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買來龜甲泡酒……這個胡途竟然用一塊載有神階極品煉丹功法的上古龜甲來泡酒!豈止是暴殄天物,簡直就該挨天譴啊!

泡酒……泡酒?龍英傑眼裏驀然閃過一抹亮光,轉身進了帳篷。

一會兒,龍英傑在帳篷門前支起了一張簡易木桌,從儲物項圈中取出市場上買來的醬肉烤鴨,又取出一罈陳年好酒狂吃海喝起來,嘴巴還“吧嗒吧嗒”直響,那副貪婪愜意享受的樣子讓人直咽口水。

沒過多久,嗜酒的胡途果然被酒肉香味引了出來。他看了看大快朵頤的龍英傑“咕咚”嚥了一大口口水,嘴脣蠕動了幾下卻沒好意思張開。

龍英傑心中一樂,又撕下一塊鴨脯肉塞到嘴裏香噴噴地嚼着,衝胡途喊道:“這位大哥,出門在外就是朋友,一起來整兩口?”

三請兩拉,胡途終於經受不住誘惑走了過來。兩個人互通了姓名,胡途看着年齡比他要小得多的龍英傑試探地問:“龍兄弟,看你也是頭一次來巴庫勒森林。你是什麼修爲?”

“小弟只是武氣士五階修爲。看大哥天賦迥異,不知是哪一段幾階修爲?”龍英傑拍起了胡途的馬屁。

“哦,我比你高了一階,我是武氣士六階修爲。”胡途哈哈笑道。能夠壓對方一頭,胡途的心情大好,卻沒有考慮自己比龍英傑要大好多歲。

龍英傑往另一個碗裏倒了滿滿一碗酒恭恭敬敬地遞給胡途:“胡途大哥,俺娘說了,出門在外多個朋友多條路。你修爲比我高,進了巴庫勒森林請多關照一下小弟。來,小弟敬你一碗酒!”

胡途咧嘴一笑,接過大碗:“龍兄弟,你放心,進了巴庫勒森林大哥一定保護好你!”說着,一仰脖子,一碗酒喝了個底朝天。

“大哥痛快!”龍英傑又倒了一碗酒,扯下一條鴨腿遞給胡途,“胡途大哥,小弟能認識大哥真是三生有幸。來,再幹一碗!”

兩碗酒下肚,胡途抹了抹嘴脣讚道:“好酒,真是好酒!”

“我這是上好的醉神大麴,又加了多種藥材泡製,一罈賣一百塊下品元石呢!喝了滋陰壯陽,對男人特有幫助!可惜缺了一味龜甲,要不然效果更猛。大哥若喜歡,我帳篷裏還有幾壇,等會兒大哥走時我送你兩壇。”

胡途一聽,眼睛裏冒出貪婪,猶豫了一下,從懷中掏出那塊龜甲扔到桌子上:“白要龍兄弟的酒可不好。我這裏恰好有一塊龜甲,你把它打碎泡到幾壇酒裏邊提高一下藥效。”

兩塊下品元石的龜甲換兩壇價值二百塊下品元石的好酒,對於胡途來說這個買賣可巨划算。

龍英傑見這麼容易龜甲就到手,心裏樂開了花。他怕胡途反悔,抓過龜甲,站起身說:“大哥請稍等,我這就去把它加到酒裏,順便給大哥拿兩壇來。”

胡途怎麼會想到着了道兒。龍英傑掀開帳篷門簾走進去。

“小子,趕緊滴血認主,然後催動意念把龜甲的信息全部導入神識海。”顏紅珠也沒想到上古龜甲這麼輕鬆就被龍英傑得手,忙提醒他。

龍英傑不再猶豫,立刻滴血認主,催動意念與上古龜甲溝通。立刻,一股古老滄桑的信息流猛烈地突入到他的神識海。這股信息十分強烈,龍英傑渾身一震,腦袋竟然有些脹痛。

他深深呼吸了幾口,運氣元氣在四肢百脈遊走了一邊,腦袋的脹痛感才慢慢平息下來。再看那塊龜甲已是毫無光澤,與普通龜甲毫無二致。

辦完這件大事,龍英傑轉身抱了兩壇酒出來,當着胡途的面一掌把那塊龜甲拍碎,起開酒封,把一多半的碎龜甲加入兩壇酒中,然後放到胡途面前:

“大哥,這兩壇酒您走時別忘記帶着,剩下的這些龜甲就是小弟的了,等會兒我把它加入那幾壇酒中。”

呵呵,只用了半塊龜甲就換來兩罈好酒,胡途別提多高興了,端起酒碗大聲說:“龍老弟如此仗義,明天就跟在我身邊,我保證沒人敢欺負你!”

胡途若是知道龜甲中的祕密,估計早和龍英傑刀槍相見玩命了,哪裏還會如此說話。說起來他還是與上古龜甲無緣。

第二天,隊伍早早就出發了。這支隊伍共有二十餘人,領隊是一個二階武氣師,還帶着兩個武氣士九階巔峯護衛。

巴庫勒森林屬於城市邊緣森林,除了兇猛的九階異獸,最強的據說只是剛剛被發現不久的一階妖獸,幾乎可以肯定沒有更加兇猛的高階妖獸和仙獸、神獸等,那種傳說中的靈獸更是絕對不可能出現。再說,這支隊伍也沒有打算去森林中心,所以,以他們這羣人的實力足夠保證安全了。

昨天晚上的交流起了作用,胡途很牛氣的讓龍英傑跟在身邊,一副大哥派頭。

龍英傑昨晚一宿未睡,把那神階極品煉丹功法細細揣摩了兩遍,但也只是略懂了皮毛。

煉丹功法博大精深,更需要豐富的實踐經驗,不是一時半會能全部掌握了的。但功法裏邊有一章入門基礎,詳細介紹了武氣大陸上的天材地寶,以龍英傑的絕頂聰明,倒是把這一章記的徹徹底底。

一行人往森林深處走了三天,見到的最兇猛的也只是三階異獸。這種異獸攻擊性很小,武氣士三階就能對付得了,讓龍英傑覺得實在無趣,幾次想脫離隊伍,一個人去森林最深處看看。

這天夜幕就要降臨的時候,大家正準備紮營休息,忽然,一陣悠長威猛的嘯聲從森林深處傳來。嘯聲帶着一股王者霸氣,嚇得一些低階異獸瑟瑟發抖,一頭扎進樹叢裏匍匐着不敢動彈。

領隊臉色劇變,急忙招呼大家把武修弱一點的圍在中間,緊張地盯着聲音響處。

遠處一陣“撲簌簌”亂響,夾雜着異獸奔跑時帶起的呼呼風聲,碗口粗的小樹被成片撞斷。異獸還未撲來,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已經衝進了大家的鼻孔,令人作嘔窒息!

來襲的竟然是一隻兇猛的赤尾獅虎獸。

此獸是赤尾獅和白虎的雜交獸,獅頭虎身花斑紋,體長超過五米,身高接近兩米,一條三米多長人腿粗細的鞭狀巨尾通體火紅,甩動起來如一條燃燒的火鞭,聲勢駭人,故稱赤尾獅虎獸。

赤尾獅虎獸力大性殘,身體靈活,擅長攻擊,尤其是玄鐵一般的長尾豎擊一條線,橫掃一大片,抽打在人身上立時粉身碎骨,一般武修在其鐵尾下難以生還。

所以,此獸在巴庫勒森林異獸中排名前三,兇名顯赫。

很不巧,今天居然遇上了這麼一條兇獸,並且還是一條成年的八階雌異獸。

這樣的異獸就連那兩個武氣士九階巔峯的護衛也感到膽寒!

本來牛氣沖天的胡途更是嚇得臉色蒼白,腿都軟了,哪裏還顧得上龍英傑的安危。

**********************************************

少年英雄橫空出世,仗劍走天下,橫掃邪惡,最終君臨天下,成就戰武神話!故事越來越精彩,聊齋老狐仙保證奉獻給讀者大大們一部不一樣的熱血玄幻。

另:前19章,作者每章的字數都在2500字以上,有的甚至超過了3000字,章節字數一點也不比其他作者的少。但有作者仍呼不過癮。

老狐仙決定:以後每一章節的字數控制在3100—3400之間,以食讀者。這樣,每日就增加了1000多字的更新!

下一章馬上執行。爲祝賀新書七天頻道推薦,今日三更,16點之前發完,請大大們關注。

老狐仙在努力,大大們票票砸過來支持啊! 赤尾獅虎獸號稱巴庫勒森林異獸之王,見到竟然有人類膽敢闖進它的勢力範圍屠戮它的子民,它極端憤怒,立時圓睜雙目,身上散發出攝人心魄的威勢,發出一陣怪異的怒吼。

“大家一起亮出武器,準備擊殺它!”領隊神色嚴峻,發出指令。他的手上多了一柄法階上品大刀。

胡途的手中不知什麼時候攥了一根狼牙棒,卻是擠在了人羣中間。

胡途其實一點不笨,赤尾獅虎獸若是發起攻擊,最危險的肯定是外圍人羣,所以,他選擇了躲在中間。

龍英傑心裏卻有一些興奮。

這隻赤尾獅虎獸是他這次出門歷練見到的最爲兇猛的異獸,他想試一試自己有沒有能力擊殺它。所以,他選擇了一個直接面對獅虎獸的最危險位置,甚至連龍泉寶劍都沒有召喚出。

八階異獸已經有了一些靈智,能夠辨別出誰強誰弱。它的眼睛掃過人羣,找到了最佳攻擊目標。

獅虎獸發出一聲低吼,龐大的身軀猛然凌空躍起撲向人羣中間。人羣發出驚呼,各種武器不約而同地刺向空中。

獅虎獸身子一擰,長長的鐵尾像火龍般掃出,有三名武修被擊飛,其中一名三階武氣士狂噴出一口鮮血,生命氣息已然全無。

人羣被驚呆了,一些修爲低的開始驚慌失措,轟的一下四散逃開。

“聚在一起,不要分開!”領隊疾呼。二十多個人如果分開,除了幾名武氣士九階以上強者,那些人很可能會被獅虎獸逐個殺死。

兇猛的赤尾獅虎獸抓住這個機會,哪裏還會讓人羣再次聚攏!它東奔西突,躲閃開幾名強者的進攻,幾個呼吸間又有三人死在了它的鐵爪和赤尾下。

領隊的眼睛變得血紅。如果這羣人傷亡過大,他還有什麼臉面回去!他牙齒一咬,幾個起落到了獅虎獸跟前,揮刀砍下去。

畢竟是二階武氣師,修爲自然不是武氣士能夠相比的。獅虎獸意識到了危險,急忙狂閃,雖然躲避過了要害部位,但那大刀仍然重重地砍在了它的臀部。

獅虎獸臀部裂開一道深深的血口。它徹底被激怒了,狂吼一聲,尾巴一卷後狠狠抽出。這一擊無比兇猛,人們聽到了空氣撕裂的聲音!領隊雖然躲了過去,但他旁邊的一名五階武氣士卻沒有那麼好運,直接被抽飛出去,生死不知。

“聯手進攻!”領隊對手下的兩名九階武氣士護衛喊道。

三個人好不容易聚集在一起。但是,其他人畢竟都是些散修,彼此之間並不熟悉,難以形成戰鬥力。獅虎獸也看到了這一點,避開他們三個,專撿弱者攻擊,一會兒又造成一死三傷。

領隊和兩個護衛眼睛都紅了!死了這麼多人,這一趟歷練他們可賠大了!他們三個打了一個手勢準備聯手攻向獅虎獸。

獅虎獸卻突然身子一轉,向離他十幾米遠的地方撲了過去。

那個位置站着胡途。

胡途見獅虎獸撲了過來,嚇得魂飛魄散,壯碩的身子一下子委頓下去,渾身顫抖,連手中的狼牙棒也舉不起來。

眼看着胡途就要喪身獅虎獸下,一道紫色人影忽然從斜刺裏衝出,電光石火般到了獅虎獸跟前,一隻碩大的拳頭重重地擊在了獅虎獸的腦門上。

這一拳力道實在太猛,又擊在了要害部位,獅虎獸不堪承受,“嗷”的一聲慘叫,竟然一個跟頭跌了出去。

一拳擊飛赤尾獅虎獸,這該是怎樣的強者!衆人吃驚地望向那名武修,卻愕然發現那赤手空拳生生打飛獅虎獸的竟然是一直低調的龍英傑!

龍英傑一擊命中,更不退縮,像膏藥一樣粘了上去,緊抓住獅虎獸腦門上的皮毛,一個縱身跳到了它的脊背上,拳頭雨點般落下。

獅虎獸起初還能發出幾聲咆哮,後來撲通一聲栽倒在地上,慢慢地變成了**。龍英傑又狠狠補上幾拳,那兇猛的異獸漸漸沒了生息。

衆人從驚懼中回過神來,再看獅虎獸,那比牛頭還要大上一倍的腦袋已經碎裂,殷紅的鮮血從幾處傷洞口汩汩冒出!

幾乎被嚇尿了的胡途此刻還沒能從地上爬起來。他看着從獅虎獸身上若無其事跳下來的龍英傑滿臉的不可思議。

龍英傑笑着看向他,胡途的臉刷的一下紅了。半個時辰前自己還在龍英傑面前裝大哥,現在卻被人家救回一條性命。

“還好,我救了你一命,也算是對無奈從你手裏拿回那塊龜甲的補償吧。”龍英傑心裏說。

武氣師二階的領隊到現在還是不敢相信。

“龍英傑,你是武氣士五階?肯定不是!可是,你這麼年輕,難道修爲比我還高?那也不可能!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修爲怎麼會比我高呢!”領隊把頭搖的像貨郎鼓。

驚魂未定的衆人終於長長地吐出一口氣,臉上漸漸有了血色。他們剛要圍向龍英傑,遠處卻驀然又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嘯聲。

大家一起望去,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只見一隻更大的赤尾獅虎獸正瘋狂的向這邊竄來。

這是一隻雄性獅虎獸,它聽到了剛纔雌性赤尾獅虎獸發出的求救聲從遠處趕過來救援。

雄性獅虎獸隔着很遠就嗅到了雌獸死亡的氣息,它眼睛閃着兇光,一聲比一聲高地發出狂吼,似乎想把在場的每一個人撕碎!

獅虎獸和人羣對峙了一會兒,突然走向雌獅虎獸,圍着轉了一圈,然後在它的腦袋處深深嗅了幾口,眼睛裏兇光更甚。

“不好!”經驗豐富的領隊朝龍英傑喊道,“龍英傑,快到我這邊來,我們聯手!它在嗅聞擊殺雌獸者的氣味!”

領隊的話音未落,雄獅虎獸兇狠的目光果然鎖定了龍英傑。它從死去的雌獸身上嗅到了他的氣息。

“沒事!”龍英傑鎮定地說,“既然能夠擊殺雌獸,我就一定能夠擊殺雄獸!”

領隊臉色變幻不定。他不知道龍英傑的信心來自哪裏。難道一次僥倖的擊殺就使這個毛頭小夥子腦袋發熱,變得不知道天高地厚?

結果馬上就可以出來了,因爲雄獅虎獸已經兇狠地撲向了龍英傑。

看着撲過來的雄獅虎獸,龍英傑眼睛裏冒出一絲冷光。他不再託大,沒有片刻猶豫,立即召喚出龍泉劍。

“雷神怒!”龍英傑低吼一聲,紫色人影一閃,雷神劍第一式轟然擊出。

劍氣!濃濃的劍氣裹着無盡殺意撲向雄性獅虎獸。

一招,只用了一招,大多數人還沒有看清龍英傑如何揮劍,那雄性獅虎獸的身上突然灑下漫天血雨,甚至沒有來得及發出**,巨大的身體已經轟然倒地,四肢抽搐了幾下,變成了一具屍體!

震驚!所有的人都是震驚!

龍英傑居然只用了一招就把這頭龐然巨獸殺死了!

這是真的嗎?兩頭兇猛的八階赤尾獅虎獸居然被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輕鬆殺死了?這若不是親眼所見,沒有人會相信!

胡途像看神一樣看着龍英傑,眼睛裏滿是崇拜。

過了半天,領隊纔回過神走過來,認真地看着龍英傑說:“龍英傑,你救了我們大家,你報名時交的元石我們會全部退還給你,並且還會給你獎勵。接下來的狩獵活動我們將聽從你的領導。”

龍英傑忽然笑了,說:“算了,我看我們也得分開了。我要繼續進入巴庫勒森林深處,那裏會更加危險,說不定會有妖獸。你還是帶領大家去森林外圍狩獵吧。”

“什麼?你要去森林深處?那裏可是真的有妖獸啊!我們許多狩獵隊都遇到過,損失了不少人呢!你一個人還是不要去,太危險了!”領隊好心勸道。

“不,我已經決定,我們就此分手吧!”龍英傑說完,不顧天色已黑,幾個起躍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唉,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但願他不會有什麼危險!”領隊感嘆一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