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趙彰聞言輕輕一笑,道:「原來是那個廢世子,三哥何必為了他動氣!」

趙昭冷哼一聲,沉聲道:「一年俸祿而已,我豈會在意?只是暗恨,又讓那老奸鬼薛澤在父皇面前討了便宜。薛家恩寵日隆,只怕後宮那個薛家小賤人,更加肆無忌憚,威脅母后地位。」

薛澤的孫女薛芳君,年僅十八,國色天香,絕代芳華,為天下十大美人之第三位,被趙裕納入後宮,封為芳妃,萬般恩寵集於一身,地位僅在皇后之下,如今身懷六甲,動作更是頻繁,屢次挑戰皇后權威,威脅意味明顯。 趙彰眉頭一皺,略一思索,便點頭贊同道:「三哥擔憂的是。那薛澤與陶逖有同窗之誼,這次到了洛京,只怕老鬼羽翼更加豐厚,若是那薛賤人再生下龍子,必然威脅母后和我等的地位。」

三兄弟中,趙烈脾氣最為陰狠,直言不諱道:「既然如此,不如我派人將那陶逖殺了如何?」

趙昭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而趙彰則是哈哈一笑,拍了拍最小兄弟的肩膀,笑道:「陶逖乃是父皇的寶貝,你以為那陶逖進了洛京之後,你還有機會下手嗎?只怕『逆鱗衛』的高手已經在其左右保護了。」

「那九哥的意思……」趙烈眼中寒芒閃動。

趙昭同樣轉過身來,看著堪稱四兄弟大腦的趙彰,露出詢問的眼色。

趙彰略一沉吟,便緩緩道:「薛澤老鬼與陶逖之間,必然有什麼交易,而以我猜測,其核心便是保證衛侯父子的安全。但如果薛澤老鬼不能做到這一點……」

趙烈眼睛一亮,「那陶逖必然責怪薛老鬼,二人有了隔閡,便等於斷了他的羽翼!」

總裁的天價丑妻 趙昭踱了兩步,沉聲道:「如此說來,最後還得要對付那廢世子了?」

趙彰微微一笑,「要對付那個廢物,何必咱們兄弟動手?不用多久,就會有人忍不住出手了。」

「哦?」趙昭和趙烈同時露出思索之色。

就在此時,空間內陰風忽起,一縷黑煙驟然成形,瞬間在三人身側匯聚成一個蒼老的身形,沙啞如同金石摩擦的聲音響起道:「三位少主,西河公主求見……」

趙彰失聲笑道:「三哥,這出手之人,來了。」

**********

戰鬥,不,應該說是屠殺,已經足足持續了一整天。

當天色漸晚,狼群退去之時,足足有四百多頭蠻狼,死在了土台之下。

獻祭完最後一頭蠻狼,土台下方再次變得整潔起來,一滴血都看不到,只有土台下方几乎被狼爪扒掉一層的抓痕,證明了這裡剛剛經歷過的一場惡戰。

砍了幾棵枯樹,土台上升起了一堆篝火。

三名天兵侍立警戒,一名天兵烤著狼肉,而唐恆和趙雲二人則閉目修行,緩緩恢復體力和玄氣。

「跑了二十多頭蠻狼。」趙雲淡淡地說了一句,接過一塊烤好的狼肉,大口地吃了起來。

畢竟是完全的血肉之軀,所以趙雲一樣會餓,也一樣會疲憊。

反覆拉弓的右手,原本已經血肉模糊,但稍作修鍊,便已恢復如初。

趙雲的功法【武曲雲螭訣】,有著極為強悍的自我恢復能力,戰鬥持續力驚人,不愧是天庭執掌勇武的星君。

「沒關係。」唐恆也休息完畢,將一條狼肉塞入嘴巴,「狼性記仇,它們只是暫時退去,明天會有更多狼群前來。」

趙雲贊同地點了點頭。

一邊吃著毫無味道的狼肉,唐恆一邊打開封神榜,查看這一日的收穫。

四百多頭蠻狼,便是四百多個中等強度的靈魂祭品。

去掉損耗,剩餘的能量達到「召喚星宿」所需的三成。

以此速度,再有三天,便足以召喚下一個仙官。

戰果雖然輝煌,不過,仍有許多問題要解決。

首先,狼牙箭威力太弱。往往數箭下去都不能要了蠻狼性命。除非都像趙雲這般神射,每一箭都射中蠻狼的眼窩。

其次,缺少大範圍殺傷兵器。眼看著一大堆狼群擁擠在一處,卻只能一隻一隻地射殺,實在耽誤時間,要是有個手榴彈什麼的,保證炸死一大片。

帶著這個認識,唐恆有針對性地挑選兌換的兵器。

針對狼牙箭殺傷力不足的問題,唐恆稍作考慮,便把兌換的目標瞄準了良階上品的「爆碎狼骨箭」上。

這種以狼骨為材料製成的弩箭,箭頭上篆刻著簡單細小的法陣,有著「破甲」和「爆碎」的屬性,是最低階的法器。

唐恆兌換一支,稍加實驗。

裝入強弩,只是一射!

銀光閃處,整支弩箭完全沒入夯實的牆壁,只留一小截尾巴露在外面,接著「啵」的一聲輕響,箭頭在土牆內直接爆破,厚實的土牆頓時顯出數道裂紋。

上前將狼牙箭拔出,只余箭桿,而那截牆垛更是立時垮掉。

這「爆碎狼骨箭」不愧是「良階上品」的兵器,雖然兌換的價格貴了十倍,但威力也提高了十倍,既能破甲,又可爆破,如果射入蠻狼體內,保證可以將其內臟炸成一團爛泥,立即就能讓一頭蠻狼殞命。

對這「爆碎狼骨箭」大為滿意,唐恆直接兌換了一千支。

對於另一個大範圍殺傷的問題,唐恆更是一咬牙,兌換了二十多支更高一級的一次性法器。

這批狼牙弩箭,篆刻了威力更加強大的法陣,每支都耗費三個中等強度的靈魂。

雖然心疼,但唐恆知道這才是保命和殺敵的關鍵。

唐恆將十支羽箭交給趙雲,剩下的都是袖箭,留給了自己。

唐恆特意為自己兌換了一把珍階上品的袖箭,可藏箭五支,既可以單射,又可連射,關鍵時刻保命之用。

以唐恆的熟練程度,二十米範圍內,勉強能射中敵人咽喉。

這袖箭勁道強大,更勝在小巧,配合篆刻法陣的袖箭,出其不意之下,必然可以給敵人以強大傷害。

做完了這些準備,唐恆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

此時,明月高懸。

這異界的月亮,極為巨大,放佛就在眼前一般,照的天地一片澄明。

嗚——

遠處一座山頭,一個巨大的狼影正仰頭嘯月,純白的身軀在月光的照射下,更顯得潔白如雪。

正閉目養神的唐恆,立時睜眼遠眺,面露警惕之色。

遠處的那隻白色蠻狼,身形比起周圍的蠻狼要大上一圈,只是肩背就有兩米多高,筋肉雄健,氣焰滔天。

一雙陰鬱的雙眼,放射出森寒的目光,緩緩踱來,一路各色蠻狼紛紛前腿跪地,瑟瑟發抖,充滿了王者的氣勢。

「是狼王!」唐恆緊張說道。「逃走的蠻狼,終於領來了一個大部落。」 視野之內,密密麻麻的小黑點足有上千,從四面八方同時蜂擁而至。

趙雲回頭看了一眼四名天兵,低聲道:「主公,我們的人手不足……」

想不到千餘頭蠻狼站在眼前,規模看上去如此龐大。

唐恆暗罵自己天真,戰爭從來不是遊戲,敵人的數量絕不是遊戲里的一組數字,千餘頭蠻狼就在眼前,看上去如此令人心驚膽寒。

兵過一萬,無邊無沿。

古人誠不欺我!

那些能夠統兵十萬,並如臂指使的帥才,絕非尋常人!

「有些裝大了!」

唐恆臉色蒼白,立即溝通封神台,再次兌換了二十個天兵!

十名弩兵,五名槍兵,五名戟兵。

不但個個凡境六層,更是直接給他們配備齊了所需的裝備。

天兵的武器和防具,必須要有相應的材料,才可以製造出來,並非憑空生成。

而此時能夠作為武器材料的,只有狼骨和狼筋。故而這批天兵的甲胄兵器,都將是白花花的一片。威力和強度,只能是一般。

但此時形勢危急,只能勉強應付。

這一波兌換,又消耗了兩百中等靈魂。

二十枚光繭落地,寬闊的土台,終於稍顯擁擠。

修仙之人生贏家 這也是土台的極限了,兌換再多天兵,也難以施展得開!

嗚——

遠處的白狼王,仰天嘯月,近千蠻狼,群起響應。

漫山遍野的狼嘯聲,頓時充斥天地之間。

月明。

夜如白晝。

本以為天亮之後的戰鬥,當即爆發!

噗噗噗……

群狼狂奔的場面,竟發出大雨滂沱的聲響。

此時二十枚光繭還未開啟,唐恆等人只能依靠現有的四名天兵。

呔!

趙雲大吼一聲,手中大弓射出的羽箭,躍過三百米遠,落地后不但釘死一隻蠻狼,更有一道土黃色的波紋蕩漾開來,方圓三十米範圍內的土地,突然一軟,霎時化為泥沼大澤。

這支羽箭是「泥沼陣」。

超過二十頭蠻狼深陷泥沼之中,驚亂慘呼,四肢撲騰,但越是如此,下沉的便越快,片刻功夫便沒了身影。

而緊隨其後的蠻狼群,收不住去勢,紛紛跌入泥沼之中。

只是一盞茶的功夫,便足有上百蠻狼陷入泥沼之中,不能脫出。但這百多頭蠻狼似乎也填滿了泥沼,之後的蠻狼踏著同類的身軀,呼嘯而過,泥沼再不起任何作用。

趙雲又是一箭射出,落地后白光擴散,超過三十頭蠻狼被當場冰封,再有蠻狼躍入此白地,同樣齊齊凍住,竟是一支「冰封陣」。

趙雲箭術最高,又有篆刻的陣法加持,只是幾箭射出,便造成了蠻狼群的巨大傷亡,最起碼有五百多頭蠻狼死在了奔襲的路上。

而其他天兵的射擊,不過僅僅三波,前後殺傷數頭蠻狼,那群剽悍的蠻狼群便已到了土台之下。

「近戰,近戰!」

趙雲狂吼出聲,更是將大弓一丟,雙手間紅光一閃,「龍骨尖舌槍」躍然而出。

呼,呼呼……

密密麻麻的蠻狼將土台下方擠滿,層層疊疊地摞在一起,六米高的土台優勢瞬間就被抹平。

雖有天兵用鋼叉奮力抵擋,但仍有三頭蠻狼踩著同類的身軀,撲了上來。

腥風怒至,一名天兵躲閃不及,登時被兩頭蠻狼撲倒在地,一頭咬住脖頸,一頭咬住右腿,用力一扯,那名天兵登時了賬。

叱!

旁邊的趙雲一聲大喝,龍骨尖舌槍化為漫天槍影,瞬間便在另外兩頭蠻狼的身上洞穿了幾個窟窿,心臟破裂,當場喪命。

而最後那頭蠻狼卻撲向了光繭,此時正是天兵最脆弱的時期,不容有失。

火影忍者之最強叛忍 唐恆單手一舉,袖箭倏然射出。

花開半朵 近在咫尺的一擊,袖箭穿透蠻狼的腰腹,貫入體內。

袖箭上的「炸裂術」瞬間引爆蠻狼身軀,砰的一聲,狼軀化為漫天血雨,糊了一地。

三頭蠻狼呼吸間斃命,但只是一個喘息,更多蠻狼衝上了土台。

「保護主公!」

趙雲喝令三個天兵保護唐恆,而他一抖手中的龍骨尖舌槍,殺入狼群之中。

一千五百斤重的大槍,一旦舞動起來,便是蠻狼皮毛再堅厚,也可以輕鬆撕碎。

大槍如雲龍出洞,不停盤旋吞吐,將一隻只撲上來的蠻狼揮為兩段,既護住了唐恆等人,又護住了二十枚光繭。

趙雲再神勇,但一人之力畢竟有限,躍上土台的蠻狼似乎無窮無盡一般,片刻之間,便在趙雲身上留下數道爪痕。

唐恆看得目赤欲裂,絕不忍心愛將出現一絲一毫的差池。

「閃開!」

唐恆一聲大喝,直撲了出去。

趙雲和三名天兵慌忙掩護,唐恆直撲土台邊緣,一袖箭射碎了撲來的蠻狼之後,到了垛口處,又是向土台下方急射兩箭。

兩支篆刻「火球術」的袖箭,立即化為兩團巨大的火球,砸在了台下密密麻麻的狼群之中。

轟,轟!

劇烈的爆炸聲中,堆砌如山的蠻狼群被轟得血肉橫飛,同時爆射的火焰,也引燃了蠻狼厚重的鬃毛。

超過二十頭蠻狼被當場轟死,而數量更多的蠻狼則是被火焰點燃了鬃毛,如同巨大的狼形火炬,慌亂地四下逃竄,並且將火焰傳遞給更多慌亂的同類。

僅僅兩支「火球術」,卻在狼群的傳播下,土台下眨眼成了一片火海。

凄慘的狼嘶聲布滿田野。

悍不畏死的蠻狼,戰鬥以來第一次恐懼,任憑遠處的白狼王如何呼嘯,依舊不能剋制來自心靈內部的恐慌。

沒想到火焰竟有如此奇效,趙雲看得大喜,疾呼道:「主公,狼群怕火,當以火攻之。」

「正該如此。」唐恆立即將所有袖箭,都換成了「火球術」。

啵,啵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