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讓人類族群超脫,永恆長存才是王毅的目標,至於原始宇宙的那點小打小鬧,現在他已經有點看不上了。

站的高度不同,看事情的角度自然不同,心境自然也不同。

就好像當初在地球,他就懶得摻和一些事情,變強才是他主要目標。

有那個心思,還不如修鍊,或者和老婆們親熱,造幾個胖娃娃。

雷神、洪,羅峰……這些人都一樣。

實力到了,遇到什麼事情,隨手就可解決。

當然,王毅也明白,有人的地方就有鬥爭,人類內部本身也派系林立,鬥爭無處不在,但是都被控制在一個範圍內。

有限度的鬥爭,其實是保持族群活力的好辦法,這也是人類高層默許的。

「這一次得到通天塔,是我的大際遇。」王毅微笑看著外景模擬,「要是老師他們得知我得到通天塔,不知道什麼表情?」

擁有「通天塔」,王毅在人類中的地位絕對不會比混沌城主他們低!

不過自身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為了防止變數,還是等自己實力再強大一些再說吧。」王毅揉著下巴。「在時光界耗費六百多億年時光,我界主的壽命也所剩無幾,差不多是時候突破了。」

「不過,先在域外戰場狩獵一番,把面板任務前三個完成。」

「再去祖神教,完成一些計劃。」

「然後,就可以突破了。」

另外一個時空,羅峰從域外戰場出來,先是去烏華秘境拿到第三塊金屬殘片,隨後才是去祖神教。

但是王毅不用學他,可以先去祖神教,再去烏華秘境。

其實他對坐山客的老巢很垂涎,畢竟坐山客可是神王轉世,隨身帶的晉王殿也是神王至寶,還有元的《列元術》……每一樣都很讓王毅眼紅。

不過,直面坐山客風險很大,等他有足夠的實力,再去面對也不遲。

他相信這一天不會太遠。

「說起來,羅峰應該也該去星辰塔了吧?」

……

域外第七戰場。

星辰塔。

一個銀甲銀翼的青年在飛船里,震驚的望著遙遠處那遮蔽半邊宇宙的一座巍峨的九層塔樓,在這巍峨九層塔樓周圍,還有著無窮無盡、色彩斑斕的星雲漩渦環繞,感覺到那無比強烈的召喚感,他渾身都在顫慄著。

「這,這感覺是……」

而在星辰塔內部大殿中,一個巍峨頭頂有鹿角的強者正和一個人身蛇尾的老者說話,突然,他似有所覺,停止說話,目光轉向青年這一邊,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來了。」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典褚等人的動作簡單利索,招招直奔對手要害,完全以速度跟力量取勝,典型的軍中戰鬥風格。

一個呼吸之間,蕭家大軍,嘩啦的又倒下兩千人!

蕭建康等人看到瞠目結舌,這是打架呢,還是割麥子?

此時,蕭家四大金剛之中的張龍趙虎,齊齊撲向典褚。

而四大金剛之中的秦獅宋豹,則齊齊的撲向陳寧。

龍虎獅豹四大金剛,看出蕭家大軍的戰鬥力,不如猛龍兵團,他們四個想要擒賊先擒王,先先拿下陳寧跟典褚。

如果能夠一舉擒下陳寧跟典褚,那剩下的人,肯定立即原地投降。

典褚見到張龍趙虎朝著他衝來,他冷哼一聲,雙拳同時揮出,如同雙龍出海。

砰砰!

張龍跟趙虎,同時跟典褚拼了一拳。

典褚站在原地巍然不動,張龍趙虎兩個,卻齊齊慘哼一聲,趔趄著後退出五六米。

兩人俱是嘴角溢血,竟然齊齊被典褚震傷了。

同時,不遠處,秦獅跟宋豹兩個,也凌厲的撲向陳寧。

陳寧冷漠道:「小小蜉蝣,也敢橫江。」

話音落下,閃電般踢出兩腳。

砰砰兩聲,踢中兩個對手的胸膛。

秦獅跟宋豹兩個,口噴鮮血,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眼看是不活了。

蕭家四大金剛,跟陳寧典褚一照面,竟然傷的傷,死的死。

而猛龍特種兵團的戰士,又十分悍猛,出手凌厲,蕭家的人成片成片慘叫著倒下。

戰鬥才開始一會,蕭家就倒下了一半的人。

剩下的人,一個個都膽寒了,已經準備轉身逃跑。

他們這些人,連猛龍戰士的一招都接不下,他們在猛龍戰士面前,就是人肉沙包而已,這架還怎麼打呀!

蕭建康跟蕭老爺、三井武等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也都慌了。

而就在這時候,遠處,傳來一陣陣轟隆的汽車聲。

竟然有無數車輛,朝著這邊來了。

最前面的一輛車是奧迪轎車,車牌是a00001,這是江南省尊陶東林的座駕。

後面還跟著幾輛002,003,004等車牌的車輛,都是江南省幾個最重要的領導的車輛。

明顯,是江南省的領導們趕來了。

後面,還有一輛紅旗轎車,這輛紅旗轎車是劉振平的座駕。

紅旗轎車後面還跟著大批大批的吉普車、越野車,再後面這是蔓延不見盡頭的軍用運兵大卡車……

顯然,江南軍總指揮,劉振平也親自來了。

現場,猛龍兵團,跟蕭家大軍的戰鬥停止了下來。

蕭家陣營,跟猛龍陣營,都齊齊的望著遠處這群不速之客。

很快,省尊陶東林帶著一幫手下從車上下來了。

一身戎裝的劉振平,也帶著一幫屬下,從車上下來,還有上萬名全副武裝的戰士,迅速的從軍用卡車上跳下,迅速集合。

蕭建康本來見蕭家大軍被殺得雞飛狗跳,正擔憂呢,沒想到劉振平跟陶東林就來了。

他還以為陶東林跟劉振平是來支援他的呢!

他眉開眼笑的朝著劉振平跟陶東林迎上去,嘴裡笑哈哈的說:「陶省尊,劉將軍,這點小事,竟然敢驚動兩位大駕來幫我,蕭某真是感激不盡……」

但,讓他傻眼的是。

劉振平跟陶東林等人,彷彿沒有看見他似的,徑直的從他面前走過去。

蕭建康愣在當場,錯愕的見到,劉振平跟陶東林等人快步的朝著陳寧走過去。

陶東林諂笑的說:「少帥,我們來遲,請您恕罪。」

劉振平也爽朗的笑道:「少帥,為兄我聽說有人要跟你干架,我立即就帶了一萬戰士前來助陣,夠義氣吧!」

千千 四個人按照熙承的指揮,一路平安地到達三樓,電梯門打開的那一刻,有一個喪屍已經晃蕩到了電梯門口,凌柯揮手一刀就將他的頭砍飛了。

「凌柯,從右邊走,現在右邊比較少。」熙承的聲音突然傳出來。

「知道了。」凌柯收回往左走的腳,招呼大家往右突圍。

刀頭和凌柯並肩走在前面,兩把大刀就如收割機一般,幾乎是眨眼的功夫,右側的幾個喪屍就被兩人解決了。

「呃~」對講機里傳出熙承欲言又止的聲音。

凌柯本能地感覺不太妙,連忙問道:「怎麼了,熙承?」

「凌柯,我看到,呃,我看到停機坪那邊突然湧出好多喪屍,還有二樓的喪屍正在往三樓聚集。」熙承有些遲疑地說道。

「你說什麼?你開玩笑的吧?」凌柯有些懵。

「我想熙承不是開玩笑的。」張士木指著遠處玻璃窗外的停機坪說道。

此時窗外的天空已經蒙蒙亮了,橘黃色的微光斜照在停機坪的側門上,那裏正一股股地往外涌著喪屍。

凌柯看着這一幕,心裏瞬間涼了,他本來是打算,先把武器放在直升機上,然後再回武器庫再拿一些武器,現在看來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是個大問題了。

「我靠,這些喪屍都瘋了吧,難道他們有意識了嗎?」捕快驚呼了一聲,指著身後的喪屍叫道。

只見喪屍果然如熙承說的,正在向他們的方向聚集。

「這下麻煩了,大家掏槍,我們得快點去直升機那邊!」凌柯果斷吼道,掏出槍直接開始射擊,現在也管不了槍聲會吸引來更多的喪屍了,反正已經多得不能再多了。

眾人退到玻璃窗那邊,凌柯說道:「大家聽我說,我和捕快去直升機那邊,張士木和刀頭在這裏阻止三樓的喪屍過來,為我們爭取時間。」

「好!」

刀頭和張士木堵住門口,張士木放下武器袋,掏出輕機槍,動作利落瀟灑地拉槍栓,瞄準射擊,刀頭將手雷一字排開,有些興奮地吼道:「來吧,可算有機會把你們炸上天了,哈哈!」

刀頭連續扔了四枚手雷到了樓梯口和電梯口,直到炸斷了出口,斷絕了喪屍上來的通道,張士木沉着地扣動着扳機,槍槍爆頭,喪屍根本無法近身,刀頭又扔了兩枚手雷到屍群中,也端起槍開始射擊。

凌柯掏出手雷扔向側門,轟天巨響中,碎石夾雜着喪屍肉將側門堵住,還好他們行動迅速,此時停機坪上只有四、五十隻喪屍,要是再慢一會兒,說不定連站的地方都沒有了。

捕快咧著嘴,殺喪屍殺得興高采烈,凌柯打開對講,對熙承說道:「熙承,你與程傑聯繫,趕緊離開這裏,這些喪屍不對勁,我們已經動用了手雷,小心誤傷你。」

「知道了,你們小心。」熙承沒有多說,他已經聽到了一陣陣巨響,想必樓上的戰鬥異常激烈,他雖然有擔心和疑惑,但此時不是猶豫的時候,他相信凌柯的判斷,收拾好東西,與程傑聯繫。

凌柯回頭看了一眼身後,張士木和刀頭已經把身後的喪屍殺得差不多了,停機坪上的喪屍竟然像是得了命令一般,齊齊向兩人的方向撲過來,捕快嚇了一跳,手上的槍也有些不穩,連續幾槍都打在喪屍的肩膀上,雖然阻止了喪屍前撲的速度,但是並沒有殺死喪屍。

凌柯暗呼糟糕,連甩了兩枚手雷到左側喪屍群中,此時他也顧不得左側停著的直升機了,連續兩聲爆炸,連帶着直升機也爆炸了,這一炸威力太大,喪屍被炸死一大片,凌柯將捕快撲倒在地,躲過了爆炸的衝擊力。

離捕快比較近的幾個喪屍沒被炸死,低吼著撲向兩人,凌柯來不及拿槍,將捕快往後一推,一拳砸在沖在最前面的喪屍的太陽穴上,然後飛腳又踹翻兩個喪屍,等緩過勁來,他摸出腿上的匕首,和喪屍肉搏起來。

捕快被凌柯推到後面,有些震驚地看着凌柯毫不慌亂地對抗喪屍,他咬了咬牙,撿起地上的槍,一槍一個解決掉周邊的喪屍。

此時張士木和刀頭也已經解決了喪屍,跑過來支援。

凌柯退回到三人身邊,他注意到一個不同尋常的事情,剛才情況緊急,再加上喪屍眾多,所以他沒有注意到,但是此時停機坪上只有二十隻左右的喪屍,他發現有一隻喪屍一直躲在大群喪屍的後面,他穿着環衛工人的衣服,在一群軍服喪屍中顯得是那麼的扎眼,他不像其他喪屍面目猙獰地往前撲,只是站在原地面無表情地看着四人的方向,偶爾喉中低吼兩聲。

此時喪屍都停下了腳步,凌柯隱隱的有一種感覺,這些喪屍都聽從環衛工的指揮。

「那個傢伙……」刀頭也注意到了這一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