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見金依的小惡作劇結束,林清茶將箱子拖了進來。

金依見狀也小跑到門外,也將自己的箱子拖了進來。

「寒假過得怎麼樣?」 大神,我養你 林清茶一邊整理著床鋪和行李,一邊問道。

「挺好的。」蘇葉隨意答道。

京都大學生電影節的提名,讓她這個寒假被身邊的人誇獎無數遍,又對她抱以更大的期望。

「你呢?」蘇葉反問。

「啊,也挺好。」林清茶也隨口回答。

是挺好的,沒毛病。

「我關注了你微博,看到寒假你出名了好幾回。」蘇葉盡量用輕鬆的語氣說道。

曾經一直是別人生活在她帶來的壓力下,沒想到現在變成了,她活在了林清茶帶來的壓力下。

她開始有些羨慕林清茶,也有些嫉妒。

林清茶感覺向來敏銳,她能察覺到蘇葉的內心並不像她說話語氣那麼輕鬆平靜。

「運氣。」她語氣溫和道。

蘇葉認真道:「不用謙虛,實力就是實力。」

「就算出去旅個游,你也能恰好的抓住人們最想看到的東西,而我沒有,所以你能火。」

「你有能力請到舒獻儀和夏憧這樣的演員,還讓她們給你宣傳,也是你的本事。」

「但這不代表我的短片一定會比你差。」

蘇葉說話一如既往的直,以及驕傲,但這話說出來,其實並不是那麼好聽的。

「既然覺得不差,那用行動和結果表明就好了,沒必要說那麼多。」林清茶態度平平。

雖然她不會對蘇葉有什麼芥蒂,但相處下來還是漸漸感覺到不是一類人,雖然在一個寢室,但也不是一定要很親近,互相尊重互不冒犯就好。

蘇葉被林清茶的話噎了一下,感覺自己被林清茶赤裸裸的看穿一般。

只有不自信的人,才會試圖去用言語來證明自己。

她沉默了下來,沒有再繼續回話。

一旁的金依悄悄看了二人一眼,覺得氣氛有些尷尬,但見蘇葉又戴上了耳機,一副不想說話的模樣,金依放棄了活絡氣氛的想法,轉頭低聲問林清茶:「你待會兒準備幹嘛?」

林清茶看了看時間,現在下午三點多。

「我回學校的時候,讓快遞點的人將我之前寄回來的被褥送到宿舍樓,我再等等。待會兒快遞到了,如果時間還早,我就先把被子弄好,要是晚一點,等拿到了就直接出去吃晚餐吧。」

「嗷,行,那我玩幾把遊戲先。」

「嗯。」

林清茶坐到自己桌前將桌子也稍微清理了一遍,終於坐了下來。

付玥之前給她發了一個文件,裡面是一些電影節注意事項,她好好看了一遍,發現現在的電影節比之以前,規矩多了很多,有更多需要注意的地方。

形象,儀態,鏡頭下的表情控制,走紅毯的注意事項,還有準備獲獎感言等等一系列的事。

發完文件后還特意提醒了一下她,電影節上大佬很多,很多人想讓大佬眼熟自己,認識結交的想法,無可厚非,但不要太過,免得適得其反。

林清茶謝過之後,將這些一一記住了,然後想到蘇葉也要參加京都大學生電影節,便順手將文件又發給了蘇葉。

至於付玥提醒的那些話,她就沒有發了,免得蘇葉多想。

收到文件的蘇葉有些意外,她看了林清茶一眼,然後點開文件。

看完之後,她心裡依舊五味雜陳。

她應該感謝林清茶的,裡面寫的一些注意事項還有該做的準備,如果沒有人提,她絕對不會想到。

那麼可想而知,她到時候說不定會各種手忙腳亂,甚至出醜。

陸先生的小可愛又調皮了 但,她現在有些說不出口。

林清茶為什麼要發給我?我們現在不是對手么,而且我剛剛才對她說了那樣的話。

林清茶是想表示,就算將這些發給我,到時候依舊能過勝過我嗎?

蘇葉心中各種思緒紛雜不堪,良久,她終於開口問道:「你為什麼要把文件發給我?」

她並沒有喊名字,所以金依聽到聲音,抬頭看了一眼,發現她是對著林清茶說的,又低下頭繼續玩遊戲了。

林清茶的手機恰好來了電話,她快速而直接的反問了蘇葉一句:「你不需要嗎?」

沒管蘇葉反應,便接起了電話。

原來是快遞到樓下了。

林清茶快步走出宿舍,蘇葉卻是更難受了……

所以林清茶只是因為她需要,就順手發給她而已么?

所以自己剛剛想的那些,都只是自己的臆想?

蘇葉又一次被林清茶的直接扎了心。

獨家婚寵:腹黑總裁暖萌妻 以前最直接的不該是她嗎?

蘇葉呆了半晌,嘆了口氣,終究是拋開了這些思緒,因為她發現,她想的這些東西,都什麼用也沒有。

。言情m. 因為是冬天的被褥再加上枕頭,所以就算都死命塞到了一起,體積還是非常大。

雖然這重量,林清茶還是能接受的,但體積讓她受力不太方便,最後還是有些艱難的一點點將包裹抱上去的。

當她再回到宿舍,金依已經打完遊戲,坐著在等她了。

至於蘇葉,她將耳機摘了下來,開著電腦,但什麼也沒幹的樣子。

金依見林清茶抱了那麼大一包裹,連起身幫了林清茶一把,將包裹放到林清茶床邊。

「五點多了,先去吃飯吧,回來再弄床。」金依道。

「行,等等,我喝口水。」

林清茶給自己倒了半杯水,一飲而盡。

金依見蘇葉也沒事,便也開口問了句:「葉子,一起去吃飯嗎?」

「去。」蘇葉毫不猶豫的起了身。

「走吧。」林清茶走在前面開了門,「你們想好去哪兒吃了嗎?」

「有!我聽說附近新開了一個巴蜀石鍋魚的店!」金依同學踴躍發言。

林清茶沒有異議,蘇葉附議。

林清茶嘴角勾起一個淡淡的弧度:「那就走吧,依依帶路。」

「好嘞!」金依迅速走到了最前頭。

依然是一個和和氣氣的宿舍,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

開學后,自然又要開始上課了,而上學期的總成績表也出來了。

林清茶和蘇葉成了導演系最耀眼的兩顆明珠,不僅成績分別是導演系第一第二,又同時得到了京都大學生電影節的競賽單元的提名,最關鍵是,兩個人的顏值也不錯。

林清茶不用說,那單憑顏值也可以去爭一爭表演系爭系花的存在。

至於蘇葉,五官清秀,皮膚白凈,平時稍稍畫個淡妝,也絕對是個美人。

不止導演系,這倆雖然是明珠,卻沒什麼人有採擷這兩顆明珠的想法。

蘇葉那是明確表示過有男友了,而且感情穩定,對其他人的示好一律拒絕。

至於林清茶……

光那幾千萬的債務就夠打消絕大部分人的心思了,而剩下的,也會被林清茶滴水不漏的心理防線所磨退。

不過,總有那麼一兩個,還抱有希望的。

比如,現在林清茶麵前這個……

「清茶,我能約你一起吃個午餐嗎?」謝安在林清茶麵前,總是有些局促的感覺。

林清茶保持著安全距離,禮貌問道:「謝安學長有什麼事嗎?」

「我……我就是,想問你一些事。」

「不能在這問?」

林清茶剛剛結束上午的課程,這是在教學樓的走廊,下課擁擠的人群已經漸漸散去。

謝安頓了一下,他懂林清茶拒絕的意思,心情愈發低落。

「也可以的。」他這樣道。

「所以,學長想問什麼呢?」

「到底要怎樣的男人,才能走進你的心?」謝安隱藏住失落,認真問道。

林清茶搖了搖頭:「不知道。」

「所以我還有機會對嗎?」

「學長,在債還完之前,我的心裡,是沒有空位的。」林清茶停了一下,又自己接道,「我也不需要別人來替我還。」

林清茶的表述已經很清晰了,謝安自然是懂的。

「我明白了。」他勉強笑了笑,「祝你此次電影節能夠獲獎,也能夠快些解決身上的債務。」

「謝謝學長。」林清茶禮貌笑了笑。

「那我就不佔用你午餐時間了。」謝安毅然轉身。

縱然林清茶的身世讓太多人望而卻步,但他總覺得,林清茶身上那份耀眼,能夠讓他忽視這一切。

他想要靠近,但卻一次次被推遠。

或許是自己不夠優秀吧。

他腦海中浮現林清茶全身心投入,拍攝《安米》時的模樣,是如此吸引人。

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比不過她,儘管他比她多學一年。

謝安雙手微微握緊手心,他有了一個努力的目標。

……

這段時間,林清茶每日除了上課,又開始全身心投入自己的電影事業,不斷完善自己之前的那個電影的想法,然後大概寫出一個電影項目策劃案和一份大綱。

電影節的時間愈漸臨近,還好林清茶早早詢的問了潘雯的時間,確定了她有空后,就直接請了她做自己電影節的造型師。

其實作為導演,請造型師一般是不可能只為服務自己一個人的,主要是為了自己劇組要走紅地毯的演員所準備的。

不過,林清茶的劇組比較特殊,兩個主演都有自己的專屬的造型師,壓根不用她多操心,她也就閑的自在。

……

潘雯對於為林清茶做造型這件事,一如既往的感興趣,儘管現在還沒有過來,但在林清茶選擇禮服時,提供了足夠的場外指導。

既要不壓同行女星風頭,又要不梳氣勢,那完全走不同風格就好了嘛~

舒獻儀學舞蹈出身,氣質也較為清冷,想來服裝也會選擇比較襯托這一氣質的。

而林清茶這邊,潘雯一拍板,道:「同伴走清冷仙女風,那你就走帥氣利落風就好了嘛!你氣質也適合,你就當自己是一男的,旁邊那就你女伴ok?」

「沒毛病。」

然後林清茶就乾脆的放棄了裙子,選了一套黑色褲裝……

……

雖然電影節就在京都,但林清茶也不好到時候直接從學校過去,而且潘雯也會在電影節開幕前一天過來。

最後和電影節上要同行的舒獻儀一商量,乾脆前一天一起在電影節舉辦場地附近的酒店落了塌。

舒獻儀帶著她的團隊,林清茶帶著自己團隊,好叭,她的團隊就潘雯一個人,就潘雯的建議,她訂了一間雙人房,比較方便。

房間落定,潘雯一放下東西就笑著對林清茶道:「當初常老大和劉場記都說你未來會有出息,就是沒想到你出息的這麼快啊!」

小人攀天 林清茶搖了搖頭:「我這就一短片的提名,哪裡是什麼大出息,而且還得看你幫忙呢~」說著也笑了起來。

一間房,兩張床,林清茶和潘雯聊著天,倒有種又回到了《歸》劇組的感覺。

尤其是在她們的房門被敲響,發現門外來的是舒獻儀后,這種感覺尤為強烈。

《歸》的化妝師,《歸》的場記,《歸》的女主角,三個人在一部電影后大半年,又同處一室,也是一種緣分。

。言情m. 第二天,當林清茶迷迷糊糊被拍醒,看到潘雯那一臉興奮的表情時,忽然有點明白為啥潘雯說一間房比較方便了……

「今天就是我大顯身手的時候了!哈哈哈哈!」潘雯笑的極其猖狂,就如同一個多年未娶妻的山大王終於抓到一個壓寨夫人一般。

相比之下,林清茶平靜許多,在潘雯的催促下,悠悠然起來洗漱完,然後又被潘雯按著來了一整套護膚保養操作。

「大姐,現在才上午九點多,離開幕式還早的很……」林清茶無奈道。

她以前參加電影節,雖然也會注意形象,好好打扮一下,但也沒有從一早就開始準備的,開幕式可是在晚上呢。

「我知道啊,所以我這不還沒給你化妝,只是先搗騰一下你皮膚嘛!」門鈴響起,潘雯過去看了一眼,「我點的早餐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