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證明蘇白沒有說話,他的確幫助清陽大師,從陣法大師晉陞為陣法宗師了!

證明蘇白沒有開玩笑,他的確在三天之內,讓清陽大師成為陣法宗師了!

證明蘇白的手段……通天! 嘶——

眾人倒吸口涼氣,每個人都面面相窺,他們已經不再驚訝清陽大師的本事了,也不再驚訝清陽大師晉陞為陣法宗師這件事了,他們震驚的是蘇白的手段!

蘇白的手段,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早在之前,天才們已經在心中衡量過蘇白了,清楚的知道蘇白有多麼的恐怖,明白蘇白手段有多麼的狠辣果斷,以及他實力到底有多麼的強勁,和他背後的勢力龐大到什麼程度。

這些,天才們都以及清楚的知道了,明白蘇白是一個恐怖的存在,絕對不能招惹。

可是,看見清陽大師真的在蘇白的幫助下,利用三天時間晉陞為陣法宗師之後,大家對蘇白的印象再次高邊,同時更加心驚蘇白的手段!

原本,天才們以為自己已經夠了解蘇白的了,知道蘇白的實力以及蘇白背後有恐怖的勢力作為支撐,可是現在天才們才發現,蘇白遠遠要比他們想象中神秘的多。

光是蘇白這一手讓陣法大師在三天之內晉陞為陣法宗師的手段,就足以證明蘇白的本事有多麼的龐大了!

要知道,這可是陣法宗師啊!

若是蘇白是讓人提升一兩個小境界,這雖然也足以讓在場的天才們驚訝,卻也不至於驚訝到如此的程度。

不過,陣法宗師就不同了,畢竟陣法宗師太稀少了,整個蓬萊界的陣法宗師加起來兩隻手都能數的過來,可想而知陣法宗師是多麼的珍貴,一個陣法宗師的價值根本無法估量。

天才們清楚的知道,一個陣法宗師的價值,恐怕就算拿整個蒼雲星去比較,都不足陣法宗師的一個腳趾頭吧。

這,才是天才們真正驚訝的重點!

若是蘇白的這種手段真的百試百靈的話,那麼蘇白豈不是可以打造當初一批陣法宗師的隊伍出來?這樣一來的話,蘇白手中掌控的力量,該多麼的龐大啊!

其實,別說是一批陣法宗師的隊伍,就算蘇白能夠打造出一兩名陣法宗師出來為自己效力,他也能夠在整個蓬萊界橫著走了,怕是各方的帝君級別人物見了,也得禮讓三分啊!

可怕!

這時候,天才們才真正的意識到,蘇白到底是多麼可怕的怪物,若是得罪這種怪物,以後都得提心弔膽的過日子了,所以天才們都在心中暗暗的告誡自己,千萬不要去得罪蘇白,就算是得罪蒼雲星的前十大,也不能得罪蘇老魔啊!

「清陽大師真的成為陣法宗師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啊!」

「沒錯,清陽大師真的晉陞為陣法宗師了,蘇白真的說道做到了!」

「蘇白的手段,太強大了,我已經決定了,要死心塌地的追隨在他的身邊,為他效力!」

「我也這麼覺得,我總感覺蘇白能夠趕出一番大事業,這時候若是跟隨在蘇白身邊的話,將來一定會好處無窮啊!」

「這是一個明智的選擇,我也這麼認為,反正我家族的勢力在大勢力範圍內墊底,說不定真能藉此機會,一飛衝天呢!」

「這是時機,這是機遇,我們絕對不能錯過!」

……

天才們交頭接耳起來,紛紛表達出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其實,恐怕就連蘇白自己都沒有想到吧,一群天才竟然在逐漸的向自己靠攏,並且有許多天才已經死心塌地的想要追隨自己了!

嗒嗒嗒——

這時候,一陣腳步聲傳來。

天才們均是一驚,看見來者是誰之後,大家主動的讓出一條大路,恭恭敬敬的站到一旁,看向來者的雙眼之中,也全部都露出了恭敬之色。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蘇白!

「哦?出來了?比我想象中的快一點。」蘇白雲淡風輕的說道,彷彿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根本就不擔心清陽大師晉級不了一般,可想而知蘇白是多麼的自信,對自己的手段是多麼的充滿信心。

當然,也正是如此,蘇白顯得更加強大和神秘莫測了,完全讓人看不穿。

這時,清陽大師忽然虎軀一顫,看向蘇白的雙眼之中充滿了感激和尊敬,最後一雙眼睛中滿是淚水,都要興奮的哭出來了。

一個已經活了一百多歲的人,看著一個少年都想哭,可想而知此人是多麼的激動跟感激。

其實,方才出來的時候,清陽大師自己都沒能反應過來,自己竟然真的突破了,就像是在做夢一般,他還真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所以出來之後站在原地沒有動。

不過,清醒了這麼久,他終於反應過來了,一切都不是,都是真實的,自己真的在三天之內,突破成為陣法宗師了!

這是每一個陣法大師畢生的追求啊,清陽大師原本以為自己想要成為陣法宗師,已經此生無望了。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竟然真的有機會晉級成為陣法宗師!

這對清陽大師來說,毫無疑問是一次新生,一次脫胎換骨的新生!

當然,蘇白就是他的再生父母!

「蘇……蘇宗師!」清陽大師激動的說道,隨後直接在眾目睽睽之下,也不顧及自己的顏面,而是懷著滿心的敬意,朝著蘇白跪了下去,磕下三個響頭。

「我本已經壽命不多,不成為陣法宗師,很快就要化成一堆黃土了,蘇宗師幫助我晉陞成為陣法宗師,就是給了我新生,是我的再生父母!」清陽大師陳懇且感激的說道:「日後,蘇宗師的事,就是我清陽的事,我原以為蘇宗師上刀山下火海,萬死不辭!」

此言一出,眾人赫然,大家都沒有想到,清陽大師竟然會有如此舉動。

同時,大家也更加忌憚起蘇白,畢竟這樣一來蘇白就等於有了一個陣法宗師當自己的左膀右臂了,力量和其強大,就算是前十大都能無所畏懼了!

其實,清陽大師之所以這麼做,只有兩點,第一點他是真的感激蘇白,幫助自己晉陞為陣法宗師了,就好像是給了他新生一般,所以必須要對蘇白尊敬和感恩,並且報答蘇白!

第二點其實很簡單,清陽大師也驚訝蘇白的本事,他清楚的知道,跟在蘇白身邊,只有好處沒有任何壞處,說不定日後還能跟著蘇白趕出一番大事業,所以他尊敬蘇白,佩服蘇白!

不過,更加重要的一點是,清陽大師即便成為了陣法宗師,可是他依舊看不穿蘇白,這就讓清陽大師忌憚無比看。

他相信,就算自己現在實力大增,成為了陣法宗師,可自己依舊不可能是蘇白的對手!

清陽大師清楚,蘇白這種人,只能依靠,絕對不能得罪,否自己一定會死的非常凄慘! 但是,歸根結底,清陽大師還是太激動了,對蘇白太感激了,他真的沒有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真的能夠突破成為陣法宗師,跨過每一個陣法大師都想要跨越卻根本無法逾越的鴻溝。

關鍵是,蘇白沒有騙他,蘇白真的有本事幫他從陣法大師,突破成為陣法宗師!

原本,清陽大師都以為蘇白是在說笑,認為蘇白只不過是在戲耍自己罷了,可是現在,他已經成功突破成為陣法宗師呢,還能再說蘇白是再戲耍自己嗎?當然不行,他只能感嘆和震撼,蘇白的手段,實在是太強大了,強大到他根本無法想象的地步,強大到直接超越了他的認知程度。

毫不誇張的說,蘇白真的承諾在三天之內,幫助清陽大師從陣法大師晉陞為陣法宗師,最震撼的就是清陽大師本人了,最直觀感受到蘇白手段之強大的,也是清陽大師本人,畢竟一切的感受和變化,都發生在清陽大師的身上,而且清陽大師也是受益者。

清陽大師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跨越陣法大師和陣法宗師之間這一條鴻溝是多麼的困難,他也清楚自己在陣法大師的領域之中徘徊了幾十年,天賦和潛力已經用盡了,想要再有所晉陞,是多麼的困難。

可是,他真的沒有想到,蘇白真的只是簡簡單單的幾句話,自己聽見之後,彷彿整個人都通透了一般,竟然想透和看透的很多東西,一下子以前不明白的東西,現在全明白了,成功從陣法大師,晉陞成為了陣法宗師,跨越了那一道數百萬陣法大師都無法逾越的天大鴻溝!

為此,清陽大師在震撼蘇白的手段,感激蘇白的幫助時,也被蘇白的強大給震懾到了,畢竟蘇白所做的一切,和達到的一切,已經完全讓清陽大師的三觀顛倒,清陽大師不服不行啊!

這也就是為什麼,清陽大師一看見蘇白,便行下如此大的禮,直接在蘇白面前跪下,並且稱呼蘇白為再生父母的原因所在。

俗話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父母是自己這輩子最應該感謝的人,是他們給了自己生命,讓自己能夠來到這個花花世界!

清陽大師非常明白這一點,可是他已經是一個垂死之人了,他若是還不突破晉級為陣法宗師的話,他的壽命將不會再超過五年,只有晉陞為陣法宗師他的壽命才會被再次延續數百年。

可惜的是,清陽大師已經無望晉陞陣法宗師了,也就是說他已經認命了,將自己也看成一個已經躺在棺材中的半死人了。

不過,讓清陽大師意外的是,就是在這個時候,蘇白出現了,並且幫助自己晉陞為了陣法宗師。

換一句通俗易懂的話來說,蘇白就是在棺材的邊上,將清陽大師從中拉了出來,並且又給了清陽大師數百年壽命的存在。

故此,其實清陽大師對蘇白稱呼一聲再生父母,並不為過!

甚至,蘇白所做的一切,都勝過清陽大師的親生父母了,這一點絕對母庸置疑!

而此時此刻,在場的眾人,均是倒吸一口涼氣。

之前,他們看見清陽大師運用揮灑自如的手法的時候,還半信半疑。

畢竟,他們也只是聽說而已,他們根本就沒有見過真正的陣法宗師,根本不知道真正的陣法宗師有多麼的厲害,更加不知道真正的陣法宗師使出揮灑自如手法是什麼樣子。

而且,就連清陽大師所使出的揮灑自如手法,也都是從李王天的口中說出來的,眾人也是聽了李王天的才想起來,清陽大師用的是揮灑自如的手法。

不過,這一切都是道聽途說,聽別人訴說,天才們震驚的同時,依舊保持著自己的質疑。

畢竟,陣法宗師是何等人物?整個蓬萊界明面上都只有五人!

蘇白怎麼可能在三天之內,就讓清陽大師從陣法大師,突破成為陣法宗師呢?完全不可能!

畢竟,僅僅是過了三天時間罷了,所以天才們對清陽大師是否晉陞為陣法宗師,還是充滿了質疑,畢竟他們連陣法大師的手段都未曾見到過,更別說親眼去分辨陣法宗師的威能了。

除非清陽大師自己承認,自己成為陣法宗師了,否則天才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可是,清陽大師自從出現之後,就一直沒有動過,也沒有什麼別的動作,更加沒有欣喜的將自己的身份給公布出來,所以大家更加質疑,清陽大師到底有沒有晉陞為陣法宗師了。

不過,當他們看見蘇白出現后,清陽大師激動的表情后,已經清陽大師所做出來的一系列動作,著實將在場的人給嚇了一跳。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清陽大師見到蘇白的時候,竟然會激動到這種程度。

要知道,陣法大師和陣法宗師,都是蓬萊界的人才,他們都非常的高傲,當然他們也有資本高傲,不到萬不得已,不到非常激動的時刻,是絕對不會對任何人如此感恩戴德的。

而且,不說清陽大師之前還是陣法宗師之下的第一人,擁有高貴身份的他,竟然直接對蘇白跪了下去,在場的眾人想不驚訝都不行啊!

不過,更讓眾人驚訝的還在後面,清陽大師竟然不顧場合,不顧自己的臉面,在蘇白面前稱呼蘇白為自己的再生父母,這著實將在場眾人的大牙給驚掉了。

他們萬萬都沒有想到,清陽大師竟然會這麼說。

可是,清陽大師話中所說的別的意思,已經不難看出,為什麼清陽大師要如此激動的對蘇白感恩戴,又是下跪,又是再生父母的原因所在了。

原因原來很簡單,蘇白真的讓清陽大師在三天之內,突破成為陣法宗師了!

這個消息,無疑如同一枚重磅炸彈,在眾人的腦海中炸裂開來。

眾人的腦海中,宛如有一道晴空霹靂劃過一般,讓眾人久久無法回過神來,徹底的愣住了。

蘇白真的做到了,三天之內,將一個陣法大師,變成一個陣法宗師!

這得有多麼強大的手段,才能做到這一點啊!

同時,眾人看向清陽大師的眼神也不一樣了,充滿了恭敬和敬畏。

畢竟,清陽大師現在身份已經完全不同了,他再也不是陣法大師了,而是陣法宗師,蓬萊界堪比帝君地位的陣法宗師! 畢竟,陣法大師和陣法宗師,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

陣法大師的身份雖然也同樣尊貴,可是在蓬萊界的數量卻比較多,至少有數百萬陣法大師存在,身份就算再怎麼尊貴,也尊貴不到哪裡去。

可是,陣法宗師就不一樣了,蓬萊界的明面上,只有五名陣法宗師存在,比蓬萊界存在的帝君還要稀少,先不說陣法宗師所擁有的能力,光說物以稀為貴,就可見陣法宗師的地位是多麼的巨大了。

曾經就有高級星球的勢力做出過評估,以為陣法宗師的價值,跟以為帝君相差無幾,甚至一位天才陣法宗師的地位,要比起帝君來還要珍貴。

可想而知,陣法宗師在蓬萊界是什麼地位,有多麼的珍惜跟稀缺。

這也就是為什麼,大家看向清陽大師的目光不一樣的原因所在了,清陽大師現在可是陣法宗師,地位堪比帝君的存在!

堪比的帝君的地位啊,對在場的天才們來說,這該是多麼的巨大。

此時此刻的清陽大師,就如同是一座通天巨峰,而在場的天才們則是比螻蟻都還渺小的存在,他們就算仰望都無法對巨峰進行仰望,只能膜拜。

當然,蒼雲星中的所有勢力,包括前十大,在陣法宗師面前,都是渺小的螻蟻,這一點絕對母庸置疑。

畢竟,蒼雲星只是一顆低級星球,上面別說帝君了,能夠超越魚龍三變的存在估計都沒有,所以面對堪比帝君地位陣法宗師時,就算蒼雲星上所有的勢力加在一起都不夠看啊!

這,就是陣法宗師的恐怖之處!

而陣法大師,雖然也尊貴,可是卻達不到震撼一個低級星球的程度,可是陣法宗師就不一樣了,連高級星球都能震懾的存在,還震懾不了一個低級星球嗎?

這就是陣法大師和陣法宗師的差距所在和不同之處!

這也就是為什麼,天才們在得知清陽大師成為陣法宗師之後,內心震撼的真正原因。

帝君,是他們畢生的追求目標,也僅僅是目標罷了,想要成長到帝君的程度,談何容易啊,蒼雲星從之初到現在,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年,都沒能出一位帝君級別的人物,否則的話蒼雲星就不只是低級星球了,有帝君級別的道統存在,再怎麼垃圾都是中級星球,可想而知堪比帝君地位的陣法宗師,是多麼的恐怖。

若清陽大師還是陣法大師,他在蒼雲星上公開身份的話,整個星球上的所有勢力,包括前十大都會來迎接他,對他以禮相待,不會得罪分毫。

可是,現在卻不同了,若是清陽大師以陣法宗師的身份出現在蒼雲星上的話,整個星球上的勢力就不是簡簡單單的迎接了,而是顫抖,恐懼的顫抖!

若是之前,天才們還敢跟清陽大師對視,打量清陽大師,並且小聲的議論清陽大師。

可是現在,天才們已經完全不敢了,直接被清陽大師的身份給嚇傻了,連看清陽大師一樣都不敢,光是站在清陽大師的身份,就會不自覺的身體顫抖,冷汗直冒,面色蒼白,連呼吸都感覺困難。

他們有一種錯覺,彷彿感覺清陽大師有一股獨特的氣場,站在他身邊,連空氣都比普通的空氣要重很多一般!

同時,天才們也清楚的知道,絕對不能得罪眼前的清陽大師,就連前十大的天才也這麼認為。

他們清楚的知道,一位陣法宗師的怒火,是多麼的恐怖,自己背後的勢力,是完全承擔不起的。

若是這個時候,將清陽大師惹怒了,清陽大師只是一句話,就會有高級星球的勢力前來幫助清陽大師出力,說不定將整個蒼雲星給毀滅都是有可能的。

畢竟,天才們雖然沒有出去見識過外面的世界,卻在很多古籍上看過很多的歷史故事,上面記載過曾經就有過一名陣法宗師,從低級星球開始傲游,尋找經驗進行力量,準備再讓自己的陣法造詣有所提升,可是誰知道,一個低級星球上最強大的勢力將其得罪,那位陣法宗師還沒有發話,等他離開的時候,那顆低級星球就被直接毀滅了,沒有一個活口存在。

一想到這個歷史故事,天才們就感覺不寒而慄。

他們現在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趕回家族,將這件事情告訴勢力中的人了,讓他們無論如何都不要的而最蘇白,不要得罪清陽大師,否則後果將會非常的恐怖!

而就在這時,清陽大師忽然說話了,疑惑的說道:「蘇宗師,我有個疑問。」

此言一出,全場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清陽大師和蘇白的身上,現場連一點點的喘息聲都沒有了。

「說!」蘇白淡然的說道。

「你是怎麼幫助我提升的?以你這樣的本事,豈不是可以打造出一支陣法宗師的隊伍出來?」清陽大師疑惑的問道。

此言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被話題所吸引,所有人看向蘇白的目光中,都綻放出異彩。

是啊,眾人才反應過來,蘇白擁有打造陣法宗師的手段,豈不是可以打造一批陣法宗師的隊伍出來?這樣一來,蘇白豈不是可以帶著陣法宗師,稱霸整個蓬萊界了?!

眾人期待著蘇白的回答,就連清陽大師也不例外。

對此,蘇白只是嘴角一彎,笑了起來,道:「我若是真有這樣點本事,我還會在這裡?」

此言一出,眾人均是一愣,不知道蘇白所說到底是什麼意思。

蘇白接著說道:「清陽,你可還記得,我對你說過,我幫助別人提升,根本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對於你卻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你知道為何嗎?」

「為何?」清陽大師疑惑的問道,他也很想知道,蘇白為何如此自信能夠幫助自己晉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