後就是十層以為的地方。

八卦女王 羅征第一次進入幻魚深潭中試煉,倒是沒有對自己設置一個硬性的目標,但這一個時辰扣除那麼多積分,羅征肯定會好好利用起來。

「看看自己能夠達到什麼樣的深度!」

羅征揮舞著雙手,撥開前方一層層重水,朝著下面緩緩挺進。

大約下潛的二十米左右的時候,在羅征再放不遠處,忽然有一個黃色的東西緩緩靠近。

羅征定睛一看,便看到那是一個魚頭人身的東西。

「幻魚人!」

在來幻魚深潭之前,羅征對這深潭已經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在幻魚深潭的周圍,設置著一個大型幻陣,這座巨型的幻陣圍繞著這幻魚深潭所建,年代已經相當久遠。

因為是一座古老的幻陣,據說消耗的晶石也相當驚人,在三十年前青雲宗內有人覺得這座古老的幻陣太過於消耗晶石,想要將幻魚深潭這座修鍊密地給停掉,用以節省開支。

但那個人的主張,遭到了不少青雲宗弟子的強烈反對。

因為不少先天生靈覺得在幻魚深潭中修鍊的效果相當好,有不少先天生靈都是在這深潭中修鍊,才得意突破自己的桎梏。

獨家寵婚:老公大人太野蠻 所以幻魚深潭雖然被保留下來了,但是因為維持幻陣的晶石消耗過多,那使用這幻魚深潭的代價越來越高,從一開始五十點積分,一路上漲到現在的兩百點積分。

那條通體黃色的幻魚人,手中拿著一根黑色的長槍,在重水之中靈活的游弋。

所有的魚人,都是天生的游泳能手,它們的皮膚上都有一層薄薄的粘性粘膜,便是這一層黏膜讓它們在水中來去自如。而且它們那個巨大的魚頭上還長有兩腮,既能夠讓它們在岸上生存,還能夠讓它們吸取水中的氧氣。

那隻黃色的魚人發現羅征之後,它身後那對如同青蛙一般的雙腿,在水中用力一蹬,就朝著羅征沖了過去。與此同時,它那雙滿是鱗片的雙手則手握黑色的長槍,朝著羅征刺殺過來。

羅征在身影,在重水之中移動的十分緩慢。

此刻看到那黑色長槍,朝自己的身體刺過來,但想要躲避卻是千難萬難。

他揮舞著雙手,想要靠著迅速的下潛,避開這隻魚人的攻擊。

但雙手連續揮動了幾十次,也僅僅只是下潛了兩米的距離。

相比那隻靈活的魚人,僅僅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便在重水中遊動了幾丈的距離,羅征的速度可以用龜速來形容。

眼看魚人手中的黑色長槍,劃破層層重水,直指羅征的身體。

就在那槍尖快要刺中羅征的一剎那,羅征在情急之下,才猛然挪動自己的身體。

他整個人便如同炸熟的蝦子一般,蜷縮起來。

便是羅征這一蜷縮,硬生生的把魚人的黑色長槍給避開了。

在避開了黃色魚人的這一槍后,羅征又在重水中一個翻滾,在閃避的同時,做出反擊,絕大多數武者都會這麼做。

羅征心中想著,這翻滾之下,一伸手就能逮住那隻魚人。

可是等他轉過身來,朝著那個方向緩緩伸出手,才發現前方已經是空空如也,那隻魚人只是蹬踏著那雙青蛙式的雙腿,迅速的離開了羅征的攻擊範疇。

看到這一幕,羅征臉上也是露出一絲苦笑。

若是在岸上,自己想要解決這魚人,不過是舉手之勞。

豪門錯愛:誘寵小嬌妻 但在這重水的環境之下,便是千難萬難了。

這也是幻魚深潭的意義所在,利用高強度的重水壓力,去壓制武者,在深水中與那些魚人纏鬥。

一開始這些武者可能無法適應,動作笨拙,移動緩慢,甚至還會在這幻陣之中受傷。

但隨著武者逐漸適應了那重水的壓力,不斷地克服在重水中移動的困難后,他們對力量的運用,以及對戰鬥的感悟都會有一個質的飛躍。

特別是那些武者從重水中離開,回到岸上的一剎那,都會感覺到渾身都是一陣輕鬆。

那條魚人朝著前方游弋了一陣后,便又掉了一個頭,再次朝著羅征衝過來。

「不行,這樣下去,自己拿那隻魚人毫無辦法!」羅征心中斟酌一番,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羅征神色微微一變,手指輕輕一彈,天魔真元就順著手指彈射出來,那天魔真元帶著一點點星光,在重水之中緩緩的蔓延開來。

天魔真元在重水之中傳播的速度並不快,而且羅征詭異的發現,自己對天魔真元的操控,也不如在外面那般隨意。

在這深潭之中,蘊藏著無數細小的亂流和漩渦,天魔真元在這些亂流和漩渦的影響之下,迅速的被分割,四處流淌。

很快,那天魔真元在水流的導向之下,散開成一張不規則形狀的大網。

但這張大網並不能有效的阻擋那隻魚人,相反,那隻魚人靈巧的在這張大網之中穿梭,再次舉著黑色長槍朝著羅征衝過來……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羅征在重水之中行動不便。

重水的壓力是一方面問題,另外一方面則來至於水中那些沒有規則的亂流和漩渦。

每當羅征想要平移,甚至側移的時候,不僅會遭遇那些亂流的阻擾,他本身的移動更是會激起更多的亂流,導致羅征周圍的水域流動更加混亂。

「水的流速……」

羅征將目光集中在真元之上。

天魔真元失去了羅征的操控之後,隨波逐流,漸漸的擴散開來。

在擴散的同時,它們也將那些用肉眼難以察覺的亂流刻畫出來。

「逆水而行,不進則退,那麼順著水流呢?」

羅征心念一動,決定不再去對抗那些水流,而是更具天魔真元勾勒出來的水流進行移動。

在羅征的身邊,水流裹挾著天魔真元一路前進,這一道水流湍急,眼看那隻黃色魚人的長槍越來越近,羅征來不及多想,將身子微微一挪,他整個人就被扯入那一道水流之中。

當羅征的身體進去水流之後,整個人就被這重水的水流之力拉扯而動,一瞬間他就順著水流劃出去七八米的距離。

即便那隻黃色魚人速度十分快,但羅征剛才被水流拽走,顯然輕輕鬆鬆的避開了黃色魚人的那一槍。

這黃色魚人顯然也深諳這潭中亂流,這一擊不中之後,它便調轉身形,同樣也步入那亂流中,順著水流朝著羅征衝過來。

由於魚人在水中遠比羅征靈活,這魚人與羅征被同一道水流包裹,故而魚人的速度又比羅征快上幾分!

「糟糕,若是同樣都利用這水流的話,魚人的速度還是比自己快!」

羅征順流直下,回頭一看,那魚人的速度比自己還要快上一倍,手持黑色長槍,朝著自己猛攻而來。

這一次羅征身在亂流中,已是避無可避,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黑色長槍朝自己刺過來。

但就在這關鍵的時候,從羅征的後方,忽然有一道漩渦亂流橫卷過來,那道漩渦亂流席捲而來,直接將羅征身後的那道水流給斬斷,同時將那隻魚人捲入其中。

那魚人被漩渦捲住,不住的旋轉之下也只能眼巴巴的盯著羅征,距離羅征越來越遠。

看到這一幕,羅征不得不嘆一句好險,幸好在關鍵時候那一道漩渦亂流。

能夠避開這隻魚人的追擊,也只能說明自己的運氣好了,但這並沒有解決根本上的問題。

在幻魚深潭中歷練,必須要能在重水之中穿梭自如,否則任你是絕頂高手,也施展不出多強大的威力。

「我遇到的情況,其他人一樣也會遇到,只是不知他們如何克制這困難?」羅征便是有些後悔,此前沒有詢問一下孟嘗君。

在信息方面,羅征就遠遠不如例如孟嘗君這些士族子弟,他們有龐大的關係網,信息遠比羅征要靈通的多,在來之前稍微打聽一下,就能夠得到基本的技巧,以及如何應對的方法。

「他們有其他人傳授技巧,可是第一個進入幻魚深潭中的人,卻沒有第三個人傳授,相比也是自己領悟出來的,既然那進入深潭的第一人能夠自行領悟,那麼自己同樣也能做到!」

想到這裡,羅征再次緩緩將真元外放,那些天魔真元順著水流逸散出去,彷彿飄蕩在水中的油污一般,四處擴散。

真元在此刻除了對羅征本身有一定的保護作用之外,同樣沒有太多發揮的餘地。

在釋放真元的時候,羅征看到不遠處游來一群小魚兒,那些魚兒頭部生有一點猩紅,其餘的部位均是銀白色。

這小魚兒倒是好認,便是整個東域都能吃的起的「紅鯪魚」。

那群紅鯪魚在水中肆意遊動,相比之下,它們在水中的行動比之那魚人還要靈活許多,絲毫不受到水流的影響。

從一道水流,流竄到另外一道水流,對於它們來說,僅僅只是擺動一下尾巴就能做到的事。

「擺動?尾巴?」

看到那些紅鯪魚遊動的姿態,羅征心裡微微一動。

魚兒是靠著尾巴擺動,產生推力,讓它在水中靈巧的移動。

而那黃色魚人則是用雙腿,產生一股股前進的力量,同樣能在水中快速遊動,但是速度和靈活性上就比紅鯪魚慢了許多。

至於羅征自己,則是靠著雙手雙腳甚至身體,在水中笨拙的挪動,有時候羅征情急之下,甚至不進反退……

自己沒有黃色魚人那青蛙一樣的雙腿,但是他卻能夠模仿那紅鯪魚。

踏入先天秘境后,真元化形對羅征並不是一件太難的事情。

武者修鍊真元,只需要不斷地觀想,就能夠將真元化為自己想要的形狀。

許多武者,在修鍊了特殊的功法之後,往往都會按照功法上的方法,對某一件事物進行觀想。

例如王燕渺修鍊的是《蓮花寶鑒》這種天階功法,他便是去觀想蓮花,自己的真元才會凝結成與蓮花一般無二的模樣,格外的真實和妖艷。

而在白帝城中的那位照神境強者許休,修鍊的是一種關於「龍」的功法,不過這上天入地,想要找一條龍來觀想,難度就太高了,那許休則應該是去觀想一條龍形雕塑,最終才將體內的真元化為一條巨龍。

其實,按照仙府中那仙人的說法,東域中的人這般觀想,並不明智。

真元化為何種形狀,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觀想之後,對自己的真元有了本質上的提升,所以羅征從仙府之中得到的那張日月星辰圖,並不在乎羅征觀想之後,真元到底能化為何物,最根本的還是觀想日月星辰圖后,對羅征天魔真元本身的提升!

觀想的時間越長,真元化物便會越發真實。

觀想的時間越短,真元所化之物,無論是外形還是威力都會差上許多。

羅征此刻,就想利用真元,觀想出一條魚兒的尾巴出來。

不過羅征並沒有參照物,方才那一群紅鯪魚此刻已經遊走了,羅征只能夠憑藉自己的記憶,去進行真元化物。

「給我凝!」

羅征閉合眼睛,同時釋放出天魔真元,腦袋沉浸在深度的幻想之中,他在腦海之中拚命的搜刮,搜刮平日里對魚尾的印象。

那些天魔真元在羅征的操控之下,迅速的彙集起來,並且不斷地按照羅征的想象,匯聚成他想要的形狀。

不一會兒,羅征睜開眼睛,朝著身後望過去,他想看看自己凝結出來的魚尾到底是什麼樣子。

但是他轉頭一瞧之下,頓時無語凝噎。

那哪裡像是一條魚尾?

先不說栩栩如生,羅征對魚兒的觀想時間不夠,他只需要觀想出大概的形狀就可以了,所以這條「魚尾」就是連顏色都沒有,只是單純黑乎乎的一片。

不僅僅如此,整條「魚尾」就像是小狗咬住來的一般,邊緣坑坑窪窪,沒有一塊完整之處,魚尾的中間還有幾個碩大的孔洞。

羅征試圖操控這魚尾擺動,但是在他操控之下,魚尾的確是擺動起來,可是那些水流卻從極為不規則的魚尾邊緣,以及魚尾的孔洞上漏了過去。

效果不佳!

雖說擺動這條粗製亂造的魚尾,的確產生了一股小小的推力,但是這力度太小,不能解決羅征現在的問題。

只能再冥想一下試試。

就在此時,羅征的左側卻有一個紅鯪魚群,朝著自己涌過來。

這些紅鯪魚也不怕人,一大群紅鯪魚熙熙攘攘,幾乎要將羅征覆蓋起來。

羅征的左邊,右邊,側面,幾乎全是紅鯪魚。

看著那些紅鯪魚,羅征心想,通過自己回想來真元化形,效果的確不好,那自己還不如參照一條紅鯪魚來觀想!

想到這裡,羅征便小心翼翼的將手伸向那些紅鯪魚。

魚類的感知極為敏感,好在羅征沒有釋放哪怕是一丁點殺意,不少紅鯪魚也不避讓羅征的那隻手,貼著羅征的手竄過去,偶爾還會觸碰到羅征的皮膚。

羅征看準了之後,伸手忽然一捏,便將一條紅鯪魚捏在了手中。

那條紅鯪魚兀自擺動著尾巴,想要從羅征的手中掙脫,但羅征的力量又豈是一條小小的魚兒能夠掙脫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