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見柳雲祁似乎動心了,風精靈也是誘惑道「其實,你猜測的不錯,那些石塔確實是這個大魔法陣的陣眼,只要能夠破壞掉其中一座,你們就可以從這裡出去。你大可不必擔心魔法陣里的阻礙,你可別忘記了我可是風精靈,有我在,那些魔法陣之中的旋風根本就接近不了你,甚至於到那座石塔取下那塊風精魔核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頓了頓,風精靈又接著說道「不過,我可提醒你,風精魔核就跟你們這裡的魔法結晶是一樣的東西,它是個純粹的能量結晶,總有個用盡的時候。不過,不管什麼樣的東西都有其使用之法,能夠使用得當的話,讓其保證能量的源源不絕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啊~」

風精靈的話讓柳雲祁的心裡很是心動,但他還是疑惑道「你怎麼會知道那些石塔是這個魔法陣的陣眼?你不是說自己不了解人類世界的東西嗎?」

風精靈沉默了一陣才接著說道「我是不了解啊,只不過,你別忘記了我的身份啊,我可是風精靈,要看清同屬性的能量流通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個魔法陣之中的風元素被全部的集中在那座方尖石塔之中,不是陣眼那是什麼?」

風精靈正說著,突然,木精靈也是冒出了頭來「恩,其實我也可以告訴你,那座綠色的方尖石塔之上也有一顆木精魔核,如果你要的話,我也可以幫助你獲得。」

「木精靈!這哪有你說話的份啊!哪涼快哪待著去!小子!你別聽他的話,我才是你的修鍊屬性,去拿他的那個木精魔核做什麼?!沒必要的事情,聽我的,就拿風精魔核就好,拿多了對你沒好處的!」風精靈當即就怒道。

木精靈卻根本就不理會風精靈的話,顧自的說道「小鬼,你修鍊的確實是風元素沒錯,不過我還是提醒你一下,木屬性的治癒效果可是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毫不誇張的說,你之前的那瓶生命精髓在木精魔核面前根本就什麼都不是,如果得到了木精魔核,根本就不用生命精髓,也不用什麼治癒魔法,輕輕鬆鬆的就能夠將一個生命垂危的人給救回來。」

兩個精靈之間的爭吵頓時令柳雲祁有些疑惑了起來,原本被魔核激起的慾望也是稍微的冷靜了下來「誒,我怎麼覺得你們好像巴不得我得到那兩顆魔核似的,誒,我就納悶了,你們只是我體內的元素屬性,為什麼對我得不得到魔核那麼的感興趣呢?這其中該不會有什麼陰謀吧?」

沒錯,這兩個元素精靈此時就是給柳雲祁如此的感覺,如果說它們只是元素精靈也太人性化了一點,它們這兩番說辭簡直就是赤果果的誘惑啊,這實在是讓柳雲祁心中不得不警惕起來。

兩個精靈一時之間都沉默了,片刻之後風精靈才說道「你現在可是我的宿主,你越強大,我的臉上就越有光啊,而且你忘記了嗎?身具我們的你遲早有一天要和其他元素屬性的擁有者戰鬥,為此,你越強大,對我們也就越有好處不是?」

就連木精靈都是一反常態的附和道「沒錯,小鬼,我們只是依附在你身上的元素精靈,能對你造成什麼樣的危害呢?當然是希望你這個宿主越強越好了?如果你不想要魔核的話我們也隨便你,反正這件事對我們也並沒有什麼好處。」

兩個元素精靈的說辭頓時是讓柳雲祁疑慮稍微減輕了一些,撇了撇嘴道「要!當然要了!既然這些東西對我有好處,我又怎麼可能不要呢?是你們說的哦~,可一定要幫助我取得元素魔核哦。」

「放心,我們元素精靈可從來就沒有說過謊話,既然答應了你就一定會幫你的,不過,這件事情可並不是我們強迫你的,完全是你自願的哦。」風精靈道。

柳雲祁正想要接著說些什麼,肩膀卻突然被人抓住劇烈的晃動了起來道「喂!我在跟你說話呢!你到底有沒有聽到啊!」

柳雲祁頓時回過了神來,只見耶華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他的面前,雙手正抓著他的肩膀用力的晃動著他的身體,臉上還帶著絲絲惱怒之色。

不只是他,連帶著周圍的其他人都是將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柳雲祁清咳了一聲,隨時拂掉了耶華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柔嫩的雙手道「抱歉,剛剛在想著進入暴風殺陣的方法,一時之間太投入了。」

由於柳雲祁剛剛都是在用自己的心聲在與風精靈、木精靈交談,所以他周圍的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剛剛到底是在發獃還是在幹什麼。

滄瀾輕蹙著眉頭,剛要說話,耶華卻氣哼哼的說道「喂!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誒!我跟你說話你居然敢不理我?!」

「救命恩人?」柳雲祁一怔,疑惑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什麼時候?!」耶華頓時感覺自己要氣炸了,剛剛發生的事情柳雲祁現在就不認賬了?!

咬牙怒瞪著柳雲祁道「就在剛剛!剛剛!剛剛我把你們從植物殺陣里救了你們出來!難道你忘記了嗎?!」

「有嗎?」柳雲祁皺眉凝思了片刻,在耶華快要暴走的時候才恍然大悟道「哦~!你是說剛剛的事情啊~。可是,我們並沒有求著你來救我們啊?而且,我們剛剛憑藉自己的力量也可以出得來啊?再退一步,就算是你救了我又如何?我可是救了你兩次,也就是說,你還欠我一次,你有什麼好嘚瑟的啊?」

「你…」耶華頓時是氣的小臉發紅,剛要指責柳雲祁的無恥,柳雲祁卻接著說道「誒~,我說你怎麼說也是一國公主吧?怎麼就一點都不知道謙虛呢?瞧我,剛剛救了你兩次卻提都沒提過,你才救了一次有什麼好提的?好了好了,如果,明白了就先別說話,我們還要談論正是呢。」

「你…你…」耶華顫抖的手指指著柳雲祁,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你了半天,眼圈是一紅再紅,最終是再也忍不住的低聲抽噎了起來。

「怎麼?這就哭了?」柳雲祁一時之間有些愣神了起來,愁雲頓時是扶著額頭搖頭嘆息了起來,這柳雲祁也太損了一點吧?對著一個女孩子居然一點情面都不給人留的,實在是有些過分了。

「哎喲~」還沒回過神來,他的胳膊以及耳朵分別被小柔與靈歌咬了,柳雲祁頓時怒瞪向了兩隻道「你們做什麼啊!很痛的!」

誰知,小柔與靈歌卻一反常態的並沒有退縮,而是瞪圓了眼睛瞪著柳雲祁,這讓柳雲祁一陣莫名其妙了起來,正想開口詢問,滄瀾狠狠的擰起了他的耳朵道「一個月不見,雲祁你欺負女孩子的本事見長了啊~,還把一個女孩子給氣哭了!還不給她道歉?!」

「誒?我欺負他?」柳雲祁一時之間也是有些冤枉了起來「沒有啊,我沒有欺負她啊,我剛剛說的都是實話啊,哪裡有欺負她啊!」

「哼!不管怎麼樣!弄哭一個女孩子就是你的不對,趕緊給耶華姑娘道歉!」滄瀾怒道。

「誒,我…」柳雲祁剛要說話,靈歌與小柔都是異口同聲的道「道歉!」顯然,柳雲祁是觸怒了在場的所有女性。

柳雲祁暗暗吞了一口口水,迫於她們的淫威之下他只得道「誒~,耶華,耶華大美女,剛剛都是我的錯,你就不要再哭了好不好?我有罪,我該死,你就大發慈悲不要再哭了。」

誰知,柳雲祁不說還好,一說耶華哇的一下哭出聲了「你欺負我~,我父皇、母后都沒有罵過我,如今你卻從一開始就一直在罵我~,不就是一開始有點誤會嗎?而且,一開始你把我欺負的那麼慘,後面我不也沒說過什麼?就算我有錯,我也道過歉了啊~,為什麼你還一直針對我?」

瞧這姑娘委屈的,看的柳雲祁是一愣一愣的,他沒想到自己給耶華造成了這麼大的陰影,不及他多想,耳朵上的疼痛又讓他回過了神來「好~,耶華大美女姐姐,你就別哭了成不?我答應你,答應你以後不再針對你了好不?你就別哭了~,再哭我耳朵就要掉了。誒~,你剛剛要跟我說什麼來著?你想要跟我說什麼?能幫的我一定會幫的!」

柳雲祁話音才剛落,哭的是梨花帶雨的耶華被手遮住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抹狡黠的光芒「終於知道你怕什麼了,果然,大部分的男生都很怕女生哭的嘛,連這個壞蛋也不例外。」 在場的人包括愁雲在內都並沒有看到耶華眼中那一閃即逝的光芒,只見耶華一臉可憐兮兮的看向了柳雲祁道「真的嗎?你保證,以後不再針對我,欺負我嗎?」

耳朵上的疼痛讓柳雲祁連猶豫都沒有,連連點頭道「嗯嗯嗯~,放心,不會了,以後都不會了~,誒嘿嘿,滄瀾姐姐,你看,能不能放開手啦?耳朵真的要掉啦~」說著,柳雲祁還笑嘻嘻的看向了滄瀾。

滄瀾猶豫了片刻,見耶華似乎已經不再掉淚了,瞪了他一眼,將擰在柳雲祁耳朵上的手給放了開來柔聲道「小姑娘,你看,雲祁他已經認錯了,你就別再哭了好嗎,如果他以後再欺負你,你儘管跟我說,我會幫你教訓他的。」

「恩~」耶華甜甜一笑道「多謝滄瀾姐姐。」

「瞧瞧,多好的姑娘啊~」滄瀾是連連點頭,又不禁瞪了柳雲祁一眼道「看看你,欺負這麼乖的小姑娘你好意思嗎?!」

柳雲祁心裡一咯噔,趕忙賠笑了起來「誒嘿嘿,滄瀾姐姐,不會了,再也不會了。」

說著,他一手揉著自己發紅的耳朵,嘴裡有些不滿的嘀咕道「這哪像保鏢啊,簡直就是我第二個姐姐了,為毛年長的女性都喜歡擰我耳朵呢?之前柳絮姐姐是這樣,額…還有誰也這樣來著?」

「恩?」似是聽到了什麼,滄瀾危險的眯起眼睛看向了柳雲祁「你說什麼?!」

「沒什麼,我什麼都沒說。」柳雲祁立馬狗腿的笑了起來,趕忙的轉移話題道「咦?耶華大美女,你之前是想要跟我說什麼來著?我剛剛沒聽清楚,能再說一遍嗎?」

似是得到了柳雲祁的提醒,耶華立馬也不哭了,但依舊是裝作楚楚可憐的樣子指著遠處還在掙扎著的卡爾奇與博斯急道「對了,我博斯皇兄和卡爾奇叔叔還在那邊呢,你們能不能過去救一下他們啊!」

微微一愣,柳雲祁一行都是紛紛轉頭望了過去,柳雲祁凝神細看了一會,只見之前還在前進的兩人此時已經被團團圍在了中間正在艱難的抵抗著,柳雲祁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道「恩~是有點危險了啊~」看那樣子,好像並不准備出手。

耶華頓時急了「是啊,他們現在都已經很危險了,你們就看在我剛剛也幫過你們的份上就幫幫我吧~可千萬不能讓他們死了啊~」愁雲等人頓時都是將目光轉向了柳雲祁,似乎都在等著他的決定。

而滄瀾更是摩拳擦掌了起來,龍族知恩圖報的性格使得她並不會想要袖手旁觀,當然也不會讓其他人如此。

「恩~好吧,那就幫吧。」沉吟了片刻,柳雲祁認真的點了點頭,隨後對著愁雲道「愁雲大哥,你就和她去吧。」

「我?」愁雲愣住了,在場的人都愣住了,他這意思是自己並不准備出手嗎?

「啊?就一個?」耶華是怔怔的看向了柳雲祁,有些著急道「你不去嗎?就他一個的話可不一定能夠突破那些精獸的圍困啊!」

「不還有你嗎?」柳雲祁撇了撇嘴道「難道你是吃乾飯的啊?我現在有事,可沒空陪你去救你的那些同伴。」

「雲祁,你要去做什麼?」愁雲當即就皺緊了眉頭,讓他去救那兩個魔族他倒是不介意,他在意的是柳雲祁在這危險重重而又神秘莫測的魔法陣之中到底想要做些什麼?要知道,在這種地方可是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身死當場的啊。

柳雲祁轉身面向了暴風殺陣道「我準備去那邊闖闖。」

「那邊?」在場的人都是愣住了,滄瀾綉眉輕蹙道「雲祁,那邊遍地都是龍捲風,看起來會比其他殺陣都要危險的多,若是只有我們前去的話會不會太冒險了?不如,等愁雲兄弟把那兩名魔族救回來,他們稍微恢復了一點傷勢大家再一起去吧。」

「不,你們沒聽懂我的意思。」柳雲祁搖了搖頭,轉頭面向了滄瀾與愁雲道「我的意思是,我一個人去。」

「什麼?!」在場的人頓時都是驚愕在了原地半晌都回不過神來,柳雲祁並沒有理會他們那驚愕的表情自顧自的說道「我本身便是風屬性的武者,對應風屬性的殺陣也有一定的手段,帶上你們反而還會有些不便。」

「不可以!」柳雲祁話音剛落,滄瀾與愁雲便齊齊斷喝了一句,兩人不禁互相對望了一眼,滄瀾面色凝重的說道「縱然你是風屬性的武尊,可是,在這種程度的殺陣面前也依然不會有太大的作用!你一個人去根本就是白白送死。」

靈歌輕聲道「父親,難道您連靈歌都不帶了嗎?」

小柔也是雙爪抱住了柳雲祁脖子可憐兮兮的說道「雲祁哥哥,不要把小柔丟在這裡。」

就連耶華都是皺眉道「你這做事也太欠缺考慮了吧?縱然你是風屬性的武者,但在這天地之威面前,縱然是強大的武皇強者都不敢小覷,就憑你一個,沖入其中無異於是送死。」

「凡事我都自有我自己的考量,沒把握的事情我從來都不會去做。」柳雲祁深深看了他們一眼,又轉頭望向了金色方尖石塔的方向道「再爭辯下去,那兩個人可就要成為屍體了啊~」

「呀~」

柳雲祁的話不由的讓眾人都將目光轉向了卡爾奇二人的方向,然而,就是這轉移視線的片刻功夫,柳雲祁徒然將懷裡的小柔拋向了滄瀾大聲道「靈歌!咱們走!」

「是,父親~」靈歌一怔,頓時反應了過來,迅速變為了巨型蝙蝠,柳雲祁輕輕一躍便上到了靈歌的背上,只是一陣風嘯過後,原地只留下柳雲祁的一句經久不息的話語「你們就在這裡等著我回來吧,放心,不會有意外的!」

「雲祁哥哥!你怎麼可以將小柔丟下啊!」小柔傷心的大聲喊道。

「太衝動了!縱然是同屬性的修鍊者又怎麼能如此輕視魔法殺陣呢?!」滄瀾也是銀牙緊咬,在一陣紅光之中便要變為龍身追上柳雲祁。

然而,卻在這這時,愁雲卻拉住了她,深深看了眼柳雲祁離開的方向道「既然他說的如此有把握,我們何不相信他一次呢?」

「把握?那不過是小孩子的玩鬧而已!」滄瀾怒瞪了愁雲一眼,怒聲喝道「鬆開!」

「小孩子?」愁雲冷冷一笑道「看來,你們真的是很不了解他啊~,和他相處了這麼久,居然還當他是一個小孩子。」

「什麼意思?!」滄瀾與小柔都不免有些遲疑的看向了愁雲,就連那要前去追趕柳雲祁的動作都不免的停了下來,一旁的耶華也是饒有興緻的看向了愁雲,想要知道他到底是想要說些什麼。

「字面上的意思。」愁雲冷冷的看了她們一眼,又看了眼柳雲祁離開的方向對著耶華道「你還不打算去救他們嗎?你的兩個同伴看樣子已經是要撐不住了啊!」

「哦~好,那我們就趕緊去吧!」耶華帶著愁雲就要飛向卡爾奇他們。

「就信你一回好了!如果他出了事,為你是問!」

愁雲剛要回答滄瀾的話,身邊的紅光一閃,滄瀾化身為了紅色巨龍出現在了愁雲面前「還是我帶你去吧,這樣你也更方便發揮自己的實力,而且,我也想要還小姑娘這個人情。」

愁雲一怔,也不遲疑的就縱身躍上了滄瀾寬闊的脊背,小柔依舊掩飾不住擔心的看了眼柳雲祁離開的方向,咬牙也是跳上了滄瀾的後背道「我也不習慣欠人人情,等救了他們之後我們就兩清了!」

「太好了!有你們的幫助,皇兄與卡爾奇叔叔肯定都能夠平安無事的!」耶華高興的說道。

此時,在暴風殺陣外圍的柳雲祁眼看著距離已經差不多了,未免波及到靈歌,他開口說道「好了,靈歌,就送到這裡就行了。」

然而,靈歌卻像是根本沒聽到柳雲祁的話般依舊朝著前面的暴風殺陣沖了過去。

「靈歌?」柳雲祁疑惑道。

「父親!靈歌是不會放任父親一個人進去的!」靈歌堅定的說道,下一刻,她那飛行的速度又再次的加快了幾分。

「靈歌! 王者榮耀:陸神有禮了 你快停下,我進去自然有我自己的考量,是不會有危險的,但是你就不一樣了,不要任性,快點停下來!」柳雲祁連忙勸誘道。

「我不!」靈歌的倔脾氣一上來是誰說都不聽啊「靈歌不要被父親丟下,靈歌要陪在父親的身邊!」

「靈歌?!你又不聽話了?不怕我生氣嗎?」柳雲祁的聲音微微的沉了下來,想要藉此來嚇嚇靈歌,好讓她不敢再任性。

「就算父親懲罰靈歌,靈歌也要跟在父親的身邊,靈歌不要被父親撇下!」靈歌倔強的說道。

「靈歌,你…」靈歌的任性真是出乎柳雲祁的意料啊,看清前方已經近在咫尺的暴風殺陣,顯然已經是來不及讓她現在掉頭回去了,口中不禁長嘆了口氣道「你這孩子,真是越來越任性了。」

「哼!靈歌就是要任性!靈歌就是要在最喜歡的父親大人面前任性!」瞧瞧,這番話說的是多麼的理直氣壯,說的柳雲祁都是一愣一愣的。

無奈之下,柳雲祁是再也無法去阻止她了,只得是問著風精靈道「風精靈,再多保護個靈歌沒問題吧。」

「沒問題,就算剛剛那些人一起進來我都能夠保得住。」風精靈傲氣的說道。 得到風精靈肯定的回答,柳雲祁心中也是微微安定了一點,他其實也不是太過害怕自己人發現自己身上的一些秘密,其實他最主要的還是擔心他們進來之後不會像他一樣有安全的保障,那樣的話到時候他們之中任何一個人要是因此而有生命危險的話他心裡也是會感到愧疚不安的。

當他們進入暴風殺陣之中后,遇到第一條迎面而來的巨型龍捲風,柳雲祁和靈歌心中還是不免的有些心虛了起來,那可是龍捲風啊!大自然最強大的災害之一啊!如今要他們直面面對,心中不感到發慌是不可能的事情。

「父親,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臨了,靈歌心中還是有些害怕了起來,終於還是忍不住問起了柳雲祁的意見。

而柳雲祁又哪知道該怎麼辦啊?當即也是問起了風精靈的意見「風精靈,現在我該怎麼辦?你可是說過會保我們平安的啊!可千萬不能食言啊!」

「放心~,我們元素精靈從不說謊,你只管直線衝過去就好,龍捲風是不會對你造成傷害的。」風精靈略顯慵懶的說道。

「你確定?」柳雲祁看著面前通天徹地的巨型龍捲風心中還是不免的一陣發虛,暗暗的吞了一口唾沫。

「放心,儘管沖就好了,我騙你又有什麼好處呢?」風精靈道。

「好!好就信你一回!」

柳雲祁鋼牙一咬,沉聲道「靈歌!不要怕!只管朝著龍捲風衝過去!」

「啊?父…父親…,您不是在跟靈歌開玩笑吧?」靈歌渾身不由的一顫,就連語調都是一陣的顫抖了起來。

「相信為父的話!」柳雲祁堅定的說道。

靈歌一怔,也是咬牙回道「好的!父親!」

一咬牙,靈歌是再也不再顧忌多少了,朝著面前的巨型龍捲風就沖了過去,才剛剛衝到龍捲風的外圍,那龍捲風之中的一股巨大的力道頓時就將靈歌給吸扯住,朝著龍捲風就拉扯了過去。

「父親!」失去對身體的平衡,一時之間靈歌也是有些驚慌了起來,一邊竭力的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體,一邊慌亂的朝著柳雲祁喊道。

柳雲祁此時也是已經在靈歌的背上有些站不住腳了,只好是半跪在了她的背上,一咬牙,一個多菱形的青色鬥氣護罩便出現在了他們的周圍,隨著他的一聲大喝,整個鬥氣護罩都開始旋轉了起來,周圍一股股狂猛的風嘯在柳雲祁鬥氣護罩的帶領下也是不禁圍繞在了鬥氣護罩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小型的龍捲風。

龍捲風的出現,連帶著外面巨型龍捲風的吸力都微微減少了些,靈歌頓時也是得到了機會趕忙的調整著姿勢想要飛離巨型龍捲風的方向。

靈歌雖然忙著飛離巨型龍捲風,但她還是不免有些崇拜的看向了柳雲祁道「連這麼大條的龍捲風都奈何不了我們,父親,您好厲害啊!」

「呼~」

似是在抵抗著巨大的壓力,柳雲祁的臉都憋得是一陣通紅,眼見靈歌要飛離龍捲風,他連忙悶聲開口道「先不要急著離開,這樣走是很費力的!順著龍捲風旋轉的方向加速一陣再脫離龍捲風!」

「是!父親!」靈歌一怔,連忙止住了自己的動作,按著柳雲祁的意思順著龍捲風旋轉的方向就開始加速飛行了起來。

「咦~」這一幕,讓原本正準備出手幫忙的風精靈不禁驚咦了出聲「沒想到你小子還挺有手段的嘛~,這巨型龍捲風都奈何不了你?」

「少廢話!」柳雲祁臉上憋的是一陣通紅,額上的汗水是簌簌的落下,一副非常吃力的樣子「你不是說要幫我們的嗎?還不出手?!要頂不住了!」

「你小子還是算了吧~」誰知,風精靈不屑的笑了笑「我就在你體內,你還留有多少餘力我會不知道?既然你抗的住,還要我費力氣做什麼?」

柳雲祁一怔,忍不住爆了粗口「ohshit!這你也看的出來?!」風精靈說的沒錯,在張開鬥氣護罩的時候柳雲祁就已經察覺到了,龍捲風的吸力隨強,可還是有些奈何不了柳雲祁的鬥氣護罩。

「你小子不會那麼傻吧?我可是一直住在你體內的,你體內什麼情況我還不知道?」風精靈一副看傻子的語氣說道。

「算你厲害!」柳雲祁暗自咬牙,隨後又是吃力的說道「不過這龍捲風的吸力真的很強,我真的有些頂不住啊~,你就出手幫我解決一下不好嗎?」

「有些頂不住就是還能頂,既然頂得住,那你就自己頂著,別想著能夠走捷近,要知道,武者的道路可並沒有捷近可言,只有靠著自己的努力不斷的前進才能有進步!」風精靈有些不悅了起來。

柳雲祁一愣,臉上不由的奇怪了起來「誒~,你不是元素精靈嗎?怎麼說話就那麼像是一個人似的呢?」

沉吟了片刻,木精靈介面道「我們可是上萬年才形成的意識,你們人類又都是在我們眼皮子底下生活,有些事情我們可比你們人類了解的多一些。」

「誒~那既然你們知道的那麼多,那你們之前又為什麼跟我說不了解魔法陣啊?這不是自相矛盾嗎?」柳雲祁疑惑道。

「誒~,我說你小子怎麼那麼多問題啊?我們不願意告訴你不行嗎?!」風精靈有些不耐煩了。

「得得得,不願意說就不說唄,何必生氣呢。」柳雲祁連忙說道,只不過從這兩句對話之中,柳雲祁心中隱隱的感覺到有些不安了起來。

這兩個風精靈與木精靈不管他怎麼看,都覺得不像是那種虛空中無時不刻不在飄蕩的魔法元素,那些魔法元素雖然有一些自己的意識,卻不會像他們那樣。他們的一言一行簡直就跟人類沒什麼區別,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柳雲祁感覺得出兩個的不簡單,心中也是暗暗的有些警惕了起來。

對於這種未知的,而又充滿神秘的事物,雖然是附身在柳雲祁身上的,但他心裡卻不得不警惕起來。

「叮!」

「呀!」

而就在柳雲祁心中暗自沉思之時,整個鬥氣屏障都劇烈的顫動了起來,連帶著靈歌都是有些飛行不穩,差點一頭扎到身邊不遠處的龍捲風中去。

柳雲祁的臉色在這陣突如其來的顛簸中微微蒼白了幾分,半跪在靈歌的背上一邊穩定著鬥氣護罩,一邊臉色陰沉道「怎麼回事?!」

「靈歌也不知道,剛剛正飛著,一道青光突然迎面就撞了上來,幸虧父親的護罩厲害,不然的話靈歌覺得自己肯定被砍成兩段了!」靈歌心有餘悸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