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謝師父。徒兒去去就來。”

穆塵雪停下身子就要折返回去。凌天趕忙將她攔了下來。

“塵雪,不必主動前去。在這等着就好。”

“啊?”

穆塵雪歪了歪頭,不過眨眼之間便明白了凌天的意思。

她拱手行禮示意,按照凌天的意思來做。

呼~

夜晚的風雖說輕柔,但輕柔之中總是夾帶着一種着急,讓人心中感覺有些不適。

就連樹林的樹木都被吹得不斷的搖曳起來,樹葉發出的沙沙聲響,更是容易讓人心底產生莫名的急躁感。

“打個賭。”凌天打破了等待的寂靜。

“什麼賭?”穆塵雪聞言,心中也是頗爲好奇。

“你說會來幾人?他們的修爲分別如何?”

穆塵雪一聽,整個人都有些興奮起來了。

“徒兒猜不少於3人,而且最弱的修爲應該是武神巔峯境界。最厲害的一定會有武神大圓滿境。師父覺得呢?”

凌天微微一笑:“五人。清一色武神大圓滿境界。”

聽到凌天如此堅定的回答,就好像凌天他自己派來的人一樣。

穆塵雪也是一陣驚訝。

“師父爲何如此堅定?難不成你一早就收到什麼風聲了?”

“並不是。只是感受到了而已。”

“感受到了?師父是如何感受到的?”

穆塵雪覺得凌天所說的極爲玄乎。畢竟感受這種東西就是比較玄乎。

“你聽,風聲之中有何異樣?”

聞言,穆塵雪深吸一口氣,隨即緩緩閉上眼睛。然後微微側耳傾聽。

此刻,一縷晚風輕拂過來,穆塵雪並沒有聽出有什麼異樣的地方。

她眉頭微微緊鎖,再度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心安靜下來,神識更加集中起來。

呼~

風聲再度傳來,穆塵雪的耳朵頓時捕捉到了不一樣的聲音。

雖然這種聲音夾雜在風聲之中,極爲細微。甚至是極難聽得見。但一旦靜下心來捕捉到了這些聲音,卻會瞬間變得清晰起來。

“師父,徒兒聽到了。”

“是嗎?說說看。”凌天故意詢問。

穆塵雪仍舊閉着眼睛,仔細傾聽。

“這是人穿梭在樹林之中,腳踏樹幹的聲音。”

“沒錯。還有呢?”

“還有……他們的方位分別是三人靠前,兩人斷後。三人靠左前行,兩人靠右飛奔。”

聞言,凌天略微欣慰的點點頭。

“不錯。還有嗎?”

“還有?”

穆塵雪極力的傾聽着。但卻是沒有再聽出什麼異樣來。

她緩緩睜開雙眼,一臉慚愧的看着凌天。

“師父,徒兒聽不出什麼東西了。請師父明示。”

“移動的速度,落地的聲音,震盪的頻率等,都能側面的反應出這些人的實力修爲。”

聽到這話,穆塵雪頓時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原來如此。師父你也太厲害了吧。”

“經驗罷了。以前沒事的時候,總是會這樣傾聽,打發時間。如果爲師沒有聽錯的話,這五人之中,靠左前行的三人,正是刺殺我們的三人。”

“什麼?真的嗎?師父你也太厲害了吧。這都能聽出來。”

穆塵雪一臉崇拜的點頭,那雙迷妹一樣的眼睛緊緊盯着凌天在看。

“好了,準備開始了。”

凌天溫柔而磁性的聲音傳來,頓時將穆塵雪拉回到了現實。

她轉過身來的一刻,果不其然,五個人的身影頓時從眼前的樹林裏飛竄出來。

這一刻,十四雙眼睛的視線當場相碰在一塊。

戰鬥也在這一刻,一觸即發。

凌天:“準備。”

敵人:“動手。”

凌天:“上!”

雙方的聲音剛剛落下,在場的所有人當即消失在了原地。

旋即砰的一聲傳來,整片樹林如同被巨大的炮彈擊中一般,瞬間炸裂。

轟的一聲,方圓三百多米的地方當場被夷爲平地。

緊接着凌天,穆塵雪和那五人當即朝着各自身後的地方倒退了出去。

“果然好有實力。”

那五人之中的另外兩人臉色有些吃驚,因爲之前也僅僅是那三個同伴說罷了。

但聽說始終是聽說,眼下動手交撞了一下,才真實的體驗到穆塵雪和凌天的實力果然是不同凡響。

“師父,果然不出你所料。他們果真實力強橫。”

穆塵雪手中的長劍在身前一劃,隨即留下了一道凌厲的弧線。伴隨着弧線的軌跡還有一絲絲清涼的靈力在波動震開。

“來者何人?速速報上名來。”穆塵雪冷冷喝到。

但內心卻早已做好了應戰的準備。畢竟他們這些傢伙是不會好好說話的,想要他們好好說話,那就只有一個方法,打到他們服服帖帖爲止。

“你們三人對付老的,這小的就交給我們兩兄弟。”

“沒問題。”

話音剛落,五人當即兵分兩路,三人當場朝着凌天猛撲過去。

而另外兩人也迅疾朝着穆塵雪猛衝了過去。

“師父,徒兒就先動手了。”

Wшw ⊙тTk Λn ⊙C○

穆塵雪恭敬行禮,就在凌天點頭之際,手中長劍頓時朝前斜砍而出。

咚!

一聲震響,長劍之上蘊藏的強大靈力當場跟那兩人的靈力碰撞到了一塊。

劇烈的震盪產生,一股股氣浪乍然朝着四周迅猛衝去。

與此同時,凌天這邊也幾乎在同一時間,爆炸出一陣足夠席捲天地的疾風。

轟!

凌天跟那三人相互觸碰了一下,雙方便隨即彈開。

緊接着沒有任何的遲疑,凌天頓時蹬地而起,身影朝着其中一人閃現而去。

“二哥(二弟),當心。”

身爲大哥和三弟的,當場就預判出了凌天想要攻擊的對象。也在這一時間,對着凌天便是一招殺來。

眼看凌天的拳頭就要轟砸在那二弟的身上,豈料卻被大哥和三弟的攻擊完全撞到了一塊。

砰的一聲,大哥,三弟連同二弟當場被凌天的這一拳轟得猛然倒退出去了數百米遠。

“哼!真夠厲害的。”

“沒錯。看來我們絕不能留手了。”

“這麼快嗎?現在就要用?”

……

他們三人倒退出去的時候,還不忘快速的交談謀劃。就在三人身子停下來的時候,三人的意見也已經達成了一致。

“大哥,三弟,交給你們了。”二弟突然開口說道。

與此同時,他突然朝着兩人的身後暴跳出去。

凌天見狀,心中已然知道他們想要幹嘛。

畢竟之前,他之所以會對這二弟出手,就是想要斷掉他們的強大後路。

不過沒想到這大哥和三弟的戰鬥經驗竟然這麼豐富,反應也是極快。

“塵雪,回來。”凌天大聲叫到。

穆塵雪聞言,雖說心中疑惑驚訝,但還是第一時間快速退回到了凌天的身邊。

“師父,有何吩咐?”穆塵雪不解的望着凌天。

“待在爲師身邊百米之內。決不可超過這方圓的範圍。”凌天臉色極爲嚴肅的囑咐起來。

穆塵雪以前就看到過凌天這樣的神情,明白接下來此將會有大戰,甚至是惡戰。 然而此刻,跟穆塵雪相互交手的兩人當即退到了二弟的身邊。

他們神情驚疑不已。

“你們幹嘛?有必要這麼做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