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趙無極率先站了出來。

怎麼能有人比他更拉風更裝逼呢?

絕對不可以!

所以?

必須打臉!

「自己動手,省的留不下全屍,還髒了我們的劍。」

男子用很是厭惡的語氣,命令著趙無極。 趙無極頓時哈哈哈笑了起來。

還從來沒有人敢如此命令他,而這命令,居然是讓他自殺?

該說是這個人是讓太自傲了?還是趙無極最近太好說話了?

平日里,但凡敢對著趙無極大聲說話的,都會受到殘酷的懲罰。

而如今,面前的這位,居然大言不慚的要上域趙家的大少爺,在自己面前自刎!

不知道該說他太自信,還是太蠢了。

「是誰給你膽子,讓你這麼對本少爺說話,恩?」

趙無極看著面前的男子,語氣很輕佻,卻是讓人莫名驚悚。

「放肆!和師兄說話必須跪下!賤民」

趙無極的臉色徹底變了,平常他喊別人賤民,現在他眼裡的賤民在喊他賤民。

這是不是因果循環?

「跪下?怎麼跪,你給我跪一個看看。」

讓趙無極跪下的男子,此時正想作答,來顯擺自己。

突然發現自己雙腿從膝蓋處徹底斷開,分離,他整個人如同跪下一般,膝蓋著地。

「啊啊啊,我的腿!」

作死的男子,大喊道。

讓趙無極自刎的男子,在聽到師弟的大叫之後,回頭。

便看到這麼一幕。

自己師弟的腿從膝蓋處分離,血流不止。

男子迅速間變了臉色。

同行的人,為斷腿的男子開始止血。

「原來跪是要這麼跪,看起來好痛苦的樣子。」

趙無極很是囂張的在這群人面前說道,「那還是由你們來跪好了。」

「是你?」

面前的師兄聽著趙無極的話,皺了皺眉。

這似乎與他所想像的有所不同,這人根本沒有出手啊。

自己的師弟腿卻斷了。

在這麼多人面前,能做到這樣程度的人,想來是有些看不見的能耐吧。

「你怕是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吧?有些能耐不好好藏著掖著,居然敢在我們的面前擺譜,還傷了我師弟,你簡直是找死。」

「我需要知道你們是什麼人嗎?再怎麼囂張也改變不了你們是中域賤民的事實。讓你們給我跪下,是你們的榮幸,跪下我就放過他,如果不跪,我不僅要殺了他,還要殺了你們。」

趙無極表情淡然的說著這些話,好似在說你喝水沒有啊,這麼簡單。

「我們是千古派的人,中域第二大門派,你不會是個沒見識的土包子吧。」

站在前面的師兄試探道,實在是因為趙無極太囂張了。

還這麼厲害,他目前還沒有把握。

「原來你們是千古派的人?好厲害啊!」

趙無極很是詫異的驚嘆著。

看在千古派這人的眼中,卻是洋洋得意了起來。

怎麼樣,聽到我們宗門的名字,嚇壞了吧?

居然還敢來挑釁我們。

「雖然你們是什麼千古派的人,可你們還是得跪下,否則我會很不開心,我一不開心,就會死人的。」

千古派的師兄,這才看出來,趙無極是在耍他。

正在這個時候,聽到身後師兄弟們的驚呼,「師弟,你怎麼了!」

這師兄一回頭,便看到剛才斷腿的師弟,此時整個腦袋與脖子已經分家了。

眾人怒火熊熊!

趙無極實在是太囂張了!

還從來沒有人在千古派的面前這麼囂張,直接殺人!

「給我剁了他!」

千古派的大師兄,這個時候已經不想廢話了,直接下了命令。

卻不料這正式趙無極所喜歡的事情。

這些渣渣,在他面前還想囂張,簡直是作死。

這下子可以光明正大的鬆鬆筋骨了!

只見趙無極一出手,面前圍來的幾人便瞬間倒在了地上。

看的千古派的大師兄,眼皮跳個不停。

「我不管你是哪一家的豪門子弟,今天你徹底惹怒了我們,不給你點教訓,我們千古派還如何立足!」

大師兄,走到馬車邊上,吹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口哨。

不一會兒,便出現了兩位老人。

婠居一品 直接一個回合,便將趙無極抓在手中。

「你們,實在是太無能了!」

兩位老人看著地上躺著的一大片弟子,有些生氣。

「住手!你們區區中域的小小宗門,居然敢對我家少爺動手!」

一直跟著趙無極的中年男子,此時大聲的呵斥著。

兩個老頭子皺了皺眉,「我千古派是小小宗門?」

「別動氣,聽他說完。」

「你們若是敢對我家少爺動手,我保證你們千古派會在幾日內灰飛煙滅!」、

「哈哈哈哈哈!」

老頭子被中年男子的話逗樂了。

還從來沒有人敢說讓千古派灰飛煙滅。

老頭子直接上手,扯斷了趙無極的一條胳膊。

趙無極疼的昂昂直叫喚。

「你!」男子有些不敢繼續放狠話了,如果趙無極真的死在這裡。

他難辭其咎啊!

另外一個看似穩重的老頭子,卻是盯著趙無極,「你是哪家的人?」

「上域趙家!」

趙無極很是硬氣的說道。

一聽上域趙家。這兩個老頭字頓時在心裏面抖了幾抖。

雖然身處中域,但是對於上域的嚮往那是一直存在。

自然就知道上域里趙家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如果這個人真的是趙家的人,那麼他們確實不能繼續對他動手了!

這個啞巴虧,必須吞下去!

「你說是上域趙家,就一定是上域趙家嗎?我看你們是坑蒙拐騙,冒充上域趙家的人!」

一個老頭子略微轉了轉腦袋,說道。

「你若真的是趙家的人,就拿出證據來,讓趙家的人帶著身份前來我千古派吧!」

老頭子話剛說完,便抓著趙無極直接起身,離開了。

千古派的大師兄,此時愣在那裡。

這事的發展,似乎偏離了他所認定的軌道。

如果這個人真的是上域趙家的人,那自己可就慘了啊!

原本還打算將和趙無極一起的人全部抓起來,此時他已經放棄了這個念頭。

直接看也沒有看,而是帶著人離開了。

包括那條會說話的小鯉魚。

「沈姑娘,怎麼辦?」

趙無極被抓的時候,沈傾一直都沒有出手。、

因此在男子的心裏面,其實對沈傾很是不滿。

但是沈傾的修為,他是敵不過,只是硬著頭皮問道。

「很明顯,上域趙家的名字,對千古派有著不小的震懾力。」 沈傾想了想,還是這樣的好。

「你帶著趙家的身份,不就好了。他們其實也是想要找個台階下而已,畢竟千古派在中域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如今被人這般的折了面子,如何能咽下這口氣。正因為趙無極是趙家的人,那兩個老頭子才直接帶走,而沒有繼續動手。」

「可是我現在沒有身份銘牌,在出來的時候,少爺怕被人看到自己是趙家的人,不好玩,所以命令我全部扔掉了。」

中年男子皺了皺眉,心裡卻在想,你為什麼就不提出來救我家少爺呢?、

看到兩個老頭子,中年男子便知道自己不是他們的對手,畢竟他只有一個人。

可是沈傾若是出手,說不定有一戰之力。

看到趙無極被人抓走,最高興的便是柳青青了。

此時她的心裏面正在偷樂著慶祝。

此時看到中年男子,各種拐彎抹角的想要沈傾去救。

她的心裡是很不爽。

「沈傾,我看他們根本不敢動趙大少爺,趙大少爺在千古派想必也是好吃好喝的被伺候著。到時候上域有人來了,自然會帶趙大少爺離開。如今我們還有要事,不如先走一步吧,畢竟我們去了也只是炮灰而已。」

柳青青的神情,此時表現出來了痛苦和掙扎。

好似她這些話,全部是思慮許久之後,做出最適合的舉動一般。

沈傾就這麼看了柳青青一眼,沒有回應他。

倒是中年男子,瞪了柳青青一眼。

柳青青迅速低頭,眼中閃過狠厲的恨意。

「柳青青,我不知道你到底存了什麼樣的心思,為什麼在這一路上,總是不和大家一條心,總是製造各種爭吵。但是,我還是要提醒你一次,我現在帶著你毫無必要,完全可以直接殺了你。」

沈傾這話,讓原本正在暗爽的柳青青猛然一震。

她完全沒想到,沈傾會這麼說。

也從來沒有想到,沈傾會對自己出手。

「沈傾,我只是實事論事,咱們去了不也只是被抓起來的結果嗎,你以為中域和下域一樣嗎?千古派更是中域里赫赫有名的宗門,是多麼的可怕。而趙大少爺,確實也沒有任何的生命危險,千古派不敢挑釁趙家的。我現在這麼說,也只是為了早些找到三色石而已……」

柳青青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很是委屈,似乎沈傾冤枉了她。

她的一片好心,被當做了驢肝肺。

沈傾說這話,到是讓跟著趙無極的中年男子,高看了沈傾一眼。

更是覺得自己家大少爺,沒有看走眼。

「現在有兩件事,第一件是找我弟弟,他就在萬疆河,第二件便是救出趙無極。這兩件事,都是必須要去做的事情,所以柳青青,我警告你,不要再生出什麼心思,要不然你的在場,就是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你最好給我乖乖的呆著。」 總裁老公太危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