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見狼才震驚的說不出話來,慶雲再次呵呵一笑。

“狼才,我現在就給你個重要任務,四處蒐集人族的各種古籍,哪怕是低級的祕法也要蒐集起來,因爲這當中很可能就隱藏着一些不爲所知的祕密,注意保密,不能告訴其它獸族,哪怕是那人族女子的消息也不能說出去,因爲我留着她還有大用,明白了嗎?”

狼才點頭,慶雲繼續說道:“只要找到那片古戰場,別說仙器,就是神器,我也捨得給你,之前你看到了,我空間戒子中有不少神器,只要你盡心盡力助我找到那片古戰場,這些神器,我任你挑選,還有那古戰場的神器,我也不需要,因爲我只需要那個東西。”

聽到這,狼才更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但想到神器,它激動的渾身顫抖。

而慶雲此時又給了一個重磅,從空間戒子中拿出一部祕籍,在手中晃了晃,狼才立馬就睜大了眼睛。

“蠻神訣……”

《蠻神訣》獸族不知其來歷,但卻對它十分嚮往,所有獸族都希望藉此一觀,因爲這是獸神曾修煉過的祕法,名聲早已傳遍了所有獸族。

慶雲呵呵一笑,“不錯,正是蠻神訣,傳聞獸神就是修煉此法而成就的神位。”

“主子,你是如何得到這祕法的,這部祕法,傳聞只有虎族最高層的幾個知曉,正因爲這部祕法,虎族才保持着幾千年的強大繁榮。”

“呵呵,我怎麼得到你別管,想不想得到?”

狼才激動萬分,連忙點頭。

獸神,三千年來唯一的神,哪個族羣不崇拜,正因爲有了獸神,纔有獸族如今的繁榮昌盛,而它修煉的祕法,自然會是至高無上的祕法。

而慶雲見狼才如此激動,立馬將《蠻神訣》收了起來。

狼才眼巴巴的看着,吞着口水,很想動手,可它不敢,而慶雲拿出這東西,必然就是要讓它盡心盡力去把事情辦好,不然根本不可能得到。

有了《蠻神訣》刺激,狼才立馬跪拜叩首。

“主子,我一定會將事情辦好。”

慶雲呵呵一笑,點頭“嗯”一聲,對狼才的表現很是滿意。

“很好,你也不要單獨行動,儘量多拉些助手,到時候給它們一些好處便是。”

“是。”

“那你立刻下去辦吧,把收集到的東西都放到迷宮中的第一處大殿,到時我讓你人族女子去整理,有些東西,只有真正的人族才能明白。”

“是,那主子,我立馬就去辦,如今整個試煉島都知道你是我主子,誰敢不給面子,相信要不了兩天就能把所有人族古籍收集起來。”

說完,狼才便急匆匆的飛離荒蕪之地。

慶雲見狀,確實冷笑連連,“還是鈺兒聰明。”

不錯,這正式齊鈺想出的法子,畢竟人族力量有限,不可能事事親力親爲,而如今人族的主要任務是加緊修煉,提升修爲,至於其它事情能省些力氣就省些力氣。

《蠻獸決》並非是真,是齊鈺花費了很大心思,整理了之前獸族那裏得到一些消息,而後連夜趕製出來的。

雖然不能做到以假亂真,但所有獸族也只是聽說,並未親眼所見,也就搞不清楚真假。

以慶雲僞裝的巨龍身份,狼才定然不會懷疑,一個仙級的巨龍,根本沒理由去騙一個修爲低下的狼族。

齊鈺正是利用了這一點,才讓狼才甘願爲慶雲賣命。

人族古籍收集的事情交給了狼才,慶雲便可以安心修煉,同時等待茉莉的擾亂計劃。

雖然試煉島已經被慶雲攪亂了兩次,可這一次,整個試煉都恐怕會徹底改寫。 眾人迤邐前行,排成了一列長長的縱隊。

御玄雨、黎望和許陽走在了最前面,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靜,毫無聲息。但許陽等人很清楚,這裡絕非死寂之地,至少剛剛湖水中的異獸,已經說明了這一點。

「許陽,御姑娘,你們離我近一些,」黎望悄悄說道,「如果遇到了危險,我可以帶兩人,瞬息之間,遁出秘境之外。」

御玄雨愣了愣,猶豫了一下說道:「那個,在臨走之前,爺爺塞給我五張隱身符咒,使用之後可以隱匿身形,只要實力沒有超過玄宗級別,沒有特殊的尋覓方法,就無法發現蹤跡。」她取出五張畫著玄奧軌跡的符咒,遞給許陽、黎望,一人一張。

許陽搖頭一笑,那些大世家,果然不會放任小輩子弟送死,一個個都賜予了底牌。

「許陽,你的情況我知曉,不用在意。」黎望以為許陽是為了沒有保命底牌分享而尷尬,安慰道。

許陽微微一笑,取出兩隻玉瓶:「煉藥一途,我略有所獲。左邊玉瓶里是【復玄丹】,右邊瓶中是【集玄丹】,應該能派上用場。」

御玄雨驚叫一聲,她是御氏小姐,當然清楚這些靈丹的珍貴。【復玄丹】,二品靈藥,快速回復玄力的功能,帶在身上永遠不會嫌多。而【集玄丹】,瞬間提升一個小境界的戰力,更是不同凡響。有了這兩瓶丹藥,御玄雨和黎望,甚至能短時間內匹敵玄師高手。

三人很快互通有無。後面的人,畏懼三人威勢,不敢靠近,只聽到他們竊竊私語,卻不知道交談內容。

死過來,面癱首席! 當然,像一些真正的殺手鐧,許陽沒有共享,他的底牌實在太多了。

人骨小徑越走越是寬敞,到了後面,眾人發現已經不限於人骨,而是由獸類骨骼混雜其中,最明顯的是一些獸類頭骨。

「這些獸骨好大,恐怕不是凡獸,沒想到死後的屍骸,竟然用來鋪設道路。這個遺迹的主人,來頭要超出我們想象。」黎望撿起一塊長達一丈、粗如大腿的巨大獸類腿骨,搖搖頭,又扔了下去。

「前面……好像有些不同了!」走了很長時間的骨道,強悍如御玄雨都有些發毛。好在不知過了多久,前方霧霾中的景緻終於有所改觀。

「終於沒有了該死的湖水。」有人很快發現了前方是一片空曠的乾燥陸地。

「大家小心,沒有了這枯骨小路的符咒力量庇護,我們可能會更加危險。」黎望大聲提醒道。

「不管怎樣,我等都不願意,在這充滿了死冥氣息的枯骨道路上呆著了。前面陸地雖然危險,但也可能存在歸去路徑,說不定還有天大的機緣。」有人說道。

在枯骨道路的盡頭,影影綽綽有幾個人影。

「前面的人影,難道是此地的主人嗎?」御玄雨有些難以置信,這死寂的秘境,難道還有人生存?

許陽搖搖頭:「多半,不是。」

「你怎麼知道?」御玄雨哼了一聲,「難道你目力這麼好,離這麼遠也能看清?」

「走近一些,你自然清楚,」許陽淡淡說道,「事實上,那些人影已經站立了不知多久,自我發現他們,一直到現在,總共二百三十五個呼吸,他們一動都沒有動過。」

說話間,眾人已經來到了枯骨路徑的盡頭。

前方是一片空曠的廣場,廣場之後,是一座險峻山峰,山巔隱約有碧瓦飛甍,華美壯麗的建築。在山腳下,廣場盡頭,有一座雕飾著繁複花紋的門樓,從這座門樓,便可以攀登石階,登上那座山峰。

「山頂……山頂有大殿瓊樓,一定是先賢潛修的洞天福地,裡面肯定有秘寶!」有人大聲道,聲音充滿狂熱,忍不住就想奔跑上前。

「慢著,沒看到廣場上那群奇怪的生物嗎?」有人喝道,「看它們的怪異模樣,不似善類,貿然上去,有大危險。」

廣場之中,並列兩排奇異的生物,它們形狀千奇百怪,有些生物有著厚重壯實的前肢,後肢卻細小瘦弱。還有的生物腦袋特別大,背部生著灰色的甲殼。

「它們一直沒有動靜,說不定早就死了多時,怕什麼!」有人說道。

但說歸說,沒有誰敢於邁出第一步。那個名叫趙鎮的倒霉鬼,給所有人敲響了警鐘:絕不要用常理推斷這個秘境。

「我先來試試。」御玄雨哼了一聲,她扛著重戟,大踏步走出骨道。

許陽和黎望對視一眼,同時踏出一步,跟隨而上。

三個最強的人,直接踏上了廣場。

「不好,那些怪物……它們動了!」有人驚呼,「趕緊回來!」

更有人瘋狂喊道:「滾,滾,不要回來,這三個人會把那些怪物引回來的!」

許陽和御玄雨、黎望對視一眼,沉聲說道:「不要擔心,我發現只有三頭怪物有了動靜……它們氣息很弱,也許……我們能夠應付。」

黎望和御玄雨同時點頭,各自取出玄器。

許陽也取出了松紋劍,看到那醒來的三隻怪物,中間一頭臃腫肥胖,生著兩隻觸角,沒有眼睛,似乎靠著觸角感知外界;左邊一頭怪物頭大身小,身上披著厚重的甲殼;最右邊的怪物,有著極度發達的上肢,雙腿卻纖細瘦弱,顫顫巍巍地幾乎要跌倒。

「我來對付中間那隻,你們一人一頭!」許陽心裡也有些發毛,他從未見過這種奇異的生物,就連宗門藏經閣,也沒有任何典籍,記載過此處的秘境。

看到許陽三人同時沖向怪物,人群中發出驚呼,果然不愧是海雲預選的三強人物,膽氣極大。

「七殺絕劍,幻影連攜殺!」許陽劍氣嘶空,狂潮湧動,將中間那頭生著觸角的肥胖怪物籠罩其中。

「飛雷逐電!」御玄雨人戟合一,如一道電光射向左側怪物的巨型腦袋。

「幻影百擊!」黎望抖手劈出一道巨型龍捲,轉至半空化作雨點般的風刃,席捲向右側的怪物。

三人都不敢留手,一上來就使出了強大的玄術轟擊。

ps:本章是1400推薦加更,感謝兄弟們的火力支持!

; 想到這些計謀,慶雲便立馬想到了祝青青、嚴曉歡等人,之前在禁區這些人都是作爲他的智囊,反而是齊鈺並未怎麼參與。

若是他日這些智囊團再次聚首,恐怕整個獸族都將翻天。

《蠻神訣》是假,但是古戰場的事情卻是不假,只是時間對不上而已。

在星河皇朝之前,有過一次大型的神戰,幾乎所有的神都參與了這場戰爭,至於爲何,誰也不清楚,因爲那場神戰,所有參與的神都死光了。

而在那之後,世間便只有新出的神,但後來這些神卻一個個消失不見,着實讓人感覺奇怪,而後便是仙的天下。

本來大好的光景,卻因獸族突然出了一個新神,人族便徹底走向了毀滅。

此事是慶雲聽祝青青說的,這些久遠的事情,總是讓人傷感,人族曾何其強大,卻因這些變故,如今走向了沒落。

所以,這事情半真半假,而且都是人族的事情,獸族知道的很少,若是能查到一些蛛絲馬跡,那獸族更是會深信不疑,而那件讓所有神都爭搶的東西,或許將來會成爲整個獸族大亂的關鍵。

收攏思緒,慶雲轉頭掃視這片荒蕪之地,而後移動着龐大的身軀,他決定探索一下這片荒蕪之地。

雖說變化了身形身體重量不變,可腳步的移動確實快了許多。

不過這點速度對於他這樣的修爲來說,若是飛行,眨眼間便會到達,只是,此處既然獸族不願意踏足,那必然有什麼不爲人知的東西存在這裏。

所以,慶雲必須小心行事。

前方,無數的骸骨,堆積如山,慶雲又到了上次的地點。

看着這堆積如山的骸骨,慶雲不敢直接潛入,離骸骨區域有一段距離,他便圍着這一處繞起圈來,他想知道這片骸骨區域到底有多廣。

寂靜,陰寒,是這裏唯一的特點。

繞了一圈,慶雲並未發現特別之處,但對於這裏已經知道了個大概。

這些屍骨就只是一堆,只是佔地面積比較大而已,確實是一座實實在在的骨山。

其它並未發現什麼不妥之處。

慶雲沒有立馬離開,想在這裏觀察一陣,於是就在不遠處修煉。

夜晚降臨,星光點點,很是稀疏,因爲月亮的出現,能顯現出的星星已然很少。

這種景象在禁區根本看不到,如果不是出了禁區,見到太陽和月亮,慶雲還不不知曉《日月輪印》升起的兩個圓盤就是日月。

鳥獸蟲鳴,驚雷閃電,這些都是禁區所不能見到的景象,除了人族的聲音,那裏只有死一般的沉寂。

“嘩嘩譁……”

慶雲聽到聲音轉過目光,看向不遠處,骨山上的骸骨不斷滾落,像是有什麼龐然大物從屍骨中爬出。

屏住呼吸,慶雲收斂所有的氣息,不讓自己發出任何一點動靜。

“嘩嘩譁……”

骨山上出現一個大洞,一個巨大的骸骨從骨山中爬出,等它徹底爬出骨山,慶雲纔看清,那竟然是一頭骨龍。

綠油油的鬼火有四團,一團在腦骨中,兩團在龍眼處,還有一處在骨身,看位置正是心臟位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