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賀兮點點頭,對賀行雲說道:“我們手裏也有證據,就算秦希想要硬來也動不了我,現在先解決了霍家和四叔的事纔對。”

賀行雲微微頷首,道:“霍家的事很快就有眉目了。”

賀兮沉下心,霍家的事她幫不上忙,但她卻另有必須處理的事。

伯爵外的咖啡廳,賀兮與商如旎面對面坐着。

商如旎有些不安地捏着衣角,看着她,道:“兮兮,有什麼事嗎?”

賀兮深吸了一口氣,才道:“你爲什麼在苗苗的果汁裏下藥?”

商如旎一愣,隨即道:“你說的事,我不明白……”

“爲什麼在苗苗的果汁裏下藥?”賀兮重複問道。

商如旎看着她篤定的眼神,咬住下脣,臉色開始泛白,半晌,道:“你直接就定了我的罪,是嗎?”

賀兮看她臉色蒼白,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心軟了一分,但怒火卻燃得更加濃烈,“苗苗和你沒有結怨,你爲什麼對她下藥?!”

商如旎定定地看着她,眼中泛起水霧。

“我問你爲什麼,她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你,要讓你做到下藥這麼狠毒!”賀兮生氣,不由提高了聲音質問。

“溫苗苗!”商如旎突然臉色一狠,拍桌而起,瞪着賀兮劇烈地喘息着。

賀兮被她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但卻見她神色一轉,變得哀傷起來,最後竟然低低啜泣起來,長長的頭髮遮住臉頰,讓人看不清她的面孔,“你心裏只有溫苗苗……”

還沒來得及體會話裏的意思,卻見她突然拔腿就朝外跑,賀兮不作二想,連忙追了出去。

“商如旎,你站住!”大馬路上車來車來,那個不要命的人低頭就在裏面亂竄!

商如旎只顧着哭,根本不理她,但腳步卻放緩了,似乎在等着賀兮追上去。

賀兮躲開車輛追到她身後,剛伸手抓住她,另一手卻被猛地拽住一拉,整個人就被拖上了車,還來不及喊叫,已經有人用帕子捂住了她的嘴,一陣刺鼻的氣味吸進,她知道壞事了,連忙鬆開了商如旎,可她卻死命拽着自己,賀兮只聽有人說道:“把她一塊拉上來……”之後便是一片黑暗。

麪包車迅速合上車門,當着衆人的面,將兩個人劫走了,人來車往的繁華地帶,甚少有人去留意一輛並不起眼的車。

然而就在街角,林串串親眼目睹了這個過程,他本來是來找原理的,偶然看到賀兮,剛要過去打招呼,就見到那輛麪包車突然殺出來將人拖走。他被駭住了,平時見的都是些小打小鬧,真碰到這種事,他也六神無主,哆哆嗦嗦地按通了原理的電話。

“立刻通知溫苗苗和喬寧非,”原理冷靜地道:“你記得車牌號嗎?”

“被矇住了,”林串串努力回想,腦中靈光一閃,驚叫起來,“但是車胎上有黃色的泥!”

“在原地等我。”原理丟下一句就切斷了電話,迅速拿出包裏的市區地圖,市能有黃泥的地方只有正在新建的金水灘! 150 計中計 二十

“倆女的誰纔是溫苗苗?”

“扎頭髮那個!另一個叫她名字了!”

“照片呢?”

“沒有……老大沒給……靠!隨便找一個交差得了,拿了錢就跑,管他那麼多!”

賀兮迷迷糊糊醒過來,聽見有人在說話,動了動身體才發現自己被結結實實地捆住了,轉頭去看旁邊倒在一邊的商如旎,她還沒醒過來嗉。

她挪動過去,用腳踢她,小聲道:“醒醒!”

商如旎細長的睫毛扇動了一下,兩秒後睜開眼睛,剛要開口,賀兮就衝她搖頭,示意她不要說話。

“怎麼還沒醒?”高個子的男人問道。

“是不是你小子把藥下重了!”另一個彪形大漢一巴掌扇在矮個子的頭上,吼道:“還不去看!”

矮個子罵罵咧咧地朝兩人走來,伸腳踢了商如旎一下,看她哼了一聲,回頭嚷道:“還沒死!”

“弄醒了!媽的!又是一樁髒活兒!”大漢埋怨道暗。

矮個子男人正要拿水潑兩人,賀兮卻率先坐了起來,掃了一眼所處的環境,問道:“誰指使你們的?”

矮個子被她嚇了一下,轉頭去看大漢,道:“倆妞兒擱這兒裝死呢!”

大漢一摔啤酒罐,起身走到賀兮跟前,蹲下和她平時,噴着一嘴的酒臭道:“你是溫苗苗?”

聽他們剛纔的對話,賀兮就知道這幾個混混是衝着溫苗苗來的,黑幫仇殺,綁架對方親人是常有的事。

“他們給了你多少錢?”賀兮冷靜地問道:“我可以出十倍。”

看他們一愣的表情,她繼續說道:“你知道她是誰嗎?”她看了看商如旎的方向,道:“她是賀兮,你們從外地來的吧,在市最不能得罪的人就是賀行雲,賀兮是他的未婚妻,你們抓了她,想活着離開,恐怕不可能。還有,我就是溫苗苗,你們知道市黑道的喬寧非吧?”

賀兮看到其中一人下意識點了頭,道:“他是我男人。”

美漫里的忍者之神 幾人沒料到她這番說辭,頓時有些不知道怎麼接話,賀兮卻沒有停下的意思,道:“賀行雲和喬寧非的大名,你們隨便出去拉一個人都知道,他們給了你們多少錢,這種不要命的事都敢做。”

頓了頓,她又道:“如果你放了我們,我可以保證你們活着走出市,還能得到十倍的錢,美金。”

最爲誘惑的,大概就是最後這一句了,蹲在她跟前的大漢立起來,看了她兩眼,招了招手讓高個子出去打電話,他則是拖了一根板凳坐到賀兮前面,吸了一口煙,道:“你說的是真的?”

賀兮重重點頭,道:“決不食言。”

這時打電話的高個子回來了,湊在大漢耳邊說了幾句,那大漢一腳踩熄菸頭,罵道:“的,敢陰老子!”

“那現在怎麼辦?”矮個子問道。

大漢轉過頭,死死地看着賀兮,突然笑了一下,道:“反正人也綁來了,要做就做票大的!”

高個子有些急了,壓低聲音說道:“喬寧非現在已經在到處找人了,就算拿了錢咱們也不可能跑出去!”

大漢啐了一口,道:“怕什麼,他馬子不還在我們手上嗎!”

另外兩人不再說話,垂着眼睛權衡利弊。

大漢伸手從腰間掏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槍拍在大腿上,看着賀兮和商如旎道:“要放你們也可以,我要三百萬美金,一分都不能少,等我們安全出了市才能放你們走!”

商如旎往賀兮背後靠了靠,目光驚懼地看着那把槍。賀兮皺起眉頭,隔着厚厚的羽絨衣,她能感覺腰間的槍並沒有被搜走,大概是他們沒料到她身上會有這種東西,但是現在她的手被反綁着,而且對方也有手槍,還是三個成年男人……

“我同意。”她道。

“爽快!”大漢說着掏出手機,道:“號碼!”

賀兮報出賀行雲的電話,大漢撥通之後按下免提鍵,示意她說話。

電話只響了一聲就被接起,賀行雲冷峻的聲線響起:“喂?”

“寧非,是我,苗苗,”賀兮搶先一步說道:“我需要三百萬美金。”

“還有加滿油的車!”大漢補充道。

賀兮看了他一眼,道:“還要一輛加滿油的車。”

賀行雲在那頭沉默了一下,問道:“送到哪兒?什麼時間?”

大漢看了表,思索片刻,道:“復爍高速出口!九點整,只准司機一個人送錢!”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賀行雲捏緊電話,轉頭看着一旁的技術人員,道:“追蹤到了嗎?”

“復爍以東五千米的一個廢棄倉庫。”

“我去準備錢。”喬寧非帶着紅着眼圈的溫苗苗轉身走了出去,順手拉走了一邊的殷翡。

賀行雲轉頭對許東林說道:“調最好的狙擊手來,直接埋伏到倉庫外。”

“喂,現在幾點了?”高個子浮躁地問道。

矮個子看了眼表,道:“才八點一刻!”

“靠!”高個子不清不楚地咒罵了幾聲,看了地上的兩人一眼又轉過去打牌了。

賀兮轉動手腕,企圖掙脫手上的繩子,卻不料越來越緊,她看了看斜靠着自己的商如旎,她盡力反伸着胳膊,儘量放輕動作地碰了碰她,示意她幫自己解開繩子。

商如旎嘴脣發白,小心翼翼地看了眼不遠處的三個男人,小動作地去扯賀兮手腕上的結。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緊張,繩結怎麼也解不開,賀兮額頭冒出冷汗,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她不要成爲賀行雲的拖累! 151 計中計 二十一

賀兮無法,只能調換兩人的順序,由她先替商如旎解開繩結。繩結鬆開的那一刻,她下意識鬆了一口氣,但心卻吊的更高,她深深埋下頭遮住自己的臉極小聲道:“我背後有槍,你悄悄拿出來。”

商如旎呼吸急促緊張,背靠着賀兮的肩膀儘量貼緊她,得到自由的手從她外套下襬伸進去。

賀兮的槍十分小巧,平時爲了好收撿,就做了一個腰帶扣在腰後,就算穿短外套也看不出來,沒想到今天卻用上了。

商如旎終於摸出了手槍,輕輕拖出來放在地上,賀兮又道:“慢慢幫我解開繩子。”

商如旎粗喘了一聲,又給她解繩子,然而此時那個矮個子卻突然轉過頭來,定定地盯着兩人,道:“你們幹什麼?”

兩人屏住呼吸不敢再動。

大漢問道:“矮子,怎麼了?”

矮個子踢開板凳往賀兮兩人走來,邊道:“我剛纔聽到她們說話了。”

賀兮提起呼吸,商如旎全身都抖了起來,卻聽那邊大漢不耐煩地說道:“你別疑神疑鬼的,都捆着能幹什麼!嗉”

矮個子遲疑了一下,卻還是不放心地往這邊走了兩步,賀兮看出他沒有走過來的意思,剛要鬆口氣,身旁的商如旎卻突然握着槍站了起來,哆嗦着指着三人道:“你們不要動!再動我就開槍了!”

賀兮也跟着站了起來,心中焦急,槍的保險都沒打開,她會用槍嗎?!

這時旁邊的大漢撲過來單手扣住了賀兮的脖子,一收緊,她被迫擡起頭,聽着身後的人說道:“抓住她,槍沒開保險!”

另外兩人一聽也不再等,縱身就朝商如旎撲過去,而商如旎早已慌了神,胡亂摸着手槍,也不知道保險在什麼地方,連連後退,急得眼淚都快出來,再擡頭時,矮個子男人已經衝到了面前,揮手一巴掌扇到她臉上。

商如旎吃痛一聲撲倒在地,手槍掉在地上,滑出很遠。

矮個子男人揪住她的頭髮把她提起來,陰笑道:“臭們!還想跑!暗”

商如旎低聲嗚咽着,賀兮眼見着高個子男人去撿槍了,急得不得了,偷雞不成蝕把米,這下反而送了他們一把槍!

“嘭!”倉庫破舊的大門突然被踢開,黑暗中一個人影出現在幾人的視野中,步履緩慢卻沉重。

“是誰?!”大漢扣住賀兮往後拖了兩步,擡手將槍對準了門口。

人影慢慢走到光亮處,一頂黑色鴨舌帽蓋住了他半張臉,雙手插在褲兜裏,巨大的揹包斜跨在肩上,這裝扮,分明是刑未!

“你到底是誰?!”大漢舉着槍吼道。

刑未拿出手槍,放在手上把玩着,頭卻依舊垂着,冷冷吐出兩個字:“四爺。”

賀兮敏感地察覺到身後的人身體震了一下,再看其他兩人,同樣是一副見鬼的模樣。

大漢舉着槍節節後退,聲音慌亂,“是四爺派你來殺我們的!”

刑未擡起眼眸冷冷掃過三人,周身寒冷如冰,“背叛者的下場你們應該知道。”

“是四爺不給我們活路!我們也不想逃到市!”大漢聲嘶力竭,竟是十分懼怕刑未。

就在這時,高個子突然扣動的扳機,刑未閃身躲避的時候,大漢也趁機瞄準了他!

賀兮一咬牙,低頭卯足勁狠狠撞向他,大漢不防,被她撞倒在地。 萬古第一仙宗 而賀兮踉蹌了一步,轉身就跑。

大漢咒罵了一聲,舉槍對準她。

“嘭!”

“賀兮——!”

震耳欲聾的槍響過後,賀兮只感覺有個人撲倒在自己背後,她頓住身子,瞳孔劇烈收縮着,只愣了一下,就迅速轉身,撐着商如旎軟下的身體滑坐到地上。

“商如旎……”眼淚突地滾落,她難以置信地看着商如旎滿背的腥紅,喃喃問道:“爲什麼……?”

商如旎趴在她身上,艱難地擡起頭,慘白的臉上浮出一絲笑容:“我們是朋友啊……”說罷身體一鬆,昏死過去。

一陣錐心的疼痛絞住了賀兮的心臟,難以言喻的感覺令她痛不欲生,她全身繃緊,張口卻無法發出聲音……鮮血,到處的鮮血……

“嘭嘭嘭!”接連三聲槍響,賀兮卻無法顧及,她呆愣地跪坐在地上,看着溢到地上的鮮血,無法清醒過來。

刑未走到她後面割斷繩子,沉聲道:“要送她去醫院……”

話爲落音,又是一陣急促紛雜的腳步聲。

賀行雲看着滿地的血跡,心臟瞬間抽緊,待看到安然無恙的賀兮,才鬆了一口氣,他大步走到她身邊,伸手想去扶她。

賀兮頭也不回地打開他的手,對刑未說道:“幫我送她去醫院好嗎?”

她的動作讓賀行雲身後幾個人都不禁變了變臉色。

刑未一言不發地抱起商如旎就往外走,賀兮卻看都沒有看賀行雲一眼徑直從他身邊掠過。

“坐我的車。”喬寧非說着也跟着出去了。

溫苗苗連忙追上賀兮,反覆打量着她,“兮兮,你沒事吧?”

賀兮搖搖頭,不想說話。

溫苗苗明白她的意思,也不再詢問,只是一步不落地跟在她身後。殷翡擡步默默跟上。

看着消失的人和車,許東林走到賀行雲身邊,道:“你去醫院吧,這的事我來處理。”

賀行雲眸色深沉,濃如墨的瞳孔看不出絲毫情緒,但許東林卻知道,這是他暴怒的徵兆,先接到賀兮被綁架的消息,佈置妥當趕到這裏卻聽到連續槍聲,正擔心賀兮會不會已經出事,而完好無損的人卻對他這樣冷淡,他不怒,纔是怪事!

“把這些渣滓,全部給我肅清!”森寒如冰的聲音低沉迴盪在破舊的倉庫中。 152 計中計 二十二

市中心醫院。//

賀兮守在急救室外,頭深深埋進手裏,一動也不動地坐在椅子上,半晌,也不說一句話。

溫苗苗挨着她,卻不知道怎麼安慰她,只能不間斷地輕輕拍着她的背。

賀行雲立在賀兮身旁,目光沒有離開過她,同樣注視着她的還有靠着牆的殷翡。喬寧非坐在溫苗苗身邊,微微閉目,許東林、鬱成舒、甄日月也姿勢各異地站在一邊。

急救室的燈一滅,醫生就從裏面走了出來,賀兮聽到聲響連忙迎了上去,急切問道:“醫生,她怎麼樣了?”

醫生摘下口罩,安撫地笑笑道:“別擔心,子彈沒有傷及要害,只是失血過多,現在已經脫離危險了。”

沙漠中的農場 賀兮重重吐出一口氣,笑了笑道:“謝謝。”

https://ptt9.com/89312/ 之後商如旎被推到了病房,而賀兮則是在牀邊守了一夜,她眨着乾澀的眼睛注視着病牀上的人,一股說不出的感覺在骨血裏流竄。第一次見商如旎的時候,覺得她只是個膽小愛哭的女孩子,可後來她做的事卻讓自己倍感失望。本來以爲她的舉動都是針對自己,但在無罪她卻給溫苗苗的果汁裏下了藥,就在剛纔,她還撲上來替自己擋槍……

賀兮不肯走,溫苗苗也不肯走,紅着眼眶陪着她,一個勁兒的數落自己的不對,這次的事完全是她們倆替她受的過,商如旎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她一輩子都良心不安嗉。.

“已經通知她的家人了。”高維走到賀行雲身邊低聲說道:“商如晦明天就到。”

賀行雲微微點頭,目光依舊落在賀兮身上。

殷翡從門口看到這樣僵持的一對人,藍眸微眯,光色瀲灩,似乎在思索着什麼。

到底是看不下去了,鬱成舒走到賀兮身邊,蓋住她的肩膀道:“兮兮,商如旎已經沒事了,你回去休息吧。”

賀兮動了動僵硬的背,道:“我不想回去。”

賀行雲身子一顫,大步走過去,強行抱起她往外走。賀兮一驚,拼命拍打着他的肩膀,同時壓低聲音道:“你放開我,我不想回去!暗”

賀行雲置若罔聞,扣緊她的腰步伐如舊。

門口,殷翡伸手攔住他的去路,冷道:“兮兮說了,她不想回去。”

賀行雲眯起眼,狹長的眼眸迸射出刺人的光芒,“讓開。”

殷翡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目光迎上他的,針鋒相對,各不相讓。這時旁邊的喬寧非卻突然拉了他一把,衝他搖搖頭。

殷翡動了動嘴脣,看了一眼賀行雲懷裏的賀兮,最終還是讓開了。

賀兮眸色複雜地看了他一眼,也不鬧了,任由賀行雲抱着走了出去。

路上。

高維在前面開着車,中間一道黑幕阻隔了視線。賀行雲悶不吭聲地摟緊了她,死死往身體裏壓,深深閉上了眼睛,不肯放鬆絲毫。

賀兮貼在他懷裏,感受着他的溫度,他的心跳,內心的不安也慢慢沉澱下來,她伸手抱住他的腰,低聲道:“我沒事了,別擔心。”

“剛纔是爲什麼?”賀行雲下巴抵着她的肩膀不滿地質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