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說實話開創這一片領土還真心不容易。

開國何其難,此時被夏洛奇褫奪王位,奧馬特憤怒了。

「去!」

數百個高大威猛的不死巨獸咆哮著撲向夏洛奇與達爾。

達爾像是看戲法似的看著周圍的場景逐漸變得明朗。

詫異之餘,不由深深的佩服自己的主人。

達爾通過共享能夠察覺夏洛奇的所作所為。

雖然原理不透明,功效與結果是互通有無的。

無需解釋。

自然明了。

「該死的奧馬特居然侵佔了我們龍族這麼多領土!」

「駱佳山脈也被它佔為己有,真是氣人。」

看著一些自己熟悉的地方,達爾又驚又怒,又感涕零。

前者自然是對奧馬特,後者自然是對夏洛奇。

「咣~」

數十名不死巨獸抬起一口大鐘,張開岩漿炙熱的口,狠命的敲響。

「死亡喪鐘?」

達爾可是知道厲害的。

早就聽說奧馬特手中不僅有不死神杖庇護,還有一些其他的極品寶器。

這死亡喪鐘應該就是其中一個。

「音波攻擊?」

夏洛奇當即反應過來。

心意緻密屏障一股腦的釋放。

來不及選擇技能,所積累的心意之力匆忙間堆積過去,擋在死亡喪鐘聲音傳播的方向上。

等於在喪鐘與自己間砌了一層隔音牆。

鐘聲可以穿透物相,但遇見心意之力一下子被撞擊返回。

這十幾個不死巨獸操作手法相當粗糙,只管狠命的敲鐘,不知道選方位,也不知道躲避。

夏洛奇釋放的足有百米高的心意隔音牆如同堤壩一般,將宣告死亡的鐘聲給反射了回去。

巨獸悲劇了。

當場化為岩漿失去了靈性。

主宰不死巨獸的真靈亦隨之消散。

夏洛奇的春秋筆當即跳出來寫判詞。

奧馬特見到春秋筆,差點沒把手中的不死權杖掉下來。

「什麼?閻王筆?」

奧馬特研究過各界地獄結構與組成人員的背景資料,特別是一些地府的傳奇人物。

什麼「地獄不空,我不成佛」的地藏菩薩等等。

看見夏洛奇手持閻王筆,不由嚇一跳。

「我說這小子這麼厲害呢?竟然在我的深淵之怒中毫髮無損信馬由韁,原來是十界閻羅的傳人!」

「好了,人類,咱們不要再鬥了。」

「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不認一家人。」

「我是魔都地獄的主宰奧馬特,請問你是哪位閻羅的弟子?」

奧馬特一鎚子怒砸暗黑之珠,徹底將暗黑之珠暫時的籠罩住了。

百忙中給夏洛奇遞了一句話。

這已是很給面子了。

奧馬特什麼時候對人客氣過呢?

此刻他需要集中精力煉化暗黑之珠。

所以不能被分心。

別看高達百丈的奧馬爾外表粗獷,其實內心細密的很。

又膽小惜命。

這種人能動腦子解決問題絕對不會動手。

「別跟我套近乎,第一,我不認識你,第二,我也不認識什麼閻羅。」

夏洛奇說著,繼續將奧馬特的岩漿不斷的歸朴。

要知道這些物相基礎一旦被抽空,奧馬特可就只有不死神杖可憑藉了。

暗暗著急。

可著急有什麼用?

奧馬特最著急的是那暗黑之珠怎麼沒動靜了?

「難道被一鎚子砸壞了?」

……

宇通所見的春天花好景濃,心意飄蕩,不禁有些陶然而醉。

「不對!」

宇通可是第六層心意的高手,構建一個世界對他來說並不是十分困難的事情。

雖然他的實力被老丈一下子給拔高了,既有好處,又有壞處。

好處是一下子進入第六層心意境界,不好的地方就是想再提升就很困難了。

「居然有人在構建世界來迷惑我么?」

宇通心下暗道。

果不其然,花海忽然立了起來。

心意花海箭! 夏洛奇擋住了「死亡喪鐘」的攻擊,可四周數百隻不死巨獸卻呼啦一下圍了過來。

對著夏洛奇與達爾的「心意知夢」的防禦圈一頓狂轟亂炸。

關鍵根子在奧馬特身上,夏洛奇自然明白這一點。

否則即便將四周這些高達百米的不死巨獸擊退,它們還會無窮無盡的湧現。

「歸朴」心意已初入門徑,此時不練手更待何時?

夏洛奇心跳逐漸放緩,達爾忽然覺得旁邊的主人似乎有了一種春天般的感覺。

在地獄內熾熱岩漿瘋狂翻湧的處境下居然感覺到了春風吹度的愜意感。

一顆緊張的心竟然放鬆了。

淡定了。

境界!

這絕對是境界。

達爾也在感悟。

達爾自身可是抵達域級實力的高手,此時在夏洛奇高級修鍊心法的感染下,竟然也有了明悟。

是的,就是春風吹度。

與兇猛的不死巨人狂猛的攻擊相比,夏洛奇正在嘗試又好又快的剝離。

剝離奧馬特粗暴裹挾的真靈與實物。

一頭不死巨獸長著三頭六臂,馬臉、豬臉、猴臉……

忽然愣住了。

接著渾身嗤嗤的冒起了白煙。

驚濤駭浪的岩漿似乎跟它無關了。

剝離生效!

一頭不死巨獸轟然散去。

岩漿的海洋中彷彿漾起了一朵小浪花,一個小璇渦……

然後就隱於無形。

好,在本初上完結,很好!

夏洛奇很滿意自己的「歸朴」心意技能。

那種將物相擱進時間維度中的感覺還是十分新穎的。

而且是通過自己的心意之力。

開始時還有些生疏,被數百隻不死巨獸來回絞殺折騰。

達爾在「心意知夢」的防護圈內顛簸的都快吐了。

接下來,夏洛奇加快了「歸朴」的速度。

一分鐘!

半分鐘!

三十秒!

……

一秒一個!

奧馬特全神貫注的盯著自己的終極之錘籠罩下的暗黑之珠。

忽然感覺自己體內控制的真靈數量減少的速度蹭蹭的加快。

又嚇一大跳。

「哎呀,這個該死的閻王的傳人,怎麼非得進來攪局呢?」

「我和他沒交集啊?」

奧馬特有些無奈。

弄不死夏洛奇,自己還要惦記。

就像一個釣魚的人旁邊總有一個孩子在搗亂。

煩心。

奧馬特還沒意識到夏洛奇正在顛覆他的不死王國。

數百隻不死巨獸死了。

而且很快。

快的比產生的速度還要快。

將軍夫人惹不得 岩漿也在消退。

一圈一圈的陸地山川等重新呈現出原來的樣子。

花又開好了。

河流平靜的流淌。

還有小動物在蹦跳……

夏洛奇的心意之力如同一層切面,這邊是日常,那邊是變態與瘋狂。

岩漿內在的暴動可是說是無止盡。

奧馬特的實力的確不可小視。

這得益於這麼多年潛心的修鍊。

不敢出去啊,濕婆的毀滅神殿的終極追殺令一直沒有取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