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趙煒本來還想邀請雪莉一起喝幾杯的,可是雪莉執意要走,趙煒也沒有辦法。畢竟,人家是你的部下,不是你的奴僕。沒有必要,什麼話都得聽你的。

其實,林凡對於雪莉的興趣,倒不是完全因爲她長得漂亮。林凡更關心的是雪莉的隱身,這到底是屬於異能呢,還是其他什麼。

“首長,雪莉她?”

“怎麼,看上那小丫頭了?”趙煒哈哈笑道:“要不要我給你做個媒?”

林凡一臉黑線,他怎麼才發現,原來這個首長這麼不着調。

“不是的,我是想問,雪莉的隱身是怎麼回事?”

趙煒搖搖頭,“這個我也不知道,雪莉自己也沒有提起過。因爲雪莉是我的一位好友的女兒,所以這件事情我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我的那位好友在一年前死於案件之中,雪莉爲了幫自己老爸報仇,就一直跟在我的身邊。只可惜,到目前爲止,那件事情還是沒有任何的線索。”

看起來,想要弄清楚她的隱身之謎,還得自己親自去問才行了。只是,現在雪莉對林凡的反感程度,現在去問的話,無異於自討沒趣。

繼續聊了一會之後,林凡決定還是回去睡覺了。第二天,他還要等着海倫和劉倩去祭祖呢。要是不休息一下的話,自己可能第二天就沒有什麼精力開車了。

離開柳陌聲家沒有多久,林凡便感覺到了自己似乎被人盯上了。毫無疑問,能夠在這種情況下盯上林凡的,恐怕就只有一個人了。

“雪莉,出來吧,我知道你就在這裏。”

果不其然,雪莉從林凡的身後走了出來。

“我知道將軍很欣賞你,但是這不意味着你可以利用將軍來得到我。”

什麼情況?這丫頭不會真的以爲,自己喜歡上她了吧?

林凡突然覺得,自己最近這桃花運好像有點變成桃花劫的意思了。

林凡轉身看着雪莉,回答道:“你放心好了,我已經有女朋友了,所以我是不會對你有什麼想法的。我只是好奇你身上的異能而已,你不要誤會了。”

“那最好不過了。”雪莉也稍微鬆了一口氣,她還真的害怕趙煒一個高興,直接將自己許配給了林凡這個登徒子。“如果你只是好奇我的隱身,那我可以告訴你,無可奉告。”

說完,雪莉便轉身離去了。

這高冷的性格,也不知道是隨誰。

林凡有些莫名其妙的搖搖頭,朝着二狗家裏走去。

當林凡回去的時候,海倫和劉倩她們都已經醒了。事實上,村子外面吵得那麼兇,她們就是想睡也睡不着了啊。本來這兩人還打算出去看看的,可是一想到自己可能會妨礙林凡,索性就待在房間裏等着了。

看到林凡回到之後,她們也就放心了。

“太好了,你這傢伙終於回來了。”

海倫看到林凡進來,忍不住撲進了他的懷裏。

“下次出去的時候,好歹也要告訴我們一聲啊,你知不知道,我們有多麼擔心你的事情。”

林凡輕輕的撫摸着海倫的後背,安慰道:“我知道錯了,是我不好,讓大家擔心了。不過大家現在可以放心了,我想黑墨集團的人,再也不敢找你們的麻煩了。”

當然不敢了,現在有趙煒的人罩着柳園村。別說是一個黑墨集團了,就是松山市市長親自出馬,那也不好使啊。

“又是黑墨集團的那幫人嘛,他們也太可惡了吧。這麼晚了也不睡覺,居然又來找我們的麻煩。”

海倫憤憤不平的吐槽,“林凡肯定是你教訓了他們吧?”

“那當然了,你也不看看我是誰。好了好了,事情都已經結束了,大家早點休息吧。這都凌晨三點了,明天咱們還要繼續開車回家呢。”

這裏距離劉倩和海倫她們的家鄉也就只有不到三十公里的路程了,早點出門的時候,中午之前就能夠趕到她們的老家。 翌日清晨,趙煒再次出現邀請林凡,只不過,林凡卻拒絕了趙煒的好意。因爲他現在的心思並不在軍隊上,而是異能者陰謀背後的真相。

在林凡沒有處理完這件事情之前,他是不會考慮加入軍隊的。事實上,林凡現在的心思都在幾位小姐姐身上,就算是爲了幾位小姐姐,林凡也不會就這麼隨意的加入的。

得知林凡的意願之後,趙煒給了林凡一張證件。是國安局特別行動組的證件,給林凡這張證件,是爲了以後林凡能夠方便行事。畢竟,林凡的實力太過耀眼,不管是國安局的人,還是伽羅集團的人,都會盯上林凡。如果林凡不處處小心的話,那很有可能就會被對方針對到死了。

有了國安局特別行動組的證件,就算林凡陷入了殺人案件,也可以全身而退。當然,這並不意味着林凡就可以無視華夏的法律了。他的確可以殺人,但是卻也只能殺死那些有威脅的壞人。如果平白無故隨便殺人的話,估計林凡連第二天的太陽,都未必能看的到。

再三謝過趙煒的好意之後,林凡也跟海倫她們繼續踏上了回家的旅程。途中,海倫也問過,趙煒是什麼身份。不過,聰明的林凡巧妙的避開了這個話題。林凡現在還不想讓海倫知道自己的身份,儘管他留在海倫是別有用心。但是他對海倫卻是真心實意,毫無摻假的。

聰明的海倫好像是嗅到了什麼味道,可聰明的她卻是一句話都沒有說。不得不說,海倫這個女孩子還真的是讓人喜歡呢。想來,誰也不會喜歡一個胡攪蠻纏的女人吧。

開車繼續前行了兩個小時左右,他們的車子來到了最終的目的地瑞家村。瑞家在當地是一個古老的家族,而瑞家村就是瑞家家族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的地方。當初,瑞文的家人因爲跟瑞家人鬧僵了,所以依然決然的離開了家族。想不到,再回來的時候,瑞文的父母都已經過世了。

“站住,前面的村子禁止通過!”

瑞家向來不歡迎外人,就算是瑞家的客人,也要經過層層審覈,纔有資格進入到瑞家村。而這些攔住林凡車子的人,就是瑞家的私人武裝。

說是私人武裝,可實際上他們手中頂多也就有些管制刀具作爲武器而已。畢竟,槍支這種東西,無論是在華夏的哪個地方,都是明令禁止的。想要合法持槍,那你得有相應的身份和持槍證才行。就連林凡這個松山市警局專案組成員,以及國安局特別行動組成員的身份,也沒有得到持槍證。

看到有人出來阻攔,劉倩便主動下了車子。

“回去告訴你們族長,就說瑞雲到了。”

瑞雲?是瑞文的家人嗎?

林凡滿腦子的疑惑,卻也知道,這個時候並不合適問問題。

“瑞雲?”

那幾個瑞家人很明顯都是一些年輕人,他們並沒有聽說過有關瑞雲的事情。實際上,在瑞文的父母離開這裏之後,瑞雲這個名字就已經從這個家族消失了。

或者,成爲了禁忌也可以。

“很抱歉,我們並不認識什麼叫做瑞雲的人。看你們的樣子,應該不是本村人吧?很遺憾,咱們村子有規矩,外村人在沒有受到邀請的情況下,不得進入我們村莊。幾位,勸你們趁天色還早,還是趕緊離開吧。因爲我們可不敢保證,會不會一個不開心,就把你們給殺掉了。”

殺人?

林凡皺起了眉頭,你們下逐客令,他可以理解。但是上升到殺人這個高度,就有些過分了吧。

“你們倒是敢說,難道這裏不是華夏的國土嗎?還是說,你們殺人不需要付出代價呢。”

“哼,”瑞家人冷哼了一聲,“要麼怎麼說你們這些外村人就是見識少呢。在我們瑞家村,我們的村規最大。什麼國法,在我們眼裏,那都不是事。小子,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剛纔我說的話可不是在嚇唬你。你若真的找死,那可就別怪我們下手無情了。”

林凡撇撇嘴,這是人家劉倩和海倫的家事,他也不好太過強硬。當然,如果這幾個人真的敢對他們動手,林凡不介意教教他們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這個時候,劉倩也說道:“你們不認識瑞雲沒有關係,但是你們可以回去問問你們的家長或者族長。我相信,他們一定會認識瑞雲的。說起來,我也是咱們村子的村人呢。這一次回來,就是帶着孫女認祖歸宗的。”

對方非但沒有相信劉倩的意思,反而哈哈大笑起來,那表情很明顯就是在嘲諷劉倩。

“你說你是我們村子的人?還帶着孫女回來認祖歸宗?真是笑死我了。我們瑞家人的家規就是瑞家人此生不許踏出家族半步,你若是瑞家人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個規定。還有,你說那個外國妞是我們瑞家人,更是無稽之談。瑞家人,怎麼可能會有米國佬的混血呢。你們這些人,來我們這裏到底所爲何事?再不好好交代,我也不介意就在這裏殺了你們!”

“小夥子,別太沖動。”劉倩的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否則的話,你會爲你自己冒犯的行爲,付出代價!”

“我呸,你真的以爲我們瑞立是嚇大的嘛。小丫頭,看你姿色還不錯,不如今晚就陪哥幾個好好睡上一覺吧。也許,他們之中有喜歡你的人也說不定。到時候,你只需要嫁給他們之中的某個人,就真的成爲我們瑞家人了。”

在這些人的眼裏,劉倩就是一個年方二八的黃花閨女,而且還是那種處男殺手級別的尤物。別說是這些人了,就連林凡多看她幾眼,都會覺得口乾舌燥。

“你們這幫小輩,姑奶奶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耐你們,你們還真的以爲,老孃好欺負嗎?”

“呵呵,那你的意思就是想被我們征服咯。也好,太過溫順的女人,玩起來就沒有意思了。瑞強、瑞章,你們兩個先上,我殿後!” 瑞立比瑞強和瑞章要年長一些,所以按照瑞家村的規矩,瑞強和瑞章都得聽瑞立的。儘管這兩個人也不想出頭做這個惡人,破壞了小姐姐對自己的好印象。但是在瑞立的威脅下,他們也只能就範了。

瑞家村人人尚武,就連村裏的小孩子,也在自己的家裏學着扎馬步。當然,瑞家的武學可不僅僅是花架子,他們是華夏僅存的古武世家之一。恐怕,也正是這個原因,纔會導致他們隱居這裏,不想爲外人所知吧。

當然,究竟是不是如此,還得等林凡他們見到村長才能知道。

看到瑞強和瑞章打算動手,林凡也有些躍躍欲試了。他已經感覺到,這兩個人都不是普通的少年。而挑戰各種強大的對手,在林凡看來,要比單純的虐菜舒服多了。

林凡剛想出手,卻沒有想到,遭到了劉倩的拒絕。

“小凡子,這一次就不勞你費心了。再怎麼說,這也是我們瑞家的家事,若是你插手的話,恐怕會引起老人們的不滿。到時候,別說是我了,就是村長恐怕也罩不住你。所以,這幾個傻乎乎的小輩,就交給我自己處理好了。”

交給她處理?

林凡有些疑惑的看着她,難不成,劉倩也會武功?

事實上,劉倩在瑞家待了那麼多年,耳濡目染之下,學會武功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只是,劉倩從來沒有在人前施展過而已。因爲劉倩害怕自己身上的祕密,會因爲這個原因暴露出來。

不過,現在不用怕了。因爲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瑞家村。瑞家村周圍都有瑞家的崗哨,他們是不會允許外人靠近這裏的。

而林凡他們之所以還站在這裏,原因也是陷入了僵持之中。

“小丫頭,你倒是挺有個性的嘛。只不過,有件事情我得告訴你,自信是好事。但是盲目自信,可就不是什麼好事情了。尤其是打架,你真的覺得,你一個人能打得過我們三個人?”

劉倩活動了一下手腕,說道:“這麼久沒有活動過了,想來招式什麼的應該生疏了許多。只不過,單純對付幾個小輩,對我而言還是沒有什麼壓力的。”

“狂妄!”

瑞章和瑞強見到林凡沒有動作,而劉倩又只是一個女人,他們兩個已經覺得她已經成爲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劉倩眯着眼睛,就這麼站在原地,等待着他們的靠近。有的時候,並不是你先動手就能夠搶得先機。 一夜有寶,老婆復婚吧 殊不知,以逸待勞,也是個不錯的法子。

看着對方衝向自己,劉倩不慌不忙的避開了瑞強的拳頭,同時腳下迅速發力。瑞強甚至還沒來得及看清劉倩的動作,便已經被打翻在地上了。

一旁的瑞章也是大吃一驚,沒有想到,這個瘦弱的小丫頭,居然有這麼恐怖的力量。

他本能的後退了幾步,想要逃離這裏。可是,被激怒的劉倩,又豈是那麼簡單,便能放你走的呢。

瑞章被劉倩幾個起落便追上了,瑞章這才意識到,自己這夥人,到底惹上了多麼可怕的一個女人。尤其是,這個女人看上去,僅僅只有十六歲而已。

瑞章和瑞強都撲街了,剩下一個瑞立自然是孤掌難鳴。不夠,瑞立還有絕招,那就是跑字訣,開溜!

劉倩也去追,就這麼一腳一個,將瑞章和瑞強給踩在了腳下。

“真是的,非要逼我動手。難道你們覺得,自己平時的時候,訓練都太輕鬆了嗎?”

瑞章瑞強面面相覷,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個女人真的是他們村子的?不然的話,她怎麼知道,瑞家人每天都要進行刻苦的訓練呢。事實上,一個月也就只有放哨的那幾天,他們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不用辛苦訓練了。畢竟,這個地方也不是經常會有人來。

距離上次有人來這裏,恐怕都是半年前的事情了。而且那一次守衛的,也還是老一輩的人。讓新人提前加入值班隊伍,也是爲了提早讓他們適應這裏的生活。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瑞強強忍着自己內心的恥辱,弱弱的問了一句。可不是恥辱嘛,剛纔還叫囂着要睡人家小姐姐,結果一分鐘不到,就被小姐姐給踩在腳下了。真不知道他們的家人要是知道這件事情之後,會是作何剛想。

急匆匆跑路的瑞立當然不是爲了逃跑而逃跑,他是爲了去找救兵。畢竟,村子一旦被外人進入,就有可能引起大規模的騷動。那個時候,就算瑞立不想承認這件事情,他也在所難逃了。

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在出事的時候,立馬跑去找長老們。希望藉助長老們的力量,能夠遏制林凡的實力。只要能夠將林凡控制,那接下來的事情可就簡單多了。

“長……長老,不好了,有壞人企圖闖進咱們村子。”

慌慌張張的瑞立一下子跑進了村子裏的會議室,而會議室的人,也在討論今晚的事情。因爲村長瑞良得到了自己妹妹的消息,她今天會回到村子裏來。

“你說什麼?什麼人這麼大膽,居然敢來我們瑞家村。話說,怎麼就你自己跑回來了,你怎麼不去幫瑞章和瑞強他們兩個?”

瑞立一臉的汗顏,“很抱歉,長老大人。我……我打不過那個女人,她的實力太強了。就好像,就好像是傳中的女武神一樣。”

在村子裏,一直流傳着女武神的說法。可是,只有極少部分的村人知道,女武神的名字就叫做瑞雲,同時也是瑞家村的守護神。一直以來,大家都很尊敬女武神,並且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這裏給她上香。

“對了,你有沒有問過那幾個人的名字,?”

瑞立搖搖頭,“我不知道,只不過,我聽她提起了一個叫做瑞雲的名字。長老,這瑞雲是哪位大神啊,我好像從來沒有聽說過啊。”

果然是她啊。

瑞良就知道,她回來一定不會這麼平靜。果然,這還沒有進村,就已經鬧出事情來了。

“走,我跟你們過去看看。” “哪裏來的野丫頭,居然敢動我們村子的人,難道你沒有聽說過我們瑞家村嗎?”

事情就是這麼的湊巧,瑞立還沒有將村長帶來,反倒是遇到了一箇中年男人。毫無疑問,這個人也是瑞家人。看到自己的後輩被人踩在腳下,他怎麼可能不生氣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