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跟大黑狗來到密林的路上,秦楓看到了一隊隊,伏魔城的鐵甲護衛。

這些鐵甲護衛,很顯然不是來幫助靈鷲宮的,他們把一些逃下靈鷲宮的弟子,紛紛誅殺,一個不留!

南宮俊光是伏魔城城主,四大門派圍攻靈鷲宮的事情,他自然知曉。

圍攻的前一晚,南宮蝶還與南宮俊光探討,無極門這個圍剿靈鷲宮的意圖。

在伏魔城的城主府,南宮俊光還熱情款待了無極門掌門周茂,葉鯤鵬兩人。

靈鷲宮屬於伏魔城之地。

周茂想要滅門,肯定要事先經過南宮城主。

雖然,在周茂看來,南宮俊光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但是礙於內門弟子南宮蝶的情面,還是禮尚往來,提前一天,到城主府見了南宮俊光。

南宮俊光也知道,這件事已經成了定局,不管南宮俊光是否同意,靈鷲宮一定會被滅門。

南宮俊光第一個想到的人,是秦楓。

秦楓的爲人,瀟灑氣度,絕世妖孽的武道天賦,是南宮俊光所欣賞的,正是因爲如此,南宮俊光在秦家的演武族會上,並沒有對秦家人下手。

他帶着南宮蝶,去秦家,一是毀掉婚約,二是殺了秦楓。

可這兩件事,南宮俊光都沒有做。

秦楓在家族武魂測試之後,武魂是白色鯉魚,這也註定了秦楓廢物一世界的結局。

事實上,秦楓在擂臺上,戰敗秦林,戰退秦天鷹,秦楓展現出的不敗之心,堅韌的武道意念,感染了南宮俊光!

南宮俊光兩件事都沒有做,沒有退婚,沒有殺了秦楓。

就算是,秦楓休了他的寶貝女兒南宮蝶,南宮俊光放下城主的榮耀,依舊選擇原諒秦楓,他知道,秦楓一定不會讓他失望。

大黑狗依舊是趴在草地上,嘴裏叼着一團雜草,靜靜的看着秦楓,還有眼前的這個伏魔城城主。

“武師境修爲!”大黑狗神識一掃,這穿道袍的傢伙,竟然是武士境界的強者。

秦楓淡然一笑,指着南宮俊光的鼻子,“我原本以爲,你是一個光明正大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成爲伏魔城的城主,但是,你跟靈鷲宮駱掌門比起來,猶如雲泥之別。”

秦楓想起駱震南的壯舉,手臂斷掉,單臂作戰,依舊技壓羣雄,不落下風,那股傲氣傲骨,讓秦楓動容。

最後,駱掌門自爆丹田,灰飛煙滅而死。

伏魔城兩大任人物,一個是城主南宮俊光,另外一個是靈鷲宮掌門駱震南。

南宮俊光就混跡在四大門派之中,當時場面打亂,南宮俊光一身道袍打扮,根本沒有人發現他!

秦楓殺了南宮蝶,南宮俊光親眼所見。

因爲秦楓的手上有靈鷲宮的掌門指環,如果秦楓死在靈鷲峯生死臺,掌門指環,勢必會引起衆多人的爭搶。

南宮俊光一直跟隨秦楓,直到秦楓來到這密林深處,南宮俊光纔出現,在這裏,他殺了秦楓,就可以獨自得到靈鷲宮的掌門指環了!

南宮俊光很嫉妒駱震南,忌憚靈鷲宮勢力變大,威脅他城主之位,無極門掌門周茂前來,要滅了靈鷲宮,而且還有拔劍宗,天刀門,萬獸門這三大門宗幫忙,可謂是萬無一失。

南宮俊光就做了一個順水人情,也祕密加入了剿滅靈鷲宮的行動中。

伏魔城護衛隊和其他四大門派的一些長老,把靈鷲峯圍得水泄不通。

“你是我的仇人,也是靈鷲宮必殺之人!”

秦楓看着南宮俊光醜惡的嘴臉,恨不得將他挫骨揚灰。

“秦楓!你已經被逐出了秦家,靈鷲宮已經覆滅,你根本沒有去處!天刀門已經允諾我一個長老之位,你可以跟着我去天刀門,背叛師門這種事情,見多不怪!”

南宮俊光提着兩儀四象劍,緩緩向着秦楓走來,“前提是,你必須把掌門指環交給我!”

南宮俊光知道掌門指環的事情,證明他一直在靈鷲峯生死臺,他甚至能看到長老們爲保護秦楓自爆的場景。

“真是醜惡!”秦楓從牙縫裏擠出四個字。

秦楓釋放乾坤九劍武魂,九把飛劍虛影,倒立在秦楓身後,第一把金劍,已經成型,與普通的戰兵長劍無異,第二把木劍,虛影更加真實,至於第三把水劍則完全是虛影,等到秦楓武道修爲達到武師境界,水劍自然覺醒。到時候,秦楓會有三劍之力。

秦楓的武道修爲達到武王境界,乾坤九劍的第四把劍,火劍也會覺醒。

“乾坤九劍!不錯!”

“可惜了,你的天賦!”

南宮俊光根本沒有釋放武魂,他是武師境界的強者,手中的玄器戰兵兩儀四象劍,一劍下去,秦楓的武道修爲,根本接不住。

“兩儀四象劍!一劍歸西!”

嗖……

一道劍芒斬出。

太極圖案陰影一閃,風,火,木,毒,四象出現。

木生火,風助火勢,紫色的毒霧籠罩過來。

這一劍,就是要秦楓命來的!

“九劍劍訣,金克木!金劍木劍合二爲一!”

“斬!”

轟……

轟!!!

虛空中,四把巨劍,垂直下落,迎着兩儀四象劍的四象,重重的斬擊!

南宮俊光淡淡一笑,“秦楓,就憑你?就算是你老子秦海山來了,也不是我的對手!”

錚……

金劍,木劍完全被打散。

南宮俊光是武師境界強者,秦楓跟他的差距太大了。

“狗爺來了!”大黑狗猛地一竄。

一爪子下去,虛空被撕裂出一個口子。

砰!

南宮俊光這一劍,被大黑狗毫不費力的擋下來。

“打主人要看狗!你不要太猖狂。”大黑狗後足撐地,一隻狗爪子指着南宮俊光,囂張的說。

“我南宮俊光活了大半輩子,只聽過打狗看主人,還沒聽說,打主人要看狗的!”

南宮俊光收了長劍,雙手合十,做了一個拜佛狀。

“修羅佛手!”

轟……

光線變暗,蒼穹中,一隻大手徐徐下落,對着大黑狗就抓了下來! 大黑狗咧嘴嘿嘿怪笑。

龍飛鳳仵 修羅佛手?

這是佛家的武技功法,這種下三濫的武技,在西方的佛家聖地,隨便一個掃地小僧都能修煉。

一個堂堂的伏魔城城主,幾十歲的大男人,還把這招修羅佛手,當做殺手鐗!

“一條臭狗而已!也敢跟本城主造次!”

“捏死你!拔了你的狗皮!”

天空中一隻大手伸下來,四隻手指用力一握着,大黑狗死死的被修羅佛手捏住。

“七戒!”秦楓擔心起來,大黑狗很靈活,怎麼不閃躲,南宮俊光的修羅佛手,秦楓都能躲開,大黑狗是怎麼回事?

“哎……真是舒服啊!”

大黑狗被一隻大手死死的摳住,他的身軀,吸收了一點修羅佛手的佛光。

南宮俊光根本不董佛法,修羅佛手真正的殺傷力,也沒發揮出來。

看着修羅佛手,那一點螢火蟲般的佛光,大黑狗忍不住桀桀大笑。

“我佛慈悲!”大黑狗額頭金光乍現,一個很淺的佛字,迎空飛出。

金光佛字,金光閃閃,像一支利箭。

“兩儀四象劍!”南宮俊光一劍揮出,劍芒與金光佛字相遇,完全被佛字碾壓。

轟……

南宮俊光靈氣凝結而成的大佛手,直接被震飛,空中氣浪滾滾,草木皆動。

咔嚓……

兩儀四象劍,一分爲二!

南宮俊光滿臉駭然,這隻大黑狗,有如此之威力。

“讓狗爺超度你吧!極樂世界,沒有痛苦!”

大黑狗低着頭,這是大黑狗的獨門絕技,野蠻衝撞!

砰!

南宮俊光只看到一道黑影,眨眼的功夫,大黑狗已經撞了上來。

“你……你這隻腹黑狗!”南宮俊光大勢已去,渾身的經脈都被大黑狗撞斷了。

大黑狗狗爪一揚,一巴掌扇在南宮俊光的老臉上。南宮俊光被扇飛,腦袋上的半張臉都沒了。

倒在地上,身體不停抽搐。

南宮俊光瞪着眼,死不瞑目,做夢也想不到,他一個伏魔城城主,會死在一隻黑狗的爪子下。

“你這種人,該死!”大黑狗開始在南宮俊光的身上摸索。

“這老頭是伏魔城城主,身上應該不會這麼窮吧!”

“咦……有五百靈石,還有兩張戰兵靈符!這個好啊!”

“嗯……一本玄級中品武技,這個還不錯!”

秦楓搖了搖頭,這大黑狗現在的做法,無異於強盜土匪。

不過,大黑狗動作嫺熟,毫不違和,看來,這種事情,沒少做。

秦楓目睹大黑狗額頭上的那個佛字,金光普照,佛法無邊,這佛家的武技功法,果然厲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