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說完,江道明轉身離開。

現在的自己,距離第七層也不遠了,先踏入第七層,增漲壽元再想第八層,半仙體質。

酒宴備好,一羣人喝道深夜,各自睡下。

黑夜之中,江道明眉頭突然一皺,睜開雙眼,一道若有若無氣息,一閃而逝。

“跑的挺快,如此警覺,看來是位經驗豐富的老手。”

他感應到有人接近房間,可是,令他意外的是,他剛睜眼,那人便走了。

對方實力,在六層頂峯,絕對是頂尖存在,而且感應極爲靈敏,否則發現不了他的動靜。

會是爲了觀音玉淨瓶碎片而來嗎?

如果是,對方既然敢來,應該還會有第二次。 「教官!」面對著如此的局面,遲強知道如今自己勢弱根本抗不過對方,只得向教官求起助來。

「我說過,此次歷練只有你們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我們才出手,至於其他事,與我無關!」趙千軍當即回了一句,便直接將頭扭到了一邊。

別說這還事關李逸晨,哪怕就是普通學員之間發生這樣的事情,趙千軍他們也絕對不會幫助遲強。

畢竟遲強之前的言行雖然是從理論上說得通,但這樣的心思在軍隊中絕對是最受排擠的,此時能給他好好的上一課也是一個不錯的結果。

遲強也是一愣,他沒想到趙千軍居然會給出這樣一個答案。

「明天是你們先動手還是我們先動手,別說我們欺負你,讓你挑!」看著自己居然得到這麼多的支持,厲嫻心中還是大爽不已。

「好,我讓你們先動手!」如今事已成定局,遲強自然不會傻到憑著這幾個人去與三階元獸硬抗。

倒是如果讓厲嫻他們先動手,與三階元獸拼得兩敗俱傷的話,到時自己倒也可以占點便宜。

雖然這樣的最後結果其中關係到極大的運氣,但卻也是遲強唯一的機會。

如此風波一出,原本為一個整體的大隊,一下子變成了兩個陣營,只不過遲強那邊此時卻只有連他一起五人,看上去顯得單薄不已。

「厲嫻,明天我們面對的畢竟是三階元獸,總不能亂戰吧?要不你給我們指定一個作戰計劃!」用過餐后,大家聚在一起,寧靜立刻提議道。

「不錯!我們一切都聽厲嫻的!」

「對,亂戰肯定不行!」

這一提議剛出來,立刻得到不少學員的贊同,畢竟三階元獸從實力上來講,應該在他們整個團隊之上,若是再無組織的各自亂戰,想要取勝絕對難上加難。

「我指定方案?還是算了吧!」厲嫻聳了聳肩,單打獨鬥她是沒問題,但若是要說真正的指揮戰鬥她可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隨即目光掃向李逸晨道:「這個問題還是請教一下晨哥吧!」

「對,請教晨哥也一樣!」其實在見識過李逸晨的手段之後,此時誰也沒敢把李逸晨當作一個普通雜役來看待,只不過身為正式學員的他們,自然不可能主動說出請教一個雜役的話,但如今既然厲嫻都這樣說了,他們也就跟著就坡下驢了。

而連厲嫻都叫李逸晨晨哥了,誰又還敢叫李逸晨的名字呢?何況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在見識過李逸晨的實力之後,大家也並不覺得叫他一聲晨哥有什麼不對。

李逸晨目光依次從眾人身上掃過,眉頭微微皺在了一起。

雖然早已知道此行的目標是一頭三階元獸,但李逸晨卻從未考慮過如何去對付,畢竟對於這種歷練他還真從來沒有放在心上過。

而如今那些學員依附過來,雖然有著一些利益之心,但畢竟也是支持了自己,而且厲嫻和程瑛之前已經把話說得那麼滿了,李逸晨自然也不願意她們輸了而丟臉。

只是眼前這群實力參差不齊的學員,哪怕聯合在一起想要對付一頭三階元獸,單憑實力來講,李逸晨並不看好他們。

尤其是風雪戰狼!關於風雪戰狼李逸晨在圖書室也看過一些相關介紹。

三階元獸善於駕馭冰之力,攻擊時力量中蘊含的寒冰之力可以令四周空氣凍結而減緩對手的速度,同時風雪戰狼天生對風也有著極強的駕馭力,自身的速度又快捷無比,哪怕是融元境後期武者也不願意輕易與之交手。

陣法!一陣思索之後,李逸晨意識到想要以這群學員的實力對抗風雪戰狼,只有利用合擊陣法。

只不過經過一陣篩選之後,李逸晨發現既要滿足這群學員參差不齊的實力,又要符合元力的運轉,他能想到的陣法只有一個。

那就是當初在青雲大陸的時候魔族用來困襲九大凶地領主時的那個不知名的陣法。

雖然魔族不專註於術道,但常年征戰各大面位,自然少不得要獵殺一些強大的靈獸,在無數的經驗堆砌下,這套不知名的陣法對付獸類倒是有著一些獨到之處。

只不過陣法的運轉由靈力轉變為元力,這其中需要加以一些改動,但這顯然根本難不住如今的李逸晨。

一個時辰的時間過去,李逸晨心中已經完善了這個陣法。

「以我們如今的實力想要正面抗衡風雪戰狼的確有些困難。」李逸晨頓了一下說道:「不過若藉助陣法之力,或許勉強可與之一戰。」

「陣法?你是說向岑琴導師請教?估計歷練的過程她不會說吧!」原本大家還以為李逸晨想出什麼好意思,此時聽到陣法,一個個神色不由黯然起來。

「正巧我在圖書室的時候看過一個名叫禁錮的合擊陣法,是專門對付元獸的,而我又把這個陣法記了下來,或許現在正用得上。」李逸晨給陣法隨便取了一個名字說道。

「禁錮?怎麼沒聽過有這樣的陣法名字?」

「這個陣法行不行啊?」

「我們可是把未來都壓上了,若是陣法不行的,那豈不是血本無歸!」

李逸晨這般一說,立刻引起不少異議,畢竟李逸晨的實力雖然得到大家的認可,但術修一道卻與武道無關。

當然如果一定要說有關的話,那隻能說一個人一旦把太多的時間花費在武道之上,那麼將更沒有精力去研究術道。

「我相信晨哥!」

「我也信!」

「我就更不用說了吧?」

面對著眾多質疑,厲嫻、程瑛、王漢山立刻表明起各自的態度來。

見著三大主力態度一致,其他人自然也跟著識趣的閉起嘴來。

「既然大家沒什麼意見,那麼我們下來就學習一下這個陣法的運轉!」李逸晨說著向程瑛要來紙和筆,當即將陣圖繪製了出來。

雖然以李逸晨如今的精神力完全可以對所有人意念傳功,但李逸晨可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也只得用這個最原始的辦法。

這些學員雖然主修武道,但聖戰學院卻彷彿沒疏於對他們在術修上的教導,當李逸晨將陣法繪製完成之後,立刻有不少人眼前一亮,顯然他們都看出一些陣法的玄奧。

「妙,實在太妙了!」

「此陣不僅可以把我們的攻擊力提升兩倍,而且防禦力更是提升五倍不止,難怪能叫禁錮,有著如此驚人的防禦,哪怕殺不死風雪戰狼,我們這麼多人就算耗也能把它耗死!」

「不錯,更重要的是此陣一旦結成,哪怕有人受傷退出陣法,其他人也可以立刻補位,只要我們的人保留在三分之一以上,都能維持陣法的運轉。」

「神奇,實在太神奇了!」

能進入聖戰學院的自然沒有平庸之輩,此時看著陣法,再經過李逸晨的講解之後,立刻明白了陣法的精髓,頓時一個個鬥志變得高昂起來。

顯然若是有了禁錮一陣他們還無法斬殺風雪暴熊的話,那麼這次歷練以失敗告終他們也將無話可說,畢竟禁錮一陣已經足以將他們的實力發揮至極致了。

「好了,今天大家就好好感悟一下陣法的玄奧吧,希望你們明天能順利的完成任務!」陣法講解完之後,李逸晨輕輕一笑道:「有什麼不懂的也可以隨時問我。」

「你不和我們一起戰鬥嗎?」聽著李逸晨的意思,厲嫻不由一愣,其他人也紛紛把目光望了過來,畢竟李逸晨在他們的眼中可是大殺器一件。

「這是你們的歷練,我就不參與了,我負責策應!」李逸晨聳了聳肩說道:「畢竟這個陣法未經實驗誰也不知道效果如同,若是到時出現什麼意外,你們則需要馬上撤陣遠離,而在這個過程我會為你們擋住風雪戰狼十息,給你們足夠的撤退時間。」

十息,雖然只是一個彈指即逝的時間,但此時所有人都震驚的望著李逸晨。

以一人之力擋風雪戰狼十息?至少在場沒有誰有把握能夠做到,就算厲嫻感覺自己拼盡全力,若是以一人之力能阻擋其五息已經是極限。

雖然聽起來有些匪夷所思,但看著李逸晨臉上洋溢的自信,眾人卻又乖乖的將心裡的懷疑收了起來,但心裡卻深深的為著李逸晨的實力而震驚無比。

「好吧,那你就做我們的最佳替補,若是我們到最後無力斬殺風雪戰狼,那最後的任務就交給你來完成,可別讓我們失望哦!」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厲嫻輕輕一笑道。

「好吧,不過如果不出意外,明天應該不需要我出手。」對於自己改良的陣法,李逸晨自然有著絕對的信心。

有了李逸晨的保證,又見識了禁錮之陣的玄妙,一時之間眾人皆是信心飽滿,此時皆紛紛各自盤坐參悟起陣法的玄妙來。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遇到不解之處,也真的向李逸晨請教起來,不過無論什麼樣的問題,李逸晨總是能以最淺顯的道理解釋到讓提問人完全明白。

漸漸眾人心裡最初那種想藉助李逸晨的力量對付風雪戰狼的心思慢慢轉變為了深深的佩服。

若是到這個時候他們還不能感受到李逸晨在術修一道也有著精深的造詣的話,那麼他們的天賦也沒必要再呆在聖戰學院了…… 天色蒙亮,除了遲強等人,其他一眾學員雖然一夜未睡,但一個個卻是精神抖擻的樣子,此時更是一個個摩拳擦掌,彷彿就等著風雪戰狼引頸待屠一般。

「陣法你們已經掌握得差不多了,我建議現在大家還是打坐一個時辰再出發吧!」看著眾人的模樣,李逸晨輕笑道。

「好……好!」

若是在此之前李逸晨說出這樣的話,也許很多人會不屑一顧,但如今大家對李逸晨打心底的佩服,此時對他自然也言聽計從,一個個克制著內心的興奮打坐起來。

一個時辰說對於修鍊來說,幾乎是彈指之間。當灰白籠罩著天地,四周的一切變得清晰可見之時,一個時辰的時間也隨之過去,而此時打坐之後的一眾學員更是一個個精力充沛無比的模樣。

「晨哥,怎麼樣?現在我們還差些什麼?」

「現在要說差的話,那差的就是你們對陣法的熟練了,所以我建議一會在前進的過程中,你們按著陣法的運轉推進,如此一來雖然速度會慢上一些,但估計遇到風雪戰狼的時候,你們對陣法已經可以熟練運用了。」李逸晨自然早已有所安排。

我是旺夫命 「好的,我們聽晨哥的!」除了本身對李逸晨的佩服之外,大家也知道這樣做對他們的好處,此時自然也不可能再有人提出反對。

「出發!」隨著厲嫻一聲輕喝,一眾人立刻散亂的分散開來,瞬間近二十人的方隊一下子拉了十來米之長,每個人的位置看似雜亂無章,但細看之下彷彿又有著某種聯繫。

「嘩眾取寵而已!」看著這邊已經擺開陣形,遲強不由冷哼一聲也跟著開動起來,不過雖然他們沒有陣形可以比眾人快得多,但此時卻誰也不敢太快。

「這是……陣法?」導師肖勇也看著此間的變化小聲的對岑琴問道:「岑導師,你看他們的陣法如何?」

在陣形成的那一刻,岑琴自然已經看此乃是一個陣法,只不過卻一時也沒有看清楚這個陣法的門道,「的確是一個陣法,不過好像有些玄妙,我好像都不曾見過,得仔細看一下。」

作為術師對於新奇的陣法自然充滿著新鮮感,此時回了一句后便立刻加快著腳步,以圖近距離的觀摩一下陣法的運轉。

「看來這小子已經得到軍神至少八成的真傳了!」而陣法形成的那一刻,趙千軍和錢通同時眼前一亮,隨即趙千軍輕笑起來。

「他日後應該可以成就軍神衣缽!」錢通也是點了點頭。

幽冥戰場乃與他們交手的就是冥界之人,比起當初入侵青雲大陸的冥界之門的魔族還要高出一個層次,這關係就和聖域與青雲大陸的關係有些想像。

但當初魔族的陣法經過李逸晨如今的術道淬鍊修改一番之後,自然又要比魔族的陣法高出幾個層次,而且與冥界所用的陣法有些相近。

軍神,乃是幽冥戰場的戰鬥之神,不僅一身修為出神入化,更術武雙修,術道同樣冠絕全軍,如今隨著先入為主的觀念,趙千軍和錢通看出此陣法有著一些冥界陣法的雛形,自然認為是軍神傳授於李逸晨了。

而連這類旁枝也一併傳授,若說李逸晨未得其真傳,只怕說出去都不會有人相信了。

而此時的李逸晨完全不知道這一切切的巧合,無形之中已經在他身上打上一個軍神傳人的標籤。

「停!」大約前行了近兩個時辰,一眾學員對於陣法的運轉也已經十分熟悉之時,趙千軍突然一聲沉喝,一眾學員立刻隨之停了下來,但此時卻依然每個人皆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經過這兩個時辰的磨練,大家都感覺到此陣法的神奇,此時他們有一種感覺,若是當初遇上銀月暴熊群的時候就會此陣法的話,那麼根本不需要那麼麻煩,便可以輕易將熊群絞殺。

「目的地已經到達,前方的山洞便是風雪戰狼的洞穴,接下來如何戰鬥你們自行安排。」趙千軍指著數百丈外的一個山洞說道。

眾人齊眼望去,只見不遠處有著一個數米高的洞穴,哪怕此刻陽光已經籠罩著整個大地,但洞口處依然布滿著一層寒冰,在陽光的照耀下,衍生出一層層白霧緩緩升起,但是卻絲毫看不出有融化的跡象。

「同學們,還需要戰前動員嗎?」感覺到陣法的神奇,厲嫻也有些興奮起來。

「不需要,斬戰狼,挖狼核!」同樣還沉浸在興奮中的一眾學員立刻齊聲迎道,同時所有的目光齊齊望向李逸晨。

「動手吧,若是事不可為立刻撤陣分散逃離!」李逸晨點了點頭,再次提醒道。

「出發!」眾人點了點頭,隨著厲嫻一聲輕喝,保持著陣法的運營如同一道利箭一般向著山洞的方向飛奔而去。

李逸晨雙足輕點,亦緊跟而上,雖然並沒有與眾人一起,但仍保持著不遠的距離。

與此同時兩位教官與兩位導師也跟了過來,雖然三階元獸在他們眼裡並不算是什麼,但是要保護學員在歷練過程中不出現死亡,他們還是不得不小心一些。

而遲強等人則也站在不遠處用一種複雜無比的眼神看著眼前的一切。

在距離洞口十來丈的位置,一行人停了下來,只見眾人雙手舉過頭頂,隨即各自的元力自掌心衝天而起,眨眼之間便在頭頂凝結出一柄紫黃交加的元力巨劍。

巨劍出現的好一刻,不要說是遲強等人,哪怕就是岑琴和肖勇兩位導師臉色也是一變。

以他們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此時那巨劍之上所蘊含的力量絕對不輸於融元境中期的一擊之力。

雖然說眾人的力量疊加在一起的確能夠達到這個總和,但是武道的力量的融合絕對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這其中若是出現分毫的差錯力量的反噬之下,結果將是未傷人,先傷已。

如今憑著這個陣法雖然可以把眾人的力量如此完美的結合在一起,岑琴的術道在術修院足以列入前十,此時眼中也閃爍出羨慕之色。

接著眾人雙手猛得一揮,那道元力巨劍頃刻之間,激起無盡的空氣動蕩,在陣陣尖嘯聲中飛射而出,眨眼之間便砸在洞口之上。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中無數的碎石夾雜在強勁的氣勁中四溢而飛,而此與同時,陣中眾人卻快速的移動著身體。

在極速的移動中,立刻凝聚出一道巨大的氣流,那些剛猛無比的衝擊力,一與之相遇立刻被引向四周,遠遠的脫離眾人活動的範圍。

「攻防兼備,好陣!」看著這一幕,岑琴也忍不住拍手稱讚起來。

畢竟一般的陣法要麼主攻,要麼主防。

眼前此陣能夠將一眾修為參差不齊的學員的力量聚集在一起,激發出不弱於融元境的力量已經相當難得,如今在防禦上居然也是如此的出色,哪怕是岑琴此時也忍不住大讚起來。

「吼……吼……」

隨著洞穴崩碎立刻響起數聲獸吼,只見那破碎的洞口之間數道黑影閃過,眨眼之間在眾人眼前已經多出十來頭元獸。

每一頭元獸嘴裡都還叼著一些血肉,雖然那血肉已被染紅,但大家仍然看得出那是風雪戰狼的殘屍。

「我去,說好的風雪戰狼呢!」看著眼前的一眾元獸,王漢山不由破口大罵起來。

此時眼前哪裡還有風雪戰狼的身影,十來頭元獸每一頭都有著數丈來高,巨大的身影投下,幾乎將一眾學員完全遮住。

金遁異猿、玉面青獅、陰陽雙頭蛇、青蓮黑狼……

對於這些元獸一眾學員並不陌生,這些他們之前教科書上都看過關於他們的記載,而這些元獸也都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他們是四階元獸,而非三階元獸。

四階,那可是堪比開元境的存在,對於如今最強都只有凝元境後期的一眾學員來講,他們連仰視的資格都沒有,更不要說一口氣出現十多頭。

看著這一幕所有人都是愣在那裡,甚至連害怕都已經忘了,此時他們只感覺大腦之中一片空白。

「困天鎖地!」就在此時李逸晨瞬間發渾厚的元力充斥著的大喝之聲,如同當頭棒喝一般傳入在場眾人耳中。

好在一眾學員從昨晚到此時一直在演化著李逸晨所傳授的陣法,此時被李逸晨如此一喝,眾人只覺心神一動,失神的身體本能的將陣法演化開來。

只見如同機械一般的動作,頃刻之間,無數的元力匯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氣旋將眾人籠罩。

「速退!」看著眾人形成防禦氣旋,同樣感覺到氣旋的防禦力度,趙千軍和錢通兩人頓身影一閃立刻撲上前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