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踏踏!”

原本蹲在樓道外面抽菸的雀哥看見兩人出門,起身迎了上來:“談完了?”

“我不是說了麼,咱們之間沒有僱傭關係!也不是上下級,你不用一直總跟着我!”肖凱看見雀哥出現,原本運籌帷幄的自信瞬間垮掉,表情也變得有些煩躁起來。

自從雀哥去蘭Z偷襲楊東失敗,跟熊瞎子打了一架之後,就回到沈Y把肖凱賴上了,吃喝拉撒全都讓肖凱負責,而肖凱出去辦事的時候,他也都會陰魂不散的跟着,說是要保護肖凱的安全,攆都攆不走。

“我跟着你,是爲了報答你對我的收留之恩!也不要你的錢,你怕啥!”雀哥犟了一句。

“我出來是談生意的,缺你保護啊?”肖凱本身就是一個習慣在暗中瞎捅咕的人,平時很少在公共場合露面,即便出來見了什麼人,也都會在百分百確定安全的情況下,所以對他而言,身邊跟着雀哥他們這麼一夥人,並不是什麼保障,反而是一種負擔。

“現在這年頭,啥事都JB可能發生!身邊跟倆人,你心裏不是也有底嘛!你放心,等我啥時候把楊東干了,你就是求我,我都不帶留下的!我連熊瞎子都幹了,你還怕我不能保護你啊?”雀哥眨巴着眼睛開口。

“隨你吧!”肖凱從來都沒跟雀哥講通過道理,此刻也懶得搭理他,跟樸燦宇坐進了一臺沃爾沃S90車內,雀哥也叫着自己的三個手下,坐在一臺二手的比亞迪G3裏面跟了上去。

……

肖凱當天晚上來的這個廠子,本身就位於遼Y市郊,地勢比較偏僻,衆人離開後,也一路沿着人跡罕至的鄉鎮道路,向着高速口的方向駛去。

大約二十分鐘後,車輛便行駛到了太子河沿岸的一條土路上,道路右側是太子河的河面,左邊則是一大片茂密的樹林子,這條僅能堪堪容納兩臺車並行的小路,並沒有標註在導航上,但是通過這條路往高速路口那邊走,至少可以節省半個小時的時間。

“既然你真覺得咱們把財務報表給吳坤送去,能夠讓林旭海有反應,那我就試一下!明天我就讓財務把文件整理出來,然後去一趟大L……我艹!”樸燦宇把着方向盤,正在跟肖凱聊天的時候,忽然看見前方的道路上倒着一截被風吹斷的枯樹,猛地踩下了剎車,隨口看了一眼副駕駛的肖凱:“沒事吧?”

“沒事!”肖凱微微搖頭。

“你等等,我下去把拖車繩繫上,給這根樹樁子拽走!”樸燦宇說話間就要拽開車門。

“吭!”

樸燦宇這邊一句話說完,手都沒等搭在車門把手上,左側的樹林子裏面,忽然傳來了一聲槍響。

“嘩啦!”

“叮噹!”

鋼珠飛濺,在車身上濺起一陣火星子,打的玻璃碎屑橫飛。

“趴下!小心!”樸燦宇在槍聲響起的一瞬間,就按着肖凱的背讓他趴了下去,同時抽出了藏在車座子下面的仿五四。

“吭!”

槍聲再起,子彈的衝擊力打的沃爾沃車身都晃悠了一下。

“砰砰砰!”

樸燦宇握槍在手,隔着車玻璃跟那邊對崩了三槍,隨後猛地掛上倒擋,車輛開始迅速後退。

“嗡!”

在樸燦宇驅車後退的同時,雀哥那臺比亞迪猛地往前上了一步,紮在路邊以後,車裏的兩個人拎着槍就向樹林子裏面竄了進去。

“嗡嗡!”

在沃爾沃倒退的同時,後側的樹林子裏再度泛起了引擎聲響,隨後一臺老掉牙的斯巴魯越野車壓着土坎子衝到路上,猛地支開大燈,對着沃爾沃的車尾撞了上去。

“咣!吱嘎嘎!”

一聲劇烈的悶響傳來,沃爾沃被頂出去了三米多遠,輪胎在地上搓起了一震慘白的煙霧,車內的樸燦宇之前爲了方便射擊,已經解開了安全帶,這時候又在始料未及的情況下遭遇撞擊,被探出來的氣囊悶在臉上,當場翻起了白眼,陷入昏厥。

“咣噹!”

斯巴魯的車門敞開後,一個壯漢率先拎着私改獵下車,對着沃爾沃的後輪胎直接扣動扳機。

“吭!”

槍聲震徹,沃爾沃的輪轂上迸起一抹火星子,車身隨即向下一沉。

“踏踏!”

車上隨即下來的兩個人,人手攥着一把軍刺,快步向沃爾沃跑去。

“艹你媽!回頭!”就在三人邁步的同時,雀哥猛地從比亞迪裏面竄出來,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刷!”

端着私改獵的壯漢聽見側面有聲音傳來,在轉身的同時,直接把手指搭在了扳機上。

“砰砰砰!”

雀哥在喊話的同時,手裏的仿五四同樣火舌噴吐,對着壯漢連崩了三槍。

“咕咚!”

壯漢中彈後倒在地上,動作迅速的向越野車後方躲了過去,對着雀哥這邊崩了一槍,隨後在壓子彈的同時大喊道:“別愣着!抓緊幹活!”

“踏踏!”

持刀的兩人聞言,瘋狗般的向着沃爾沃跑去。

“媽的!”雀哥看見這一幕,咬着牙竄了上去。

“吭!”

越野車後的壯漢扣動扳機。

“砰砰!”

雀哥還擊兩槍,一槍打在了壯漢的防彈衣上,另外一槍打在了他的脖子上,而壯漢也捂着脖子開始抽搐。

“撲棱!”

雀哥開槍放倒壯漢以後,跟他留下的青年猛地向着前方一個刀手撲了上去,兩人扭打在了一起,而剩下的一名刀手則幾步衝到了沃爾沃車邊,一把拽開了車門。

“刷!”

車內的肖凱跟外面的青年在車燈的光芒下對視一眼,呼吸急促,明顯有些懵。

“有人要送你走!別哆嗦!”青年脖子上青筋畢現,攥着軍刺猛然揮刀。

“嘭!”

在青年揮刀的同時,雀哥猛地從後面撲了上來,推着青年坐在了車門上。

“操!”青年被雀哥硬生生推開,手臂不斷掙扎,而雀哥硬生生的壓着他,跟他一番角力以後,終於把槍口對準了青年的頭部,扣下了扳機。

“咔!”

雀哥手指勾動,槍聲並未響起,而是泛起了一聲卡膛的聲音,而三人見到這一幕,均是一愣。

“嘭!”

雀哥手臂高擡,一槍把子砸在了青年的太陽穴上。

“我去你媽的!”原本已經做好必死準備的小青年,發現雀哥手裏的槍沒響,猛的往前推了他一把,刀鋒前送。

“噗嗤!”

鋒利的軍刺輕易劃破了雀哥的皮膚,捅進了他的肚子裏。

“呃!!”

雀哥一聲悶哼,身軀下沉。

“噗嗤!”

青年擡手拔刀,作勢準備再捅。

“砰!”

車內槍聲炸響,青年的頭上瞬間出現了一枚彈洞,身軀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而剛剛從昏厥中恢復的樸燦宇攥着手槍,看着靠在車門上,伸手捂着肚子的雀哥:“你怎麼樣,有事沒事?”

“咳咳!”

雀哥嘴角淌血的咳嗽一聲,目光執拗的看着車裏的肖凱:“我……我他媽就說!身邊跟着人,有、有用吧……”

“咕咚!”

雀哥語罷,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與此同時,雀哥身邊的三個小兄弟也開始向車邊聚攏,對方的人除了扔在現場的兩個,全部跑沒了影。

“老肖,你有事沒事?”樸燦宇再度追問。

“我沒事!”肖凱經歷了剛纔的一件事,此刻也是心臟狂跳,側目看了一眼地上的雀哥,做了個深呼吸:“我帶他找個地方做手術,這邊的事,你留下處理!”

“你覺得,是老王乾的?”樸燦宇目光凜冽:“咱們這時候對他動手,不合適吧?”

“咱們在遼Y出事,不論是不是他乾的,他都得承擔!總公司那邊不管有什麼說法,我一個人扛!”肖凱面無表情,眸子裏迸發出一抹殺機。

“好!”樸燦宇答應下來。

“你們幾個,把他扶到車上去!”肖凱邁步隨即下車,對着雀哥的三個小兄弟吩咐了一句。

“哎……這次的事,醫、醫藥費……得你出!”雀哥靠在車上,對着肖凱扔下一句話,隨即翻着白眼陷入昏迷。

【三更】 「大陸精英營的機會很難得,再過幾年,八荒神器就要出土了,這一次的神器,外面已經有傳言很可能就是戰神戟,若是你不加入大陸精英營,只怕到時候我們會和精英營的武者們正面起衝突,」步九霄難得一次性說了這麼多話。

對於大陸精英營的訓練機會,凡是武者都會很珍惜。

若不是對方是夜北溟,步九霄早已爭取到了這個名額。

過去的兩年多,關於即將出土的八荒神器,外面傳的沸沸揚揚,最近,有可靠消息說,出土的最有可能是戰神戟。

若是出土的真是它,曾經大陸第一武神的神兵,只怕連大陸武者精英營都會出手。

對於武者而言,尤其是還未成形的天才少年武者們而言,大陸武者精英營,無疑是聖地,所有的天才們,都希望有機會去試煉一番。

「北溟,你是在擔心小神醫嘛?你放心好啦,你若是去了大陸精英營,我們倆會替你照顧她的。不過話說回來,小神醫又歹毒又狡猾,她不陰人就不錯了,」程白拍胸口保證。

夜北溟聽了不滿地白了程白一眼,他這話,怎麼聽怎麼不像是在讚美。

「既是擔心,就讓她一起去精英營,我聽說,皇家魔法學院努力了一番后,也有個大陸魔法精英營的名額,」步九霄說的倒是真的。

大陸精英營分為了大陸武者精英營和大陸魔法精英營,分別招收大陸上最頂級的武者和魔法師。

但有一個要求,精英營的學員必須要低於十六歲,超過了十六歲,那即便是再厲害,也沒有資格進入精英營。

因為大陸公認的,只有十六歲以下的武者和魔法師們,才能最大程度的開發潛能。

皇家魔法學院成立之後,由於辦學水平太過一般,所以一直沒有機會獲得精英營的保送名額。

但太子夜北廉一直以來,都想進入大陸魔法精英營,皇家費盡了千辛萬苦,使了大筆的錢,才獲得了這麼一個名額。

哪知道夜北廉是個不爭氣的,他法魂受損,即便是走後門通過了保送,但在進入精英營后,一測試法魂,就會露出馬腳來。

大陸精英營是絕對不會招收法魂有問題的學員的。

如此一來,皇家魔法學院就不得不重新挑選合適的人選,進入大陸魔法精英營了。

「說起來,這一次的熱門人選,你們也是認識的,就是准太子妃陳憐兒,」步九霄說道。

Leave a Comment