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說完,他立即走到階梯口,右手在虛空輕畫,幾個玄奧的字元在眼前閃現,瞬間進入洞口,緊接著,便是一陣轟隆隆的身影,階梯下面的景象變得清晰起來。

胖道士大步走了下去,羊角樂二人對視一眼,緊隨其後。

這裡的階梯並沒有之前看到的那麼多,不過,一百階也不算少。

三人順著階梯而下,幾十息之後,眼前的環境開闊起來,只見一個寬敞的石室出現在眼前,有三個小門,兩個密封,一個用特殊的金鐵材料製成的柵欄將裡外分開。

「逍遙!化書!」羊角樂一看到柵欄里的面的情景,驚叫道。

只見半封閉的石室中,兩道人影被封在兩個透明的晶體中,彷彿睡著了一般,衣衫破爛,身上布滿血跡。

羊角樂大驚失色,立即沖了過去,但是一碰到柵欄,便被彈開。

他瞬間釋放真元,一掌擊出,重重地擊在柵欄上,但還是無濟於事,自己依舊被彈開,而柵欄卻是紋絲不動。

「這裡加持了陣法,需要虛皇境的修為才可以破開!」胖道士看了晶體中的兩道身影一眼,微微驚訝,道。

羊角樂深深呼吸一口氣,然後看向了胖道士,臉色不怎麼好。

胖道士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訕訕一笑,立即上前,右手探出。

!! 「轟隆隆……」

一陣刺耳的聲音響起,柵欄上泛起一陣白光,不過,對胖道士似乎形同虛設,只見那一隻肥胖的粗手瞬間抓住欄杆,隨意一扭,整個柵欄瞬間被拆了下來,「哐當」一聲,倒在了地上。

羊角樂立即奔了進去,不過,看到晶體中被封印的人影,他不知道接下來如何做。

仔細地看了一下兩塊巨大的晶體,他手掌輕輕地觸碰了一下,發現非常的冰冷。

這是什麼東西?

他再次運轉真元,一掌拍出。

「嘭!」

晶體一動不動,堅硬無比,竟然沒有一絲裂痕。

羊角樂不禁皺起了眉頭,再次運轉真元,使出了十成真元,一拳擊出。

「嘭!」

晶體上出現了一個暗淡無比的拳印,但是依舊沒有裂痕。

羊角樂看向一旁的胖道士,不滿地道:「道長,你若是就這樣站著,一枚都別想得到!」

他很生氣,眼前的情況萬分緊急,宇文天可能獨自一人在戰鬥,這道士卻是這樣的怠工,絲毫不將事情放在心上。

許卿繁華盛世 「無量天尊!休怒!休怒!老衲在思考怎麼破解這玩意!」胖道士訕訕一笑,然後走到晶體前,隨手在其表面拍了兩下,然後又走到另一塊晶體前,隨手拍了兩下。

羊角樂疑惑不解,而那長老更是一頭霧水,這死胖子到底在幹什麼?

不過,三息之後,他們便震驚了,只見兩塊巨大的晶體漸漸出現了裂紋,而且越來越多。

「嘩啦啦……」

十息之後,兩塊晶體盡碎,羽化書和逍遙倒在地上,似兩具屍體一般。

羊角樂二人立即走了過去,分別扶起逍遙和羽化書,一試脈搏,臉色大變。

「一個重傷,若是救治及時,可以恢復如初!」胖道士看著羽化書,臉色微變,隨即將目光停在逍遙身上,道:「至於這個,有些麻煩!」

羊角樂大駭,看向胖道士,道:「他這是怎麼了?」

「丹田破裂,即便復原,也是廢人一個!可惜啊!一個戰神體,竟然如此下場!」胖道士嚴肅地道。

「什麼?」羊角樂二人大驚失色,逍遙是怎麼樣的人,他們再清楚不過,這樣的武道天才,丹田破裂,那是怎樣的一種諷刺。

「道長可有良方,助其復原?」羊角樂看向胖道士,著急無比。

胖道士搖搖頭,道:「方法是有,只不過找起來不容易!」

羊角樂二人一聽,頓時大喜。

「煩請道長告知,到時候丹藥不會少你!」羊角樂激動地道。

「丹田的修補,最起碼需要七階靈藥補天芝,方可見效!」胖道士一臉正色,道:「只是這補天芝極難尋找,可遇而不可求啊!」

「補天芝?七階靈草?」羊角樂二人一怔,隨即眼神黯淡下來。

七階靈草,豈是那麼容易遇到的,摩天嶺的天元果,整個南域就這麼一株。若要在尋找到補天芝,無異於登天。

一時間,二人陷入沉默之中。

這時候,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傳來,羊角樂二人臉色大變,而胖道士則是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什麼氣息?」羊角樂二人大驚,立即警惕起來。

胖道士沉默一息,眉頭微蹙,道:「先離開再說!」

二人相視一眼,立即被其羽化書和逍遙,緊跟在胖道士身後,向著出口走去。

……

宇文天如一尊雕塑,沒有任何錶情,周身環繞著紫金色的氤氳之光,殺戮和毀滅意境讓周圍的天地法則都動蕩起來了。

幾乎整個王都所有的目光在這一瞬間都聚集在這裡,一些人是好奇,更多的人則是恐懼。

中年人驚懼的同時又疑惑不解,他不敢靠近宇文天,只是站在百丈外不停地打量著,想要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宇文天似乎已經鎖定了中年人,他虛空漫步,緩緩地向著對方走去。

在距離對方五十丈的時候,宇文天突然消失了,虛空一陣震蕩,隱隱有空間大道波動。

中年人瞬間感覺頭皮發麻,想也不想,對著面前的虛空全力一丈拍出。

「轟……」

劇烈的罡氣碰撞聲響起,如同颳了一場風暴,空氣都炸裂了。

中年人如同撞到了亘古巨岳一般,倒飛了二十丈之遠,身形搖晃,右臂發麻,輕輕地顫抖著。

他自己都不知道,剛才碰到了什麼,只是本能地感應到危險降臨而已。

漸漸的,宇文天的身形顯現出來,一個深紫金色的「卐」字虛影出現在頭頂,彷彿是一頂巨大的華蓋,照亮了半邊天。

中年人身上的強勢瞬間凝聚到巔峰,真皇境初期的修為令許多遠觀的虛皇境高手不寒而慄。

不過,站在此時的宇文天面前,他卻感覺自己像是一隻待宰的羔羊,隨時都有可能被眼前的恐怖傢伙吞沒。

他也開始釋放出自己的殺意,身後一團火焰虛影近千丈之高,照亮了天空,周圍的溫度變得熾熱起來。

「離火焚天!」

中年人右手對著宇文天直接拍下,一個近千丈大的火焰手掌瞬間出現,急速卷向宇文天。

宇文天似乎沒有一點懼怕之意,一步十丈,任憑自己被火焰淹沒,只不過,三息之後,他完好無損地出現在中年人斜上方,居高臨下地看著對方。

中年人大驚失色,他雖然知道對方強悍無比,可是在自己全力一擊之下,完好無損,這實在難以相信。

莫非宇文天入魔之後,肉身也會變強?

不過,已經沒有時間讓他去思考,因為宇文天的右手開始朝著自己壓了下來。

中年人神色凝重,再次運轉全部的罡氣,一拳擊出。

一隻數百丈大的火焰拳頭對著那隻恐怖的紫金色手掌擊出,

「轟……」

恍若天塌一般的聲音響起,狂暴的能量向著周圍席捲而來,地面上已經是滿目瘡痍了。

塵埃被激起,滿布在空氣中,整個戰場一片混亂。

中年人一擊之後,借著能量的反震之力,迅速向後退去,他擔心宇文天在這個時候衝過來,因為對方的肉身太強悍了,根本無懼如此般狂暴的能量的碾壓,若是此時殺過來,自己被會被動很多。

果然,這一切還是發生了。宇文天根本沒有受到那些狂暴恐怖能量的阻礙,直接如流星經天一般,鑽入漩渦中心,向著中年人殺去。

中年人全身罡氣流轉,在自己身上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紅色防護繭。

「轟……」

紫金色的大手直接拍在火紅色的大繭上,不到一息時間,大繭便四分五裂,中年人被擊入了地面,砸入了廢墟之中。

但是,他在接觸到地面之時,手掌在地面一拍,強行止住了身形,然後施展身法,向一側急速移去。

「轟……」

他剛離開,便有一隻數百丈大的紫金色手印從天而降,瞬間壓下,在地面留下了一個恐怖的大手印記。

中年人嘴角溢出一絲血跡,被宇文天如此恐怖的能量刮到,鐵定受傷,畢竟,他沒有宇文天那樣詭異的肉身。

不過,這只是些小傷,並不影響他的戰力,避免再次被追著打,中年人連續施展身法,在空中換了幾個位置,最後才奔向了城外。

宇文天的速度奇快無比,他心無旁騖,鎖定了中年人的氣息,身形挪移的時候,手上也不閑著,右拳擊出,紫金色的拳影對著中年人的後背衝去。

不過,相隔千丈之多,這一招的威力多好有些減弱,而中年人已經做好了防禦準備,瞬間被化解了。

戰場從城內轉移到城外,那些虛皇境的高手也都追了出來,立在城牆上,看著遠處的兩人對峙。

這一戰很關鍵,宇文天的來歷神秘,而且是敵是友,眾人根本分不清楚,中年人也是如此。

但是,真皇境強者的大戰,對交戰的兩方勢力多多少少會有一些威懾。

「這兩人到底是著什麼來頭?」蕭家老祖神情凝重,道。

姬家的虛皇境強者搖搖頭,道:「這魔修很是陌生,倒是與老祖描述的那人有些相似,至於這中年人,看其身手,似乎是那個勢力的人!」

「那個勢力?你是說……」楊家的虛皇境強者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微變,道。

「不錯!好像是來自那裡!」姬家虛皇境高手道。

蕭家老祖眉頭微蹙,道:「這人既然來自那裡,為何方才那些賊子叛亂之時,卻在一旁袖手旁觀,這太不合情理了!」

「是啊!既然來自那裡,卻眼睜睜地看著我們的弟子被那些逆賊屠殺,太不像話了!」長孫家的虛皇境強者面色冷厲,道。

「哎!我們打一開始就沒有指望他們會保護我們,這些人,不可信!」薛家的虛皇境強者搖搖頭,道:「不過,看著兩人的情況,這魔修明顯強上一些,若是那人要我們出戰該如何?」

眾人一聽,面色大變,這確實是一個很難的決擇,天火宮得罪不起,宇文天更是恐怖無比。

!! 「誰都不幫!」一陣威嚴的蒼老之聲響起,一道灰色的人影出現在城樓上,看著遠處對峙的兩人。

「不錯!兩不相幫!」又是一道聲音響起,一個中年人也出現在了灰色人影的身旁。

「老祖!」姬家和燕家的眾人對著兩人躬身一拜,齊呼道。

這時,其餘的幾個同一立場的虛皇境強者也是微微躬身,這兩人對他們來說,是前輩高人,實力遠在自己之上,應當給予尊重。

「老祖!若是不幫,會不會不妥?」姬家虛皇境強者疑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