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見到這兩名秋煌劍宗男女弟子義憤填膺,恨不得挺劍就殺的模樣,一旁的王浮襄眼中滿是喜色,暗道天賜良機,讓自己有機會一親芳澤,忙不迭的將腰桿一挺,臉上擠出一抹憤怒之色,指著蒼夜喝罵道:

「你這人還講不講道理?居然對笑眉師妹突下殺手,不該解釋一下,給笑眉師妹一個交代?」

「講理?交代?」蒼夜笑了笑,斯條慢理道,「我與她之事,與你何干?你是她親夫,姦夫還是情夫?真是莫名其妙。」

「你……」王浮襄頓時氣結,滿是痘疤的臉孔漲得通紅,望著眼前這刀眉朗目的少年,一陣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其大卸八塊。

「我為什麼這麼做,你自己心裡清楚,下次你就不會那麼好運可以逃得走,我們白象門不喜歡招惹是非,同樣也不喜歡被是非招惹,否則莫怪我痛下狠手,勿謂言之不預。」

蒼夜說完,冷冷的看了那花容失色的秋煌劍宗女弟子一眼,便示意陳玉祥領路,準備進入前方的基地。

「等等……」就在他們將欲離開之時,那叫做何笑眉的女子眼中閃過一抹厲色,忽然開口,見蒼夜等人回過頭后,便又將身子往王浮襄身後縮了縮,怯生生道,「先前這位小妹妹說起我家尚師弟,不知他現在可好,聽你們語氣,似與他發生了不愉快?」

「哼,那個壞蛋早被我夜狼哥哥幹掉了,誰讓他打我的主意!」趙萌萌有心顯擺,牽著蒼夜的手掌,挺起小胸脯,一臉得意的模樣。

顯然在她眼中,蒼夜出手將尚公子斃殺是為了保護她,是件值得驕傲的事情,沒什麼值得遮掩。

蒼夜嘴角泛起一抹苦笑,這小丫頭就是心直口快,心裡藏不住事,不過格殺那尚公子的事本就遮掩不了多久,以他如今的實力,便是尚公子的那位老爹過來,也有一戰之力,不必遮掩。

「什麼,你們居然殺了尚師弟?你們難道想挑起門派戰爭?」

「你們白象門真是狗膽包天!」

「血債血槽,殺了我們尚師弟,就拿你們的命來抵償!」

這三名秋煌劍宗的門人弟子聞言臉色勃然大變,便是那叫何笑眉的女子此刻也顧不得佯裝柔弱,眼中鋒芒畢露,現出濃濃的殺意,目光如電,整個人好似一柄出鞘的利劍,閃爍著令人膽戰心驚的寒光。

「苦也,居然又為宗門拉了仇恨,這黑鍋又背在我白象門身上了!」一旁的陳玉祥面色發苦,這尚公子他也曾耳聞過,乃是秋煌劍宗一名長老的愛子,甚得寵愛,卻不料死在眼前這位與自家宗門頗有淵源之人的手裡,這梁子算是架定了。

「拿我們的命來抵償?可以,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蒼夜點了點頭,雙臂環在胸前,也不動手,只是朝五戒抬了抬下巴,道,「五戒,你去收拾他們,死活不論。」

「是,佛主。」五戒瓮聲瓮氣的應了句,將手中的禪杖往地上一插,爾後大踏步向前,竟是意欲空手對敵。

直到五戒抬起頭,直腰走起時,包括何笑眉和王浮襄等幾人才發現眼前這滿臉橫肉,黑衣光頭壯漢的魁梧,簡直達到了他們身高的三倍,那一塊塊誇張的筋肉更是蘊含著令他們幾欲窒息的力量。

待到這一刻,他們才注意到蒼夜身後一字排開的近十名光頭大漢,看著他們絲毫不遜於五戒的體格和筋肉,齊齊打了個冷顫。

「敢威脅佛主,該死!」

「敢侮辱佛主,該殺!」

「敢不敬佛主,該斬!」

五戒口中念念有詞,眼中的慈悲之色逐漸褪去,雙眉倒豎,怒目中似燃起了熊熊火焰,隨著他的前進,整個人仿似一座巍峨的大山傾倒,沸騰的殺機毫不掩飾的將對方鎖定,使得潮音宮和秋煌劍宗的六名弟子齊齊失色。

「該死,此人太強,我們根本就不是對手!」

何笑眉花容失色,眼中閃過一抹悔恨,眼前這巨漢她們先前根本就沒放在眼裡,以為只是充場面的隨從,哪知實力卻如此恐怖,讓他們提不起半點抵抗的心思,光是那厚重磅礴的氣勢,就他們心中的戰意瓦解了七七八八。

「為今之計只能先逃離此地,待告之宗門其他師兄姐們,聯絡各自朋友,在一起討伐此人。」

思及此,何笑眉臉上露出一抹戚容,朝王浮襄泣聲道,「王師兄,還望你先替小妹攔住此人,小妹這就去聯絡幫手,今日一定要將此人擒下,以正我武盟規矩。」

言罷,也不得王浮襄答應,便沖著自家兩個師弟師妹使了個眼色,迅速向後撤離,幾個起落,便已逃出數十丈。(想知道《九荒》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zhongwen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未完待續。。) 「我……」

王浮襄原本還存了英雄救美的心思,可是一看五戒那恐怖的塊頭,再感受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還有那令他驚顫不已的威勢,小腿肚就一陣發抖,只是未等他把話說完,一隻巨大的手掌便從天而降,向他狠狠壓了過來。

這一掌簡簡單單,沒有帶動任何的血氣,可氣勢卻如山嶽,便是隔了一段距離,都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仿似前後左右都在其籠罩範圍之內,根本就逃脫不了,值此生死存亡時刻,他忍不住大聲叫道:

「我乃潮音宮的真傳弟子,你敢動我?莫不怕我宗門找你們算賬?」

「我宗大師姐乃是神火宮火龍公子的愛侶,你動我就是不給神火宮面子,你們白象門想過招惹神火宮的下場沒?」

「夜狼哥哥,他們潮音宮的每個弟子怎麼都會說這樣的話,而且,每個人都說得不差幾個字,簡直是倒背如流?」

趙萌萌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額頭,一副受不了的模樣,只因這潮音宮的弟子實在是太過奇葩,每一次遭遇時,一旦發現他們自己不是對手時,便會說出他們大師姐和神火宮火龍公子的關係,然後就是啪啦啪啦一通威脅,而且每個人說這句話的時候都像是事先一起專門背誦過般,隻字不差,實在是令人無語。

「轟~」

五戒臉上浮起一抹厲色,揚起的手掌更加用力,顯然他也被這個宗派之人逗樂了,想要早點解決掉。他得蒼夜賜法后,實力精進,此刻又達到了中隊長級摩羅怪的層次。其真實戰力更勝一籌,足以戰勝一些血脈較低的五代寶血古獸,此刻面對王浮襄這種化海巔峰的人族武者更是已成碾壓之勢。

這一掌他只用了三成的力道,卻也不是王浮襄所能抵擋,就在他拔刀想要催發武技時,卻被這落下的一掌連到刀帶人拍成了粉碎。

而在王浮襄身後兩名潮音宮弟子更是臉色大變。張嘴剛要說什麼,就被不耐煩的五戒反手一掃,哼也沒來得及哼一聲就被凌空打爆。

此時,何笑眉等三名秋煌劍宗的的弟子才逃開四五十丈,全程目睹了五戒碾壓王浮襄三人的場景,此刻更是嚇得面如土色,鼓起全身的血氣想要逃離此地。

下一刻,一抹炙熱的刀光亮起,燦爛如天上的大日。正大堂皇,剛猛無濤,勢不可擋,那璀璨奪目的芒光中更有一道降魔的誦經聲,令人聞之神魂酥軟,提不起半點反抗之力。

「救……」

何笑眉堪比花嬌的臉孔上浮現出一抹絕望之色,眼中滿是乞求哀憐的望向蒼夜,口中剛吐出一個字。便被那抹刀光劃過,那婀娜多姿的身軀當場斷作兩截。爾後「蓬」的一聲自燃起來,化作灰燼。

而她身旁的另外兩名秋煌劍宗的男女弟子還想抵抗,卻未等他們拔出鞘中長劍,就落得個與何笑眉同樣的下場。

任你人比花嬌,玉樹臨風,都統統作了粉。化了灰,風一吹,連渣都點滴不剩。

「不錯,圓真,你的補刀技術又有了提升。很好!」蒼夜回頭向身後一名與五戒相差無幾,只是懷裡抱著吧九尺大戒刀的摩羅護法點了點頭,眼中滿是讚許之色。

「多謝佛主誇獎!」這名叫做圓真的摩羅護法聞言,臉上湧出難以自矜的喜色,慌忙朝蒼夜行了一禮,爾後在同伴艷羨的目光中挺起胸膛,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

這名摩羅護法的刀法乃是蒼夜以識海中諸多刀法中一門《炎陽刀法》為根基,融合其他刀法推衍而成的一門武技,刀路大開大合,勢大力沉,剛猛暴烈,雖品階上不如神象伏魔功和大力金剛掌,卻恰恰適合摩羅護法這種身高臂長,神力無雙之輩,能將他們的優勢徹底發揮出來。

不僅是圓真,其他的摩羅護法同樣如此,根據他們自身尾巴所化的兵器,蒼夜相繼創出了適合他們自身的武技,並傳授給他們。這對他人來說是極其困難的事,可蒼夜有識海內的一百零八紋篆在手,加上識海中記錄了幾百門功法武技,將之融合優化推衍,卻是不費吹灰之力,大大的提升了一眾摩羅護法的實力。

「恩人,哦,不,蒼師弟,你這是……全都殺了?」一旁的陳玉祥看得目瞪口呆,為蒼夜等人恐怖的實力感到震驚的同時,也為他們的殺伐果決感到心驚。

話說不同宗派的弟子之間,即便恨不得將對方碎屍萬段,但一般在大庭廣眾之下也大多不會直接動手,以免有失風度,更多的是用嘴炮來爭鋒,若真要狠下殺手,那也是在少人的地方私底下進行,大體上還是要維持個體統。

而似蒼夜這般,一言不合,直接拔刀,即時分個生死的異類,實在是少見。

蒼夜摸了摸鼻子,反問道:「怎麼,不能殺嗎?」

「不,不是……只是這樣一來,和秋煌劍宗、潮音宮兩派卻是再無還轉的空間,成了生死大敵了。」陳玉祥的語氣低沉,臉上的表情像是死了老娘般,臉色慘白慘白。

顯然,以白象門此時的實力,同時招惹上潮音宮和秋煌劍宗兩派,就只剩下被滅派的下場。

「難道不殺他們,你們就不是生死大敵?」蒼夜嘲諷似的冷笑一聲,道,「這世上,若要去當狗得實惠,那就老老實實的跪地搖尾,若要做人有尊嚴,那就昂首挺胸,堂堂正正,便是頭顱被割下,這脊樑也不能彎。」

「又想要作狗,又丟不開做人的尊嚴,那就是不人不狗,既得不到實惠,又沒有尊嚴,不倫不類,一事無成。」

陳玉祥臉孔紅一陣,白一陣,最後朝著蒼夜恭敬一禮,心悅誠服道:「多謝恩人教誨,我宗之前卻是太過於瞻前顧後,優柔寡斷了,若有拚死的勇氣,那潮音宮也不會似如今這般囂張跋扈,不將我宗放在眼內了。」

「你能看清事實就好,這後續的收尾就交由你來處理。」蒼夜讚賞的點了點頭,道,「有我們在後面撐腰,便是那四大宗派的弟子都無須畏懼,你還擔心什麼?」

「多謝恩人照拂。」

陳玉祥鬆了口氣,眉宇間的鬱氣消散了不少,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在剎那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蒼夜將一切都看在眼裡,嘴角微微泛起一抹淺笑,種子已經種下,剩下的便是其自己的成長,最後是成材還是成柴,全靠他自己。

此時,這一場紛爭終究引起了那些宗派弟子的注意,畢竟距離那座地下基地的大門不遠,人來人往,先前陳玉祥與王浮襄、何笑眉等人發生口角時,就已經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只是他們沒料到蒼夜竟是如此殺伐果斷,實力又是如此的恐怖驚人,眨眼間就將王浮襄、何笑眉等人統統格殺當場。

出手狠辣,不講絲毫情面,更為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些人的實力。以王浮襄、何笑眉在各自宗派內真傳弟子身份,竟是抵擋不住一招半式,被人秒殺當場,這其中包含的信息,卻是足以讓現場那些觀眾們為之膽寒。

這些人先是一怔,爾後便是嘩然,尤其是何笑眉及那名秋煌劍宗的女弟子都生得花容月貌,也不知勾了多少少年英豪的魂魄,此刻卻被腰斬燃屍,連渣都不剩,頓時讓他們義憤填膺,一時間,人聲鼎沸,議論紛紛,人多勢壯,竟是將蒼夜一行人圍了起來。

「來者何人,竟是下如此狠手?」

「何姑娘與你們有和生死大仇,竟是腰斬燃屍,連個全屍都不給她留下?」

「我認識那人,乃是白象門的真傳弟子陳玉祥,這些人和他一塊,料想也是白象門的人!」

「白象門?一個快要被滅派的小門派,居然有這麼多高手?」

「不過如何,此事一定要為何姑娘討回個公道。」

陳玉祥即便心中已打定主意要強硬到底,但被分屬不同宗派的數十人包圍起來,卻是讓他有些驚慌失措,這些人單個的力量不強,但其背後的宗門卻不得不考慮,若是將他們都得罪了,白象門在涼州也就無有立錐之地。

他額上滿是黃豆大小的冷汗,身上的衣袍已被汗液濡濕,轉頭向蒼夜求助:「恩人,蒼師弟,你看此事……該如何是好?」

「人多勢眾吶……」蒼夜砸了咂嘴,隨即一笑,道,「那又如何?告訴他們,再攔著路,先前那六人便是他們的下場,勿謂言之不預。」

陳玉祥臉上滿是驚慌之色,忙道:「恩人,萬萬不可呀,這樣一來,豈不是將這些人背後的宗派都得罪了么?我們小小的白象門可擔當不起呀!」

「難道你們不得罪他們,他們那些宗派就不會對你們白象門下手?你們宗派之所有有今天,莫非僅僅就是潮音宮一家造成的?」

蒼夜冷笑一聲,接著道,「隨你便吧,反正我是有辦法從這人群中安然脫身,你若覺得我的法子不對,那你自己來應付吧。」(想知道《九荒》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zhongwen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qdbook)(未完待續。。) 「可這……我……他們……」

眼見蒼夜臉上已有不耐之色,再看四周那些圍攏過來的各宗派弟子步步緊逼,聲勢日壯,形勢已是岌岌可危,稍有不慎,便會落得給被當場群毆圍攻的下場,以他如今的實力,要在這數十人的群毆圍攻當中活下來,幾乎不可能,一旦生死,以他們白象門如今的地位和實力,卻是萬難為其討回公道。

如今要想脫離此地,卻是還要抱緊身旁這位恩人才行。

思及此,陳玉祥下定了決心,猛地提起周身血氣,大吼道,「這王浮襄與何笑眉辱我祖師,且對我小師叔無禮,罪該萬死,我小師叔將其斃殺當場,有何過錯,莫非你們想和那六人一樣下場?」

名監督的日常 陳玉祥傾盡全力,聲如洪雷,在周圍一眾宗派弟子耳邊炸響,讓他們逼近的動作不由一滯,想起先前何笑眉,王浮襄等六人身亡時近乎被秒殺的情形,原本狂熱的腦袋頓時像被澆了盆冷水,恢復了幾分理智,心頭惴惴,生怕步了那六人的後塵。

不過,與這些頭腦清醒過來之人相比,有些人反而更加憤怒,似陳玉祥一番話如火上澆油般,夾在人群中,怒吼起鬨。

「大家不要怕,我們這麼多人,這麼多宗派,他們一個小小的白象宗敢同時得罪我們?「

「虛張聲勢而已,大家千萬不要被他們嚇住!「

「這裡是武盟的初淵基地,城裡就有秋煌劍宗和潮音宮的師兄弟在裡面,只要將他們擒下,定會換來那兩個宗派的感激。「

「不錯,大家一起上,不要怕。他們沒那麼大膽敢對我們所有人動手。「

一時間,群情激昂,在某些人的起鬨蠱惑下,包圍蒼夜等人的眾人變得狂熱起來,他們終究是少年人,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被人一挑撥教唆,頓時失去了原有的判斷力,尤其是在某些人的帶頭下,竟是搶先對蒼夜等人發起了進攻。

「啊~」趙萌萌瞪大了眼睛,眼瞳里滿是興奮之色,不過還是拉著蒼夜的手掌,癟了癟嘴,不屑道,「人多就了不起嗎?烏合之眾。看我夜狼哥哥一下子就把你們打得落花流水。」

陳玉祥臉色慘白,忙不迭的向蒼夜靠攏,口中驚叫:「恩人,該怎麼辦?」

「五戒,看你們的了,不必留手,既然他們尋死,那就成全他們!」看著已經沖近來。面目猙獰,雙眼狂熱的一眾宗派弟子。蒼夜打了個響指,吩咐道。

「謹遵佛主法令!」

下一刻,五戒等九名摩羅護法齊齊宣了聲佛號,爾後兩丈高的龐大身軀紛紛發動,各自選定一個方向,一揮手中的禪杖。大棍,戒刀,方便鏟,降魔杵等兵器,迎著一眾宗派弟子悍然殺了過去。

一時間。此處已是喊殺震天,氣氛狂熱,血氣翻湧,精氣四溢,光影亂顫。

「啊~」

緊接著,便是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響起,沖得最快的五戒已是與他所在方向的宗派弟子短兵相接,手中禪杖一砸,登時將那群人中沖的最快的一名宗派弟子頭顱砸爆,同時那魁梧的身軀往前就是一撞,瞬間將兩名疾奔過來的宗派弟子撞得骨碎體炸,橫死當場。

這聲慘叫仿似拉開了這些宗派弟子們悲慘遭遇的序幕,從其他八個方向同樣傳來一陣刺耳的痛呼悲嚎,伴隨著刀劍交擊的聲音,煞是震撼。

只是,這些宗派弟子在各自門派也算是好手,實力更是遠超一些普通的武者,但在五戒等戰力相當於五代寶血古獸的摩羅護法面前,便如豬狗般,被輕而易舉的殺敗。

僅僅不過是眨眼間的功夫,地上已經倒下了近二十具屍體,原本聚攏起鬨,想要以勢壓人的這些宗派弟子人數登時少了一半,殘肢斷體,內臟碎塊,大小腸等塗了一地,鮮紅的血液匯聚滲入地面,將方圓十數丈內染成了一片暗紅。

原本震天的喊殺聲登時一靜,那些原本以為蒼夜等人不敢動手的宗派弟子們瞬間面如土色,眼中滿是惶恐不安,望向蒼夜的目光全是恐懼。

只是他們停下手來,五戒等九名摩羅護法沒有收到蒼夜的停手命令,只是奮力搏殺,手中的禪杖,大棍,戒刀,方便鏟,降魔杵等兵器畫著死亡的弧線,紛紛落在這些嚇呆了的宗派弟子身上。

隨著「噗噗噗」的破碎聲響起,便又是十來名宗派弟子倒斃當場,剩餘不多的十來人頓時回過神來,二話不說,掉頭就逃,倉惶失措,大聲呼叫。

蒼夜笑了笑,從口裡吐出一個字:「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