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說完拿著涼茶又咕咚咕咚喝了幾口,接著又夾了塊年糕放進嘴裡。「大哥你也吃啊,只有我自己吃,我都不好意思了,嘿嘿嘿」

楊宇感到這姑娘真是可愛,和她的氣質真的好配,胖的可愛,讓他不由想起了不二馬畫的胖老虎。

「大寶,你就這麼跑出來,什麼也不帶,不怕出點什麼事啊,你家是本地的嗎?一會兒吃完東西我送你回家吧。」楊宇說完又一次感到了自己說的話有些不妥,一個剛認識的陌生人,說要送你回家,這個事兒怎麼想也不對勁。

「大哥,沒事,不用那麼麻煩的。一會兒我用你手機打個電話就行,我讓我弟弟來接我。」段家寶這個時候吃了些東西,肚子已經不是太餓了,才有空抬起頭看了一下楊宇的正臉。

這一看段家寶才發現自己旁邊的這個人居然這麼帥,本來就有些顏控的她,立馬就被楊宇的顏值吸引住了。

段家寶平時有兩個愛好,一個是吃好吃的東西,另一個就是追星,說是追星但是她追的星就只有標準,那就是帥,說白了就是一個顏控。

看著段家寶說完話后看著自己不動了,也不知道這姑娘在想什麼,在段家寶眼前揮了揮手。

本來看著楊宇的臉出神的段家寶,被楊宇揮手的動作拉回了現實。

「大哥,你剛剛和我說話了?」段家寶呆萌的問著楊宇,以為自己剛剛在發獃的時候楊宇問過自己什麼。

「我沒說話,對了給你手機,快點和家人聯繫一下吧,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再過一會兒就要到十一點了,我一會兒也要回家了。」楊宇把自己的手機遞給段家寶。「快打吧,一會兒我也該回家了。」

「哦哦好的。」段家寶從楊宇手中接過手機,毫不避諱楊宇還在一旁,立馬給她弟弟打起電話來。

楊宇這時候趁著段家寶打電話的空,趕緊拿著筷子吃了點東西,一邊吃一邊感嘆,哎呦這姑娘吃的真快。

楊宇吃著東西,段家寶那邊已經把電話掛斷了,三言兩語把事情說清楚,沒有一絲耽擱。

段家寶把手機壞給楊宇,這次拿著筷子再夾東西的時候有了一絲矜持。

楊宇買的東西被兩人吃了個精光,面前一片狼藉,楊宇自己都吃撐了,主要是和段家寶一起吃東西,看著她吃的香,自己也不知不覺吃多了。

吃撐了的楊宇癱在凳子上,身旁的段家寶也不例外,同樣的姿勢,兩人神同步一起乎了口氣。

「哎?大寶,你說你宿舍有個討厭的人是怎麼回事啊,你還是學生?在哪所大學啊。」通過這短暫的接觸,楊宇也知道了段家寶的性格,他好奇的向段家寶問著。

「哎呀,我是中文大學的學生,今年剛剛大四,嘿嘿明年我就要畢業了。」段家寶笑著回答,然後笑容消失,不高興的說道:「說起宿舍里的那個討厭鬼就來氣,要不是今天舍友都出去了,我才不會自己一個人跑出來,哼,氣死我了。」

「你這性格不像是和人能起衝突的樣子啊,怎麼回事,能給我說說嗎?」

「趁著我弟弟還沒來,我就和你聊聊吧,你見過每天晚上十點半要準時關燈上床睡覺的人嗎?是那種每天都這樣的人,沒見過吧,我的這個舍友就是這樣。

十點半就要關燈睡覺,我們宿舍里四個人,三個人坐在一起聊的正高興的時候,那人一回來,我們聊什麼的興趣都沒了。

還有她是那種唯我獨尊的性格,高傲冰美人,平時嘴還臭,我們都沒人願意理她。

今晚我的兩個舍友都有事兒,就只有我在宿舍里,我在那正刷著劇吃著零食的時候,撕袋子的時候不小心把薯片撒了,其中有幾片飛到了她的床上,她回來之後我們三言兩語就吵了起來,那張毒舌嘴瘋狂的向我噴洒著毒液,我氣不過就跑了出來。」段家寶講述著她的經歷,楊宇就癱在一旁靜靜的聽著。

段家寶剛剛說完,一旁不遠處停下了一輛『剎不住』電動轎車,從車上下來個男生,沖著楊宇這邊就走了過來。

段家寶和楊宇吐槽著各種不爽,聊的沒有注意到周圍有人來了。

男生用手拍在段家寶的肩膀上,把正笑著的段家寶嚇了一跳,回過頭去剛好看到男生的笑容。

「段振宇,你嚇死我了,你怎麼這麼討厭,哎,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剛認識的朋友叫楊宇。」段家寶站起來用手拍了一下段振宇的胳膊說道,接著又轉過頭對著楊宇說:「這是我弟弟,今天謝謝你的小吃,我就先和弟弟回家了,等哪天我請你吃飯,我知道一家特好吃的飯店,再見。」 十二月二十七號,周日。

今天是比賽進行的第三天,也是六十四強進三十二強的比賽。

蘇緣今天的對戰,也是在上午進行的。

有了前兩天的對戰經驗,再結合之前網路上上傳的各個選手在凱路迪歐杯的比賽視頻,大部分的比賽選手都對今天比賽的對手,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戰鬥節奏,相比起兩天前的要更加緊湊一些。

遇到實力相差太過巨大的對手,比賽結束的時間往往會比觀眾們預想的時間要快上不少。

「砰!!!」

一股熱浪自場地中心朝四周襲去,灼熱的氣息拍打在場地周圍的防護罩,從觀眾席望去,隱隱看見場地內的空氣有些扭曲。

火焰散去,炎武王微微喘著粗氣。

連續使用三次閃焰衝鋒,對於它也是個不小的負擔。

嘴裡咀嚼著樹果恢復體力,隨著解說員宣判與訓練家的動作,炎武王回到了它的精靈球內。

五分鐘,一穿三!!

炎武王的訓練家嘴裡挑起上揚。

這就是他的實力!

鳳巢的某間包廂內,蘇緣站起身活動了一下手腕。

下一場的比賽,該他上場了。

雖然今天他的對手,很可能是他的水友。

但是……

「只能說對不住了……」

鏡頭一轉回到場上。

對於接下來的這一場比賽,解說員本身也非常感興趣。

使用「化學變化氣體」的雙彈瓦斯,去短暫消除請假王的「懶惰」特性。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天才般的想法。

「如果有機會,真相親眼見一下開發出這個戰術的大師啊。」

利用「化學變化氣體」消除寶可夢特性的這種打法,大師聯賽還沒遇見過,畢竟這個打法還只是出於剛剛起步的開發階段。

可開發性還是很高的。

只是,在一些普通的職業訓練家對戰中,已經或多或少的出現過幾次了。

所以,他還是比較期待這一位年輕的訓練家,會將這個打法運用到什麼程度。

兩邊的選手各自就位,確認了沒有什麼問題之後,同時兼任裁判的解說員揮手,宣布比賽開始。

左手邊上,請假王的訓練家沒有意外,還是首發了雙彈瓦斯。

蘊含有能消除寶可夢特性的特殊瓦斯氣體,緩緩飄散。

至於蘇緣這邊的首發,有些出乎意料。

「蘭螳花?」對手皺眉道。

他原以為…今天蘇緣還會繼續派出沙奈朵呢。

雙方的屬性互相克制,但本質上還是沙奈朵會更加具有優勢。

「是不是被人小瞧了?」

不選擇沙奈朵而選擇屬性完全不利的蘭螳花,這一舉動不得不讓他這樣想到。

「我的雙彈瓦斯,可不僅僅只是『請假王』啟動器啊……」

請假王的訓練家眼中寒芒一閃,打消了讓雙彈瓦斯使用替身的想法。

「雙彈瓦斯,使……」

話音未落。

兩道粉色的刀光組合成V字形劍氣斬迎面急襲。

與此同時,蘭螳花身體微蹲,右手花鐮處閃爍著粉白色的波動。

OVERDRIVE!

其操作大概就是將武器切換成魅影刃后,鎖定后前AA?(大霧)

請假王訓練家的臉色大變。

先前的猶豫已經讓雙彈瓦斯來不及使出「替身」技能,迫不得已,他被迫只能選擇「守住」防禦。

「等的就是你這個!」蘇緣微微一笑。

唰——

蘭螳花的第三道精神利刃,無論刀光的大小還是強度,都遠比之前兩道要強。

三道精神利刃,先後分別命中了雙彈瓦斯身前的屏障。

第三道精神利刃更是直接打碎了屏障,讓雙彈瓦斯承受了一部分傷害!!

解說員眼皮子微跳。

這傢伙的寶可夢,怎麼一個比一個暴力?

「還好……」

對手快速檢查了一下雙彈瓦斯的情況后,放心的吐出口氣。

雖然精神利刃打碎了雙彈瓦斯的屏障,不過好在受到的傷害並不高。

還算可接受。

「替身!」

這一次,他不再猶豫,直接讓雙彈瓦斯使用出了替身。

別的先不說,總不能把自己玩死吧。

猶如細胞分裂一般,雙彈瓦斯從自己的身體之中,分出另一個自己。

與本體比起來,仔細觀察的話,替身的眼神明顯比較獃滯。

然而這一點區別,在兩隻雙彈瓦斯移動起來,並使用出「煙幕」技能之後,立馬變得無法區分。

正所謂「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雙彈瓦斯使用替身的時候,蘇緣沒有去阻止。

反正替身這個技能,如果要讓他自己去分辨的話,還是能夠很簡單分辨的。

看穿這個技能,有時候就是這麼的不講道理。

所以,既然對面想用替身,那就讓他用吧。

「說起來,我一直都想用用這個技能組合,今天終於是有機會了。」

蘇緣喃喃自語一聲,隨後下令指揮:

「大晴天,生長!」

銀白色的「小太陽」升騰而起,沐浴在陽光下,蘭螳花迅速生長。

平時,因為「唱反調」特性的緣故,蘭螳花的生長技能基本等同於負面技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